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二 章 俊侠出浴

作者:忆文

卫擎宇无精打采地走到近前,这才发现前面乡道突然下斜,竟然有一道大河横在下面,原来是一个小渡口,这座草棚当然是供渡人暂避风雨用的。

打量间,蓦闻棚下的脏和尚,道:“穷小子,进来挤一挤吧?看你这副架势,也不像是住店付得起钱的样子!”

卫擎宇转首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因为脏和尚的一对眼,有如鸡卵大,而穷老道的一对眼,看来似乎比花生米还小;脏和尚颊下精光无须,穷老道的下巴上却蓄着几根狗缨胡。

脏和尚生了一副如轮大齿,而穷老道却生了一副洁如编贝的牙齿。

穷老道见卫擎宇愣在那儿发呆,立即催促道:“傻小子,秃贼让你进来挤你就进来吧,客气啥?”

卫擎宇一听,心里就不禁有气。和尚呼他穷,老道喊他傻,把他看得一文钱不值似的,心想:我还嫌你们臭呢!

心念间,哼了一声,不屑地瞪了和尚老道一眼,悻悻地走到草棚对面的一株大树下,倚着树身坐下来,两手胸前一抱,立即闭上了眼睛。

脏和尚向着穷老道一耸肩,自我解嘲地一摊手道:“瞧,人家还嫌你杂毛臭呢!”

穷老道一瞪小眼,立即反讥道:“人家是嫌你臭,与道爷俺有什么相干?”

卫擎宇早已闭上了眼睛,看不见穷老道是什么表情,根据他那副尊容,不难想象他那副样子。

就在这时,头上突然响起一阵舒坦的“嗯嗯”声音。

卫擎宇心中一惊,急忙睁开眼眼,仰脸一看,只见头上的一条细干上,正仰面睡着一个人。

这时,他正展臂伸腿,舒展身子,仅有屁股坐在树干上,颤颤巍巍,摇摇晃晃地,眼看就要掉下来。

卫擎宇哪敢怠慢,急忙起身,赶紧站远些,砸下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但是,树干上的那个人却用手抹了抹嘴,盘膝坐好,巴嗒了两下嘴chún道:“好香的酒,准是烧刀子。贼秃子,在谁家偷来的呀?”

这时他也看清了那人的装束和面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臭要饭的。

臭花子一身破衣,满头蓬发,唯一不同的是手脸耳朵上都没有油泥巴。

打量间,脏和尚已不屑地向上一翻卵眼,轻蔑地道:“你在做梦,哪里来的烧刀子?”

臭花子一瞪眼,立即不服气地道:“胡说,明明是烧刀子的味道,骗得了我?快拿来,你们两个害得我好梦正甜没得圆,你们两个要负全责!”

脏和尚揶揄地问:“梦见了谁?是不是那三个老富婆?”

臭花子似乎真的生气了,只见他猛地一挥手,瞪眼大声道:“少扯别的,快拿酒来,再不拿来本大仙可要骂人了!”

卫擎宇听得虎眉一蹙,心说,大仙?他是什么仙?

心念间,蓦见穷老道向着那位大仙斜着眼,道:“瞌睡虫,别找错了碴,喏,喝酒的主儿在那儿哪!”

说着,还特意向卫擎宇努了努嘴。

盘坐在树枝上的老花子一看,“噢”了一声,立即瞪着两眼向卫擎宇望来。

这时卫擎宇才发觉,原来是他的酒气把那位大仙薰醒了,而且,还断定他喝的是烧刀子,鼻子这么灵光,当为酒仙一流的人物。

心念方动,蓦见树枝上的那位大仙,目光一亮,竟飞身向他扑来。

卫擎宇看得心中一惊,本能地退了半步。

但是,那位大仙,势挟劲风,就在他的身前五步处刹住身势。

只见这位大仙,伸长了脖子瞪着眼,把卫擎宇英挺俊逸的泥污脸,仔细地看了半天,突然回身望着草棚下发愣的和尚老道,急忙招手道:“秃贼、杂毛快来,你看这浑小子像谁?”

话未说完,劲风已经袭面,人影闪处,和尚老道两人已到了近前。

穷老道首先拨开那位大仙,道:“你闪开,让俺瞧瞧!”

大仙立即不高兴地道:“闪开干啥,前面又没有座山挡着,你看不到?”

老道瞪着一双小眼,在卫擎宇的脸上溜了半天,才摇着头,道:“除了一脸的污泥,俺啥也没看到!”

