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三章 邛崃崆峒

作者:忆文

卫擎宇这时早已把银装少女认定,是曾经数度缠绵的黄清芬派来的心腹,否则,谁会这么三言两语地便合作无间呢?

他紧随银装少女迅速下沉,一到洞口,飞身游进,接着斜斜如飞上升!上升约六七丈,突见银装少女身形前斜,两臂分开。

卫擎宇一看,知道已到了水面,也立即摒息向上缓缓漂浮!一出水面,即见银装少女已将宝剑交与左手,右手高举,纤指中正捏着两柄长约寸半的柳叶飞刀,就待振腕掷出。

卫擎宇看得大吃一惊,他虽然尚未看清洞内的情形,但他在下意识中却断定是要杀风月仙姑,他兼而想到杀了风月仙姑便无法再找到兰梦君。

是以,心念电转,脱口低呼:“姑娘请住手。”

低呼声中,他也转首看清了三丈以外的水边洞口上,一盏明亮纱灯下,赫然坐着两个腰系黑带的壮汉,而这两个黑带壮汉,正是和他约定好了,今夜二更时分在谷口巨碑下碰面的两个壮汉。

正坐在纱灯下木凳上的两个黑带壮汉,闻声一惊,急忙循声察看,当他们看清由水中冒上来的竟是卫擎宇时候,骤吃一惊,面色大变,厉嗥一声,飞身跃起,转身迳向洞中深处亡命奔去。

也就在两个黑带壮汉转身狂奔的同时,卫擎宇已冷哼一声,举手扬腕,屈指弹了两弹!

两个腰系黑带的壮汉,身躯虽然战了一战,但依然未停,继续不断地惊呼噑叫着往深处奔去。

卫擎宇不敢怠慢,向着银装少女一挥手,两人飞身纵上洞崖,身形不停,即向深处追去。

这是一座崖壁中的密洞,洞中虽有徐徐冷风流动,但看不见通向洞外的隙缝。

洞势愈往深处愈高,里面有各种不同形状的突岩怪石,个个都似厉鬼在那里张牙舞爪。

尤其,每逢难行拐弯之处,都有一盏随风摇晃的昏暗纱灯,愈显得洞中气氛阴森,鬼影幢幢。

卫擎宇和银装少女并不急于将两个黑带壮汉捉住,任由他们两人在前,跌跌撞撞,厉呼嗥嘶。

但是,两个黑带壮汉前进约十数丈,已是跌得头破血流,声嘶力竭了。

就在这时,蓦见深处飞步奔出另两个腰系黑带的壮汉来,同时惊急地吆喝问:“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但是,两个头破血流的黑带壮汉见问,却“咚”的一声栽在地上,痛苦翻滚,不停呻吟!

只听急步迎出的一个黑带壮汉急声道:“啊呀不好,可能是姓卫的那小子点的穴道发作了!”

另一个黑壮汉则急声道:“那我们快背他们两人去见仙姑!”

说话之间,两人已各自挟起一人,如飞向深处奔去。

隐身怪石后的卫擎宇和银装少女一见,再度尾随向深处追去。

这时,银装少女似乎已明白了卫擎宇何以方才要阻止她刺杀两个黑带壮汉,原来是要对方两人头前带路,是以,也没有嗔声追问阻止她出手的原因。

继续前进了七八丈,洞势突然平坦,两壁也没有了凸岩怪石,仅偶有一两道洞壁裂隙,而且隐隐有泉水流出,显得洞内十分潮湿。

数丈以外即是尽头,而且悬着六七盏纱灯,尚有三四道人影在灯下晃动。

卫擎宇和银装少女没想到前面不远已是尽头,心中一惊,闪身隐进就近的裂隙内。

裂隙不宽,刚好挤进两人。

这时,卫擎宇才惊觉银装少女的柔软娇躯,挤进了自己胸怀里,而银装少女待等发觉卫擎宇的里面竟是洞壁时,她再想出去已来不及了。

因为,数盏纱灯下的几人已发现了挟人奔去的两个黑带壮汉,同时齐声问:“怎么回事儿?”

其中有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卫擎宇听得出,那女人正是风月仙姑。

只听两人黑带壮汉中的一人,急声道:“仙姑,他们两人的受制穴道突然发作了,满地打滚,痛苦嘶嗥!”

只听风月仙姑毫不客气地道:“胡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被点什么穴道!”

