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七章 移衣接木

作者:忆文

卫擎宇趁机看向谷中,发现黄清芬如两道利刃般的目光,正一眨不眨地盯视着两个老者和四个中年人,而她的左手,却正从膝前的石地中,缓缓地将另一柄短剑掣出来。

两个老者和四个中年人,个个目闪惊急,俱都面无人色,每个人都极度紧张地缓缓后退,并纷纷地将背后的长剑掣出来。

显然,他们在突然之下,发现了黄清芬的剑术武功,俱都高得出乎他们想像之外,使他们觉得双方的功力相差得太悬殊了。

在这等情形下,就好像用鸡蛋企图砸烂一块巨石一样。

他们六人虽然掣出了剑,但并不是为了向黄清芬攻击,而是在过度慌乱震骇中的本能自保,觉得手中有了兵器,黄清芬就会放他们逃命了。

卫擎宇打量间,身边的柳鸣蝉却再度将樱chún凑近他的耳畔,关切地悄声问:“宇哥哥,你看黄清芬的剑法厉害,还是我姑姑的剑法厉害?”

卫擎宇听得几乎忍不住要笑。

他当然不会笑,也不会告诉柳鸣蝉,黄清芬施展的就是凤宫仙子的凤鸣绝伦剑法。

但是,他又怕说了黄清芬的剑法厉害,伤了柳鸣蝉的自尊,因而,只得道:“当然是岳母大人的剑法高绝!”

说话之间,发现柳鸣蝉望着谷中的黄清芬缓缓点头,大有交手一试之势。

于是心中一惊,急忙又悄声道:“我不是对你说过吗?用剑人的功力是很重要……”

柳鸣蝉听得娇靥一沉,突然转头望着卫擎宇,悄声问:“你是说她的功力比我深厚?”

卫擎宇一听,不由暗暗叫苦,显得有些进退维谷,如果说她的功力和黄清芬差不多,又怕鼓励了她争强好胜之心,侥幸和黄清芬争个高低。

心急之下,只得婉转地道:“她比你的年纪大了几岁,如果你到了她这时的年岁,自然也有了她现在的功力!”

柳鸣蝉娇哼了一声,立即转首看向谷中,她对卫擎宇的答复,显然并不满意。

卫擎宇见将柳鸣蝉应付了过去,不由暗自摇了摇头,轻轻吁了口气。

也就在他吁气的同时,已将另一柄短剑掣在手中的黄清芬,盘坐的身形突然像风吹柳絮般地飘立起来!

这一份轻功表演,不但四周暗处的人骇了个目瞪口呆,就是心里仍有些不服的柳鸣蝉,也惊得张开了小嘴。

只见双手横剑,站立蒲团上的黄清芬,目光如刃地,盯视着两个老者四个中年人,神情凄厉,声音冰冷地恨声道:“姓沈的,我方才曾说过,今天晚上你是死定了,如果你不愿死在我的剑下,最好你自己动手自绝!”

沈姓灰衣老人,目闪惊急,脸肉颤抖,既没有举剑自杀,也没有出声答话,显然在惶急地想着如何逃走之法。

只见黄清芬冷冷一笑道:“在你死前,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们的长老道静老道,依然到处搬弄是非,你们邛崃基业就完了……”

话未说完,那个姓陈的黑衫老者,突然抱拳惶声道:“黄帮主请放心,这话老朽一定代您转到……”

黄清芬又望着黑衫老人,冷冷一笑道:“可惜,你这番心意只能在阎君殿上转达给道静和你们的山真道长了!”

黑衫老人听得“啊”了一声,久久不知闭上他的嘴巴。

黄清芬继续冷冷地道:“不过我可以让你知道,下个月在黄山论剑会上大显身手的不是我,但也不是没有主见的卫……擎……宇……”

说到卫擎宇三个字时,神情突变激动,声音哽咽,热泪夺眶而出!灰衣老者正感逃生无望,脱身不得,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焉肯错过?

是以,就在黄清芬宇字方自出口,热泪夺眶而出的一刹那,目光一亮,脱口厉喝道:“杀——”

杀字出口,即和黑衣老人以及四个中年人,同时暴喝一声,各举宝剑,齐向黄清芬斩扫劈刺过去。

星目泪水模糊,正感愧疚难过的卫擎宇一见,大喝一声:“鼠辈找死!”

