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十二章 雪白梅香

作者:忆文

卫擎宇冷眼旁观,觉得天坤帮虽然有这么庞大的组织,拥有近万高手,乍然看来仍是一群乌合之众。

也许因为黄清芬统御有力,加之有这几个怪异人物的支持,所以才有今日。

看眼前情形,由於黄清芬前去了栖凤宫,或许大权旁落,指挥起来已有些力不从心,他卫擎宇如不设法制服这个金刚头陀,非但正事办不成,很可能被这些人给哄出去。

是以,未待黄清芬继续发话,已一挥手势,故意沉声道:“黄帮主,法通禅师所谓的依法处理,也不过是想借机试试在下的身手,帮主放心,在下颇有致胜的把握,大胆地说,贵帮除了帮主你和这位老师太外,无人是在下的敌手……”

话未说完,金刚头陀已暴声喝了个“好”,飞身纵向了场中,身形立稳,稀里哗啦地将胸前的一串精钢念珠取下来,飞眉瞪眼地向着卫擎宇举手一指,厉喝道:“你既然如此瞧不起本帮同仁,佛爷倒真的要试试你的斤两。废话少说,手底下见功夫,快些出场吧!”

卫擎宇哂然一笑,大步向场中走去。

其余人等早在金刚头陀纵向场中厉声发话之际,业已纷纷散开,同时围了一个大圈子。

黄清芬一见,暗自焦急,知道无法阻止,她却惶急地道:“宇弟弟千万小心,绝对不可大意,法通禅师,神力惊人,筋骨坚逾钢铁……”

卫擎宇一面走向场中,一面漫不经心地挥了一个手势,同时淡然道:“黄帮主你放心,在下不会伤你的左右助臂的……”

话未说完,场中的金刚头陀已气得仰天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同时大笑道:“说大话,夸海口,救不了你今天栽跟头,莫说你伤我,就是你伸手触及一下佛爷的衣服,佛爷就拜你为师。”

说话之间,卫擎宇已到了场中,只见他淡然一笑道:“在下还没有七老八十的年纪,还不想收徒授艺!”

金刚头陀环眼一瞪,神色十分凄厉,举手一指卫擎宇,厉声喝道:“废话少说,快亮你的宝剑吧!”

卫擎宇淡然笑道:“在下的佩剑出鞘就要见血,在下伤都不愿伤你,还会用剑杀你吗?”

黄清芬听得芳心一惊,花容大变,脱口急呼道:“宇弟弟你……”

话刚开口,金刚头陀已厉喝一声:“好个狂妄小子!”

厉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一串胡桃大的精钢念珠,迎空一抡幻起千百珠影,唰的一声抽向了卫擎宇。

卫擎宇虽没把金刚头陀看在眼内,但也不敢大意,因为根据对方念珠抡动带起的劲风,知道金刚头陀的膂力果然惊人。

是以,一俟对方招式用老,身形反向一旋,闪电般转向金刚头陀的身后。

金刚头陀两眼一花,念珠同时击空,知道卫擎宇已到了身后,由於他的招式用老,而卫擎宇旋飞的方向,又令他恰好无法兼顾。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为了不被卫擎宇在背后得手,顾不了什么颜面地位,怪嗥一声,疾演“懒驴打滚”,一个翻身滚出了七八步远。

齐南狂叟、糊涂翁等人一见,俱都忍不住哈哈笑了。

由地上急忙跃起,盲目挥出一招的金刚头陀一看,发现卫擎宇并没有趁势追击,依然立在原地未动。

金刚头陀的一张胖脸,顿时涨得通红。

这时再听了齐南狂叟等人的哈哈讥笑,面色一变,心头倏起杀机,立即咬牙切齿地恨声道:“姓卫的小子,靠轻灵小巧的伎俩取胜算不得真本事,佛爷要你施展硬功夫!”

说话之间,缓步前进,面目狰恶,神色凄厉,脚下发出“沙沙”的声音,每走一步脚下便留下一个深深脚印。

天坤帮总坛的人众一看,俱都面色大变,不少人为卫擎宇捏了一把冷汗,即使黄清芬也几乎忍不住出口喝止。

但是,傲然卓立场中卫擎宇,却视如未睹,淡然一笑道:“在下曾告诉过你,在下还不想收徒授艺,你又何必吓成那副样子?”

金刚头陀一听,简直气炸了肺,缓步走至卫擎宇的面前五步处,双足立定,面目铁青,咬牙切齿,双chún一阵翕动,突然一声暴喝,手中精钢念珠,照准卫擎宇的天灵狠狠抽了下去。

任何人看得出,金刚头陀这一击可实可虚,而且势在必得,一击必中,因而不少人脱口发出一声惊呼!

