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十一章 金刚头陀

作者:忆文

岘山位於苏皖两界,东望长江,蜿蜒如带,西观巢湖,明镜一片与东西梁山遥相对峙,愈增其雄伟之势。

岘山山势虽不太高,但却极为险峻,绝峰耸嶂,峭壁巍峨。尤其,树木终年叶不落,野花四季竟相开,居处山中,令人有四季常春之感,这也许是天坤帮还在岘山建立总坛的原因之一。

这天起更时分,夜风强劲,乌云漫天,四野村落上,仍有点点稀疏灯火,不时传来一两声犬吠。

就在这时,岘山北麓的的原野上突然出现一道快速人影,迳向险要的北山口疾如掠地流星般驰去。

自从天坤帮立帮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乘着夜色的掩护,不顾天坤帮的界碑警告,越过禁区,直闯北山口。

只见这位夜行人,年约十八九岁,生得面如敷粉,朗目虎眉,身穿一袭蓝衫,腰际配有兵刃,竟是一位英姿勃发,貌似公瑾的俊挺人物。

这位蓝衫少年,正是离开了风月仙姑,星夜兼程赶来的卫擎宇。

卫擎宇沿途赶来,暗自打听,业已知道了天坤帮中高手如云,每人都有一身特异功夫,而这些人也的确都是武林知名人物。

他虽然也曾仔细打听,天坤帮的黄帮主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但却没有任何人清楚,而这位女帮主也端的狂傲至极,连少林寺的长老,武当派的通虚堂主想一瞻她的庐山真面目,她都避而不出。

事后据传出来的消息说,她拒绝接见的原因,是时机尚未成熟,但是,一旦她公然露相,也就是她威镇武林,领袖海内的时机开始。

少林、武当、昆仑、峨嵋,以及点苍、邛崃、峒崆、长白,还有华山天山等各大门派,听了虽然不服,但因各派明相往来,却暗保实力,无法团结一致对付天坤帮,以致让天坤帮日渐壮大!

闹到今天雄豪近万,势力遍及大江南北,连执武林牛耳的少林派,也显得黯然失色了。

卫擎宇初入江湖,雄心万丈,听了哪能服气!

莫说还有晋嫂盗走玉心的事,就是没有这档过节儿,他听了也会找这位统领近万英豪的女帮主,比个上下,论个高低。

他最后听了很气愤,决定由山口打起,一直打到他们天坤帮的总坛中心,但他想到了晋嫂也想到了那颗玉心。

因为,他怕因他的莽撞行事,而坏了大局。

至於晋嫂,他的脑海里确实经常浮起她明媚艳丽的影子,当然,夜深人静时,他也会想到慧质兰心,美若西子的兰梦君。

但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兰梦君已是玉面神君的儿子卫小麟的未婚妻子,如再想兰梦君就有损私德,有损他完整的人格,所以,他从没想到再返栖凤宫,再回栖凤宫的问题。

当然,他在心中仍记得,他曾答应过兰梦君,他会回到栖凤宫,但在他的心意中,他是指的夺回玉心,连同“霸剑”一块儿送回去的事。

他一直怀疑晋嫂就是天坤帮的帮主,听了风月仙姑的描述,心中愈加肯定,因为他早在栖凤宫时,就注意到晋嫂的气质和眼神,她的眼神不露则已,露时冷焰*人,这显示她已有了极深厚的内功根基。

他卫擎宇没有和晋嫂交过手,不知道她的身手如何,但如照途中听说的情形看来,她的座前赫赫有名的高手那么多,大江南北共有七十二分舵,如果晋嫂确是天坤帮的女帮主,那她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奇女子,他卫擎宇亦当自叹弗如。

当然,在他的心里也不无疑问,晋嫂虽然躯体健美,光艳照人,难道她的头脑智慧,指挥统御也是高人一等的吗?那她岂不成了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中豪杰,一切强过须眉的女英雄吗?

