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二章 峰回路转

作者:忆文

一出镇口,只见原野一片碧绿,官道上行人尚稀,举目前看,连绵山势镇甸,看不见有任何飞马疾奔的尘影。

当然,银装少女的青鬃梨花马,也是一匹,万中选一的千里驹,天亮起程到现在,至少已驰出数十里,卫擎宇举目远眺,只是一种下意思的希冀而已。

这时,卫擎宇的脑海里,盘旋的都是银装少女的美丽影子。

他不停地在心里问:“这个银装少女到底是谁呢?”

他由她诡异霸道的剑法,想到银装少女知道他前来邙山的目的,以及她对他说的话中含意。

一想到话中含意,他的心头不由猛地一震!

因为他记得银装少女曾对他道:“好好盘问你心上人的这几个部下吧!也许能知道你要找的人儿现在什么地方!”

心念及此,他不由懊恼地叹口气道:“唉!我当时为什么那么糊涂,只顾诘问风月仙姑的藏身之处,而竟忘了追究他们风月仙姑现在把兰梦君软禁在何处呢?”

现在,他根据银装少女的话意,业已断定她很可能知道兰梦君被软禁在何处,至于她为什么不肯告诉他,他实在百思不解。

如果说她是自己人,她的态度冰冷,话含讥讽,如果说她是莫不相干的人,她似乎又知道他卫擎宇的底细,和前来邙山的目的。

其次,她昨夜在斗场离开的早,而返店却较他为迟,这中间的一个多时辰她去了哪里?他坐在马上,反复思索,逐一揣测,任由胯下的乌骓马放蹄飞驰。

但在他的目光本能中,仍注视着道上的车马行人,和远处的山势镇甸逐渐地向他如飞迎来。

就在他距离镇口不远之处,蓦见一个老花子正由镇内走出来,沿着一条小径,迳向不远处的一座破祠堂走去。

卫擎宇的目光一亮,顿时想起该将兰梦君是被风月仙姑劫走的事,火速报告给三位怪杰和三位奶奶知道,以免他们仍在怀疑人是清芬姊劫的,甚或受了小人的蛊惑而去天坤帮总坛闹事。

心念及此,即拨座马,驰下官道,迳向老花子面前驰去。

匆匆前进的老花子,一见卫擎宇拨马向他驰去,神情一愣,急忙止步,举目望来,一脸的迷惑。

卫擎宇纵马驰至近前,飞身下马,向着老花子一抱拳,含笑和声道:“在下卫擎宇,想请老当家的帮忙办件事儿……”

话未说完,老花子已目光一亮,急忙抱拳恍声:“噢,原来是卫岛主卫少侠,可是又有了新消息要传递?”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神情一呆,道:“你说什么?又有了新消息?”

这一次该老花子发愣了,他不由惊异地望着卫擎宇,正色道:“个把时辰前,不是有一位姑娘送一道消息给麟凤宫的富奶奶吗?”

卫擎宇心头猛地一震,同时脱口“噢”了一声,道:“竟有这等事?她是怎么说?”

老花子不答反而迷惑地问:“怎么?卫岛主不认识那位绿衣姑娘呀?”

卫擎宇一听“绿衣姑娘”,神情再度一呆,脱口“啊”了一声道:“你说的那位姑娘是不是全身一体银缎劲衣,肩袖有流穗,背插绿柄剑……”

话未说完,老花子已摇了摇蓬头道:“不是。”

卫擎宇迷惑地“噢”了一声,想了想,自语似地道:“这一位绿衣姑娘又是谁呢?”

老花子也不由迷惑地问:“怎么?卫岛主真的不知那位绿衣姑娘是谁呀?”

卫擎宇神情迟疑地道:“我认识的是一位一身银缎劲衣的姑娘……”

老花子立即揣测道:“她既然带消息给贵宫的富奶奶,想必是与贵宫有渊源的人,譬如门人弟子或好友亲戚……”

一听亲戚,卫擎宇的目光不由一亮,脱口兴奋地道:“一定是她!柳鸣蝉,表妹柳鸣蝉!”

说此一顿,突然望着老花子,兴奋地问:“她可是说她姓柳?”

老花子微一摇头道:“她没有对老花子说她的尊姓大名……”

卫擎宇急切地问:“她请你们转达的消息怎么说?”

老花子正色道:“她就交给老花子一封信,告诉我火速派人,送往太湖的麟凤宫,一定要亲自面交富奶奶……”

卫擎宇急忙伸手,兴奋地问:“信呢?”