但是,卫擎宇却在对方狠狠下抽的同时,疾演小挪栘,身形一个电闪,立即幻起十数身影,直奔金刚头陀的身后。

金刚头陀似乎早已成竹在胸,一看卫擎宇闪身,再度一声暴喝,手中的一串念珠,似如灵蛇般,呼的一声扫向身后,嘴里同时厉喝道:“哪里跑!”

岂知,他这一招应变得虽然快,但是他的念珠依然击空了。

金刚头陀一招击空,迅即反身,身后并没有卫擎宇的影子。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知道卫擎宇继续旋飞,又闪到他的背后。

於是怪嗥一声,闪电旋身,手中念珠飞快地抡向身后,但是,依然没有看到卫擎宇的影子。 

金刚头陀这一下可惊坏了,不由连声怪喝,暴跳腾跃,手中念珠飞舞带啸,幻起千万珠影,几乎把他的胖大身躯全罩住了。

站在场外的齐南狂叟和糊涂翁等人一看,再也忍不住哈哈笑了。

黄清芬虽觉金刚头陀过於狂傲,很有些想取她的帮主地位而代之的意向,但他终究是帮中的护法,如果任由他这样折腾下去,即使不累死,也得休养数日,是以急忙出口阻止道:“好了,法通禅师可以停止了!”

齐南狂叟哈哈笑着道:“帮主,您就别替护法担心啦,他是一条使不完气力的蛮牛,咱们倒可以测验一下他究竟能支持到什么时候!”

话声甫落,场中暴跳怪嗥的金刚头陀突然一声尖锐厉啸,身形腾空而起,一跃数丈。

他的身体虽在空中,但手中念珠仍未忘了飞舞,这份功力,也的确令在场的人众着实佩服,因而不自觉的脱口喝了声如雷烈彩。

只见金刚头陀身形升至半空,突然一个旋滚翻身,接着又看了一眼地面,发现全都没有卫擎宇的踪影。

看了这情形,心知上当,一声怪嗥,疾泻而下,到达地面游目一看,发现卫擎宇俊面含笑,正站在帮主黄清芬的身边为他鼓掌叫好。

金刚头陀一见,只气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不由举手一指卫擎宇,暴睁一双满布血丝的环眼,厉喝道:“姓卫的小辈,你懂不懂什么叫真本事硬功夫?”

这时全场彩声早已停止,卫擎宇也停止了拍手。

黄清芬觉得不能再胡闹下去了,因而肃容正色道:“双方交手过招,本就是点到为止……”

话刚开口,金刚头陀怒喝道:“属下在执行属下的职责,希望帮主不要过问,如果你要干预,可别怨洒家不客气,冒犯了你的帮主虎威……”

黄清芬一听,顿时大怒,不由柳眉一剔,怒叱道:“大胆,你胆敢不听我的命令?”

说话之间,双手翻腕,锵锵两声,寒光如电,插在背后的两柄短剑业已掣出鞘外,两泓秋水,寒芒飞洒,耀眼生花,隐隐有“嗡嗡”龙吟声,显然是一对锋利宝刃。

金刚头陀一见黄清芬掣出剑来,赶紧住口不说了,同时,脸上的傲气也消失了不少。

齐南狂叟、糊涂翁,以及铁掌无敌六大坛主等人,俱都脸敛笑容,面现惧色。

卫擎宇一看,这时才证实他的想法不错,黄清芬的武功的确有其惊人之处。

但他不愿天坤帮身为了他演出自残场面,因而向着黄清芬一拱手,含笑道:“黄帮主请息怒,都是在下不好,未能拿出一些真本事硬功夫,法通禅师心里当然不服,现在请让在下自己来处理这件事。”

说罢转身,也不待黄清芬答话,立即望着场中的金刚头陀,拱手问:“以法通禅师的意思,要如何比斗你才口服心服?”

金刚头陀被黄清芬一喝斥,气焰消失了不少,但仍愤愤地怒声道:“走,洒家要和你比一比掌力!”

说着,举乎指了指正南昏暗中的练武场。

卫擎宇毫不迟疑地肃手一指,道:“禅师请!”

金刚头陀哼了一声,转身向练武场走去。

其余人等一见,纷纷散开,一俟卫擎宇和黄清芬举步,也跟着向练武场走去。

糊涂翁立即望着大厅高台上的十数警卫,嚷着道:“别呆在那儿啦,快把廊下的纱灯拿上来,摸黑打架没有准头,看得也不清楚,说不定是打嘴巴,结果打了肚子!”

