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章 骏马狂嘶

作者:忆文

卫擎宇听得悚然一惊,他突然发觉这个老领班不但说话有技巧,而且对事情的看法也有其独到之处。

因而,不自觉地回头惊异地问:“刘领班,你来麟凤宫多久了?”

刘和堂赶紧回答道:“老奴以前是先主凤宫仙子的轿夫!”

卫擎心中再度一惊,噢了一声,不自觉地将坐姿转了过来,同时谦声道:“失敬失敬,那么……那么你一定也到过不少地方了?”

他本待想道:“那么你一定也见过我爹了?”

但是,他突然觉得提起当年往事,必然会扯出两老的恋情,也必然有许多不便之处,因而才随便改说了那么一句。

只见刘领班不禁有些向往地微微一笑道:“当年抬着仙子走南闯北,的确跑过不少地方!”

卫擎宇由于有了方才的顾忌,仅会意地哦了一声,没敢再问什么。

但是,老经世故的刘和堂似乎窥透了卫擎宇心事似的,也改变话题谦恭地问:“岛主连夜离宫,可是要去看天坤帮的黄帮主?”

卫擎宇虎眉一蹙,也技巧地问:“你认为我不该去?”

刘和堂立即凝重地道:“老奴认为岛主应该在其他方面着手!”

卫擎宇对这位老领班已有了新的看法,因而郑重地问:“你说说看?”

刘和堂也认真地道:“其他方面的人为什么要劫走小姐,因为老奴不在内宫,无法揣出对方的动机和原因,但老奴却是可以肯定小姐不是黄帮主劫去的!”

卫擎宇立即正色问:“你可是根据外传黄帮主和我之间……”

话未说完,刘和堂已正色道:“不不,老奴敢于如此武断,还有另外一个最大原因!”

卫擎宇心知有异,因而不自觉地急切问:“那你快说出来听听!”

刘和堂不答反而问道:“岛主可知黄帮主担任后宫女管家期间,她和晋总管两人曾经引进不少武师护院和仆妇侍女来?”

卫擎宇听得大吃一惊,俊面立变,不由脱口急声道:“竟有这等事?”

说此一顿,突然又关切地问:“这些事三位老奶奶是否知道?”

刘和堂正色道:“前宫、后宫多了这么多人手,三位奶奶怎会不知道?”

卫擎宇根据黄清芬派人送来的那张纸条,再想到那上边的偏激言词,突然信心有些动摇了,因而焦急的道:“这么说,君妹是他们动的手脚了?”

岂知,刘和堂竟断然道:“不,他们那些人和岛主一样地在分头焦急地找!”

卫擎宇心中一惊,噢了一声,不由目注刘和堂,惊异地问:“你一直在注意他们?”

刘和堂肃容道:“回禀岛主,老奴不敢相瞒,黄帮主前后共引进来男女有二十二个人之多,仅其中一个贴身丫头,也是去年用小船伪装村姑接您来的那一个被她带走了。其余二十一个男女仍留在原来位置上!”

卫擎宇的确吃了一惊,不禁有些焦急地问:“黄帮主留下这么多的人究竟是何意图呢?”

刘和堂凝重地道:“这就要请岛主见了黄帮主问一问了,他们目前都很规矩,工作也很努力,每个人的身手在宫里也称得上是一流的,不过他们从不炫耀,据老奴揣测,这些人很可能都是黄帮主座前的八十一死士!”

卫擎宇神态迷惑,面现惊疑,不由迟疑地自语道:“宫里有这么多外线人活动总不是件好事,这一次如能见到她,倒真的要探探她的口气……”

刘和堂立即赞同地道:“届时岛主不妨问一问黄帮主,好在这二十一个男女好手都在老奴几个人的监视中!”

卫擎宇一听,不由惊异地问:“你们几个人?”

刘和堂谦恭地一笑道:“没什么,都是以前跟着先宫主喂马、抬轿照顾行囊的人,如果岛主愿意见他们,等您回来了招呼老奴一声!”

卫擎宇立即谦诚地连声应了两个好,同时关切地问:“这二十一个人中的领导人物,你们可曾摸清楚了?”

刘和堂一听,不禁有些迟疑地道:“以前是黄帮主带走的那个标致丫头,之后他们各安各位,各尽各人的职责,也就看不出谁是首脑人物了。”

卫擎宇唔了一声,缓缓颔首,再度进入了沉思。

他知道,刘和堂说的那个标致丫头,就是黄清芬的心腹姐妹胡秋霞,也是黄清芬最得力的一位精明助手。

现在根据刘和堂的述说,更加肯定了兰梦君不是黄清芬劫走的,但是她埋下这么多男女暗桩,直到今天还不撤走,这又为什么呢?