只听另一个较为苍劲的声音,冷冷地道:“仙姑,你也别太自信,现在正是昨夜他们被点穴道的时刻……”

话未说完,已听风月仙姑生气地道:“午后我曾命他们三人运功腾跃,闭目调息,而且还各自表演了一套刀法、掌法,他们都说丝毫没有气血不畅和痛苦的感觉……”

卫擎宇一听,这才恍然大悟,这三个该死的东西,果然偷偷地先前来见过了风月仙姑。

心念问,已听另一个人冷冷地道:“你没听他们三个人说,卫擎宇那小子用的是他老子玉面神君的特殊点穴手法……”

已经渐渐偎依在卫擎宇怀中的银装少女,这时一听,不由深情含笑地仰首去看卫擎宇。

抬头一看,发现卫擎宇愁眉苦脸,额角渗汗,对于她偎依在怀里,好像如抱针毡,不由气得娇靥一沉,正待说什么,蓦闻风月仙姑怒声道:“这怎能怪我一个人吗?当时让贵派的张大侠前去引卫擎宇入谷,也是你们两派同意的呀!”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同时了恍然似有所悟,心想:“原来这些腰系黑带的壮汉,并不是天坤帮的香主大头目,那么这两派人是哪两派的人呢?”

心念问,已听得另一个怒声道:“可是,并没有要你连张自行,一并乱箭射死呀?”

风月仙姑立即冷冷地道:“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个秘密,在卫擎宇的*问下,也很可能在贪生情形下,泄露给卫擎宇。”

卫擎宇一听,不由暗骂一声:“好狠毒的贱女人!”

只听方才那个苍劲声音的老人道:“老朽一直不赞成你将卫擎宇乱箭射死,万一在他的尸体上搜不出玉心来,你又当如何?”

只听风月仙姑冷冷一笑道:“我自然还有办法,叫一个人赶回太湖麟凤宫去取!”如此一说,至少有三个人“噢”了一声,齐声问:“那人是谁?”

风月仙姑冷哼一声道:“柳鸣蝉!”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他顿时想起了一身绿衣,似乎也赶来邙山的柳鸣蝉。

银装少女一听柳鸣蝉,突然关切地仰首去看卫擎宇。

当她发现卫擎宇发愣发呆时,她不由将小嘴嘟起来,看样子她很有意离开卫擎宇的胸怀,但是,似乎又怕娇躯一动被洞内的人发觉。

她并不是怕风月仙姑等人,而是要仔细地听一听那些人对柳鸣蝉评论些什么,也许是她已听出来,那个名字很可能是一个极美丽的少女。

心念间,已听另一个人不以为然地道:“你把卫擎宇已经乱箭射死了,她柳鸣蝉还会回去为你取玉心吗?”

只听风月仙姑冷冷一笑道:“你会傻得连真相都告诉她吗?我们自然说卫擎宇已被我们制服了,但他没有遵约将玉心带来,如果她还想要卫擎宇的命,就乖乖地星夜赶回太湖去取玉心!”

只听那个声音苍劲的老人,淡然道:“她会听你的吗?”

只听风月仙姑冷哼一声,道:“她自从卫擎宇下山便痴心单恋,而且,和兰梦君讲好了的,两人要同时嫁给卫擎宇……”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不自觉地在心里问:“这会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难道这就是她前去麟凤宫一直避不见我的原因?”

心念问,只听另一个人迷惑地问:“你这话就不对了,柳鸣蝉既然和兰梦君讲好了共事卫擎宇一人,为什么上月举行婚礼时,没有人说新娘子也有她?”

只听风月仙姑冷冷一笑,有些得意地道:“那是因为卫擎宇已把他的童贞送给了天坤帮的黄清芬了……”

卫擎宇和银装少女听至此处,几乎是同时怒叱道:“贱婢闭嘴!”

怒叱声中,两人同时纵了出去。

只见数盏纱灯下的几人,骤然一惊,神情一呆,纷纷循声向这面望来。

银装少女横剑在前,卫擎宇双掌蓄劲紧跟在后,两人同时缓步向前*去。

前进中细看灯下,除了方才背人进来的两个黑带壮汉,正蹲在地上为那两个壮汉敷葯包伤,其余三男一女,俱都立在灯下蓄势戒备。

三个男子中,蓄着一绺灰花胡子的老者腰束黑带,其他两人皆束蓝腰带!

另一女子年约二十二一岁,身穿七彩仙姑霓裳,手持金丝拂尘,娇美面庞上,不擦脂粉,仅仅淡扫娥眉,另具一种超尘脱俗的风韵!

