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四章 图穷匕现

作者:忆文

卫擎宇这时内心的懊恼和焦急,以及对银装少女的怒气和恨意,决非笔墨可以形容的。

一阵喘息之后,立即凝神静听,他依然不敢放松大意,因为银装少女的心眼儿太多了,他自觉实在斗不过她。

凝神侧耳一听,石后似乎没有“窸窣”的脱衣响声。

卫擎宇心中一惊,脱口急声问:“姑娘?”

石后依然没有银装少女的回应。

卫擎宇心中渐渐不安起来,同时,心里总觉不妙,但又不敢再贸然过去。

因为,这一次再过去,如果银装少女仍在石后的话,情形就又自不同了。

心念及此,更加焦急,总不能问话任由她不答,而又不能过去察看或监视,照这样下去,她逃出了邙山山区,他卫擎宇恐怕仍呆呆地等在此地。

于是,为了察看她是否仍在石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既不需要过去察看,也不需要对方回答的上上妙计,那就是,每隔一会儿丢一块小石头在岩石后,如果她不在石后,当然不说,如果她在的话,即使不说话,也会闪躲,甚或将小石头愤愤地掷回来。

心念已定,暗暗窃喜,俯身捡起一块小石头,立即小心翼翼地丢向岩石后!

只听“沙”的一响,接着“叭嚏”一声!卫擎宇知道小石穿过荒草坠在地上。

但是,他听了听,岩石后依然没有动静。

卫擎宇内心的窃喜刹那没有了,因为他已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于是,他急忙又捡了一个大如鹅卵的石块,他认为这么大的一块石头掷过去,以银装少女的武功,绝对砸不着她的头,何况他已先掷了一块小石头。

但是,这么大的石头掷过去,必会激得银装少女大发娇嗔,只要对方一开口,他就放心了。

卫擎宇想的虽然不错,但在掷出之前却又迟疑了。

因为,他觉得这样做不但失礼,也有些近乎恶作剧,对一个正在换湿衣的少女来说,实在太不应该了。

是以,他忍不住低声问:“姑娘,好了没有?”

但是,岩石后依然没有声音。

卫擎宇不由焦急地道:“你若再不回答,我可就要过去了!”

结果同前,丝毫没有一丝反应!

卫擎宇心中一惊,突然悟通了,不由脱口叫了声:“不好!”

急喝声中,急忙奔至岩石前,飞身纵上了石巅。

低头向下一看,哪里还有银装少女的踪影?

游目一看,深山寂寂。

再看七八丈外,即是被山洪冲击过的数道山隙!

卫擎宇看了这情形,知道银装少女早已走远了,不由气得将手中大石猛地掷向石下,只听“咚”的一声,砂石溅起老高。

他不由气得跺脚恨声道:“下次再让我碰见,绝不饶她!”

她字出口,倏然转身,展开身法,直向山外驰去。

卫擎宇这时满腹怒火,可以说恨透银装少女,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她太诚实,因而也处处受到她的愚弄。

他一面疯狂地向山外疾驰,一面在检讨自己,他认为自己还是没有多用头脑,以致浪掷了自己的智慧。

但是凭心而论,他又觉得银装少女实在是个既聪明,又刁钻,既机智又敏捷善变的女孩子,如果根据她的智慧和武功来论,她较之黄清芬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就是说,她不可能是黄清芬的部属。

渐渐,他也想通了银装少女是何时离去的,那就是趁他第一次登上大石,发现她仍在石下,慌急间转身纵回的一刹那,她也趁势飞身纵下山隙,展开轻功,直奔山外。

想到那当时的一刹那,他心慌意乱,狂跳怦怦,莫说向回飞纵之时无法察觉对方离去的快速身法,就是落地之后,耳力也大大地打了折扣。

这时想来,觉得银装少女,把每件事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往往使你事后才发觉上当,但是,令你已悔之不及。

现在,唯一令他焦急的是,如何尽快找到银装少女,无论如何也要*问出兰梦君现在何处,否则,还有何面目回去见三位怪杰和三位奶奶?

一阵急急飞驰,不觉已到了山口,而他落脚的那片大镇甸,一片漆黑,问而有一两声犬吠,就在山口的不远。

一出山口,卫擎宇的目光一亮,神色一惊,急忙刹住了身势。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身绿缎劲衣,背插长剑,那位老花子说,可能也来了邙山的柳鸣蝉。

他认为柳鸣蝉也来了邙山,为何一直未再发现她的踪迹,也未听到她的消息?

