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六章 索秘蓝衫

作者:忆文

由于已经起更,小镇距离岘山的北麓山口尚有七八里地远,两人在进餐时详细计议了一番进入岘山应当注意的事项和步骤,并由卫擎宇讲述了一遍上次进入岘山的经验,才分别进入两间内室调息安歇。

卫擎宇思潮起伏,一直担心二女见面后,可能发生的结果,他也一一苦思着对策,在这种心情下他哪里能安歇?

不知过了多久,他蓦然惊觉有人摒息蹑步向床前走来。

他心中一惊,急忙撑臂坐起,发现蹑步走向床前的竟是柳鸣蝉。

柳鸣蝉一见卫擎宇突然坐起,立即将春葱般的食指竖在鲜红的樱口上,示意他不要声张。

卫擎宇心知有异,因为他一直听到房外客店中有人进进出出,大声吆喝或要房间,这时见柳鸣蝉俏悄过来,必是发现了什么,立即会意地点点头!

柳鸣蝉见卫擎宇头脑清醒,双目毫无惺忪之状,不由深情关切地俏声问:“你一直没睡?”

卫擎宇见问,只得坦白地摇摇头!

柳鸣蝉却有些心疼地埋怨道:“你为什么不睡?”

卫擎宇只得坦白地悄声道:“我睡不着!”

岂知,柳鸣蝉竟然轻哼了一声,嗔声道:“还不是想到马上就可看到黄清芬,高兴得睡不着?”

卫擎宇已知道柳鸣蝉的个性,立即不高兴地悄声道:“随你怎么说,你过来有事吗?”

一句话提醒了柳鸣蝉,立即拉住卫擎宇的手腕,俏声催促道:“你快来,隔壁有人住进来了。”

卫擎宇一面急急下床,一面悄声问:“可是听见他们说什么?”

柳鸣蝉不答,拉着卫擎宇穿过外间,迳自进入自己的卧室。

卫擎宇进室门,便有一股酒香菜味弥漫室内。

抬头一看,发现房顶山梁间,原为木板相隔,由于年久失修,业已缺少了好几块,不但隔壁的谈话听得清楚,就是酒香菜味也会流窜过来,而明亮的灯光也可看见。

只听一个粗宏的声音,命令似地道:“你们去吧,有事大爷们会喊你!”

接着是两个店伙的恭声应是和走出的掩门声。

柳鸣蝉指了指对面房间,拍了拍床缘,示意卫擎宇坐下来听。

卫擎宇机警地点点头,柳鸣蝉也依偎着坐在他的胸前。

只听一个阴沉声音的汉子,威严地问:“我觉得你的话不太可靠……”

另一个尖声尖气的汉子,有些焦急地道:“大哥,小弟办事,什么时候出过岔子?这一次更是千真万确,绝对错不了!”

方才那个粗宏声音的汉子,附声道:“大哥,丁三弟说的也许不会错,黄清芬未必一定睡在她的大寨内!”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柳鸣蝉却以玉肘碰了他一下,似乎道:“就是要你过来听这个!”

只听那个被称为大哥的汉子,阴沉地问:“你方才说的是什么谷来?”

被称为丁三的汉子急忙道:“伤心谷,据说,这个谷原名叫怡心谷,是麟凤宫的卫岛主把她甩掉之后,她才改为伤心谷的……”

被称为大哥的汉子,似乎有些相信地问道:“那黄清芬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里面?”

丁三回答道:“是,据说,连她最知己的密友胡秋霞,还是古秋霞的少女,也不准进入……”

粗宏声音的汉子,揣测似地道:“这样看来,她正在一个人苦练剑法,应该是毫无疑问了!”

蓦闻那个叫丁三的汉子道:“二哥,你猜错了,据说黄清芬根本就没有练剑法……”

被称为二哥的粗宏汉子“噢”了一声,惊异地问道:“那她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

丁三毫不迟疑地道:“哭!据说,有人深更半夜里去偷看,发现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对月饮泣,泪流满面……”

柳鸣蝉听至此处,不由转首要问什么,但转首一看,发现卫擎宇的热泪正由星目中一颗接一颗地滚下来。

说也奇怪,她并没有因此大发护嗔,反而掏出绢帕为卫擎宇拭泪,表情也显得有些黯然慾泣。

当然,她并不是为了黄清芬的可怜而起了恻隐之心,而是看了心上人流泪而难过。

就在这时,蓦闻那个粗宏声音的汉子,失声笑着道:“哭?这倒是新鲜事情,我仇二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什么好哭的?卫擎宇不要她,来找我们大哥铁钉豹好了……”

话未说完,已听那个被称为铁钉豹的大哥,沉声道:“老二,小声点儿,三杯酒下肚,总忘了你是来干啥的了!”

