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十四章 佳人在怀

作者:忆文

金鸡三唱,东方鱼白,又是一天的开始!

但是,睡在卫擎宇怀中的黄清芬,酥胸半躶,双目微合,长长的睫毛压在她的下眼帘上,香腮红润,微现梨窝,似是仍在回忆着昨夜被翻红浪的甜蜜经过,而她的鼻翅扇动,又显出她久战之后的慵懒娇态!

卫擎宇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眨了眨星目,急忙将昨夜的全般经过仔细的想了一遍,一阵惭愧懊恼和不安,一齐涌上了心头。

他悄悄坐起身,低头看看身边蜷睡在他怀里的黄清芬,chún边挂着微笑,睡得那么香甜,那么美!

想到昨夜的情形,又觉得自己太残忍了些!

心里一阵爱怜,不自觉地俯首吻了一下黄清芬的香腮。

黄清芬嘤咛一声,竟梦呓般地道:“求求你,不要再吵我了,我很倦!”

卫擎宇笑一笑,他感到很得意,他觉得很骄傲,他得到的这个妻子不但艳美,也是一位统领近万英豪的女英豪。

她为了保全他一生完整的人格,她冒着中毒的危险代他盗出了玉心,解救了千万人的生命和一场武林浩劫。

最令他感到骄傲的是,黄清芬虽然周旋在群豪之中,也曾和栖凤宫的总管晋天雄假行结婚,但她却仍能洁身自爱,不为情慾所动,保持了她的清白女儿身。

现在,她已将一切献给了他,而且直到他头脑清醒的时候才献出,她的真正目的,也就可想而知了。她不愿他们的第一晚糊里糊涂的奉献,而让他卫擎宇毫无理智的摧残。

卫擎宇心念至此,不自觉的自语道:“对,她是对的,她是正确的,我要为得到这么一位有雄心、明是非、有理智、辨善恶的妻子而骄傲,而荣幸……”

话未说完,一双春葱般的纤纤玉手,已搭在他的肩头上,同时也响起黄清芬娇慵的声音问:“你真的以娶姊姊为妻,感到荣幸骄傲吗?”

卫擎宇低头一看,黄清芬鬓发蓬散,靥露倦态,一双美目,似睁似闭,一张檀口,似合似启,玉颈躶露,双峰半隐,高耸圆润,似是就要弹出她的亵衣!

卫擎宇是人,而且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他看得血脉沸腾,忍不住就要再展雄风,伸臂将黄清芬的娇躯揽进怀里,同时热诚坦白地道:“真的,小弟真的以娶姊姊为妻而感到自豪,而感到骄傲!”

傲字出口,他炙热的丹chún已印在黄清芬微微张启的樱口上。

黄清芬嘤咛一声,一甩螓首闪开了,同时娇慵地问:“你真的喜欢姊姊?”

卫擎宇毫不迟疑地颔首道:“喜欢,喜欢,当然喜欢!”

黄清芬突然又正经地问:“你不嫌姊姊老?”

卫擎宇一听,突然伸手托起黄清芬的圆润下颚笑着道:“让小弟看看姊姊是否满头白发,一脸的皱纹?”

黄清芬听得芳心一甜,香腮上也顿时升上两片红霞,举起纤纤玉手,叭的一声把卫擎宇的手打掉,同时,忍笑白了卫擎宇一眼,嗔声道:“人家说,妻大五,像老母,我刚好大你五岁,你不怕别人笑话?”

卫擎宇立即佯装生气地正色道:“谁敢笑话?我既没有高堂慈母,也没有严父管束。我虽然有个舅舅,他老人家也不会管我这外甥娶媳妇的事,何况我的芬姊,貌似西子,美若貂蝉,亚赛杨贵妃,艳比赵飞燕……”

话未说完,黄清芬已愉快的“噗哧”笑了,同时娇笑道:“好了好了,快不要说了,再说就把广寒宫的嫦娥给气哭了……”

话未说完,前寨大厅方向已传来一阵清脆悦耳,敲打有秩云板的声响!

黄清芬听得花容一惊,“啊呀”一声,急忙挣脱了卫擎宇的怀抱,急声道:“三堂六坛已准备到大厅前集合了!”

卫擎宇不知何事,惊异地问:“芬姊,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黄清芬一面掩好酥胸,一面含笑娇嗔道:“你紧张个什么劲儿,我是怕去晚了他们会胡乱猜测,这是总坛例行早晨集会,如昨夜各地分舵传有什么变故消息来,也好尽快集会商讨处理!”

卫擎宇一听,立即释负的“哦”了一声!

