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起书楼》

第09章 误上贼船

作者:忆文

“阁下就是这条画舫的主人?”柳二呆稳稳地站立在船头甲板上。

“不错。”那人道:“草字东门丑。”

“哦?东门丑?”柳二呆似是颇有印象,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正是。”东门丑说。

“其实你并不很丑。”沈小蝶接口道:“看起来好像还很体面的……”

“这个……”

“我说的是你身着考究的衣服。”

“小娘子别开玩笑。”东门丑勉强忍下了奚落,道:“此丑非彼丑,只因在下乃是乙丑年,七月十五丑时生,所以……”

“哎呀!”沈小蝶失惊道:“这个日子不好。”

“不好?为什么?”

“七月十五就是中元,正是大开鬼门之日。”沈小蝶道:“听说闯出来的都是些妖魔鬼怪……”

“哼哼,说的很俏皮。”东门丑陡然一变:“闯出了鬼门关总算幸运,可惜的是居然有人硬生生的想往鬼门关里闯。”

“哦?”沈小蝶道:“你说的是谁?”

“在没有翻脸之前,本座只想点到为止。”

“本座?”沈小蝶望了望柳二呆,笑道:“你听到了,又一个本座。”

她分明是在告诉柳二呆,又是个李铁头。

李铁头是飞龙帮主,霸占了一段江面,这个东门丑气派之大,看来不输李铁头。

“不管你是本座也好,偏座也好。”柳二呆道:“鄙人要找的不是你。”

“是谁?”

“就是刚才那个人,你叫他俞老九的。”

“找俞九爷,这倒好。”只见那个青衣人忽然从花舱里钻了出来:“什么事?”

这人不但身材瘦小,而且双目深陷,脸上像是刮不下四两肉来,活像一只猴子。

事实上他的外号就叫愈猴儿,是个有名的飞贼。

“一宗小事。”柳二呆说。

“小事?”

“对,很小很小的事。”柳二呆冷冷道:“只要磕上三个响头,就可以立刻了断,小事化无。”

一盘红鲥鱼的确是宗小事,用不着大张挞伐,不过眼看到口的美味,竟被掠取而去,这种滋味委实令人火冒三丈。

“一定要磕三个响头?”

“不错,”柳二呆道:“一个都不能少。”

“好,好。”愈猴儿答应得很快,但眼珠一转,却道:“先挂上账吧。”

“挂账?”柳二呆沉声道:“没得银子有人挂账,莫非你连头都没有了?”

“嘿嘿,头当然有……”

“有头就得磕。”柳二呆声色俱厉。

“别忙,我得想一想。”俞猴儿森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然后转向东门丑:“东门帮主,你说他,这个头该不该磕?”

“当然该磕。”

“该磕?”

“只不过该磕的不是你。”

“哦?”俞猴儿扮了个鬼脸,阴阳怪气的笑了笑:“那又是谁呢?”

“船到江心就知道了。”

“这不是到了吗?”

不错,这条画舫赫然已到江心。

原来这条巨型画舫构造十分精致,分为上下两层,上层窗明几亮,专供游宴作乐之用。

运桨撑槁,全都是在下层。

打从柳二呆和沈小蝶双双飞落甲板之后,这条画舫便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移动了。

本来离岸不到四五丈距离,如今在昏暗夜色中竟是一望无际。

洪水滔滔,洪流滚滚而下。

这对于一个不懂水性的人来说,无疑到了绝路。

柳二呆目光转动,先是怔了一怔,紧了紧手中长剑,立刻镇定了下来。

“船到江心,该是翻脸的时候了。”沈小蝶忽然冷笑一声:“对不对?”

“还没有。”东门丑阴沉沉的说。

“没有?”

“若是能够好好商量,凡事尽如本座所愿,”东门丑渐渐露出机锋:“那又何必翻脸?”

“哦?”沈小蝶道:“这是说你另有企图?”

“小娘子果然是聪明人。”

“什么小娘子?”沈小蝶倏的脸色一沉:“你以为很有把握?”

“这倒没有。”东门丑皮笑肉不笑:“不过本座一直认为煮熟了的鸭子是绝难飞掉的。”

“你好像很有信心?”

