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一 章 黄绒小轿

作者:忆文

斜阳西下,彩霞似火,映得卧牛山抚琴岭下的一片广大枫林,也恰似一片熊熊烈火。这片广大无际绵延数里的枫林,正是卧牛山远近闻名的赤枫壑。

赤枫壑中古枫数千,秋霜尽赤。每当夕阳斜下,更是艳如火海,格外地显得绮丽、壮观、醒目。

赤枫壑不但为武林黑白两道的英侠雄豪所常道,就是方圆百里的百姓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这个风景如画的所在,早已被人们说成了恐怖骇人、离奇神秘,令人望而生畏、临而却步的地方。

据传说,多少年来没人敢跨进赤枫壑一步,甚至没有人敢进入,卧牛山深处打猎,也没人敢冒险进入一试,如果有,也必是不平凡的人物。

不错,现在正有一批不平凡的人物,踏着将临的暮色,沿着崎岖的荒径,极谨慎地向着赤枫壑接近。

这一行人众不下二三十人之多,男的一式劲衣带刀,女的则个个云裳背剑,在一顶精致的小轿两边,尚有一个明媚少妇和一位六旬上下的老婆婆。

由於山道崎岖,也许是他们内心胆寒,只见他们愈接近枫林边缘,他们的步履愈慢。

随着他们的蠕蠕向前,渐渐看清了他们的衣着和面貌。

当前和轿后的二十几名带刀壮汉,一式黑缎劲衣,头戴八角壮士帽,浑身白锁扣腰系银丝带,个个足登抓地虎鞋。

中间护轿的十数女婢,更是个个衣着艳丽,人人色彩不一,俱是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燕瘦环肥,各具其美。

明媚少妇背插着鸾凤双刀,一身亮缎玫瑰红,生得是柳眉大眼,黑白分明,纤腰肥臀,高耸酥胸,但她的嫩白娇靥上,却冷冷冰冰,没有一丝笑容。

老婆婆是一头银发满脸的皱纹,一袭天蓝褂,下着黑长裙,手里拿着一根乌黑发亮的铁拐棍,双目启闭间,冷芒闪射,炯炯有神。

黄绒小轿,深垂金丝竹帘,看不清里面坐的是千金小姐、青春少妇,还是鸡皮鹤发的老夫人。

这一行人众,直到走至枫林不远的一处破庙残垣前,才悄悄地落轿停下来。

只见那位一身鲜红劲衣,背插鸾凤双刀的明媚少妇,俯身向轿内说了两句话,接着把轿帘掀起来。

轿帘一掀,艳光四射,让人不由目光一亮,就是满山的绮丽景色,似乎也顿时大失光彩。因为,坐在黄绒小轿内的人儿,竟是一位美如西子,貌似玉环的绝色少女!

绝色少女云髻高挽,乌如墨染,上插含珠金凤,钗鬓缀黄绢珠花,身穿米黄罗衫,外罩鹅黄无袖长襦,腰系一条金丝鸾带,缀了一对万福佩,生得黛眉凤目,琼鼻樱口,绽chún一笑,露出一线洁白如玉的贝齿。

尤其,她那张鹅蛋形的嫩白面庞,红润可爱,吹弹可破,未言不笑就有一对令人陶醉的梨窝!

护卫四周的女婢男仆,纷纷躬身行礼,由於每个人的嘴chún同时牵动,想必是对那绝色少女有什么尊贵的称呼。

手持鸠头铁拐棍的老婆婆,赶紧望着轿内的绝色少女说了两句话,同时举起拐棍儿指了指抚琴岭的半岭枫林中。

黄衣绝色少女,微探螓首,闪动凤目,循着老婆婆的拐棍儿向半岭上看去,神情显得十分关切。

这真是一幅绝美的艳女观山图。少女的一颦一动,都令笔钝词拙的人无法形容

她,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落雁沉鱼闭月羞花吧!

