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十七章 玉女玉心

作者:忆文

天桥下的广院中,不知何时已聚集了全宫数百位男女人众,他们的手里,尚有不少人提着上面漆着麟凤宫的崭新斗大红灯,他们原是来向岛主欢呼的,如今,却都默默地跪了下去,院中的雨水中,也有他们的泪水!

麟凤宫——这是一个武林新兴世家的名称,但江湖豪侠们的心目中,对它却毫不陌生。

因为,它的前身,就是声势显赫的,曾经闹过一段绮丽哀艳绯闻的栖凤宫。

这段哀艳而圣洁感人的绯闻,非但当年轰动了大江南北,传遍了整个武林,就是时下今天,依然是江湖豪侠们歌颂赞美的伟大爱情!

尤其,这段哀怨感人艳闻的双方,俱是当年名满天下的英雄侠女人物,而又人人认为他们应该结成连理,成为天下最令人羡慕的神仙眷属。

因而,他们的不幸遭遇结局,更获得了天下人的同情和共鸣。

这两位令人念念不忘的人物,一是武功高绝的玉面神君卫祥麟,一是风华绝代,剑术无匹的凤宫仙子柳馥兰,也就是这个新兴世家的前身女主人。

当时的凤宫仙子已是一个有了未婚夫婿的美丽少女,而玉面神君却是一位已有妻子的英挺青年。

他们纯情相爱,痴恋多年,终因无法突破世俗樊笼,作了神教下的牺牲者,劳燕分飞,各奔西东,一个忧闷而死,一个含恨而终。

现在,历史重演,另一个哀艳感人的爱情再度诞生,发生的地点,依然是气势宏伟,美轮美奂的栖凤宫。

而最令人赞佩惊异的,就是双方的男女人物,竟是玉面神君的独子,rǔ名小麟的卫擎宇,凤宫仙子的唯一爱女兰梦君。

这对英挺美丽少年男女的哀艳恋情,虽然也经过了厄难和挫折,但他们却终于获得了成功。

也就是说,玉面神君和凤宫仙子当年培出的爱情花朵,直到他们的儿女身上才盛开,才结果。

君不见位于太湖中央的栖凤岛上,贺客络绎不绝,正由岛边的码头上,涌向了悬灯结彩的麟凤宫?

因为,今天的午后,就是玉面神君的独子卫擎宇,和凤宫仙子的爱女兰梦君成婚大典的好日子。

阳光普照,正是春的开始,大地复生,到处弥漫着春的气息。 

太湖沿岸八百里的渔船和游艇,今天俱都被麟凤宫租用一空。

现在正穿梭般疾驶在湖面上,迎接着三山五岳的英雄贺客,和各大门派世家的掌门和长老。

这是武林近百年来的大喜事,像这等上代相恋而到下代才成亲的大喜事,这还是第一次,因而也特别隆重,也格外受到重视,是以,由各地区各帮派赶来道喜的贺客也特别的多。

这些三山五岳的英雄豪杰,有的是接到了喜柬,有的是慕名而来,有的则希望一瞻这对璧人的玉貌丰采。

当然,趁机前来大灌黄汤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由大江南北各地,涌来的武林贺客究竟有多少人,没有人知道,麟凤宫究竟发出了多少喜帖,恐怕也没有几人清楚,而涌进宫来的贺客,也没有人拒绝和阻止。

是以,红日虽然已经偏西,但岛边的码头上,依然船只穿梭,仍有大批大批的贺客走下船来。

麟凤宫的三孔巍峨大宫门外,高搭着喜庆牌坊,悬灯结彩,串串红绸金花,直拉到高耸半空的门楼飞檐上,金光闪闪,艳红飞飘,益显得富丽堂皇,喜气洋洋。

宫内宫外,更是锣鼓宣天,人声鼎沸,到处响着愉快的欢笑,不时传来劈劈啪啪的爆竹响声。

麟凤宫的宏伟大殿,在武林各大门派世家中,称得上无出其右,殿前长阶之精美,广院之宽大,也是江湖著名,但是,这时却摆满了方桌圆凳,挤满了三山五岳的豪侠英雄。

由于广院上空搭满席棚,虽然红日尚未落山,但早已燃起了数百盏喜庆纱灯,加之红绸彩花,徐徐飘动,愈增欢欣气氛。

只见灯火辉煌的广院中,人面闪闪,万头攒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都是三五成群的相识旧好占据一张席桌,欢叙别情。

有的向邻桌同道问好,有的挤过人群向老友招呼,大声寒喧,尽情欢笑,加之两道侧殿下的四五班吹鼓手,大吹大打,互别苗头,更增长了喧嚣声势,迫得那些欢叙交谈的人,不得不扯开了喉咙,放大了嗓门儿。