仇二一听,赶紧“嘿嘿”笑着应了两声是。

只听那个叫铁钉豹的大哥,以迟疑的声音,揣测道:“这么说,外间传说她正在苦练蓝衫上的剑法,并不确实了?”

丁三接口道:“黄清芬有没有练蓝衫上的剑法,没有人知道,反正没有人看见她练剑就是!”

被称为仇二的汉子突然问:“大哥,你们说的蓝衫秘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三抢先道:“就是昔年凤宫仙子仗以成名的剑法,据说,就绘记在那袭蓝衫上……”

仇二迷惑地道:“蓝衫?凤宫仙子干啥要穿蓝衫?她要女扮男装呀?”

蓦闻铁钉豹沉声道:“不知道就在一旁听着,别打岔!”

仇二一听,连声应是,接着“哧”的一声,想必是把自己的酒喝干了。

只听那个叫铁钉豹的人,继续揣测道:“果真是这样,我们最好先了解一下情势,因为现在想得到蓝衫的人太多了……”

柳鸣蝉听得神色一惊,急忙转首去看卫擎宇。

而卫擎宇也正以震惊恍然的目光望着她。

因为,两个人这时都明白了,何以江湖上,这么多使用宝剑的英豪侠士都涌到了岘山,原来都是企图向黄清芬强索蓝衫的。

就在两人对望的同时,已听那个叫丁三的问:“大哥,如果我们不先下手,万一给别人先得手了,那怎么办?”

只听那个叫铁钉豹的人,沉声道:“不会的,最初谁也得不去……”

叫仇二的人却不高兴地问:“大哥,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下手呢?”

铁钉貌断然道:“必须等到齐南狂叟、糊涂翁两人都倒下,我们才能下手!”

丁三却忧虑地道:“到了那时候,恐怕蓝衫早被别人夺走了!”

只听铁钉豹霸道地道:“谁把蓝衫夺走了,咱们再由谁的手里夺回来!”

蓦闻那个叫仇二的道:“咱就弄不懂,黄清芬既然有了蓝衫上的秘笈,为何不加紧练剑,干嘛每天晚上哭呢?”

丁三急忙道:“她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你知道吗?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虽然急于想练剑,但又怕练剑动了眙气,保不住卫擎宇的孩子……”

柳鸣蝉听至此处,花容立变,不由愤怒地转首去看卫擎宇。

卫擎宇当然也正以迷惑惊异的目光望着她,同时焦急地摇了摇了头。

蓦闻那个叫铁钉豹的沉声问:“这件事是你亲自听你那位朋友这样说的吗?”

丁三赶紧一笑道:“我也是听别人在酒楼上说的,我那位朋友并没有说!”

只听铁钉豹迟疑地道:“我怕这是风月仙姑恶意造的谣,又担心是黄清芬故意放出来的空气……”

丁三惊异地问:“大哥是说……”

铁钉豹道:“我是说,黄清芬根本没有怀孕,而是她利用曾经怀孕的谣言来掩护她练剑……”

仇二立即插言道:“我说呢,哪会那么巧,卫擎宇和她睡了一觉就有了孩子了?”

柳鸣蝉一听,娇靥通红,拉起卫擎宇的手,迳向外室走去。

卫擎宇无奈,心中多少也有些忐忑,他真担心柳鸣蝉又会因此和他争论。

一进入另一间内室,柳鸣蝉立即悄声道:“我们现在马上走。”

卫擎宇一愣道:“去哪里?”

柳鸣蝉道:“去找黄清芬呀!”

卫擎宇略微迟疑道:“可是我们不知道伤心谷的位置呀?”

柳鸣蝉嗔声道:“我们不会找吗?岘山就那么大个地方,还怕找不到?”