卫擎宇有鉴於此,他决心先潜入天坤帮总坛一探究竟,万一由山口打到总坛,到处伤残惨嗥,沿途尸体狼藉,结果天坤帮的帮主是晋嫂,那时晋嫂一气之下,很可能把玉心给摔了。

假设天坤帮的女帮主确是晋嫂,他可以向她依约索回,如果她拒绝交出,他可以把她派蓝衫青年送去的信公然宣读出来,她身为群豪之首,一帮的领袖,为了取信部属,她定然会交出来。

天坤帮的帮主不是晋嫂,那时再强索不迟。

是以,他为了进入岘山方便,特地将“霸剑”用蓝绸包起来,而头上蓝巾上的四颗大宝石,也用一条蓝带束起来,怕的是毫光飞洒,暴露了隐身位置。

这时天上云多星稀,正是探山的好时机,是以,他越过天坤帮的警告界碑,直向北山口驰去。

前进中,他仔细观察山势,发现岘山果然险峻,深处数峰,尤为巍峨,一蓬亮光,迳由那几座崎峰间冲向半天,显示出天坤帮的总坛位置,和里面的辉煌灯火。

卫擎宇听说岘山之中,深涧纵横,天险特多,有的绝壁峭崖,猿猴也难攀登上去,是以,他特地买了一对钢钩飞抓和数十丈长的丝纤软绳带来。

因为,他在卧牛岭苦练武功时,就时常攀上绝峰采食野果,因而,他对以飞抓细索飞渡天崭已成了他的独门绝技。

卫擎宇一看岘山形势,以西北方最为险峻复杂,尤多突岩怪石,以常理推论,天险愈极之处,警戒也愈稀疏马虎。

是以,他立即踅身向西北麓驰去。

越过一片乱石杂树,即是一道由山中流下来的山溪,经过山麓,蜿蜒向西,不知流向何处。

卫擎宇沿着山溪轻灵疾进,深入约一里,即是一道山势渐陡的山隙,山溪的水就是由山隙中流出来。

由於山隙较窄狭,山隙内一片漆黑,但由激流溅起的雪白浪花,而看出水道内有不少的奇岩怪石。

看了这情形,卫擎宇十分高兴,他决定由这道山隙水道进入天坤帮总坛,只要有些许踏脚之处,他即可纵跃飞驰。

当然,两边绝壁峭崖愈深入高耸,而光线也会愈形黑暗,那些奇岩怪石,经过山洪的经年冲击,必然也绿苔满布,光滑如油,但卫擎宇有了一对长索飞抓,再高的绝壁,他也上得去,再险的悬崖他也下得来。

心念已定,再不迟疑,展开轻灵快捷身法,飞身疾驰,踏石掠水,宛如一只巨大的蝙蝠,直向深处如飞驰去。

随着山隙前进,时高时低,渐渐呼吸困难,寒气袭人,仰首一看,天光一线,距离崖上,至少百丈以上。

卫擎宇一看,知道不能再深入了。於是,立即停下身来,取出飞抓,凝目向上一看,十数丈处,正有一处鸟巢似的凸岩,接着暗凝功力,振臂一抖,飞抓疾射而出,嘟的一声抓住了那方凸石。

卫擎定轻轻一挣丝绳,十分牢固,立即一长身形,直向凸崖上升去。

他用飞抓与别人不同,别人用飞抓是拉绳攀登而上,而卫擎宇则是沿着丝绳垂直飞升,直到达不到高度时,轻轻一扯丝绳,双足相互一蹬,即可继续向上飞去,而且可以上飞数十丈,这和一般梯云纵下同。

一般梯云纵只可垫足上升一次,最多连续两次,而卫擎宇却能在用手,扯绳之际,连续换气,继续上升,直达绳索尽头。

街擎宇登上凸岩,继续将丝绳上掷,一连三次,峭壁上已有野藤杂草和斜树,他立即收起了飞抓,飞身而上,捷愈猿猴。

到达崖边,立即刹住身势,凝神一听,崖上除了阵阵松涛,一片死寂,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於是,一个挺身,飞身翻了上去。

卫擎宇游目一看,崖上尽是稀疏云松和怪石,看情势,不可能有人。

但是他依然小心,前进十数丈,发现崖上确无天坤帮桩卡警戒,才展开身法,轻灵的向深处驰去。

前进约百数十丈,即是一道宽约近二十丈的深涧横阻眼前。

卫擎宇沿着涧边疾驰,选了一处较为狭窄之处,飞抓振臂一掷,嘟的一声钉在对崖的巨树盘根上。

卫擎宇先扯了扯,然后回身疾奔,将这一端的飞抓,钉在这面林中的一株古松上,如此便架好了一座一线索桥。

卫擎宇的轻功已达登萍渡水的至高境界,虽然仅这么一道柔软丝绳,但他飞驰其上,不啻普通人的一座大桥。

他站在林中,先向对崖凝目细看,发现确无可疑之处,才仔细地看了一眼左右和身后,展开如脱兔般的身法直向崖边驰去。

一达崖边,迅速点足,身形凌空而起,直向万丈深涧的上空飞去。

到达半空,急振双臂,身形立变头下足上,以苍鹰捕兔之势,径向对崖扑去。

看看将到距崖边尚有七八丈处,他突然双臂一抖,疾演云里翻身,一个跟斗,双臂平伸,身形缓缓下降,飘然降至丝绳上端,足尖轻轻一点,身形再度升起,依然是轻飘飘的落在对崖上。