莫非是她的心情不好,把这些人给忘了?

卫擎宇摇了摇头,他觉得这不成为一个理由。

继而一想,恍然似有所悟,必是黄清芬发现了蓝衫上的剑籍,一心想着闭关苦练剑法而忽略了。

但是,曾为这些人首脑的胡秋霞,难道也把留在麟凤宫的这些人给忘了?

难道她也参与了练剑?

一想到练剑,他立即联想到他在卧牛山穿了多年的那套蓝衫。

说也奇怪,那套蓝衫虽然外面有一两处破了,但里面一点儿没烂,当时他只知道脏了洗,洗过了穿,做梦都没想到,那上面还有一套举世无匹的玄奥剑法。

一想到了洗衣,他又联想到曾经为他洗过蓝衫的柳家妹子柳鸣蝉。

回想他那天学成了父亲的惊世绝学百步揪心和隔山碎碑时,慌里慌张地跑下了卧牛山,糊里糊涂地见了贼僧和瞌睡仙,又被他们点了穴道抬到柳家更衣洗澡,当时三位怪杰就曾谈到这位柳家老妹子,只是当时不知道她的名字叫柳鸣蝉罢了……

由于思维又拉回了三四个月以前的时光,因而不自觉自语道:“柳……鸣……蝉……”

蝉字刚出口,对面已响起刘领班的笑声道:“噢,那是我们家的表小姐……”

卫擎宇骤然一惊,立即跌回现实,急忙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梭舟疾进如箭,对座奋力划桨的刘和堂正谦恭地望着他笑,因而关切地问:“你说什么?表小姐?”

刘领班立即颔首道:“是的,岛主方才说的那位柳鸣蝉姑娘,就是我们家的表小姐!”

卫擎宇一听,依然有些迷惑地问:“你是说那位柳姑娘,就是你们小姐的表姐或表妹?”

刘和堂不由正色道:“就是呀!她就是先宫主的娘家侄女吗!先宫主的名字叫柳馥兰嘛!”

卫擎宇一听,顿时恍然大悟,不由连声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刘领班突然又迷惑地问:“怎么?表小姐今天没有告诉您,她就是先宫主的堂侄女呀?”

卫擎宇听得再度暗吃了一惊,不由脱口急声问:“什么?今天?你说柳姑娘今天也来啦?”

刘和堂听得先是一愣,接着正色道:“就是岛主方才上船的半个时辰前,柳姑娘才离去的嘛!”

卫擎宇噢了一声,顿时懊悔,不由自语似地道:“竟有这等事,我怎的竟不知道呢?”

刘领班呐呐了半天,想是碍于身分地位,终于没有开口,但是他旋即目光一亮道:“岛主,距岸不远了,您该准备下船了!”

卫擎宇会意地噢了一声,回头一看,满天繁星的西天边,果然现出一片灰白色的芦苇堤岸。

他仅仅回头看了一眼,依然低头沉思,突然又望着刘和堂,迷惑不解地问:

“她既然来了,为何没有去见我,为何没有人为我们引见?”

刘和堂这才怯怯地道:“老奴以为柳姑娘一定有不满岛主的地方……”

卫擎宇立即正色道:“我既没和她见面,又没有和她发生争执,更没有什么事得罪过她呀?”

刘和堂依然怯怯地道:“柳姑娘来的时候,一张小脸蛋儿就紧绷着,心眼儿里好像就不痛快!”

卫擎宇揣测道:“那可能是半路上和人家打架了!”

刘和堂听得眉头一皱,暗自摇头,以下的话似乎不好再说了。

一阵沉默,刘和堂突然道:“岛主,码头上有灯光,好像有人在接您!”

卫擎宇惊异地哦了一声,急忙回头,只见快艇刚刚驶进两边芦花的水道,而堤岸上果然站着两个人影,左边一人手中尚提着一盏红灯。

打量间,已听岸上的一人朗声道:“是岛主吗?”

刘和堂一听,立即道:“果然是来接岛主的。”

说罢,又扯开嗓门儿大声道:“是的,是岛主到了。”

卫擎宇心中迷惑,觉得奇怪,一切都讲好了,为何又派人来接?