铁掌无敌立即沉声道:“一拳打错了那么远,那还称他娘的什么高手?”

守在大厅上的十数警卫喽罗,也急忙放下纱灯,提着灯笼纷纷的奔下厅阶来。

由於有十数盏大纱灯照明,整个练武场立即光明大放,金刚头陀越过兵器架和沙包巨碑等设置,直到一方三尺方圆的畸形青石前才停下身来。

齐南狂叟等人一见,立即纷纷止步,不敢过份近前。

黄清芬业已收回双剑,也挥手示意两边的香主执事大头目们后退些。

卫擎宇则继续举步向场中走去。

金刚头陀未待卫擎宇走至近前,已先举手一指七八尺外的那方青石,傲然沉声道:“你看到了没有,洒家要和你比的就是以掌力击开这方大石!”

卫擎宇看得虎眉一蹙,面现难色地道:“用掌力劈大石,那是铁掌无敌崔堂主的拿手绝活儿,对这一门硬功夫在下的恩师没教过!”

如此一说,不少人笑了,同时也掀起一阵交头接耳的议论声音。

铁掌无敌崔堂主则宏声道:“卫少侠,您太看得起俺了,俺的掌力要是比他头陀的高,天坤帮的护法大位早是俺的了!”

说话间,场中的金刚头陀已神气地傲然一指,矗立夜空的大寨门楼,毫不客气地厉喝道:“走,现在马上走!”

卫擎宇虎眉一蹙问:“走到哪里去?”

金刚头陀继续不客气地道:“走到北山口外,重新报名而入……”

话未说完,黄清芬已娇叱道:“法通,你竟敢如此无礼,自信你的掌力能胜过卫少侠?”

但是,金刚头陀却双目圆睁,暴喝道:“属下要惩治,这些初出茅庐的后生晚辈,要他们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厚字出口,倏然转身,右臂一阵“咔叭”轻响,暴喝一声,巨掌振腕向那块青石劈去。

也就在金刚头陀振腕劈掌的同时,卫擎宇也急忙舒掌向青石劈了一下。

只听“轰”然一声暴响,宛如平地暴起一个霹雳,碎石四射,划空带嘘,青烟激旋,石雾飞空,两边站立的喽罗大头目们,齐声惊叫,纷纷暴退,不少人双手抱住了头。

呆了,金刚头陀瞪大了两眼,愣愣地望着七八尺外的那堆残石碎屑,听着远近“叭叭”的碎石落地声,他完全惊呆了。

他在心里不停地喊着:“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想是他吓糊涂了,因而不自觉的喊出声来:“这是怎么回事?”

急忙一定心神的齐南狂叟道:“俺的西域佛爷,这还用问吗?你以前一掌只能把石头击个翻身,震破两道裂纹,今天一掌下去石头不见了,当然是你佛法无边,功力大进了!”

金刚头陀这时已恍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倏然转身,望着卫擎宇,厉声道:“好,你三番两次的戏要佛爷我,这笔仇佛爷一定要报!”

报字出口,倏然转身,飞身纵向大寨门。

卫擎宇一见,顿时大怒,大喝一声:“站住!”

右掌倏然伸出,五指弯曲如钩,缓缓向狂奔的金刚头陀抓去。

也就在卫擎宇伸手的同时,金刚头陀竟好似真的被人由背后抓住了衣服,双臂抡舞,两脚踏步,仰面望着夜空惊呼,竟然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天坤帮的人众一看,俱都惊得张口无声,面色如纸,全都傻了!

黄清芬知道卫擎宇要将法通的心攫出来,慌急之下,不由脱口急呼道:“宇弟弟不要杀他,放了他,放了他……”

话未说完,卫擎宇已松手吁气……

金刚头陀也猛地一个踉跄,一头栽在地上,一连滚了几个跟头,四平八稳地趴在地上,顿时晕死了过去。

黄清芬一见,立即望着六位坛主,急声吩咐道:“你们六人把护法抬出寨去,醒过来让他马上下山,永远不准他再转回总坛!”

六个腰系蓝丝英雄带的男女,同时恭声应了个是,齐向金刚头陀倒身处奔去。

黄清芬说罢,立即走至卫擎宇的身前,不由关切焦急地道:“宇弟弟,对付这些浑人莽汉,何必动真气!”

卫擎宇淡然一笑道:“我并没有杀他之心,只是想刹刹他的傲气!”

黄清芬深情地望着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雪白梅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