这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紧张万分的轻功表演,如果两崖有人,必须获得如雷般的喝彩,可是现在,除了阵阵松涛,和身边掠过的云气,一切是静悄悄的。

卫擎宇匆匆起下飞抓,运劲一抖,对崖的飞抓应手起下来,接着以极熟练的手法将飞抓收回来。

收好飞抓,游目察看,发现天坤帮总坛冲上半天的那蓬灯光,就在林隙间即可看见。

卫擎宇这一喜非同小可,立即展开身法,直向那蓬灯光处驰去。

看看驰出松林,卫擎宇的身法不觉也慢下来。

因为前面一片空旷,面积至少一两千丈,而那蓬灯光,却由崖下直冲下来。

卫擎宇走至崖边一看,目光不由一亮,因为天坤帮的总坛就在崖下面。

崖的下面并不是一座广谷,而是四周峭壁环绕着一座较矮的孤峰,而天坤帮的总坛,就建在那座中央孤峰的峰巅上。

天坤帮的总坛占地极广,一律巨石建筑,里面灯火点点,十分明亮,因而宽大寨墙上的警戒喽罗,清晰可见,有的佩刀,有的挂箭。

虽然天坤帮的总坛就在下面百十丈外,但孤峰的四周尚有一个绕峰湖,水波粼粼,银星闪闪,除了飞鸟,要想渡过山湖,必须到崖下找船。

卫擎宇决心暗探自是不会下去找船。他仔细打量天坤帮总坛的建筑,虽然寨墙四周建立了不少高耸碉楼,楼顶的高度和他立身的崖边相差最多七八十丈,但这七八十丈间的湖面如何凌空飞渡过去?

心念至此,十分焦急。他虽然看见正南两崖缺口处,有一座巨木长桥,直通天坤帮总坛的高大寨门楼前,但是,他绝不能下去由寨门进去,那样以来,不但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也白费了自己这番飞渡天堑的力气。

正在焦急间,他的目光一亮,突然停在左前方七八丈下,一株斜斜倒倾的巨大古木上。

只见那株古木,生在峭崖裂隙之间,粗有合抱,伸至湖面数丈以外,树龄至少干年以上,上面仍有几处生有绿枝,但大部枝节业已枯死。

卫擎宇一看那株古木的伸指方向,恰恰和天坤帮的大寨西南角的一座碉楼形成直角之势。假设他用飞抓飞渡,下垂时可能触及湖水,但升起时,可指向碉楼的顶端,这样做虽然太冒险了些,他认为却可以一试。

当然,最好是能落在碉楼的顶端,万一无法到达,也可落在寨墙外的湖边上,或墙头的堞垛上。

不过,这条双抓飞索只有抓在那株古木的尖端上了。

心念已定,再不迟疑,右手飞抓,振臂掷出。

只见五指飞抓,四散张开,快逾流星般,嘟的一声,应声钉在七八丈外的古木斜顶上。

这声轻响,空谷回音,余声传出,远近回应,卫擎宇心中一惊,急忙将身形隐在树后。

果然!这声轻响,立即引起寨墙上的喽罗注意,不少人探身伸头,有的察看湖面,有的则仰着向四周崖上看来。

卫擎宇看得暗暗焦急,这声脆响引起这样的结果,倒是他没料到的事,而且,由於这声脆响,非但增加了喽罗们的惊觉,而且也增加了他进入的困难。

紧接着,寨墙上的喽罗中响起了一个女子喝问声,接着是数名男子的回答,由於距离过远,卫擎宇无法听得清楚,显然是查问方才那声脆响声音。

看了这情形,卫擎宇不敢马上荡过去,必须等待寨墙上的騒动静下来。

稍顷过后,又来了一个粗壮声音的男子喝问后,寨墙上才趋於沉寂。

又过了片刻,卫擎宇才俏俏走出,稍微用劲拉了拉丝绳,默运功力,决心作一次他自己都没有把握可能成功的飞索险渡。

他已看清了大寨内的建筑形势,当他到达对面碉楼楼顶之后,或潜入,或凌空飞纵,先到达寨墙内的一片房面上,然后再奔向正中巍峨大厅前的广场,那时他一现身,大厅上的喽罗或头目便可发现他了。

因为,这时的大厅内外,灯火辉煌,正有不少人在高阶上进出上下,而根据里面强烈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金刚头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