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十 章 狐媚仙姑

作者:忆文

卫擎宇一登上堤岸,那些渔姑渔妇和船夫们,像领赈粮般的纷纷奔向了两个*桨壮汉,七嘴八舌,问长问短,有的还指着岸上的卫擎宇指指点点。

但是,加速步子前进的卫擎宇已无视这些,他连回头看一眼都懒得看,因为,从现在起,他已是他真正的卫擎宇了,而那些人问的和两个壮汉说的,都是今明两天可能前来的卫小麟的事。

走到湖堤的外缘向下一看,一两里外的一座大镇似乎就是他昨天打尖吃饭的地方。

走下湖堤,沿着乡道,迳向那座大镇上走去。

这时道路上已有了前来游湖的行人,对这位蓝衫佩剑,昂仰前进的飘逸英俊少年,自然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但是,大步前进的卫擎宇,却急切地希望晋嫂组织的人能够马上出现,他当然更希望晋嫂约他会面的地点不要真的是北邙山。

卫擎宇非常失望,因为直到他踏进镇口,仍没有引导他前去的人出现。

这时镇上的早市刚散,街道上十分杂乱,但是,距离镇口不远就是他昨天中午打尖的酒楼。

一看到酒楼,卫擎宇才发觉肚子真有些饿了,因为从昨天下午陪着金奶奶和宝奶奶以及兰梦君等人吃了少许东西外,折腾了一夜,直到现在粒米未沾。

抬头看看太阳,虽然距离吃午饭的时间尚早,酒楼的厨房里恐怕还没生火,至少卤菜和酒是现成的。

心念间,业已走至酒楼前,只听锅勺相撞,人声喧哗。卫擎宇向内一看,楼下竟是满座,他这时才恍然想起,早市刚散,这些人八成都是前来做生意的商人和小贩,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进他们的早餐。

卫擎宇再不迟疑,举步登阶,直入门内,迳向楼上的雅座走去。

由於几个跑堂和酒保,都在忙着照顾客人,因而也没有人注意到卫擎宇。

卫擎宇尚未登上楼口,便听到几个粗犷的笑骂声音,转首一看,偌大的酒楼雅座上,连同七八个酒保在内,也不超过二十个人。

这些人共分散着坐了三张方桌,但根据他们的衣着和坐相,却没有一人是坐雅座的高雅人,有的袒胸挽臂,有的椅座上搁着一条腿,有的拍桌子瞪眼睛,高谈阔论,口沫横飞。

七八个酒保,也俱都围在桌边听热闹,一看那种气氛,便知道镇上发生了新鲜事儿,而这些粗犷大汉,可根据酒保们的随便,而知他们都是镇上的混混儿。

只见就近一桌上的几人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继续在那粗犷地道:“人家能娶仙子做老婆,那是人家前世烧香烧进了香炉里,人家有那份艳福,咱们是啥玩艺儿?咱们只配到窑子里乐一乐,跑到这儿来喝两杯,老兄……”

说着,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拍了拍身边另一个大汉的肩头,自觉得意地笑道:“咱们上个月能看到仙子的那顶华丽小轿,那么多的标致丫头,已经是祖上有德,哈哈……”

话未说完,兀自哈哈笑了,其余几人也快意的笑了。

这边说话的同时,靠里面一桌上的几个青年人和几名酒保中,也有人轻蔑道:“不是俺癞皮狗打心眼儿里瞧不起你,就凭你那付德性你去过栖凤宫,你见过凤宫仙子?这话谁相信嘛?相信的就是白痴!”

几个酒保也在旁连连点头,附和着道:“这话倒是真的!”

另一个青年包着头,显然是个秃子,只气得一张猴儿脸像茄子,猛的把手中酒杯向桌上一放,气呼呼地分辩道:“说谎话的就是他奶奶闺女养的,咱可是真见过!”

方才发话的青年立即轻蔑地问:“你说你真见过,我问你,凤宫仙子今年多大年纪?她穿的是什么样儿的衣服?她的脸上有多少道皱纹……”

那个包着头的秃子一听,立即愤愤地道:“去你娘的,仙子是长生不老,永远年轻的,脸上哪里会生皱纹?”

说此一顿,特地加重语气大声道:“告诉你们,凤宫仙子穿黄衣,今年看来才十六七岁……”

话未说完,七八个人连酒保,俱都哈哈的笑了。

另一个桌子上谈的则是新郎卫小麟,乃是昔年玉面神君的儿子,昨夜撕了粉蝶三郎,今晨又打败了东海老贼的事。

由於晋嫂没有派人和他接头,卫擎宇决定先赶往淮安城他舅舅家去。一个人至少应该先把自己的身世底细弄清楚!

