《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08章 多事之秋

作者:忆文

“是的。”蓝玉飞道:“砍起头来俐落得很。”

“嗯,你说的准是没错。”柳二呆道:“少时我倒要亲手试试。”

“你试?试什么?”

“试剑。”

“怎么?”蓝玉飞冷笑:“是想用你一颗呆脑袋瓜子来试本公子的剑?”

“鄙人不想斗嘴,动手吧!”

“动手?”蓝玉飞目光一抡,忽然叫道:“你居然想凭赤手空拳。”

“正是,鄙人没带兵刃。”

“为何不带兵刃?”

“鄙人一向求好心切,宁缺勿滥。”柳二呆道:“没有称心如意的兵刃,宁可不要。”

“哦?”蓝玉飞道:“什么兵刃你才称心如意?”

“就像你手中这支剑,若是我猜的不错,此剑名号青虹,落在你手里物非其主,甚是可惜。”柳二呆从容道:“而鄙人却梦寐以求……”

“好哇,柳二呆。”蓝玉飞眉峰一耸:“你居然打起本公子这支剑的主意来了。”

“这有什么不对。”柳二呆冷冷道:“你不也是经常在打别人的主意?”

“本公子打了谁的主意?”

“别的鄙人不知,”柳二呆道:“至少目前你在打鄙人这颗脑袋的主意。”

虽然名剑难求,毕竟比不上一颗脑袋重要。

柳二呆却想冒险一试。

“哼,柳呆子。”蓝玉飞脸色微变:“这是玩命的事,你有把握吗?”

“这很难说。”柳二呆道:“也许轻而易举,也许要多费点周折,但最后……”

“最后怎样?”

“这得问你自己。”柳二呆道:“要是你剑艺不精,一向只知赏花弄月,多行不义,这支剑具有灵性,它当然要择主而事。”

“哼,全是一派胡言。”

“多说无益,片刻就见分晓。”

“什么分晓?”蓝玉飞屈指弹剑,剑作龙吟:“本公子只要你的脑袋搬家。”

他说得很厉害,但却显得犹豫不定。

这也难怪,柳二呆虽是赤手空拳,但这半年来在武林中有如奇峰突起,成了大江南北响当当的人物,在秦淮河畔的白玉楼上,他不也是赤手空拳吗?不也是亦手空拳夺下了一支剑?

齐天鹏就死在那支剑下。

蓝玉飞虽然不曾亲眼目见,但江湖上绘声绘影,连一招一式都形容得淋漓尽致。

世人未必真的见过山精木客、鬼怪精灵,但谈起来总是眉飞色舞。

真正见到了还不足为奇,听来的才有点毛骨悚然。

盛名下无虚士,蓝玉飞对这位一夕之间,崭露头角的金陵大侠,委实不敢小觑。

他盯着柳二呆那双手,越看越有点胆怯起来。

他觉得这双手,好像真的与众不同。

“脑袋长在脖子上,藏也藏不了。”柳二呆冷冷道:“有本领就来取吧。”

他也盯着蓝玉飞手中的剑,一瞬不瞬。

当然,越看越爱。

“蓝玉飞,你站的位置不太妥当。”沈小蝶忽然道:“何不选择个比较空旷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太靠近林缘,你一柄长剑施展起来只怕很不方便……”

“奇怪,你倒关心起本公子来了。”

“这有什么不好?”

“算啦,本公子倒是觉得这里很妥当。”

“说的也是。”沈小蝶道:“至少林子里还有批弓箭手,万一情况不妙,还可以放几支冷箭。”

她一语道破,揭穿了蓝玉飞的诡计,同时也提醒了柳二呆。

几支箭虽然不放在柳二呆眼里,但在全神凝注之下,总难免一时疏忽。

蓝玉飞脸色一变,没有搭腔。

但这位赏花公子倒也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他当然不会就此甘心,被一个赤手空拳的柳二呆唬住。

无论如何他得试一试。

再说此刻就像两只斗公鸡对峙而立,总不能就这样永远耗了下去。

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

“你要是不敢动手,”柳二呆冷冷道:“鄙人只怕要占光了。”

“你占先?”