由於老婆婆的举杖一指,大家才突然发现半岭上的枫林中,尚有一间破旧的茅草屋。

茅屋上落满了枫叶,门窗全被枫树遮住了,如非老婆婆举杖指出,实在无法看得清楚。

随着那些人的静静观看,红日渐渐落山,晚霞灰暗,苍茫的暮色也在不觉中笼罩了赤枫壑。

但是,随着暮色的降临,却发现了茅屋中,竟有一点微弱灯光透出。

显然,那间破旧茅屋中,尚住着有人。

不错,那是一个年轻人,看来不满二十岁,虎眉、星目,挺直的胆鼻,英挺白润的面庞上积了一层泥垢,看来倒有几分像个要饭的花子。

尤其,他系在发髻上的蓝巾缺了一角,褪了色的蓝衫也破了数处,只有他那双洁白的手,也许能证明他不是穷家帮的人。

蓝衫少年并没有秉烛读书,看样子他似乎正在那里苦练一种功夫。

他脚下不丁不八地站在茅屋的一端,两臂微圈,双掌交错,十指弯曲如钩,根据他的十指微微颤抖,他的双掌上,显然贯满了劲道。

他那特富男性美的双chún,闭成了一个下弯的弧形,虎眉飞剔,星目闪辉,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身前五尺、横系梁上的一张三尺大白纸。

在屋外远远看到那点微弱灯光,就放在白纸的后面,茅屋一端的破旧竹桌上。

那是一个铁钵,里面装满了鹿油,一根绵线灯蕊,燃着寸长的火苗。

只见蓝衫少年,伸出右掌,缓缓向透在纸上的火苗抓去,看来十分用力。

把臂伸直,接着又徐徐后立,同时也徐徐卷起弯曲如钩的五指。

只见破竹桌上的灯苗,竟随着蓝衫少年的收掌之势,徐徐向白纸方向倾斜,倾斜,火苗越拉越长。

蓦见蓝衫少年一声大喝,猛力收拳,噗的一声,火苗立灭,屋内顿时暗下来。

蓝衫少年神色一喜,急忙奔至白纸近前,仔细的一看,白纸纹丝没破,完好如前。

只见他呆呆地望着那张白纸,突然哈哈大笑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终於把它练成功了!”

了字出口,急忙返身,右臂也同时兴奋地甩向身后。

只听“轰”然一声大响,茅草横飞,尘烟激扬,碎石破空带啸!

蓝衫少年神情一呆,急忙一看,茅屋的半边山墙已经不见了。直到屋外的尘烟飞逝,碎石落地,他才望着屋外一片残折的枫树,悚然一惊,似乎想起什么,急忙向着中间的一张方桌前奔去。

那张方桌上并没有什么陈设,仅放着一块较为平扁的石头,但是那块石头上,却刻着“师父之灵位”五个字,看那字迹,显然是以大力金刚指法刻上去的。

蓝衫少年痛哭失声,他抬起头来,望着那块石头,哭声道:“师父,您老人家留下来的武功宇儿全部练成了,现在仅遵您老人家的遗嘱,武功练成,片刻不留,宇儿现在马上就下山去了!”

说罢俯身,连叩四叩。

他直起身来,继续哭声道:“师父,宇儿此番下山,纵然粉身碎骨踏遍天涯海角,也要把您老人家失落的‘心’找回来!”

说罢起身,他又抽咽着低呼了两声“师父”,才举袖拭泪,毅然转身,如飞纵出屋门,直向岭下奔去。

这时天色几近暗下来,但附近的地形山势仍清晰可见。

蓝衫少年的星目中仍噙着满眶泪水,虽然视线模糊,但他路径熟悉,飞奔在枫林间,一如狂马疾驰。

他一面向岭下飞奔,心中仍一面想着他死去的师父,他虽然向师父学了不少武功,却不知道他的师父是谁。

这可由茅屋方桌上的那块扁石得到证实,他既不知道师父的绰号,也不知道师父的名讳,甚至不知道他师父是哪里人氏。

蓝衫少年眼看奔至岭下,突然发现眼前的地面上有了亮光,而且,数以千计的枫树,也再度鲜红如火起来。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心头一震,急忙刹住身势,回头一看,只见半岭上火焰飞腾,浓烟升空,他住了数年的那间破旧茅屋,突然起火了。

一股怒火,突然而起,他怒哼了一声,转身再向半岭上驰去。

前进下足数丈,蓦见前面枫树下的一块青石上,赫然刻着两行十个大字,定眼一看,竟是“低头猛下山,切忌回头看!”

蓝衫少年悚然一惊,顿时想起了师父的临终遗言,於是猛然转身,再向枫林外飞身奔去。

想到他度过了无数凄风苦雨的日子,和漫漫长夜的茅屋,这时突然起火焚毁,这不但令他感到伤心,也感到十分迷惑。

他实在想不通,数年来一直相安无事,何以在他功成离开的片刻之后,茅屋突然起了大火!