柳鸣蝉也娇叱一声,即和卫擎宇同时扑向了谷中。

但是,就在两人喝叱起身的同时,黄清芬已急定心神,悲叱一声,剑光一连电闪,光华顿时大放,双剑过处,惨叫连声,头颅飞空,鲜血飞洒,三、四具无头尸体,在“当当”宝剑坠地声中,旋身栽倒在地上。

人人扑向黄清芬,只有那个身穿黑衫的陈姓老人,趁隙扑至石几前,伸手抢到了那个小包袱。

挥剑杀人的黄清芬,似乎背后也长了眼眼,她看也不看,顺势飞起一腿,“噗”的一响,闷哼一声,黑衫老人立被踢飞,直向场中的空地上摔去。

黄清芬虽然一脚踢飞了黑衫老人,但她手中的双剑,却在连杀了四个中年人之后斩断了沈姓老者的右臂。

一阵呐喊和怒喝,突然起自谷的四周草丛中,岩石后数十道人影,几乎和卫擎宇和柳鸣蝉扑下谷中的同时,纷纷向摔落场中,怀里仍抱着那个小包袱的黑衫老人扑去!

由两个老人和四个中年人飞身扑向黄清芬,卫擎宇和柳鸣蝉怒喝起身,四个中年人被杀的同时,黑衫老人抢的小包袱被踢向场中,群雄暴起争夺,这一连串的动作,几乎是一刹那间的事!群雄中有老有少,有僧有道,有中年妇人和少女,也有白发皤皤的老婆婆。

这些人一到场中,纷纷扑向了黑衫老人。

黑衫老人就地一滚,挺身跃起,一见群雄向他扑到,厉嗥一声,挥剑猛扫。

但是,他的一剑尚未扫尽,背后已被人击了一棍,砍了一刀,一个月牙铁铲杖已将他的头颅划掉。

黑衫老人叫都没叫,身形一旋,撒手丢剑,小包袱也顺势滑落!但是,黑衫老人的无头尸体尚未栽倒,小包袱尚未落地,一个手持拐杖的老婆婆已将小包袱挑起来。

方才使月牙铲的高大僧人一见,大喝一声,一铲将小包袱划开了,一件蓝衫立即散开来。

大家一见真是蓝衫,个个神情如狂,俱都拼命抢夺,你用剑挑,他用刀勾,这个用铲拨,那个用棍戳,厉叱暴喝,顿时乱成一片。

但是,也就眨眼的工夫,“沙沙”声响中,布片纷飞,一件旧蓝衫,顿时被挑得稀烂!奔下谷中的卫擎宇和柳鸣蝉,由于见黄清芬对抢走的小包袱无动于衷,并没有及时抢回来,依然对着被斩下一条右臂的沈姓老人*问什么事情,因而认定小包袱内一定是赝品,所以也没有喝止和抢过来。

待等小包被挑开,蓝衫突然散开,心头一震,大惊失色,暴喝一声,疾演隔山碎碑,身形微侧,右臂奋力挥出!

右臂挥出的同时,立时发出数声惨叫,四,五道翻滚身形,挟着口鼻喷溅的鲜血,直向数丈以外飞去!

群雄正在厉叱暴喝,一心只想抢到蓝衫,根本没人注意争抢的群雄中,惨呼呕血身形横飞,待等有的人脸上溅到了热血才有人惊觉!

群雄一见蓝衫粉碎,希望已绝,加之突然身上脸上溅满了热血,神情一愣,这才发觉人影横飞,鲜血飞洒,一片惊呼惨嗥!

一看这情形,群雄大骇,纷纷惊呼,一声吆喝,四散狂逃,眨眼之间,一个人影也不见了。

柳鸣蝉急忙将愤怒的卫擎宇拦住,深伯他暴怒之下,损耗真元,因为这是练武人最忌的一件大事。

卫擎宇气得哼了一声,想到这件蓝衫乃父亲玉面神君和他的纯洁爱人凤宫仙子两人,耗尽心血,绞尽脑汁所绘制的剑式秘笈,就白白地让这群贪婪之辈给争了个粉碎,心里着实不甘。正待愤愤地走过去察看,蓦闻不远处的黄清芬冷冷地道:

“沈会迟,既然你愿揭开这些姦诈阴谋,足见你的良知未泯,我愿收回方才的话,饶你一条老命,你现在可以走了!”

卫擎宇和柳鸣蝉闻声转首,只见黄清芬双剑同时握在左手内,右手正理着她的长长秀发,而娇靥上的煞气也减退了不少,显然是听了那个沈姓老人的什么话,而平了心中不少的愤怒。

而那个姓沈的老人,已自己点了穴道止了血,老脸苍白如纸,冷汗涔涔,正在咬牙忍痛,浑身颤抖着由地上挣扎起来。

沈姓老人一起来,向着黄清芬说了声“谢谢”,转身举步,踉踉跄跄地向着谷口走去。

黄清芬一俟沈姓老人走了几丈距离,立即转身看也不看卫擎宇和柳鸣蝉,迳向自己的石屋前走去。

卫擎宇一见,脱口急呼道:“芬姊姊……”

急呼声中,飞身前扑,柳鸣蝉也急忙跟了过去。

黄清芬闻声止步,却转首看向别处。

卫擎宇急忙刹住了身势,立即惭愧不安地道:“芬……芬姊姊,小弟来看你来了!”