“是的,鄙人……”

“哼,你这个呆子。”蓝玉飞冷哼一声,剑如风发,寒光乍闪,笔直刺了过来。

剑到半中,连腕一震,只见寒星乱颤。

柳二呆居然凝立不动,他明白对方只是一记虚招,震剑生花,无非想要迷眩他的眼神。

他要用的是空手入白刃,这必须等待时机,必须恰到好处才能一举得手。

这要忍耐,还加上几分风险。

尤其这支剑不是寻常兵刃,他绝不能硬来,更不能轻撄其锋,有时必须回旋闪避。

总之,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他必须仔细观察对方的动向,算准距离,以及招术的虚实变化,把捏的丝毫不差。

因此他不轻动,他要的是以静制动。

此刻剑还投递到腹部,剑锋还在两尺以外,而他必须在毫厘之差,掌握制胜之机。

这当然很险,柳二呆却表现得满不在乎。

其实他并非狂傲轻敌,只不过他懂得越是在紧要关头,越是要放开胸怀。

这种临危不乱的本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柳二呆显然经过了一番艰辛的心路历程,才练成了这种无上心法。

柳二呆显然有这份定力。

他虽然想得到这支剑,其实并没十成十的把握,却把大话说在前面。这也是一种攻心之术。

蓝玉飞毕竟道行不够,就因柳二呆这句话,使他心生震骇,还没出手就显得畏首畏尾起来。

他如今虽已出手,却又不敢逼进。

但这支剑总不能永远停在半空,只见左手扬了扬,忽然大喝一声,剑光陡然一合。

颤动的剑光凝而为一,嗤的一声,划然生啸,有如汤骥奔泉直刺而来。

这不是虚招,是实实在在的一剑。

他怎么忽然敢了?

原来刚才他扬了扬手,打出了一个暗号,盼望不迟不早飞来两支冷箭。

显然事前已被沈小蝶一口说破,但他估计在这一瞬之间仍然管用。

若是此刻恰好有两支箭助他的攻势,剑到箭也到,他不信柳二呆真的有三头六臂。

但两支箭却没飞来,传来的却是几声闷哼。

这事很怪,林子里的箭手莫非遭到了暗算?

不错,场中已不见了沈小蝶,也就在这一瞬之间,她穿入了密林。

蓝玉飞心知不妙,硬生生沉腕收招。

大凡诡谲多诈之人,最能见风转舵,他眼看情况不对,留下来必吃大亏,当下身子一翻,双足猛登,直向江岸掠去。

身法奇快,一起一落已在数丈以外。

但他没有料到,更快的还在后面,柳二呆一声不响业已跟纵而起,轻飘飘如影附形。

他说过了,对这支剑梦寐以求,当然不愿失之交臂。

但他将凭什么手法取得这支剑?

江涛澎湃,滚滚东流。

夜暗迷渗的江面上,忽然响起一声唿哨,像激箭般冲来了几条快船。

当先的船头甲板上,站立着一个威风凛凛,虎背熊腰的黑衣人,在离岸还差好几丈之遥,蓦的腾身一跃,飞一般登上了岸头。

“蓝玉飞。”那人大吼一声,声如巨雷:“你竟敢骗了老子?”

这人面如靛蓝,身材魁梧高大,周身全黑,一圈兜腮胡子,翘起来根根如刺。

说话如此鲁莽,这人是谁?

敢情来了正牌货色,飞龙帮主李铁头。

蓝玉飞大吃一惊,脸色陡变,他委实没有料到李铁头来得如此之快。

更糟的是一下子劈头碰上。这该如何是好?

正自心慌意乱,忽然觉得右腕一麻,一个声音打从耳畔响起:“你怕他是不是?”

蓝玉飞一怔,青虹剑业已脱手。

“你……”他掉过头来目光一瞥,发现剑已到了柳二呆手中,登时骇然一震,倒退了三步。

虽然一时气极,却不敢空手夺剑。

有剑之时,还畏惧柳二呆三分,何况双手空空?

“你放心,我得到了剑,绝不杀人。”柳二呆道:“快闪开,我替你应付这个对头。”

得了一柄好剑,理应回报。

“你是什么人?”李铁头沉声大叫。

“先说你要找的是什么人?”宝剑在握,柳二呆不禁豪情万丈。

“本座要找的是从栖露山来的一双男女。”

“这就对了。”

“莫非你就是柳二呆?”

