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二十八章 鸾凤和鸣

作者:忆文

因为盘坐床上的黄清芬,业已把秀发束在背后,胡秋霞在她憔悴的面庞上,也略施了一些脂粉,这时,正略显羞意地望着他们两人微笑。

卫擎宇和柳鸣蝉看了这情形,心里的难过情绪自然减低了不少。

柳鸣蝉呼了一声“姊姊”,立即扑向床前。

她膝跪上床,跪行到黄清芬的身边,双手抱住黄清芬的手臂,再度呼了声“姊姊”,热泪已涌满了双眼。

黄清芬亲切地一笑,什么也没说,只是仔细地打量着柳鸣蝉的面庞,并用手紧紧握着她的手。

久久,她才望着柳鸣蝉,亲切赞美地道:“蝉妹,你很美……”

柳鸣蝉一听,立即激动地流着泪道:“不,姊姊,你最美,你才是这世上最美的人,在我和宇哥哥的心目中,没有任何虚伪美的美,才可以比得上你这种崇高的美……”

黄清芬的双目有些湿润,但她却含着微笑去,用指手拭掉柳鸣蝉香腮上的泪水,她的笑,任何人都看得出,有凄楚,也有欣慰!

两人目光相接,心灵交流,除了情逾骨肉的姐妹情感,什么也不复存在了。

卫擎宇看在眼里,更是喜在心头!

良久,黄清芬才望着柳鸣蝉,亲切地一笑道:“蝉妹,姊姊让你看一样东西!”

柳鸣蝉听了神色一动,尚未开口,黄清芬已望着屋门口,招呼道:“秋霞,拿过来!”

卫擎宇听得虎眉一蹙,心甚迷惑,原先黄清芬都称呼胡秋霞“霞妹”,这时为何直呼起名字来了?

心念间,已听胡秋霞愉快地应了一声,捧着一个锦缎小包袱走到了床前,双手交给了黄清芬。

黄清芬一面接过小包袱,一面望着胡秋霞,道:“秋霞,快见过柳姑娘!”

柳鸣蝉神色一惊,急忙转首看向胡秋霞。

胡秋霞早已福了福,低声呼了声:“柳姑娘。”

柳鸣蝉就跪坐在床上点了点头,立即望着黄清芬,不解地问:“她可是姊姊的贴身丫头?”

卫擎宇听得大吃一惊,正待说什么,黄清芬已毫不迟疑地笑着道:“不错,也可以这么说,我在还没成立天坤帮主的时候她就跟着我,做什么事都是我们两个人商议着做,她也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说此一顿,突然又郑重地望着柳鸣蝉,含笑问:“假设姊姊有幸和蝉妹、君妹一同住在麟凤宫生活,我想把秋霞留在身边带过去……”

柳鸣蝉一听,娇靥顿时红了,是以,未待黄清芬话完已羞急地道:“姊姊快不要这么说,小妹的血肉里就有你的气血,小命还不是有你姊姊的一份儿,这些事你怎么要问我呢?到了麟凤宫当然是你当家主事……”

黄清芬听罢,不由激动地将柳鸣蝉紧紧地揽在怀里,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却胜过千言万语。

但是,柳鸣蝉却又幽幽地道:“可是,宇哥哥爱的是你,他却不喜欢我!”

黄清芬黯然一叹道:“我现在已成了黄脸婆,还会有谁喜欢我?”

话未说完,卫擎宇已慌得急忙道:“小弟对姊姊的心意,唯天可表,海可枯,石可烂,小弟之心永不变……”

黄清芬一听,心坎里立即升起一股暖流,娇靥上顿时飞满了红霞,但她佯嗔忍笑正色道:“背诗念词都没用,要拿事实证明才成,好在有蝉妹妹在这儿作为人证……”

话未说完,柳鸣蝉已笑着道:“有姊姊给我撑腰,小妹也不会怕他了!”

如此一说,两人都格格地笑了,气氛极为融洽。

卫擎宇只是苦笑一笑,无可奈何地摇一摇头,但他心里却有着无比的高兴和宽慰,因为,有现在的结局,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

一旁的胡秋霞则望着黄清芬,愉快地指了指黄清芬仍抱在怀里的小包袱,呼了声:“姊姊。”

黄清芬急忙敛笑交给了柳鸣蝉,同时又笑着道:“喏,蝉妹,这就是你要留作纪念的蓝衫!”

柳鸣蝉听得神色一惊,脱口急声问:“真的?”

黄清芬仅愉快地含笑点了点头。

柳鸣蝉匆匆将小包解开一看,急忙将蓝衫拿起来,立即兴奋地道:“我不必打开看,仅闻到这股子臭汗味道,我就知道不会错。”

说话之间,尚不停地撇嘴耸鼻,连连摇头。

卫擎宇俊面一红道:“我以前整天穿在身上,从来就不觉得它有什么味道。”

柳鸣蝉一听,立即不服地将蓝衫送至黄清芬鼻前,认真地道:“姊姊,你闻一闻,看看小妹有没有冤枉他?”

黄清芬无奈,只得将鼻子凑近蓝衫闻了闻,“嗯”了一声,道:“现在是不怎么臭了!”

柳鸣蝉一听,不由一摔蓝衫,撒娇不依道:“我不来了,姊姊偏袒他,这样我将来还怎么指望你给小妹撑腰?”

黄清芬一见,不自觉地“噗哧”一笑道:“我的傻妹妹,如果我现在还说有汗臭,不是证明你没把这件蓝衫洗干净吗?”

柳鸣蝉听得娇靥一红,顿时愣了!