卫擎宇深觉有理,立即点了点头,因为,他这时也急切地想早一刻看到曾经和他数度缠绵的黄清芬,是以,断然颔首道:“好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于是,两人略微整理一番,悄悄推开后窗,身形一纵,轻飘飘地纵落到窗外。

一勾弯月,斜挂天边,昏昏沉沉,暗淡无光,显得那些小星,也失去了熠熠光彩。

这种夜色,较之天晴星明的无月之夜更适合夜行人行动。

两人利用暗影出了小镇,山势峥嵘的岘山就在七八里外静静地矗立着。

于是,两人再不迟疑,回头察看了一眼小镇内,立即展开轻功,迳向岘山北麓如飞驰去。

柳鸣蝉在蓝衫秘笈上也学会了大小挪移身法,是以轻功并不太差,片刻不到,已进入了天坤帮划定的禁区之内。

只见禁区之内,除了无法搬移的巨石外,树木大都被伐光了,但山麓的荒草依然及腰过膝。

柳鸣蝉一看岘山的山势,这才发现言之不虚,岘山的险峻不是由中而外,而是一开始就断崖绝壁!正打量间,她的玉手蓦然被卫擎宇握住了,同时,急忙将她拉至一座大石后。

柳鸣蝉心中一惊,顺势斜飞,立即俏声问:“怎么回事?”

卫擎宇急忙向着大石的那边一指,悄声道:“前面有人!”

柳鸣蝉惊异地“噢”了一声,立即和卫擎宇探首向外打量,因为她非常相信卫擎宇的目力比她强。

探首向外一看,竟有六七人之多,也正隐身在十丈以外,看他们指指点点,显然也正在察看什么辨别方向。

细看那些人,当前的是两个老者,其余四五人均为中年,他们的背上一式斜插一把宝剑。

两个老者一穿灰衣,一着黑衫,穿灰衣的须发皆白,着黑衫的头发灰花。

只见灰衣老者转首望着一个淡灰劲衣的中年人道:“前去伤心谷就是由此地进入吗?”

只见那个淡灰劲衣的中年人,立即恭谨地点点头,同时应了声是。

身穿黑衫的老者谦和地问道:“贤契确定由此地前去伤心谷,沿途没有桩卡巡逻?”

身穿淡灰劲衣中年人,立即颔首应了声是,同时补充道:“晚辈昨夜前来时,确实没有遇到桩卡警卫!”

黑衫老人继续问:“你的确认出那个黑衣女子,就是天坤帮的帮主黄清芬?”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暗呼道:“不对呀,芬姊姊向来喜穿红衣,明媚艳丽,她为什么改穿了黑衣?”

心念间已听那个中年人恭声道:“绝对不会错,晚辈曾经见过她,虽然披散头发,形容憔悴,但晚辈仍能确定就是她……”

卫擎宇一听,宛如有一把刀在割他的心,他知道,这完全是他害了她!

心念问,已看到那个黑衫的灰发老者,望着灰衣老者谦和地道:“沈老英雄,据令徒所说的情形来看,我们是来对了……”

灰衣老者目光一亮,兴奋地道:“不错,根据今夜的情形看,我们可能是第一拨!”

说此一顿,突然也望着黑衫老者,迷惑地问:“陈老庄主,老朽一直揣不透,这丫头何以一个人枯坐伤心谷,不要任何人随侍在侧,也不许派遣警卫?”

被称为陈老庄主的老者是个三角眼,八宇眉,一脸狡黠之相的瘦削老人,这时见问,不由轻蔑地一笑道:“还不是自恃剑术无敌,谅无人敢到她这只母老虎的嘴上来捋髯?”

方才被问话的中年人突然道:“晚辈在半崖上观察了半天,只见她望着弯月流泪,既未练剑,也未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打坐!”

被称为沈老英雄的老者迷惑地道:“这么看来,黄清芬意志消沉,完全是为情所苦了?”

姓陈的庄主得意地道:“这样最好,咱们正好联手将她除掉!”

身穿墨绿的中年人道:“听说她身上已怀了卫擎宇的孩子……”

话未说完,蓦见那个灰衣老者暴眼一瞪,极怨毒地低叱道:“果真那样更好,这个后患无穷的祸根,最好早一些把他除掉!”

卫擎宇一听,顿时大怒,觉得这些人俱是阴狠毒辣之徒,万万留他们不得。

正待起身怒喝,早已料到他会生气的柳鸣蝉,突然伸手将他拉住。

也就在这时,蓦闻那个灰衣老者,沉声道:“头前带路,按照昨天晚上的路线走!”

接着是那个灰衣中年人的应是声。

卫擎宇和柳鸣蝉探首一看,只见那个身着淡灰劲衣的中年人一人在前,其余人等随后?正向两座突崖间的夹隙间飞身驰去。

柳鸣蝉这时才含嗔俏声道:“你怎么这么傻?这不是现成的向导吗?”

卫擎宇却恨恨地低声问:“你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索秘蓝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