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十九章 岛主离宫

作者:忆文

涤尘道长一听,顿时气得老脸铁青,浑身颤抖,久久说不出话来,内心有说不出的自取其辱的感觉。

道静和山真两人愤愤地看了一眼走出室外的齐南狂叟,立即望着卫擎宇,以警告的口吻,沉声道:“卫岛主,你此刻放走了齐南狂叟,要想再找回兰姑娘可就难了!”

卫擎宇虽然不认识道静和山真,但却看出这两个獐头鼠脑老道人,心怀叵测,别具姦谋,似乎惟恐天下不乱,因而淡然道:“不劳两位道长烦神!”

山真和道静看得一愣,不由生气地解释道:“卫岛主,贫道两人可是完全为了你好呀?”

卫擎宇依然冷冷地道:“谢了!”

山真和道静两人气得一瞪眼,彼此对了一个眼神,接着向外一甩头,同时怒声道:“咱们走!”

说罢转身,愤愤地挥臂拨开珠帘,大步走了出去。

正在安慰涤尘道长的金妪和富婆,闻声一惊,急忙转头,一见山真两人离去,不由惊异地问:“怎么?他们为啥也走了?”

华山精英金字夺哂然一笑道:“他们早就该走了!”

铁指仙翁则感慨地道:“这也难怪他们,天坤帮这几年一直和邛崃崆峒两派为敌,处处和他们两派的门人弟子过不去……”

点苍、华山、飞龙堡等派的代表却淡然道:“可是天坤帮为什么单单和他们两派过不去?他们纵容弟子,胡作非为嘛!”

铁指仙翁立即无可奈何地道:“好啦!现在咱们先不谈这些,倒是如何将兰姑娘找回来!”

金妪立即懊丧道:“贼秃和杂毛他们早就去了,如果逮住了也该回来了……”

洪善大师和涤尘道长俱都深知乾坤六怪杰的脾气,对金妪贼秃杂毛的称呼也不去放在心上。

而洪善大师却忧虑地问:“贵岛虽然四面环水,如果没人控制船只仍然有劫走的可能!”眼泪汪汪的富婆则哭声道:“方才我一听说君儿不见了,方寸也乱了,哪里还想到这些,所幸王武师及时提醒我,才马上派人通知了四处码头,遍岛搜索……”

话未说完,金妪已冷冷地道:“如果对方是熟悉路径,摸清形势的人,就是派再多的人搜也没有用!”

卫擎宇一听,知道金妪心存成见,仍认定兰梦君是被黄清芬劫走了。但是,他根据方才在大殿上收到的纸条和此刻留柬上的相似字迹,也不敢坚持说人不是黄清芬劫走的。

心念间,点苍长老三刃刀也凝重地颔首道:“这话也不错,如果对方处心积虑早有预谋,恐怕兰姑娘早已不在岛上了……”

话未说完,富婆已坐在一张锦墩上失声痛哭道:“若真是她劫走了还没什么,万一是别的歹徒下的手,那可怎么得了,叫我这做***,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娘呀!”

卫擎宇一听,知道富婆说的她也是指的是黄清芬,现在他已没有了主心骨儿,与其在这儿愣着,还不如出去找一找。

心念已定,一声不吭,飞身由后楼窗纵出去,身后立即传来富奶奶哭喊声音:“宇儿回来,那么多人都找不到,你去了也白跑!”

但是,卫擎宇依然一个“云里翻身”挺腰翻上了楼后檐。

站稳身形游目一看,卫擎宇顿时呆了。

只见漆黑岛面上,四面八方,到处灯笼火把,不时传来远近各处的彼此吆喝互应声,几乎每个角落都有人,每一寸上地都有搜索人员走过的脚印!

卫擎宇急忙一定心神,不自觉地自语道:“麟凤宫哪里来得这么多人?”

当然,看了这情形,卫擎宇的心也凉了,因而也断定兰梦君早已不在岛上了。

就在这时,蓦然传来一阵急速的衣袂破风声。

卫擎宇心中一惊,循声一看,只见一道快速人影,挟着一蓬红光,正越过一片房面,如飞向这面驰来。

一见那蓬熟悉的红光,卫擎宇立即断定来人必是宝奶奶!凝目一看,只见宝奶奶神情急切,身法快捷,眨眼已到了近前。

卫擎宇已不须再问,如果找到了兰梦君,不但某一处寻获的人会发出欢呼声,贼僧,丐道、瞌睡仙三人也会把兰梦君背回来。

但是,一俟姥宝烟凌空飞上楼檐,他仍忍不住关切地问:“宝奶奶,可曾找到君妹?”