卫擎宇认得她,正是他要找的风月仙姑。

打量间已到了近前一丈处,银装少女这才横剑停身。

但急忙镇定一下心神的风月仙姑,却冷冷一笑,极轻佻地讥声道:“想不到你们小两口已抢先配对成双,共枕同床了……”

卫擎宇一听,顿时大怒,厉喝尚未出口,银装少女已厉叱一声:“贱婢!纳命来!”厉叱声中,飞身前扑,手中宝剑寒光一闪,已刺到了风月仙姑的面前。

卫擎宇见银装少女柳眉飞剔,杏眼圆睁,娇靥上罩满了刹气,知道她不会放过风月仙姑,因而脱口急声道:“姑娘不要杀她!”

急呼声中,飞舞着金丝拂尘的风月仙姑,已冷冷一笑道:“今天杀人的是仙姑我,不是她!”

说罢,突然又望着其他五人,厉声道:“愣着干啥?还不上?!”

卫擎宇一心想追问兰梦君的下落,因而焦急地大声道:“你们两个人快些住手!”

岂知,话未说完,黑带老者和两个蓝带壮汉已同时暴喝一声,分别向他攻来。

卫擎宇一见杀机突起,他觉得不先将这几个除去,不但制肘他诘问风月仙姑,也很可能暗中向他和银装少女偷袭。

心念已定,大喝一声,双掌一分,掌影翻飞,只听“叭叭叭”三声脆响,闷哼惨呼厉嗥,黑带老者和两个蓝带壮汉,俱都天灵爆裂,脑浆四射,身形猛地一旋,分别栽倒在地上。

也就在老者三人旋身栽倒的同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尖锐清脆的女子惨呼!

卫擎宇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他听出尖叫声有些像那位银装少女。是以,急忙回身,双掌护胸,定眼一看,地下一片血肉模糊,尸体被分成了六七段的竟是风月仙姑。

因为,银装少女正在那里吁气,显然是方才施展某一项惊人绝技时而需要大量的急剧真力。

卫擎宇一看风月仙姑已是血肉模糊,心中顿时大怒,他虽然担心银装少女的安危,却也不希望风月仙姑被杀死。

是以,他不由气得怒目望着银装少女,厉声道:“你为什么杀了她?”

银装少女一听,也毫不相让地怒叱问:“你可以杀了他们,我为什么不能杀了她?”

卫擎宇被叱得一愣,不由焦急地怒声解释道:“我那是为了减少威胁,孤立段妙香……”

银装少女立即怒声问:“你要孤立她意慾何为?”

卫擎宇一听,不由气得怒吼道:“我要问出她把我的一位世妹兰梦君软禁在什么地方?”

银装少女听得一愣,不由惊异地问:“你昨晚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卫擎宇听得再度一愣,乍然问尚闹不清是怎么回事,因而茫然道:“没有人告诉我呀?”

银装少女突然又有些生气地道:“我昨夜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个自称叫张自行的蓝带汉子,和其他三人都知道你那位世妹的软禁之处吗?”

卫擎宇一听,脱口懊恼地道:“待等我想起来已经迟了!”

说此一顿,突然目光一亮,转首一看,脱口厉叱道:“回来!”

银装少女悚然一惊,转首一看,发现方才背负另两个负伤壮汉的汉子,正躬腰驼背,屏息悄步地向洞外溜去。

两个黑带壮汉一听,吓得急忙回身,“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叩首哀求道:

“卫岛主饶命,卫夫人饶命……”

银装少女娇靥一红,脱口怒叱道:“闭嘴,谁是卫夫人?”

两个黑带壮汉一听,又赶紧叩头哀求道:“姑娘饶命,姑娘饶命!”

银装少女一面提剑走至两个并肩跪立的壮汉面前,一面冷冷道:“我问你们,崆峒派的山真长老是你们的什么人?”

卫擎宇听得面色一变,脱口惊异地问:“姑娘是说,他们都是崆峒派的人?”

银装少女看也不看卫擎宇,继续望着两个震惊发呆的壮汉,怒喝道:“快说,崆峒派的山真长老是你们的什么人?”

说话之间,已将锋利的宝剑放在较近一个壮汉的肩头上。

两个壮汉一见,惶恐万状,纷纷望着卫擎宇,痛哭哀求:“卫岛主,救命呀!我们都是天坤帮的人,根本不认识什么山真长老,卫岛主,求求您,请您看在我们帮主的份上,叫这位姑娘饶了小的两人吧!”

卫擎宇明明听到风月仙姑亲口说的两派如何如何,这时见两个壮汉到了这等地步,尚图狡辩,心中又气又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邛崃崆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