老花子失声一笑道:“卫岛主您真会开玩笑,信是个把时辰前交给老花子的,那位姑娘交代火速送达,信这时恐怕早到了东光镇的六十三分舵上了!”

卫擎宇被说得俊面一红,失望地“哦”了声道:“是她亲自来此找你的?”

老花子摇首道:“不,是隆升客栈的店伙拿了一张麟凤钱庄的百两银票把老花子叫去的!”

卫擎宇听得精神一振,立即兴奋地道:“那么就请老当家的带在下前去隆升客栈如何?”

老花子再度失声一笑道:“卫岛主,老花子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这是个把时辰以前的事儿了,那位绿衣姑娘吃罢了早饭就走了!”

卫擎宇再度失望地“哦”了一声,但关切地问:“老当家的可知那位姑娘去了哪里?”

老花子略微吟声道:“好像是去了西北!”

卫擎宇听的得目光一亮,脱口急声道:“西北?那不是邙山的方向吗?”

老花子摇头一笑道:“是不是去邙山,那位姑娘没有说,老花子也不敢问,不过,那位绿衣姑娘对人非常和蔼,也很客气!”

卫擎宇无心听这些,立即关切地问:“那位姑娘可曾打听在下的行踪?”

老花子微一摇头道:“她没有向老花子打听,有没有问店小二,那就不知道了。”

卫擎宇失意地“噢”了一声,立即拱手道:“多谢老当家的,告辞了!”

老花子看得一愣,不由迷惑地问:“咦?卫岛主,是不是有新消息转回麟凤宫呢?”

卫擎宇听得俊面一红,顿时想起了拦住老花子的目的,因而恍然道:“噢,烦请老当家的通知麟凤宫的三位老奶奶,就说人是风月仙姑劫的……”

话未说完,老花子目光一亮道:“风月仙姑?”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动,脱口急声问:“怎么?老当家的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老花子赶紧摇头道:“不不,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不过昨天傍晚有人看到风月仙姑带着几个人,迳向镇外过去了。”

卫擎宇急忙问:“她一共带了多少人?”

老花子凝重地道:“是小花子看到的,一共带了四个,都是天坤帮的人,好像是两个蓝带香主,两个黑带大头目。”

卫擎宇听罢,不禁有些生气地道:“说也奇怪,黄帮主三令五申,严令她的部属务必活捉那风月仙姑回坛治罪,为何仍有一些部众和她鬼混在一起呢?”

老花子立即风趣地一笑道:“这年头就有那么多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人嘛!”

但卫擎宇却不解地正色问:“老当家的,黄帮主悬下武林重赏,贵帮为何不出手捉拿……”

话未说完,老花子已摇手正色道:“风月仙姑虽然秽名四播,但都是双方心甘情愿地玩乐,并没有杀人灭口的恶迹。再说风月仙姑武功不俗,想捉她也不是一件易事,如果她是罪不可赦的婬娃,别说黄帮主悬有重赏,就是基于公议,敝帮主也早下手了!”

说话之间,卫擎宇已取出一张银票,往老花子手里一塞,谦声道:“这些小意思,聊表谢意,给贵帮的弟兄们买杯酒喝!”

老花子神色一惊,坚决推辞道:“方才那位绿衣姑娘已给了老花子一百两了,岛主的赏赐万万不敢再受……”

卫擎宇故意沉面正色道:“老当家的如果再这么推辞,那就是嫌少了!”

老花子一听,面现难色,最后终于无可奈何地道:“既然这样,老花子就恭敬不如从命,先代他们向卫岛主说声谢谢了,并祝您一路顺风,前途珍重!”

卫擎宇也愉快地拱手含笑道:“彼此珍重,再会。”

会字出口,飞身上马,再向抱拳肃立的老花子挥了个手势,略微一抖丝缰,乌骓放蹄向前驰去。

卫擎宇一路飞驰,脑海里一直盘旋着银装少女和绿衣少女两个人的容貌影子。

他当然不知道那位绿衣少女的年龄容貌,而当那位老花子谈起时,他也不便对一个少女多加询问,因而绿衣少女的容貌身材,只是在他心里揣摸和幻想出来的虚渺影子。

但是,在他打尖吃饭的时候,也兼而注意座位附近的人物,或向酒保打听一下银装少女和绿衣少女两人,是否曾由此经过。

结果是失望的,跑堂的和酒保们,都说没有看到。

红日偏西时分,绵延无垠的山势,以及邙山的主峰,已经遥遥在望了。

一看到邙山主峰,卫擎宇的心情,立时显得急切和激动起来,而他心中所计算的,也是如何才能尽快找到惨云谷,三个壮汉是否真的会到那座巨碑下等他,以及如何对付风月仙姑的事。