卫擎宇看了这情形,顿时大怒,不由剔眉怒声问:“你们三人要做什么?”

和尚立即道:“你凶啥?告诉你,你小子碰上我们三个,你有福了,保你今后吃香的,喝辣的,左拥右抱!”

卫擎宇哼了一声,不屑地道:“亏你还是佛门弟子!”

脏和尚卵眼一翻,沉声道:“你怎的知道我老人家是佛门弟子?”

卫擎宇举手一指和尚的天灵穴,怒声道:“因为你头上有戒疤!”

穷老道立即煞有介事地一指卫擎宇,正色道:“嗨,这小子还真有一套,他居然知道和尚的秃头上有戒疤!”

那位大仙却不耐烦地道:“别尽在那里打哈哈,你们两人到底看出点儿门道来没有?”

和尚老道同时摇摇头道:“啥名堂也没看出来!”

大仙一跺脚道:“他小子很像玉面神君嘛!”

和尚老道听得目光一亮,大小眼一齐对着卫擎宇瞧,同时,“噢”了一声道:“真的?”

但是,卫擎宇却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大仙一见,脱口急声道:“别跑!”

跑字出口,前进如风,右手已搭向了卫擎宇的肩头。

岂知,卫擎宇略微一闪,大仙的右手竟然抓空了!

这不但使大仙神色大惊,就是和尚老道也愣了。

只见那位大仙急忙一定神,大声道:“好小子,原来你还会两下子,我老人家今天倒把你看走了眼了!”

说话之间,一连几闪已挡在了卫擎宇的身前。

和尚老道似乎也觉得,今天晚上如果让这浑小子跑了,正经事办不成先不说,这个人可丢大了。

是以,两人一对眼神,立即跟了上去,三人形成一个品字,竟把卫擎宇围在了中间。

卫擎宇一看,越想越气,第一天下山便碰见了这种事,因而怒声问:“你们要干什么?”

那位大仙道:“想跟你小子聊聊!”

卫擎宇道:“没有什么好谈的。”

和尚突然问:“你从什么地方来?”

卫擎宇反问道:“方才你没看到?”

老道放缓声音问:“小子,你师父是什么人?”

卫擎宇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告诉你?”

和尚、大仙、老道,三人的脸都有些气青了,往日口若悬河的嘴巴,这时似乎也无用武之地了。那位大仙哼了一声,不由怒声问:“你自己姓啥叫啥总该知道吧?”

卫擎宇却冷冷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大仙听得一愣,大喝一声,道:“你不告诉也不行!”

大喝声中,飞身前扑,右掌迎空一挥,一式“力劈华山”迳劈卫擎宇的天灵,势挟劲风,又快又疾。

卫擎宇脚下下丁不八,卓然而立,一俟对方招式用实,突然出手,其快如电,伸指迳点对方的掌心!

大仙一惊,怒哼一声,急忙沉腕翻掌,倏怱变劈为削,右掌反腕划了个弧形,直奔卫擎宇的肩头。

岂知,卫擎宇的手指,就像粘在大仙的手腕上一般,跟着他的掌势变幻,中食拇三个手指,照旧捏向他的右腕。

大仙这一惊非同小可,厉嗥一声,连翻手腕。

三翻两翻,七扭八转,大仙的手腕似乎仍难逃脱,卫擎宇的三个手指之间。

和尚的大卵眼一转,大喝一声,出手如电,突然抓向卫擎宇的笑腰穴。

卫擎宇一见,顿时大怒,怒哼一声,左掌顺势一拨……

只听砰的一声,脏和尚闷哼一声,一个胖大身体,就像一个大肉球股,直向数丈外滚去。

和尚这么一插手,才算解了大仙的被拿厄运。

但是,卫擎宇的股腹之间,似乎也被脏和尚摸了一下。

老道见和尚一直滚了六七丈才停身,倒在地上直哼哼,目光一亮,惊呼一声,飞身奔了过去。

只见老道纵至和尚身前,急忙惊喜地悄声问:“怎么样?到手了吗?”

蜷卧在地上直哼哼的和尚,向着老道一挤眼,立即将抱着肚子的一双油泥手动了一动。

老道定眼一看,神情不由一呆诧,脱口惊声道:“好家伙,黄澄澄,好大的个儿,这小子八成是偷来的吧!”

把话说完,悚然一惊,急忙转首一看,只见卫擎宇紧蹙虎眉,神情迷惑,似乎正在那儿纳闷。

因为他仅用了两成功力,轻轻一拨,怎会把和尚拨的直滚?