满庭满院的贺客,大都是武林豪侠的人物,有的着劲衣,有的穿疾服,有的人明佩刀剑,有的人暗藏武器,在这等大的复杂场合中,没有人敢保证不会发生狭路相逢的仇杀和打斗。

但是,也有人相信,除非遇见了杀父夺妻的血海仇人,双方畏于乾坤六怪杰的声势和武林地位,多少有所顾忌,总要容忍几分。

因为,卫擎宇和兰梦君的结婚喜帖,是以乾坤六怪杰的名义发给天下武林各路英豪的。

贼僧、丐道、瞌睡仙三人代表男方的卫擎宇,金妪、富婆、姥宝烟代表女方的兰梦君。

其实,现在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知道,卫擎宇和兰梦君的这段金玉良缘是由乾坤六怪杰一手促成的。

麟凤宫的护院武师和男仆,原是一身黑缎劲衣白锁扣,头戴八角帽,足登抓地虎鞋,现在为了讨个吉利,也俱都换了一式黄绒劲衣,腰系巴掌宽的红丝英雄锦,

头戴灰绒八角壮士帽,发缀一颗鲜红醒目的绒球英雄胆,脚上的抓地虎鞋也是崭新的。

只见这些护院武师,人人精神抖擞,个个笑逐颜开,俱都周旋在拥挤谈笑的武林贺客之间,给与这些远道贺客们妥善周到的招待。

但是,他们也往往被那些大谈玉面神君,当年和凤宫仙子痴恋的贺客们拉住,问长问短。

尤其,当贺客们问到外间风传今天的新郎卫擎宇,曾和时下威震大江南北,统领近万英豪的天坤帮女帮主黄清芬,有过一段旖旎爱情的事情时,这些护院武师,都会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地笑一笑,说一声:“不大清楚。”

其实,天坤帮成立多年,江湖豪杰俱都知道,天坤帮的女帮主,是一个武功极高,花容月貌的女中英豪。

但知道她的芳名叫黄清芬,还是最近几个月的事。

由于贼僧的快意大笑,和金妪兴奋的声调不时由灯光明亮,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传出来,满庭满院的各路英豪,俱都知道这六位男女怪杰,正在大殿上招待各大门派世家的掌门、长老和代表。

乾坤六怪杰虽然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厉害人物,但也并非每一个江湖豪侠都遇见过,尤其这六位怪杰同时在一起的时候,更是难得。

是以,有不少各路赶来的英雄豪侠,故意走到殿门口,向内张望,冀图亲睹一下这六位怪杰的庐山真面目。

只见高广深远的大殿内,灯火辉煌,人面闪闪,同样的挤满了人,尤其大殿的两边,大都坐满了女眷。

麟凤宫往常的背剑劲衣少女,这时也都换上了新衣,个个像只花蝴蝶似地周旋在女客之间。

后殿的翡翠嵌玉大锦屏上,特地缀上一个高达数尺的金漆大喜字,左右两边各配一幅鸳凤合鸣和百年好合的巨幅大喜幛。

喜案上红灯高烧,香烟缭绕,猩红的大红绒毯直铺到殿门外,在辉煌的灯光照耀下,喜气显得格外浓厚。

在喜案前的两边,八字形摆了近三十张披红贴金的太师大椅子,右首第一张大椅子上坐着的是武林上两代的老寿星——终南山的铁指仙翁。

铁指仙翁满面红光,精神奕奕,秃顶光头,银髯垂胸,身穿米黄色麻纱大褂,足登福字履,胸前特地缀了一朵大红绒花,手心里拿着一对铁胆,不停在掌中旋动着。

由于他是上两代的前辈人物,乾坤六怪杰特地恭请他来,为卫擎宇和兰梦君的婚礼福证。

其次是少林寺的掌门代表,满面慈祥,寿眉覆目的洪善大师,以下是武当派的长老涤尘道长,还有点苍、邛崃、崆峒、华山,以及冷云谷、天关寨和飞龙堡等门派世家的精英高手和代表。

左首的第一张大椅上,为首的就是这座新兴世家麟凤宫的老祖母,一身珠光宝气的老奶奶,乾坤六怪杰中的富婆。

任何人都知道,富婆是三坤之首,也就是昔年,艺艳双绝的凤宫仙子的生身母亲。

今天她特地换了一件蓝宝簇花锦袄,和一条灰绫湘绣百褶长裙,手里撑着漆金拐杖,满面含笑地坐在那里应对着客人。

她的胸襟上也缀了一朵大红绒花,因为她是女方兰梦君的主婚人。

第二张大椅上坐着的却是乾坤六怪杰的老三瞌睡仙。

瞌睡仙依然是一身破衣,满头蓬发,嘴里两排整洁的晶莹白牙,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胸前也多了一朵大红绒花。