黄清芬一面换上她的金丝锦装,一面羞红着娇靥,含情轻睇了卫擎宇一眼,忍笑娇嗔道:“昨夜所幸平安无事,万一有个紧急通报,半夜里前来敲门,那怎么得了?”

卫擎宇想到当时的情景,也不由俊面一红,有些惭愧地道:“都是小弟不好,害苦了姊姊!”

已经换好了劲衣的黄清芬,立即走至卫擎宇的床前,轻轻地亲了一下,满面通红地笑着道:“只要别忘了姊姊为你受的苦,姊姊就高兴了!”

卫擎宇听得心头怦然一动,丹田立即升起一阵快慰暖流,不自觉的呼了声“芬姊”,伸手就去搂抱黄清芬的纤腰。

但是,黄清芬似乎早已有了防备,娇躯一旋,闪开了。同时,姿态曼妙地将挂在帐角的鸳鸯剑取下来。

卫擎宇哪里肯放,身形也跟着跃下床来,依然将黄清芬的健美身躯搂在怀里。

这一次黄清芬没有躲,但却微红着娇靥央求道:“好弟弟,快放开我,去迟了那么多大眼眼瞪着我,你不怕姊姊害臊?”

说话之间,秋波轻睇,一直深情的望着心爱的宇弟弟。

卫擎宇在这一刹那,恨不得黄清芬永远不要出去,她这时手里拿着双剑,身上穿着劲衣,双鬓微显蓬散,眼儿充满媚意,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和魅力,而且,尚隐隐有一种令他不得不松手的英气。

卫擎宇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了黄清芬,竟有些纠缠地要求道:“芬姊,小弟也要去!”

插好双剑的黄清芬一听,立即正色道:“不,现在我已是你的妻子了,今后行动我要走在你的身后,等我把天坤帮改组好了,让你坐在我的大椅上,那时你再出去见他们也不迟!”

说此一顿,突然一指床头的金色丝绳,继续道:“请你拉一下,让她们把脸水送进来!”

黄清芬看了一眼有些不高兴的卫擎宇,知道他舍不得她离去,因而明媚一笑,又回身抱住卫擎宇,跷起脚来亲了一下嘴,同时深情地道:“别小孩子气,姊姊交待一下他们应办的事马上就回来!”

说罢,亲为卫擎宇穿上蓝衫,继续道:“快把衣衫穿好,她们就要进来了!”

说着,掀帐走出了锦帏!

卫擎宇整理好了蓝衫,也走了出去。

掀帏一看,发现两个侍女分别站在室门的两边,黄清芬已洗罢了脸,正匆匆走向妆台前。

两个侍女一见卫擎宇由帏内走出来,每个人的小脸蛋儿上都微微一红,赶紧裣衽万福,同时恭谨地呼了声:“卫少侠早!”

卫擎宇见两个侍女的脸红了,俊面也觉得有些发烧,看也不敢看她们,赶紧应了声“早”!

其中一个侍女,赶紧走至盆架前,为卫擎宇换上一盆新的洗面水。

卫擎宇洗完了脸,黄清芬已清描淡抹的化妆好了,站起身来正待走出去。

卫擎宇一看,神情不由一呆,他突然觉得黄清芬更美了,她的美已不能用艳光四射来形容了,这也许就是“人得喜事精神爽吧?”要不,就是她现在才真正的成为一位青春艳美的少妇!

黄清芬见檀郎对着她看呆了,娇靥一红,轻啐一声,不由忍笑嗔声:“傻相,好好在这儿呆着,姊姊去一会儿马上就赶回来!”

说罢一笑,即向室门走去。

但是,刚到室门前,纤影一闪,神情略显憔悴的胡秋霞已掀帘走了进来!

卫擎宇一见胡秋霞,就像偷吃了糖的孩子不敢见人似的,赶紧转过身去。

岂知,胡秋霞偏偏多礼地恭声道:“芬姊姊早,卫少侠早!”

卫擎宇一听,只得硬着头皮转过来,拱手一笑道:“胡姑娘早!”

他虽然自觉说话的自然,但由於他的俊面涨红,想必他的嗓音也变了调。

一旁的黄清芬则赶紧纠正道:“宇弟弟,霞妹是我的知心妹妹,情逾骨肉,你以后招呼她要喊霞姊姊!”

卫擎宇一听,立即拱手,再度含笑呼了声:“霞姊姊。”

胡秋霞并没有显出兴奋的样子,却淡然道:“不敢,是芬姊姊太抬爱我了。”

黄清芬一听,这时才对胡秋霞娇靥上的憔悴之色注意,因而惊异的关切道:“霞妹,你昨夜可是没睡好?”