由于照他预定的时间为晚,这令他更加担心,二更以前能否找到那座巨碑,是以,他就在进街不远的一家大客栈中住下来。

匆匆饭罢,交代了一下店伙,迳自走出店来。

这时街上夜市刚刚开始,人尚不多,卫擎宇闪进一条黑巷,立即展开轻功,直向镇外驰去。

镇外即是邙山的东南麓,只见乱石杂树,藤萝丛生,浓郁漆黑的山影,有如待人而噬的猛兽。

一到夜晚,鬼火飘匆,甚或听到孤魂野鬼的哀哞厉哭!

卫擎宇虽然艺高胆大,但他终归还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大孩子,加之幽冥两路,人鬼殊途,这不能不令他内心紧张,毛发直竖。

也正因此,使他精神抖擞,加速飞驰,双掌暗蓄功力,随时准备出手。

山口广阔,树木蔽天,眼前漆黑一片,夜风较之方才尤为强劲,吹得他的蓝衫下摆发出了“叭叭”响声。

卫擎宇虽然内心有些紧张,但他也知道这是心理作用,想到风月仙姑等人正潜伏在断魂崖下的山洞中等候,以及三个壮汉,也要到巨碑下相约碰头,立即胆气大壮,心想:“我的胆识难道还不如他们不成?”

一经想通,身形不停,迎着强劲山风,飞身驰进内山口。

也就在他驰进山口的同时,前面漆黑的草丛中,突然有人压低声音问:“是卫岛主吗?”

话声甫落,左前方的乱石杂草中,突然站起一人,一面向这面纵跃奔来,一面低声道:“岛主,是我,小的张自行!”

卫擎宇凝目一看,发现来人竟是昨夜的那个腰系蓝带的壮汉。

心中一惊,立时提高了警觉,因而不自觉沉声问:“你怎的这么早就来了?”

自称张自行的蓝带壮汉,到达近前,也忘了行礼,立即焦急地埋怨:“岛主,您还说小的们来得早,您老来的太晚了!”

卫擎宇听得一愣,道:“现在刚刚起更……”

话刚开口,蓝带壮汉张自行已焦急道:“岛主,您可认得前去惨云谷的路?”

如此一问,也正问中了卫擎宇内心焦急之处,因而不自觉地道:“我也正为此事在着急呢,因为我从没来过邙山,根本不知惨云谷位于什么地方!”

话一出口,顿时惊觉失言,心想:“对当前的这个蓝带壮汉突然在此出现,应该提高警觉才是,怎么还能对他坦诚直言呢?”

心念电转,赶紧补充道:“本来迟到一刻半刻并无关紧要,怕的是你们三位久等不见,内心焦躁,加速穴道的气血逆转提前到来!”

自称张自行的蓝带壮汉一听,嘴角不由现出一丝冷笑,但他却趁势含笑正色:“就是嘛,昨夜您走后,小的三人发觉了这个问题,有心再去找您,又不知您岛主住的是哪一家客栈……”

卫擎宇立即正色道:“当然就是那位银装姑娘住的那家客栈嘛!”

张自行立即苦着脸道:“可是,虽然想到了,不知您岛主住的是哪一座独院,最后商量的结果只有让小的先到山口来接您……”

卫擎宇虎眉一蹙,问:“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走这座山口?”

张自行先是一愣,旋即正色道:“由东光镇渡口前来邙山的,绝大多数都是走这条路的人,必走这座山口。”

卫擎宇已经提高了警觉,因而也懒得再诘问其他,是以淡然问道:“其他两位呢?”

张自行不自觉地道:“刘爷两人心急……”话一出口,突然不说了。

卫擎宇心知有异,立即沉声道:“刘爷是谁?”

张自行赶紧正色惶声道:“岛主您别误会,小的那位大头目姓刘名野,田野原野的野,不是爷娘的爷……”

卫擎宇冷哼了一声,同时沉声道:“我懒得再问你们这些,赶快在前头带道好了。”

张自行惶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峰回路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