显然,他是代表男方卫擎宇的婚礼主婚人。

这时,他正在那里摇头晃脑,神气十足地大发宏论。

其次便是肥头大耳的鸡卵眼,一身破僧衣的贼僧。

贼僧原本是一脸的油泥,两手的污垢,今天看来干净了不少,据说,还是金妪和富婆硬*着他跑到溪边洗了个澡。

丐道瘦削,小眼眼,朝天鼻,浑身脏兮兮,那袭水火道袍虽然破旧,但缝补得却十分整齐。

紧挨着丐道的大椅子上坐的是姥宝烟。

姥宝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坐在那里一直笑得合不拢嘴,今天她也换了一件崭新的紫缎袄,手里擎着她那把举世闻名,全长三尺三的通体鲜红的金刚钻烟袋,在耀眼通明的灯光下,闪闪烁烁,映得她身上的紫缎袄,也随着一闪一闪的光华起了彩色变化。

再其次便是嫉恶如仇的金妪奶奶了。

金妪今天看来格外高兴,一身新衣不说,还在她的花白鬓角上,插了一朵鲜艳新开的凤仙花。

因为,她是昔年凤宫仙子的rǔ娘,今天兰梦君姑娘的保姆,她自襁褓中将兰梦君照顾长大,如今又看着她嫁得英挺俊拔的如意郎君,她内心的高兴,别人是想像得到的。

因而,她的笑声也特别响亮。

金妪以下的几位则是远在西域的天山、昆仑等派的俗家弟子,但也都是辈份极高的有名高手。

这时,恰是瞌睡仙的宏论完了,因而再度掀起一阵愉快的哈哈大笑。

笑声梢歇,铁指仙翁已满面祥笑,缓缓颔首,但却慨叹地道:“听了你们六人的谈话,觉得你们对两小的这段姻缘,真算得上煞费苦心了。”

富婆高兴地呵呵一笑,望着肥头大耳鸡卵眼的贼僧,赞声道:“说来这桩大功劳,应该记在悟海大师的头上!”

说着,急忙又望着马脸小眼眼朝天鼻的丐道,继续笑着道:“当然,玄清道长也是功不可没……”

话未说完,胸佩大红绒花的瞌睡仙已佯装生气地沉声道:“俺说老富婆子,你可别表错了功,须知当初让卫擎宇那小子,冒充他老子的儿子前来栖凤宫,这条万全妙计可是由俺张丰年的脑袋瓜子里想出来的呀?”

金妪则老脸一沉,忍笑正色道:“可是你老小子也别忘了,这里要是没有我们老姐妹三个的配合,你那条万全妙计,处处都是破绽窟窿……”

话未说完,又是一阵满堂大笑。

瞌睡仙赶紧笑着道:“那是当然,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待以上宾,还送给他小子一个貌似天仙般的老婆……”

婆字方自出口,姥宝烟已一挥手中的金钢钻大烟袋,生气地道:“什么小子小子的,警告过你几次了,要称呼宇儿岛主,如今他已是我们麟凤岛的岛主了!”

瞌睡仙无可奈何地耸耸肩,两手一摊道:“好吧,怕的是俺,见了卫擎宇那小子,喊不出岛主,小子两字倒脱口而出了……”

金妪气得哼了一声,望着姥宝烟,沉声道:“二姐,别理他,狼走遍天下吃肉……”

瞌睡仙赶紧道:“这话倒是不假,俺走到哪儿都是喝酒吃肉!”

金妪气得略微提高声音道:“告诉你,狗改不了吃屎才是说的你!”

瞌睡仙摇头正色道:“那与俺没关系,俺从来不吃那东西!”

话声甫落,刚刚稍歇的大笑再度掀起来。

点苍长老三刃刀含笑关切地问:“这么说,卫岛主对他令尊大人昔年与凤宫仙子柳女侠之间的事,业已完全谅解了?”

富婆抢先颔首欣慰地道:“宇儿这孩子虽然个性较为倔强,但却生具一付侠肝义胆和善良心肠,他不但不怨他的父亲,也不仇恨君儿的母亲!”

丐道继续解释道:“这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以前的判断错误……”

少林寺的洪善大师则迷惑地道:“道长是说,在卫岛主的内心中,从来就没有仇恨过凤宫仙子柳女侠?”

丐道立即解释道:“不,这是因为卫岛主在,还没有知道他即是玉面神君卫大侠的公子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玉女玉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