姥宝烟身形不停,急忙一指楼下道:“我们进去再谈!”

说话之间,身形下泄,右手轻轻一搭楼檐,身形趁势一荡,飞身纵进楼窗内。

卫擎宇心知有异,一搭楼檐,也紧跟身后纵进楼内。

只见眼泪汪汪的金妪和富婆,正陪着铁指仙翁等人准备走出门去。

铁指仙翁和富婆等人,一见姥宝烟和卫擎宇双双纵进楼来,不由同时脱口急声问:“可曾找到?”

姥宝烟凝重地摇头道:“整个麟凤岛上,每一个可藏人的地方都找过了……”

富婆则焦急地哽咽道:“你们要多带一些人去呀!”

姥宝烟却焦急地解释道:“宫中上上下下的人,能跑得动的都派上了,而且,许多热心的武林朋友,也都自动地提着灯笼帮着找!”

富婆一听,再度哭了。

就在这时,贼僧、丐道,瞌睡仙,三人也挟着一阵劲风,纷纷由后楼窗外风纵进来。

贼僧一见姥宝烟,立即关切地急声问:“你那边可有什么发现?”

姥宝烟懊丧地道:“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

瞌睡仙一听,立即颓丧地坐在一张锦墩上,同时绝望地道:“那完了,人已经离岛了!”

富婆立即哭声道:“这该怎么办,这该怎么办嘛!”

丐道急忙一挥手道:“先开喜筵,让各路英雄吃饭,咱们几个在这儿好好合计一下,赶快设法救人。”

说此一顿,又望着铁指仙翁几人,谦声地道:“老仙翁,你是我们请来福证的人,就请您和洪善大师、涤尘道长辛苦一下,先代我们六个老不死的向天下英豪道个歉,招待不周的地方,下次再补偿……”

话未说完,金妪已哼了一声,沉声道:“你还想有下一次呀?”

丐道一愣,道:“为什么没有下一次?告诉你,下一次办的比这一次还要热闹呢!”

铁指仙翁伯金妪和丐道争执起来,赶紧接腔道:“好好,前面的事你们就交给我老朽和大师、道长好了,你们和卫岛主好好合计一下,不过希望你们六位还是尽快赶来!”

贼僧、丐道和富婆几人赶紧谦声应诺,坐在小锦墩上的瞌睡仙,也无精打采地起来拱拱手。

富婆一俟铁指仙翁等人走下楼口,立即望着虎眉紧蹙的卫擎宇,焦急地哭道:“宇儿,你要亲自胞一趟天坤帮的岘山总坛呀……”

话未说完,卫擎宇已倔强地提高声音道:“奶奶,宇儿说过,不是芬姊姊劫的人……”

瞌睡仙则冷冷地问:“那会是谁呢?不但知道你君妹妹住这间房子,而且还熟悉岛上的形势,几乎是片刻之间的工夫就把人劫走了!”

卫擎宇立即强耐怒火,尽量放缓声音道:“现在我们应该先将心情平静下来,由对方劫走君妹的动机上来揣测……”

金妪立即沉声道:“她的动机是什么?她的动机是不愿你和君儿先她结婚!”

卫擎宇一听,顿时大怒,但金妪没有指明是黄清芬,因而不便发作,只得懊恼地沉声道:“三位奶奶和三位前辈,为什么不能从觊觑玉心,雪报前仇上来判断呢?”

贼僧则放缓声音,正色问:“你又怎知黄清芬不是也为了玉心呢?”

卫擎宇毫不迟疑地正色道:“绝对不会,第一,以她目前的功力还不能阅读玉心上的秘籍,第二,玉心上的武学俱是刚猛路子,也不适合她学……”

富婆缓缓颔首,深觉有理,但她却关切地问:“宇儿,你又根据什么断定黄清芬不是为了阻止你和君儿先她而结婚,才把君儿劫走了呢?”

卫擎宇正色道:“第一是宇儿对她的了解,知道她不会做这种傻事,而且,她如果要想劫走君妹,有的是机会,而且以她的功力和势力,随时可以将人劫走,用不着挨到这个时候才下手……”

话未说完,贼僧突然一挥手道:“好了,这些现在都不要再说了,我只问你,你和黄清芬有没有外间风传的那些事儿?”