“哪里,不过姑妄言之。”东门丑有一搭,没一搭的道:“大江之上,风波险恶,两位稍一不慎,一旦滑落江心之后,只怕不止喝几口水吧?”

“你计算得倒是满周到啊!”

“过奖了,不过本座的确很小心谨慎,一向精打细算。”东门丑嘴角牵动一下,蜡黄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傲气,道:“可笑的是李铁头,糊涂透顶,居然送到岸上去栽了个大跟斗。”

“他是个大傻瓜。”

“对,本座颇有同感。”

“你虽然很精,但也别忘了。”沈小蝶道:“你自己也在这条船上。”

“是的。”东门丑道:“这条船大得很。”

“对,可以隐藏很多杀手。”

东门丑不承认也不否认,阴沉沉地笑了笑:“你是个想象力很丰富的女人。”

“那里,善观气色而已。”

“你会相命?”

“是的,鬼谷子先生一脉相传,不但精通命理,而且能判人生死,百无一失。”沈小蝶信口胡诌道:“今夜之条画舫之上……”

“怎么?”

“只怕有很多人要翘辫子。”

“嗯,铁口直断,断的不错。”东门丑森森一笑:“至少眼前就有两个。”

这两个当然指的沈小蝶和柳二呆。

看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却是个厉害角色,虽然剽悍刚猛不如李铁头,心机之深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人对答之间,柳二呆照例一声不响,此刻却渐渐按捺不住。

“你说的是那两个?”他问东门丑。

“哼哼,何必多此一问。”东门卫。冷笑:“难道本座说的是自己?”

大凡有恃无恐的人,一张嘴总是很利。

柳二呆脸一沉,目光四转,虽然船在江心,他并不十分在意,他估计这是条巨型画舫,纵然沉没了也会浮起几片木板。

他没登萍涉水的功夫,却相信只要有几片浮木,他绝不会葬身鱼腹。

有了这份自信,再加上手中一柄青虹剑,一时之间不禁豪情大增。

“好,且看看翘辫子的是谁。”

“要动手吗?”

“正是。”柳二呆沉声道:“船舱里还有多少人,何不一齐出来?”

“高朋满座。”

“什么高朋?”沈小蝶插口道:“狐群狗党罢了。”忽然腾身一跃,飞上了舱顶。

“你……你干什么?”东门丑一怔。

“我想居高临下。”沈小蝶冷笑道:“这个地方占尽了地利。”

她说的不错,也想的很绝,舱顶是全船最突出的部位,从船头到船尾一览无遗,控制这个地方,也就掌握了全船的动态。

不论任何部位一有动静,她就首先发现。

当然,她看不到隐藏在花舱里的人,但花舱里发出的任何暗器,都对她无可奈何。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跟船头甲板上的柳二呆遥相呼应,使东门丑腹背受敌。

这是着妙棋,她走对了。

“哼,你想得怪好。”东门丑暗暗吃惊。

“东门帮主只管放心。”俞猴儿忽然叫道:“让在下先对付她。”

只见他身形一闪,飞近了舱顶。

此人虽然身材瘦小,胆子却是很大,显然想凭仗一身绝顶的轻功,在大江之上露一露锋芒。

“就凭你?”沈小蝶娇叱一声,弹出了软剑。

俞猴儿一只脚还没踏上舱顶,但见一片青芒,已笼罩了他周身大穴。

这样快的剑,他还不曾见过。

甚至他根本没瞧清楚,对方是如何出手,因为他双目已花,只感到一股澈骨的冷气直冲而来。

这是剑气,剑锋未到,剑气先至。

俞猴儿当然识得厉害,他委实没有料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居然有这种身手。

当下肩头一晃,一个鹞子翻身落了下去。

还好,总算见机得早,识相得快,没断掉一条手臂,也没伤到一点皮肉,不过刚才那句大言不惭的话,等于白说。

“怎么样?”东门丑居然问。

“在下不是对手。”俞猴儿倒很坦白。

“这个……”

“帮主另作裁处。”

“哦?”东门丑皱了皱眉头,忽然扬声叫道:“有请凌三娘子……”

凌三娘子是谁?人在那里?