“正是。”

“嘿嘿,答得好,硬梆梆的。”李铁头厉声叱喝:“还有一个呢?”

“在这里。”人影一闪,沈小蝶飞掠而到。

“好轻功。”李铁头嘿嘿一声冷笑,沉声道:“花俏功夫,管看不管用。”

“哦?”沈小蝶道:“照你的口气,好像只有一颗铁头管用。”

“不错。”李铁头浓眉一剪,傲然道:“本座除了这颗铁头之外,当然还有更厉害的东西。”

“什么东西?”

李铁头右臂一扬,举起一件奇门兵刃。

但见金光闪闪,其形如轮,有柄,轮盘的边缘却是无数锯齿般的尖刃。

这种兵器,江湖上果然少见,但又何值如此的炫耀?

李铁头显然是想先造成气势,振奋自己的声威,来个先声夺人。

柳二呆注目凝视,嘴角微微一哂。

赏花公于蓝玉飞垂头丧气,早就躲了开去,此刻已不见影子。

“就这些玩意?”沈小蝶问。

“若在大江之上,本来惯使是的是支长槊。”李铁头昂然道:“足足有一丈七八。”

“听说是支飞龙槊,对不对?”

“你听过就好。”李铁头夸张的道:“本座一旦恼起火来,一槊捅出,死尸成串,血水满江。”

“哎呀,”沈小蝶失惊道:“好厉害?”

“你怕了?”

“是啊,”沈小蝶不知是真的害怕,还是故意讥讽:“听起来倒是蛮吓人的。”

“听起来?”李铁头怔了一下:“这话……”

“成江的血水,成串的死尸,这多么可怕。”沈小蝶轻轻拢了拢鬓边的乱发,好整以暇的道:“胆子小的人准会吓个半死。”

“你的胆子呢?”

“还好。”沈小蝶道:“从小就吓大了。”

“好哇,说了半天,原来你这小子是在消遣本座!”李铁头大喝一声,伸出双手掌:“拿来。”

“拿什么来?”

“别装糊涂,一幅草图。”

“哦?这真有意思。”沈小蝶冷笑:“赏花公于蓝玉飞千方百计想要得到一张草图,如今你也来要,到底是张什么草图?”

“本座没见过。”

“可惜我也没见过。”

“胡说,本座的耳报神灵得很。”李铁头双目一睁,厉声喝道:“既然已被本座撞上,你这小丫头想打马虎那是休想!”

“你相信这幅草图的确在我身上?”

“本座有十成的把握。”

“这样说来你好像是要定了?”

“不错。”

“能不能多等一天?”

“多等一天?为什么?”

“反正你也不曾见过这幅草图。”沈小蝶眨眨眼睛,冷笑道:“赶明儿我去弄些草纸,信手一挥,来几幅鬼画桃符……”

“往口!”

“怎么?你难道认得出来?”

“小丫头,你休想骗得过本座。”李铁头瞪目叱道:“本座虽没见过这幅草图,但据说当年四空先生的笔意,别创一格,你学得来吗?”

四空先生?原来这幅草图还颇有来历。

柳二呆本来是个不喜欢多嘴的人,尤其是有关沈小蝶的事,他一再叮咛自己少去打岔。

当然,他一直细心在听。

听到四空先生,不禁怔得一怔。

原来四空先生是位武林奇人,亦侠亦儒,亦仙亦俗,据说还有过不少风流韵事。

这“四空”两个字,当然不是他的本名。至于他本来是谁,江湖上传说纷纭,有人说他是辽东大侠司马藻,也有人说他是当年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无影剑客柳上飘。

更有人猜他就是赵四公子。

赞同最后这种说法的人较多,甚至有人相信赵四公子本名就是赵四空。

但却提不出证据,因为赵四公子毕竟是位神龙不见尾的人物。甚至如今仍然健在的一些武林耆宿,也只能说些当年赵四公子的奇迹异行,而于酒酣耳热之余,感叹无缘一会。

不过大都能够指出,赵四公子当年有两位红粉知己,都是绝世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多事之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