他认为柳鸣蝉前来邙山,必是为拯救兰梦君的事,可是这一夜之间,为何未见她在山区出现?

心念及此,他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看山口以内。

但是,他知道,他不可能再回山区到处找一找柳鸣蝉,如今,至少也该先回店整理整理衣衫宝剑再作进一步打算。

他深信柳鸣蝉已经到了东麓、南麓和东南麓的这几座大镇上,否则,风月仙姑几人便不可能谈到她。

但是,东南麓的镇甸村落这么多,要想一个镇一个镇,一个店一个店地去找谈何容易?

最后,他决定请丐帮协助,只要柳鸣蝉确实来了邙山东南麓,不消半日,便会有她的消息传来。

其次,到达邙山之后发生的事情经过,以及崆峒邛崃两派暗中协助掳人的事,也该尽快设法通知三位怪杰和三位奶奶知道。

心念已定,展开轻功,直向大镇上驰去。

回至客栈,叫开店门,因为四更已过,店中已有灯火,而且,部分店伙已开始起来为赶早路的客人准备车马东西了。

卫擎宇沐浴完毕,换上了新衣,交代好店伙应该整理的事情,立即进入内室就寝。

一觉醒来,辰时已过,匆匆进过早饭,打听好镇上花子头的住所,迳自走出店来。

按照店伙说的路线找到了那座小破庙。

只见那座小庙,山门半塌,早已没有了匾额,由于围墙早已坍倒,四面八方都有人践踏走过的痕迹。

中间的大殿尚称完整,殿门紧闭,有一个声音洪亮的人正在殿内吆喝,似乎杆儿头正在呵叱他的小花子。

卫擎宇不便直接闯进去,就在墙外运功和声问:“请问贵分舵当家的在吗?”

话声甫落,殿内立时静下来。

想是里面的花子头武功根基不赖,“呀”的一声殿门开了。

只见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花子,神情惊异地采出头来向外张望察看。

当他看到站在残垣外的卫擎宇时,先是一愣,接着恍然含笑地走出门外,急步向着卫擎宇立身之处走来。

卫擎宇一见,立即拱手含笑道:“敢问当家的……”

中年花子见问,急忙加速步子,含笑抱拳恭声道:“小的冯铁七,敢问您可是卫岛主卫少侠?”

卫擎宇依然拱手谦和地笑着道:“不敢,在下正是卫擎宇!”

说话之间,中年花子冯铁七已到了近前,只见他再度抱拳恭声道:“卫岛主来得正好,方才半个时辰前,还有一位柳姑娘来打听您落脚的客栈!”

卫擎宇听得精神一振,心中大喜,脱口急声问:“她怎么说?”

中年花子恭声道:“柳姑娘找到小的,先述说了一下岛主您的衣着相貌,以及年岁佩剑,然后才问小的们可曾看到……”

卫擎宇一听,不由急切地问:“你们可曾告诉她?”

中年花子神情一阵尴尬,十分抱歉地道:“小的方才正在责骂,那些无用的东西……”

卫擎宇见殿内立着十数个,二十五六岁至十三四岁的少年花子,知道是指的那些人,只得解释道:“昨天在下到的很晚,所以贵属都不知道……”

中年花子赶紧道:“这是您卫岛主抬爱!”

卫擎宇继续关切地问:“她还说了些什么?”

中年花子道:“当时柳姑娘听说小的们都不知道,她就快快地走了!”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沉,不同焦急地问:“可知她去了哪个方向?”

中年花子道:“柳姑娘说过,她要到镇上的每家客栈去找一找,午前不会离开……”

卫擎宇听得精神一振,立即急切地道:“好,那我马上回到镇上去找她。”

说话之间,转身就待离去。

中年花子急忙解释道:“柳姑娘说,如果她在镇上找不到您,就到东麓的几个镇上去找,并叮嘱小的们,如果在午后看到了您,立即给她去送消息!”

卫擎宇一面转身举步,一面连连颔首应着,但是听到送消息时,突然想起了赏钱。

于是,恍然“哦”了一声,急忙停身,立即在怀里掏出一叠银票。

中年花子一见,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慌得急忙解释道:“卫岛主,不必了,柳姑娘已赏给了小的一张麟凤钱庄的银票!”