“怎么?”只听花舱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是要我替你撑腰吗?”

这女人口气倒是不小。

“本座是请三娘子帮忙。”

“名称虽然不同,事情不都一样么?”舱里又是咯咯一声娇笑:“先说清楚,你拿什么谢我?”

她好像满有把握,事情还没办好,先就讨债。

“只要三娘子喜欢,”东门丑甚是巴结道:“本座自当尽力而为。”

“这是你说的。”只听凌三娘子道:“好在这里有现成的证人,事后不许翻悔。”

“本座岂是赖账之人。”

“那就好。”但听舱门上珠帘叮叮一响,随着一股香风出现一条人影。

原来是个三十左右的妖娆妇人。

这妇人珠圆翠绕,一身鹅黄,乍看起来并不很美,鼻子上疏疏落落生了许多雀斑,还有一双浮肿的眼皮,整个脸型也顶多中人之姿。

不过这些缺憾,却构成一种特异的风韵。

尤其体态轻盈适中,粗细合度,胸前挺着一对圆鼓鼓的*峰,妙目一转,水汪汪动人心魄。

虽不是画中美人,却给人一种熟透了的感觉,像一团烈火,充满了挑逗和诱惑。

女人有很多种,有的很好看,但看久了越看越腻,有的并不起眼,却很管用。

凌三娘子显然是个很管用的女人。

“大帮主,你说呀!”她眼儿一瞟,笑道:“要我怎样帮你?”

“先对付舱顶上那个。”

“不。”凌三娘子媚眼如丝,盯着甲板上的柳二呆:“我喜欢对付小伙子。”

“你知道他是谁?”

“当然知道,他是柳二呆。”凌三娘子啧啧赞道:“人品果然不错。”

“人品管个屁用,他只是个呆子。”

“大帮主,你这不懂。”凌三娘子吃吃笑道:“人呆心不呆,最懂得男人的只有女人。”

忽然出现这样一个凌三娘子,一开就使出了浑身解数,摆出了风流阵仗。

在众目睽睽之下能有什么效果?

至少柳二呆并不是色迷,也绝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动心。

此刻他手握长剑,一动不动。

他在等待,等待这女人到底还有什么花招。

“好吧,三娘子,就瞧你了。”东门丑道:“本座替你掠阵。”

这种阵仗有什么好掠?就说看热闹好了。

凌三娘子走了两步,款摆腰肢,风摆杨柳般冲着柳二呆嫣然一笑。

“哼,你若是想卖弄风情,这可找错了对象。”柳二呆终于忍耐不住道:“最好是放尊重一点,柳某人看不惯这种妖形怪状。”

“啊,”凌三娘子笑道:“柳圣人。”

“这倒说不上。”

“别谦虚呀!”凌三娘子越笑越媚:“我知道,这是柳门遗风,你家当年那位柳下惠……”

“别胡扯。”

“怎么啦?”凌三娘子水汪汪的星眸一闪:“不过我倒有点奇怪,你这位柳圣人居然整天跟个小姐儿泡在一起,难道她就不妖……”

忽听一声娇叱:“照打!”

原来凌三娘子最后两句话,惹恼了舱顶上的沈小蝶,登时秀眉一耸,扬手打出一蓬“菱花针”雨。

她原不是轻易动怒的人,想不到这女人信口胡诌,居然扯上了自己。

再扯下去,只怕还有难听的。

这蓬菱花针纵然伤不了她的人,至少可以给点颜色,封住她的嘴。

柳二呆眼看沈小蝶出手,立刻把握时机,手中长剑一振,跟着飞刺而出。

那蓬针雨当然出手极快,这一剑更快,但这一剑却非对付凌三娘子。

一来他不想乘人之危,二来也不喜欢跟女人交手。

剑锋直指东门丑。

东门丑是这条画舫的主人,画舫本是他的,主意也是他出的,不对付他对付谁?

对付他才是正理。

“哎哟,小姐儿,你好霸道。”凌三娘子身形一转,居然躲开了沈小蝶一蓬针雨。

东门丑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误上贼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光寒起书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