徒步走了一天的卫擎宇,比普通人并没有多走多少路,如果不星夜兼程,施展轻功,至少七八天后才可赶到淮安城。

他在一座小镇上吃罢了晚饭,已是起更时分。镇外一片昏黑,夜空满天繁星,官道上静无一人,田野里随风飘来咭咭的秋虫声。

卫擎宇看了暗暗高兴,立即展开轻功,沿着宽大官道,直向西北如飞驰去。

一经展开轻功,其快如风,身形过处,宛如掠地流星,他的身法愈快速,蓝巾上的宝石和“霸剑”上的明珠,幻起蒙蒙的光华也愈显明。

由於每经镇甸,必须收敛身法,然后徒步通过,往往引起群犬狂吠,既浪费时间,又扰人安睡,因而,他索性远离村镇,越野飞驰,只觉天地旋滚,景物倒逝,穑禾树木,直向身后掠去。

像这样在静悄悄的黑夜尽兴飞驰,卫擎宇还是第一次,穿林绕镇,面迎夜风,衣袂飘拂,发出了有节制的噗噗响声。

他这样兀自任性狂驰,殊不知震惊了多少夜间活动的宵小和夜行人。

而他卫擎宇却愈飞驰丹田内的真气愈澎湃,总觉得浑身有使用不完的劲儿。

一阵狂驰疾飞,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驰出了多少里,蓦然一声内力充沛,音质苍劲的浑雄长啸,突然起自左前方百丈以外的黑暗处!

卫擎宇心中一惊,转首看去,只见左前方是一片广大丘陵地区,丘陵上的树木看来十分茂密。

打量间,发现那声苍劲而浑雄的长啸,是迳由丘陵的密林内,直掠而下,挟着啸声,直向他的正前方掠去。

卫擎宇凝目一看,只见随着啸声下来的,竟是一个灰白不高的人影,掠过一片田野,似是也向前面的官道上驰去。

虽然说夜行人在夜间碰上了夜行人,彼此不打招呼,各自走各自的,但卫擎宇觉得,仍不照面为宜,免得节外生枝,误了正事。

心念及此,不自觉的将身法慢下来。

岂知,那个挟着长啸飞下丘陵的灰白身影,竟在数十丈外的官道中央停住了。

同时,两道目光,闪烁如灯,直向这边望来。

卫擎宇一看这情形,知道遇上是非了,想避也避不了,立即恢复快速身法,直向那人身前驰去。

由於身法的加快,立即看清了那人面目,竟是一个银发齐眉,银髯绕腮,头大腰圆的怪异老头子。

只见怪异老人圆脸环眼,狮鼻海口,身上穿着一袭灰白大褂子,但腰上却系了一条四寸宽的鲜红英雄锦,看来十分惹眼。

卫擎宇初入江湖,对这一号的人物知道的很少,闹不清他是黑道上的巨枭,还是名门正派上的知名人物。

但他觉得半夜三更,毫无忌惮发啸阻人,总不会是什么光明磊落的豪侠人士。

打量间,距离那怪异老人已经不远了。

怪异老人也早把卫擎宇打量了个仔细,这时发觉卫擎宇的身法依然疾劲快速,不由震耳一声大喝道:“我老人家在此,还不赶快站住!”

卫擎宇听得虎眉一蹙,心里不禁有气,直到距离怪异老人身前七八步处,才倏然刹住身势。

怪异老人先仔细的看了一眼卫擎宇的巨剑和蓝巾,才傲然沉声道:“看你小子的快速身法,武功倒是已有了一些根基,快报上你的姓氏名字,师父何人,免得让我老人家不慎得罪了朋友,打了人家的徒弟,夺了人家的东西,落一个以大欺小,老不是东西,须知这个人我老人家可丢不起!”

说此一顿,神情一愣,突然又怒声问:“我老人家问你小子话,你小子怎么不回答呀?”

卫擎宇神情冷漠,淡然道:“你老小子嘴巴一直不停,我回答你能听得清吗?你又不是生了四只耳朵的老妖精。”

怪异老人一听,顿时大怒,不由暴声怒喝道:“好个大胆的混帐小子,居然辱骂起我老人家来了,简直是不知礼数,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诚心找挨揍。我老人家打从十岁起,飘泊四海,闯荡江湖,打遍了大江南北,会过了不知多少各大门派的精英高手,提起我老人家的威名之大,南七北六十三省,包括西域塞北大关东,可说妇孺皆知,无人不晓。今天你小子居然对我老人家如此没有礼貌,实在令人可恨可恼。小子,我再问你一句,你可知道我老人家是谁?”