卫擎宇一听,俊面顿时通红,知道贼僧指的是曾与黄清芬数度缠绵的事,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种事他怎好意思开口?

正感为难,金妪已哼了一声道:“确实有那么一回事,他已经亲口对君儿说了……”

贼僧立即凝重地一颔首道:“果真有这回事,那君儿就很可能是被黄帮主劫走了!”

卫擎宇一听,断然沉声道:“不,绝不是芬姊姊将君妹劫走的……”

话未说完,贼僧、丐道、瞌睡仙三人,几乎是同时怒声道:“到了这般时候你还袒护她?”

卫擎宇正色道:“不,我还有断定不是她劫走君妹妹的另一个理由……”

瞌睡仙立即冷冷地道:“又是她正在闭关练剑?”

卫擎宇颔首道:“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三位前辈都知道,一经进关苦练,除非性命交关,绝不可轻易启关,小则走火入魔,大则损命残废……”

话未说完,金妪已沉声道:“黄清芬现在坐关你又没有亲眼看见……”

话刚开口,卫擎宇已正色道:“宇儿已有证据……”

说话之间,已将在大殿上接到的纸条拿出来,同时,继续道:“宇儿还可以由字迹上证实不是芬姊姊劫的人,虽然这两种字迹有些相似,但宇儿觉得,两相比较仍有差别!”

说着,将方才的留柬也拿了出来。

乾坤六怪杰看得一愣,乍然间闹不清是怎么回事,不由纷纷惊异地向卫擎宇身前拢去。

富婆见卫擎宇手中拿着的一张不同颜色的纸条,首先惊异地问:“宇儿,这是怎么回事?”

卫擎宇有些黯然地解释道:“这是宇儿方才进入大殿休息室的时候,一个侍女装束的少女,交给刘武师的!”

贼僧、丐道、瞌和仙三人“噢”了一声:心知有异,不由齐声埋怨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卫擎宇解释道:“当时宇儿发现有异正要追出室外,惊惶嘶叫的小慧也到了,再说到达此地后,更不便拿出来了!”

说话之间,瞌睡仙已把纸条接过去,同时哼了一声道:“黄清芬好大的口气,居然想在黄山论剑大会上,杀尽群雄!”

话声甫落,金妪已愤愤地道:“管她口气大不大,先对一对笔迹,看看是不是她。”

说话之间,已将那张粉色素笺拿至瞌睡仙的手前比起来。

乾坤六怪杰仔细地对照着一看,不由各自迷惑地道:“说也奇怪,乍然看确有一些相像,但仔细比起来又不大一样!”

卫擎宇立即接口解释道:“这便是宇儿最后为什么坚持,不是芬姊姊将君妹劫走的原因了!”

贼僧一眨鸡卵眼,迷惑地道:“这么说,劫走君儿的,果然另有其人了?”

富婆和姥宝烟则忧急地道:“那会是谁呢?他为什么要劫走君儿呢?”

瞌睡仙一抖手中的留柬道:“这不是废话吗?这上面不是清清楚楚地写明了要拿玉心去赎人吗?”

富婆又眼泪汪汪地道:“我是说他们为什么,选在今天宇儿和君儿成亲的这天下手呢?”

姥宝烟愤声道:“还不是趁今天人多复杂,便于下手……”

卫擎宇目光突然一亮道:“不,宇儿觉得这是一项精心设计的大阴谋!”

金妪突然也目光一亮道:“对,崆峒派的山真和邛崃派的道静两人,不停地狗拿耗子,硬是暗示是黄清芬劫的人,气得齐南狂叟那老小子吹胡子瞪眼眼,这件事莫非与他们两人有关?”

如此一说,丐道和瞌睡仙突然同时关切地问:“咦?道静和山真呢?方才为什么没有看见他们两人?”

卫擎宇立即解释道:“方才我见他们两人眉来眼去,暗使心机,他们两人要离去,我就让他们走了!”

富婆立即宽慰道:“他们两派和天坤帮势同水火,早有仇嫌,如今有机可乘,当然谁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瞌睡仙一听,立即正色道:“老大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方才在大殿上,这两个老杂毛便不止一次地,问到有关玉心记载着武功秘笈的事,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件事或许不是他们两派干的,但也很有可能也沾一点儿边!”

说此一顿,特地又望着卫擎宇,郑重地叮嘱道:“有关追踪暗察山真两人的事,由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去办,有关前去北邙山去赎人,你小子最好明天及早动身……”

卫擎宇立即凝重地道:“我想马上就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岛主离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