黄清芬头也不回,但却开口道:“一个半月前为什么不来?”

卫擎宇一听,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

因为,一个半月前正是决定兰梦君的身体复原后,立即举行婚礼的时候。

换句话说,在那个时候,卫擎宇应该毫不顾一切地,将他和黄清芬的婚事提出来,而且,更应该坚决地将她黄清芬接往麟凤宫,和兰梦君的婚礼一起举行!

黄清芬问到了这件事,卫擎宇自然羞惭地无话可答了。

但是,柳鸣蝉看到宇哥哥难过却心里疼,因而沉声道:“为什么一个半月以前该来看你?”

卫擎宇悚然一惊,急忙抬头,紧张地瞪大了星目望着柳鸣蝉正待说什么,黄清芬已转过身来。

只见黄清芬神色十分平静地望着柳鸣蝉,淡然道:“你可就是曾经给卫擎宇洗过蓝衫的那位柳鸣蝉姑娘?”

卫擎宇赶紧急声解释道:“是的,芬姊姊,她就是柳鸣蝉表妹!”

话声甫落,柳鸣蝉已哼了一声,小嘴一撇道:“谁是她的柳鸣蝉表妹!”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俊面立变,他立即联想到两女马上就要厮杀起来!

岂知,黄清芬竟淡然一笑,问:“那么柳姑娘前来此地,又是为了什么呢?”

柳鸣蝉娇靥一沉,立即嗔声道:“我是前来向你索回那袭蓝衫。”

黄清芬柳眉一蹙道:“凤宫仙子柳前辈的绝伦剑法你已经学成功了,还留着那袭蓝衫做什么?”

柳鸣蝉听得娇靥一变,几乎脱口急声问:“你已经早知道了?”

但是,她却冷哼了一声,倔强地道:“那是我姑姑亲手缝制的蓝衫,我要拿回去留作纪念!”

黄清芬淡然一笑道:“蓝衫虽是柳前辈缝制的,但它的主人却不是你!”

柳鸣蝉听得娇靥一变,嗔目怒声道:“那上面有我姑姑亲自绘制,记载的剑术秘笈,所以我有权要回来!”

黄清芬竟突然冷冷一笑道:“上面人像的笔划有力,字迹苍劲,却不是出自女子手笔……”

话未说完,柳鸣蝉的娇靥大变,不由震惊地瞪大了凤目,紧张地道:“你……你已学成了我姑姑的绝伦剑法?”

岂知,黄清芬竞毫不迟疑地颔首道:“不错,方才我施展的每一个剑式,都是绝伦剑法中的招式!”

柳鸣蝉听后,娇靥大变,十分震惊,因为她突然发觉黄清芬的功力比她深厚得太多了,这对她一心想在黄山论剑大会上大展身手,称雌天下的美梦,简直是一个

晴天霹雳,一下子惊醒了!但是,她仍本能地脱口颤声问:“真的?”

黄清芬冷冷一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我曾说过,我要在黄山论剑大会上,

杀尽那些无耻狂徒和那些卑鄙小人,我会在一天之间,名扬天下,远播四海……”

话未说完,柳鸣蝉已不自觉地嘶声道:“不,你不能去!你不能去!”

黄清芬立即冷冷地问:“我不能去,可是你要去?!”

柳鸣蝉双眉一剔,毅然有力地道:“不错!”

黄清芬哂然一笑道:“你去了一定会送命!”

柳鸣蝉豪气地怒声道:“绝对不会,我一定会成功,我要让普天下的人知道,

我姑姑凤宫仙子柳馥兰的剑法,依然是冠绝天下……”

卫擎宇知道柳鸣蝉功力浅薄,而论剑大会上的剑手,多是各派的掌门长老和精英,个个功力雄厚,在剑上都曾下了数十年的苦功夫。

虽然柳鸣蝉的剑术的确是学自凤宫仙子的绝伦剑法秘笈,但要说能在论剑大会上技压群雄,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是以,未待柳鸣蝉说完,急忙婉转地道:“芬姐姐施展的剑法,也是岳母大人的绝伦剑法呀?再说,不管芬姊姊宣布不宣布,武林中也都知道她的剑法是学自蓝衫上的剑籍……”

话未说完,柳鸣蝉已倔强地怒声道:“但是她不姓柳!”

卫擎宇听得一愣,心中不禁有气,觉得柳鸣蝉过分任性,太不可理喻。

正待说什么,黄清芬已神情肃穆地正色道:“论剑大会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移衣接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