卫擎宇立即冷冷地淡然道:“这不是废话吗?你不说我怎知你是谁?”

怪异老人一听,愈加怒不可抑,不由怒吼道:“提起我老人家的赫赫名号,中原武林无人不晓,只有你小子一人不知道,你小子一定是由南蛮来的,因为我老人家自小就怕蚊子咬,听说南蛮的蚊子大如鸟……”

卫擎宇听得虎眉紧蹙,不自觉地道:“他会不会是个疯子?”

怪异老人虽然又吼又叫,但卫擎宇的自语他依然字字听进了耳里,这时一听,不由暴跳如雷,厉声道:“好个混帐小子,我老人家生气会心口疼,我老人家不跟你们后生晚辈一般见识,快,快把你头上的蓝巾,腰上的佩剑留下来,滚,快滚……”

卫擎宇听得目光一亮,心中一动,不由关切地问:“老英雄,你为何要在下把巾、剑给你?莫非你认识这方蓝巾和‘霸剑’的昔年主人?”

怪异老人立即没好气地道:“东西都是我老人家的,我老人家,就是它们的主人!”

卫擎宇惊异地“噢”了一声,迷惑地问:“既然蓝巾和剑都是你的,你为何不自己保存,而要赠送给别人?”

怪异老人先是一愣,接着怒声问:“你小子说啥?告诉你,我老人家喜欢,你就得乖乖的给,别说是你小子的巾剑,就是你小子的命也捏在我老人家掌心里!”

卫擎宇一听,顿时大怒,俊面上倏然罩上一层杀气,冷冷一笑,道:“无耻老狗,你敢莫是个装疯卖傻的拦路贼……”

话未说完,怪异老人突然震耳一声大喝道:“闭嘴,大胆的小子不识抬举,我老人家要你留下巾剑夹着尾巴滚,是体念上天之德,如今你自己找死,可别怨我老人家手辣心狠,须知我老人家这双铁掌,近二十年来还没有杀过人……”

卫擎宇双目如星,目注老人,冷冷一笑,哼了一声,切齿恨声道:“那是因为你该被别人来杀了!”

说罢,双掌微提,十指如钩,铁青着俊面,缓步向怪异老人身前*去。

怪异老人一听,更是神情如狂,厉嗥一声:“好小子找死!”双掌一挥,飞身向卫擎宇扑来。

也就在怪异老人飞身前扑的同时,田野黑暗中,突然传来数声焦急呼声道:“堂主都是自己人,堂主都是自己人!”

但是,神情如狂的怪异老人,一双铁掌已势挟劲风,呼的一掌已劈向了卫擎宇的天灵。

卫擎宇倏然止步,哼了一声,左手先戟指去点老人缩在后面的右掌,右手才迎空一绕,宛如五道钢钩般已握紧了怪异老人的左腕。

怪异老人大吃一惊,再度一声厉嗥,飞腿踢向卫擎宇的小腹。

但是,他的右腿刚刚提起,卫擎宇已旋臂一扭,怪异老人立即来了个车轮翻滚。随着卫擎宇右臂一甩之势,咚的一声已跌撞在地上。

怪异老人闷哼一声,挺身而起,飞身暴退三丈,神情惊异,目闪惊急,做着虎扑的架势,嘴里念念有词,不停的切齿自语道:“好小子……好小子……”

就在这时,田野暗中发话的几人,已纷纷奔上了官道。

卫擎宇转首一看,竟来了一式灰白劲衣的壮汉六七人之多,年龄不等,高矮不一,人人携有兵器。

这六七人中,仅当前的两人腰束蓝丝英雄带,其余几人的英雄带均是紫色的。

卫擎宇根据这些人的方才急呼,知道这些人必是某帮会的人物,而他们的武功高低和等级,都在他们腰间系的英雄带上分别出来。

但有一点卫擎宇却十分不解,他们为什么说都是自己人?

继而一想,心中突然似有所悟,不由暗呼道:“莫非这些人都是晋嫂那个组织帮会的人?”

心念间,只见两个腰系蓝丝英雄带的壮汉,急步奔向腰系红丝英雄带的怪异老人身前,同时,嘴里急嚷道:“堂主,堂主……”

第二个堂主刚出口,怪异老人看也不看,猛的一挥右臂,怒吼道:“滚开!”

两个壮汉脱口惊啊,竟被怪异老人挥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狐媚仙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