胡秋霞见问,一张粉面,顿时通红,不由赶紧分辩道:“没有哇?小妹昨晚睡得很好,可能是受凉了!”

黄清芬见胡秋霞如此紧张,娇靥通红,顿时想起昨夜命她前去通知齐南狂叟,通令所有的分舵活捉风月仙姑的事,想到胡秋霞回来看到室门已关的事,她自己的娇靥也红了!

所幸这时第二次云板已响,胡秋霞赶紧催促道:“芬姊,我们快去吧,他们已经到齐了!”

黄清芬一听,立即望着卫擎宇,一笑道:“最多半个时辰我就回来!”

说罢,即和胡秋霞匆匆走了出去。

卫擎宇愣愣地坐在一个圆鼓形的瓷凳上,任由两个侍女为他束梳发髻。

但在他的心里,却想着昨夜曲折离奇而近乎戏剧性的艳遇!

首先他想到了齐南狂叟的那句话——去了准死无活,这话虽然说的狂了些,如根据天坤帮的实际情形看,他的话并不夸张。

当然,这与黄清芬吩咐时的话气和神色有关,齐南狂叟由於不知道黄清芬的真正心意,加之他自认黄清芬的武功不俗,他卫擎宇如果与黄清芬有仇,一个人前来了岂不是准死无疑吗?由此而论,齐南狂叟虽然狂妄自大,但根据他这句警话,仍不失为是一个居於正邪之间的好人。

也就是说,在好人的领导下成为侠士,在歹徒的教唆之下成为恶魔。

其次是风月仙姑段妙香,现在他已确确实实知道她是一个极为无耻下贱女人,她给他的那瓶参禅丸,竟然是下五门助慾起兴的邪葯。

所幸他遇到的是黄清芬——一个保持处子之身的女中豪杰,这要是碰到的是她段妙香,他这一生的前途名声,岂不就此断送在她手里了?

心念及此,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心想:下次再碰到她时,绝不能再让她留在世上害人。

一想到除掉她,顿时想起跪在恩师面前所发的誓言——这一生一世绝对不准伤害女子。

心念至此,卫擎宇不禁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心想:就是废了段妙香的武功,也算是对女子的伤害呀!

他实在不明白恩师在传授他武功前,为什么一定要他先咒下这种重誓,他想这其中必定有一段悲惨的故事,一直埋藏在恩师的心底里。

但是,他已下定决心,不管段妙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他绝不违背师父的遗命,因为他的师父对他恩重如山,爱护倍至,为了他的武功,费尽了多少心血,即使他亲生的父亲,也未必能够如此。

是以,他曾不止一次暗暗发誓,不管什么场合,也不论是什么事情,即使鼎镬加身,他也绝不违背恩师的遗命。

因而,他在心里自慰道:“让她作恶去吧!佛语说‘作孽者,必自毙’,我卫擎宇虽然不能杀她,但别人也不会饶过她!”

倒是黄清芬,他很觉得对不起她,委屈了她,让她少女最期望憧憬的洞房花烛夜,竟像在暴风雨里渡过,而他卫擎宇,也竟那么糊涂,居然无法对自己克制,不但险些伤了黄清芬的心,也差点失去一位武功高绝,身材健美的艳丽妻子。

假设,黄清芬当时不及时点了他的穴道,任由他疯狂强暴,即使将来他成为一位大英雄,也是有了败德事迹的大英雄!

一想到大英雄,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谚语,因而也自我解嘲地自语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大概就是这样的吗?”

话一出口,悚然一惊,急忙定神一看,室内只他一个人,两个为他梳发侍女,早已走得没有了迹影了!

他不禁笑一笑,暗自庆幸,这话若是让两个侍女听进了耳里传出去,今后那还如何见人!

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缓缓在室内踱步,心里只希望黄清芬早一些回来,他要告诉她,他是多么的喜欢她!

一想到黄清芬,他顿时想到了她前去栖凤宫卧底的事,现在玉心已到了他卫擎宇的手里,他已决定不再追问这件事。他想:黄清芬假装和晋天雄结为夫妻,当然就是为了便於偷盗玉心,如果明知再去故问,岂不增加她的难堪?

尤其,她把一切都献给了他卫擎宇,而她也成了他的妻子,今后所要做的,是夫妻如何做出一番惊天地,泣鬼神,轰动武林,震惊江湖的大事来。

心念至此,他不自觉的摸了摸怀中的玉心,他决定等黄清芬回来,立即下山去找三位怪杰,因为这颗玉面神君送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佳人在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