只听刘和堂低声道:“岛主,可能是老奶奶另有要事交代您!”

说话之间,快艇已到了码头上,岸上的两个提灯人,也正由堤上奔下来。

卫擎宇急忙站起,却似有所悟地低声道:“刘领班,那二十一个人的事,请你们几位多加注意,暂时不要告诉三位奶奶……”

刘和堂赶紧低声道:“老奴晓得……不过,他们的身手都是一流的……”

卫擎宇立即会意地道:“先监视着,等我回来之后再说!”

刘和堂急忙应了是,两个提灯壮汉已站在码头上,恭声道:“参见岛主!”

卫擎宇向着刘和堂挥一个手势,飞身纵上码头,同时望着两个壮汉,和声道:“两位辛苦了!”

两个壮汉同时恭声说了声不敢,其中一个继续恭声:“方才老奶奶飞鸽交待,每处麟凤钱庄银号都为岛主备好了马匹……”

卫擎宇立即不高兴地道:“我已经说过,有马出门是个累赘……”

话未说完,另一个壮汉已恭身声道:“老***意思是说,夜间赶路当然不需要马匹,如果白天赶路有马,那就快多了!”

卫擎宇一听,深觉有理,金妪、富婆、姥宝烟三人交代的事,大都是由经验中得来,的确,不管你有多急的事,在白天里你也不能在官道上展开轻功飞驰。

这时一听,立即欣然颔首道:“请回禀老奶奶,就说我会遵照她老人家的意思去做的。”

说罢转身,迳向堤岸上急步走去。

两个提灯壮汉和仍立在梭舟上的刘领班一见,立即抱拳躬身,同时恭声道:“恭送岛主!”

卫擎宇略微回身挥了挥手,立即展开身法,飞身纵上堤岸,直向西北方越野驰去。

他这时没有别的想法,只希望先到达北邙山,虽然丐道曾经警告他,对方不可能将兰梦君囚禁在会面的地点,但他总觉得先对方到达总较迟去有利。

施展轻功,连夜飞驰,较之白天徒步,何止快了数倍?

而他最感懊恼的,也就是白天赶路。

如今有了六位怪杰出的好主意,白天乘马,夜间飞驰,加之麟凤宫的银号钱庄遍布各地,所到之处,早已备好了马匹,行程果然快多了。

这样一来,卫擎宇既不用在外宿店,也用不着在酒楼饭店打尖,每到一处自家的银号钱庄,对岛主的恭敬伺候,情形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这样一来,卫擎宇不但失去了,发现歹徒行迹的机会,也听不到各方传播的武林消息了。

他好像脱离了江湖,也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这对他急急北上的目的,似乎也有些背道而驰。

一连数天紧赶,较之平时当然快了许多,但苏皖豫南各地,河川如织,渡口逾百,不单渡河麻烦,等候渡船尤为浪费时间。

卫擎宇虽然内心焦急,但计算一下时日,限期尚早,加之夜间遇到大河,依然要等到天明才有渡船,因而仍决定白天乘马赶路,夜晚宿于客栈休息。

其次,一过河南华西县,麟凤宫的银号钱庄已不普遍,而他最后换乘的黑马,又是一匹万里挑一的乌骓,放开铁蹄,狂驰如飞,心中十分欢喜,这也是促他改为乘马赶路的原因。

他虽然改变了赶路方式,但仍时时想着不管闲事不惹是非的原则,怕的是节外生枝,无法依限赶达邙山。

这天午后,卫擎宇飞马绕过了新郑县城,官道上的行旅客商,来来往往,一如往常,也有人飞马经过他的身旁。

但是,卫擎宇渐渐发觉,今天飞马驰过他身旁的武林人物增多了,而且,有的人竞觑目向他偷瞧,目光轻蔑,神情冷傲。

而最令卫擎宇感到惊愕的是,其中的二三人,似乎在前一两天的途中碰见过。

有了这一发现,卫警宇顿时提高了警觉,算算里程,如果今晚星夜赶路,明天拂晓时分就可以赶到邙山了。

心念及此,不由冷冷笑了,知道他已进入了对方歹徒的势力范围,而他的一举一动,也俱都受到对方歹徒的监视。

但是,当他以威棱的神色,炯炯的目光注意迎面飞驰而过的马上人物时,而这些人便再没见他们拨马驰回来。

一阵疾驰,前面已现出一座千户人家的大镇甸,因而也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骏马狂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