继而一想,恍然似有所悟,显然是有人前来故意纵火。

一想到有人故意纵火,心头怒火也随之突然而起,他恨不得马上转回现场,将那人力毙当地。但是,他不敢违背恩师的遗言,他认为师父的遗言,很可能与现在的火烧茅屋有关。

他穿林钻隙,低头狂奔,只觉得左右枫树后倒,脚下枯枝败叶旋飞。

蓦然一阵凉风袭面,空气同时一新,他已奔出了壑中的广大枫林。

也就在他奔出枫林边缘的同时,前面数丈外,突然响起一声大喝:“什么人?站住!”

狂奔中的蓝衫少年,心中一惊,急忙刹住了身势,但他的身体却依然是狂奔的架势。

他原本是低头狂奔,这时却把头垂得更低了,他不是怕别人看到他泥污的脸,而是怕别人看到他眼中的泪水和满脸的泪痕!

因为他是一个男子汉。

有人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不能让别人看到他哭,虽然下面还有一句:“只缘未到伤心时”来减低他这时的难堪。

他虽然低着头,做着一腿在前一手在前的狂奔姿势,但他抬抬眼皮,仍可看到数丈外一双一双的抓地虎鞋,他知道,挡在他前面的,至少有十几个壮汉。

接着是另外一个壮汉怒声大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此胡冲乱闯?”

蓝衫少年急於下山,加之满腹的怒火,立即一挥右臂,厉声道:“闪开!”

接着是第一个大喝的那人,怒声道:“好个大胆狂徒,也不抬起头来看看轿子里坐的是谁……”

蓝衫少年未待那人说完,再度猛地一挥右臂,更加凄厉地暍道:“闪开,我叫你们闪开!”

前边略微一静,想必是互打招呼或向什么人请示,接着一人怒喝道:“不给你一些颜色看看,你也不知道厉害!”

害字出口,一个魁伟人影如飞扑至,呼的一声,一拳当头打来。

蓝衫少年顿时大怒,哼了一声,旋身跨步,头也不抬地挺掌挥出。

“噗”一响,接着是声惨叫,那道扑来的魁伟身影,又翻翻滚滚地飞回去了。

一阵吆喝,人影闪动,七八个壮汉纷纷向那个翻滚身影扑去。

由於事出突然,扑救不及,“咚”的一声跌在残垣前的草丛里,滚了两滚,再没有吭气。

这时,坐在黄绒小轿中的绝色黄衣少女,看得娇躯一震,黛眉轻蹙,似乎有些胆怯地,看着仍在那里低头拉着挥掌架势的蓝衫少年。

背插鸾凤双刀的红衣明媚少妇看得神情一呆,娇靥上立罩霜意。

手撑乌黑发亮铁拐棍儿的白发老婆婆,冷冷地望着蓝衫少年,满布皱纹的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那些彩衣背剑的护轿婢女,个个张着小嘴发呆,似乎也吓傻了。

这时扑救伤者的几个壮汉,已将那人的身体,在草丛中翻转过来,大家低头一看,其中一人立即惶声道:“启禀于奶奶,脉搏微弱,已经晕死过去了!”

被称为于***老婆婆,依然冷冷地望着低头拉着架势的蓝衫少年,对壮汉的报告理也不理。

但是,一身鲜红劲衣的明媚少妇,却柳眉一剔,嗔目娇叱道:“擅出重手,慾置人死,这种心狠手辣之人,万万留你不得!”

说话之间,寒光连闪,“唰唰”两声中,背后的一对鸾凤刀已横在身前。

轿中的黄衣绝色少女一见,花容大变,脱口低声阻止道:“晋嫂!”

那声音太低了,低得恐怕只有明媚少妇一个人听到。

但是,仍在那里低头作着挥掌架势的蓝衫少年,却怒声道:“要她过来,小爷要把她的心挖出来!”

明媚少妇一听,娇靥罩煞,娇躯微抖,不由气得娇叱道:“你……”

想是气极了,你字出口后竟不知道再叱喝什么。

但是,把话说完的蓝衫少年,却低着头,有力而缓慢地伸出弯曲如钩的右手,正贯满了劲道,向明媚少妇站立的位置抓来。

被称为于***老婆婆一见,面色大变,脱口怒叱道:“滚,要滚快滚!”

蓝衫少年并没有快滚,他依然缓缓地收了功力,头也不抬,飞身向山下驰去。

他飞身纵过的同时,却听到“叮当”两响双刀落地的声音,以及明媚少妇的娇喘吁吁道:“于奶奶……我的心口……我的心口好闷哟!”

蓝衫少年飞身狂奔,速度惊人,是以,那位明媚少妇又说了些什么,他已无法听到。

他这时的心里,似乎已忘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他想到的只是师父的遗言:“低头猛下山,切忌回头看”。

虽然这些石桩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黄绒小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