说话之间,也由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来,同时,满面含笑地向着卫擎宇一晃,愉快地道:“喏!这不是,纹银五十两!”

但是,卫擎宇仍然将一张银票塞在他的手上,同时和声道:“给兄弟们买壶酒喝!”

说罢转身,匆匆向镇街上走去。

中年花子仍在那里热心地大声道:“柳姑娘穿一身柳条绿,背绿丝剑穗宝剑,拉着匹花马,二十一二岁年纪,人长的很美……”

说到最后美字时,特别加重了语气!

卫擎宇急急前进,知道中年花子有意向他讨好,希望博得他的欢心,是以,急忙回头挥了个手势,并愉快地道:“我知道!”

其实卫擎宇心里明白,他连那位柳家老妹子的什么模样儿都没见过,怎会知道她长得胖瘦美丑?

他匆匆走进镇街,立即游目寻找,他真担心柳鸣蝉已经真的往别的镇上去了。

这时,他是多么急切地想看到柳鸣蝉,他希望由柳鸣蝉来制服那位银装少女,因为,女子对付女子,总是方便得多。

再说,柳鸣蝉与麟凤宫的渊源密切,认识的人也较多,说不定一见他的面,她就会说出那个银装少女的姓氏和来历。

假设柳鸣蝉也不认识那个银装少女,那一定是黄清芬派出的心腹密友,那他就决定去一趟天坤帮的岘山总坛,亲自找黄清芬要人。

街上行人很少,因而也显得十分冷清,他一眼就可以看清楚,街上并没有柳鸣蝉拉马找人的倩影芳踪。

看看天空红日,距离正午尚早,如照中年花子冯铁七说的情形,柳鸣蝉仍该停留在镇上。

他计算一下行程日期,柳鸣蝉最迟应该在昨天晚上的三更以前赶达。

现在看来,她昨夜可能宿在其他镇上,由于没有发现他卫擎宇,所以才到这个镇上来找他。

但是,想到柳鸣蝉到达麟凤宫都没有和他卫擎宇照上一面,她这时为何却要来找他呢?

果真像风月仙姑说的那样,她应该始终不见他卫擎宇才对。

现在既然她亲自到处找他,必是发现了什么棘手难题,她一个人无力支撑,所以才找他卫擎宇求援协助……

心念未完,蓦见自己客栈门口的店伙,望着他目光一亮,神情惊喜,急步向他奔来。

卫擎宇看得神色一喜,心知有异,也急忙加速步子向前迎去。

只见那位伙店尚未到达近前,已迫不及待地道:“爷,您可是卫岛主,有位柳姑娘正在找您……”

卫擎宇心情激动,大喜过望,脱口急声问:“那位柳姑娘现在哪里?”

店伙急声道:“她正在您房里等您!”

卫擎宇一听,连连会意地应了两声,大步向店门前走去。

进入客栈,心情有些激动,难抑惊喜,兼而也有些怯意,因为,他还不知道这位曾经为他洗过旧蓝衫的柳家妹子,长相如何,赋性是否温和,千万可别像昨夜银装少女那样的刁钻多智的女孩子。

心念间已进了后店,发现走时掩好的门已有一扇开了。

店伙也极识趣,一看卫擎宇的惊喜神情,便知是什么人到了。

卫擎宇的心跳得有些厉害,在这一刹那他还没想起见了柳鸣蝉的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也许是因为听了风月仙姑的话,知道柳鸣蝉一直暗中记恨他的关系吧!

推门进入房内,卫擎宇的心头猛地一震!

因为,两问明室椅凳空空,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就在他心头一震的同时,深垂布帘的内室已传出一个清脆少女声音,问:“是哪一位?”

卫擎宇一听,骤然大吃一惊,当时有如焦雷贯顶,心中猛地呼了声“不好”,拨开室帘,急步奔进了室内。

进入内室一看,立时愣在那儿,他完全呆了。

因为,一位俏生生的美丽绿衣少女,正站立在床边的小桌前,美目含情地望着他,鲜红的樱chún绽着娇笑,一张人见人爱的娇美面庞,就像红透的大蜜桃。

这位美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图穷匕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