再说,他也曾暗自运气,发现左股和小腹之间,不痒不痛,和尚的脏手虽然触身,可是和尚似乎还没来得及使力。

这时见老道向他望来,觉得这三个人的来路怪异,武功不俗,还是早些离开的为妙,是以,哼了一声,大步再向镇前走去。

岂知,刚刚举步,蓦闻老道伤心地道:“三更半夜,满天的星星,你居然杀了人不偿命?”

卫擎宇觉得这三人都有些要无赖,因而止步道:“他又没有死,我为什么要偿命?”

老道倔强地道:“没死也下行,他被你打的鼻青脸肿,嘴里直哼哼,你至少也得留下颗大元宝给他看看病!”

一提“大元宝”,卫擎宇神色一惊,急忙探手腰间,一摸之下,大惊失色,唯一的一颗大元宝不见了。

心中一急,急中生智,他突然想起了师父以前谈起过的江湖怪癖人物——乾坤六怪杰!

想一想:贼僧、丐道、瞌睡仙;金妪、富婆、姥宝烟,男女各占了一半。

他记得师父曾对他说过:“遇见三乾跟着走,碰到三坤躲远些!”

可是,方才讽言相对,大打出手,现在怎么还好意思套近乎呢?

心念间,只见老道向着他一挥手,无可奈何地道:“好,好,你去吧!看你可怜兮兮的,也是穷小子一个,剥下你的衣服来也当不了几分银子!”

说话之间,发现卫擎宇仍愣愣地站在那儿望着他,不由一愣,道:“咦,叫你走你为啥又不走了呢……”

话未说完,那位大仙已走至卫擎宇的近前,举手一指丐道,问:“小子,你知道那老杂毛是谁?”

卫擎宇一见瞌睡仙,立即没好气地道:“贼!”

丐道小眼一瞪,指着蜷在地上的脏和尚,正色道:“贼?贼在这儿躺着哪!”

瞌睡仙望着卫擎宇惊喜地一笑道:“这么说,你小子已知道我们三位老人家是谁了?”

丐道立即怒叱道:“什么老人家的?咱们要拉他入伙,就要称呼他小兄弟!”

卫擎宇见到有了转机,立即尴尬地笑一笑,道:“三位是有名的乾坤六……六……”

丐道见卫擎宇六了半天,怪字不便出口,索性自动地道:“六什么?六个老怪物,还是六个老不死?”

说此一顿,特地举手一指卫擎宇,继续道:“知道吗?古人说,‘老而不死是为贼’。你小子现在不趁着年纪轻轻,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等你小子的头发白了,告诉你,你吃屁都没有热的……”

卫擎宇未待丐道说完,立即蹙眉道:“老前辈……”

话刚开口,丐道已瞪眼道:“什么老前辈?要喊穷哥哥……”

卫擎宇赶紧正色道:“不,不,晚辈还是要呼三位老前辈!”

丐道一挥手道:“随便你,你爱喊什么就喊什么,反正我们三个老不死的都喊你小兄弟,咱们是你叫你的,俺叫俺的,井水不犯河水!”

卫擎宇苦笑一笑,正待说什么,只见丐道砰地一脚踢在贼僧的大屁股上,同时催促道:“快去弄两缸酒来,小兄弟今天晚上入伙,兄弟们要好好地喝一顿……”

话未说完,贼僧已由地上跃起来,欢声道:“打酒买菜俺最乐意,反正不花俺的银子!”

说话之间,身形如烟,直向镇前飞驰去。

丐道哼了一声,道:“慷他人之慨,真不害臊!”

一边的瞌睡仙则扯开了嗓门,大声道:“别忘了,烧刀子!”

“俺知道!”

话声传回来,贼僧已到了数十丈外了。

瞌睡仙得意地一笑,兴奋地一拍卫擎宇的肩头,愉快地道:“走,咱们到草棚下去等着!”

话声甫落,数十丈外突然传来贼僧的惶声嘶叫道:“哎呀不好,快来救命!”

卫擎宇心中一惊,急忙转身,只见镇前一片昏黑,看不见有任何人。

但是,瞌睡仙却扯开嗓门,大声道:“来了!”

卫擎宇一听,飞身就待向前奔去。

丐道出手如电,急忙将卫擎宇抓住,同时急声问:“你要干啥?”

卫擎宇被拉得一愣,不由迷惑地道:“不是去救贼僧老前辈吗?”

丐道一笑道:“那是我们彼此援手的记号,说过就算了,不必真去救他,他死不了!”

卫擎宇听得如丈二金刚摸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俊侠出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