卫擎宇却得意地哈哈笑了!

柳鸣蝉却任性地再度一摔蓝衫,倔强地道:“不,我宁愿承认没洗干净也要说他满身汗臭!”

黄清芬立即笑着道:“往后闻他汗臭的日子还有的是呢,也只好认命了!”

柳鸣蝉一听,娇靥顿时通红,不由忍笑哼了一声。

黄清芬这时才一指蓝衫,认真地问:“蝉妹,左右两袖内的秘笈你可读过?”

柳鸣蝉听得神色一惊,不由惊异道:“没有哇!怎么,两只袖内还有剑式?”

黄清芬立即正色道:“两只袖管里的秘笈,才是绝伦剑法最高精华和极至。”

说话之间,已将蓝衫由柳鸣蝉手里接过,并将两个袖管翻过来。

卫擎宇和胡秋霞两人,也神情惊异地围过来观看。

其实,上面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

只见黄清芬神情凝重地指着左袖管道:“左袖管上记载的是‘灵蛇吐信’,也就是我方才对沈姓老者那伙人所施展的,现在你任督两脉已通,无须苦练,只要默记上面的心法就行了!”

柳鸣蝉听至此处,不由感激地望着黄清芬,会意地点了点头。

黄清芬又指右袖道:“这边记载的则是身剑合一,是如何使剑御气,根据上面的解说,非有特殊奇遇,无法达此境地。”

柳鸣蝉立即兴奋地道:“我只要能练成像姊姊那样的境地,黄山论剑大会上,我们麟凤宫就仍可保持剑宗盟主的宝座。”

黄清芬一听,连连颔首应是。

卫擎宇却关切地问:“蝉妹什么时候开始练剑?”

黄清芬郑重地道:“时间无多,只有半个月的时间给她练剑了。据方才那个邛崃俗家老弟子沈会迟说,道静和山真两人将论剑大会游说提前,并不单单为了迫使我不能学成绝伦剑法……”

卫擎宇和柳迎听得神色一惊,不由齐声问:“怎么?还有其他阴谋不成?”

黄清芬毫不迟疑地颔首道:“不错,据说阴谋相当狠毒!”

卫擎宇和柳鸣蝉不由惊异地“噢”了一声问:“他可说出是何阴谋?”

黄清芬凝重地一摇头道:“没有,姓沈的老儿自知必死,他特地向我提出来要我去时注意……”

胡秋霞则不为然地道:“我看是那老儿投机,故意这么的说以图博得你饶他一死!”

柳鸣蝉也赞同地道:“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黄清芬淡然一笑道:“遇到这种事,我们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说此一顿,突然又望着胡秋霞,吩咐道:“你马上再去准备两个人的床铺和一个帐篷搭建在屋外的大树下给岛主住,柳姑娘就在此地练剑,我和岛主指导她较方便。还要转告齐南狂叟、糊涂翁他们,会期迫近,柳姑娘练剑在即,要他们不要前来向岛主请安了。”

说此一笑,转首又望着卫擎宇,有些歉意地继续道:“只是太委屈你了!”

卫擎宇赶紧愉快地道:“只要是住在姊姊的身边,就是睡大树下,也是甘之如饴!”

黄清芬听得芳心一甜,娇靥上立时飞上两片红霞,同时美目轻睇,忍笑嗔声:“当着蝉妹和秋霞的面胡说,也不怕笑话?”

岂知,柳鸣蝉哼了一声,讥声道:“我才不笑话呢,我倒觉得他有欠诚恳!”

卫擎宇和胡秋霞听得一愣,黄清芬也不由迷惑地问:“为什么呢?”

柳鸣蝉正色道:“如果真有诚心,何必睡在大树下,干脆露天就好了嘛!”

如此一说,俱都忍不住哈哈笑了!

半个月的时光,在悠闲游乐的人来说,觉得时光太快了,但在加紧苦练剑法的柳鸣蝉来说,却又觉得度日如年。

怡心谷像往日一样的平静,谷崖的四周,日夜不停地潜伏着暗桩警卫,怕的是在柳鸣蝉练剑时,有人偷窥。

这时,皓月当空,光华如练,夜风徐吹,带来阵阵爽意。

卫擎宇和换了一身红缎绣金劲衣,艳光依旧照人的黄清芬,盘膝坐在帐篷前的蒲团上,愉快地注视着场中苦练剑法的柳鸣蝉。

场的四周,根据距离的远近,摆设着草人,木人,和石头人,当然,最远的是草人,最近的是石头人,次远的则是木头人。

两丈以外的草人,大都没有人头,草束大部散乱,一丈六七尺外的木制人,也大都缺肢少头,只有一丈附近的石头人,有的人只缺了一只耳朵或一片嘴chún!

一身绿缎劲衣,娇靥愈显得艳美的柳鸣蝉,正在那里苦练绝伦剑法,只见寒光闪闪,匹练翻腾,森森剑气,带动了咻咻轻啸。

卫擎宇看得暗暗颔首,而黄清芬却满意地含笑悄声道:“后天启程前去黄山之前,蝉妹的‘灵蛇吐信’很可能练成功,如果稍欠火候,旅途中也不能因故辍断,至少每夜觅地苦练个把时辰!”

卫擎宇立即颔首应了声是。

也就在卫擎宇是字出口的同时,蓦见黄清芬的目光一亮,脱口急呼道:“左后方!”

方字甫落,场中飞舞长剑的柳鸣蝉,突然一声娇叱,身形闪电回转,宝剑斜挥指出,寒芒一闪,剑光疾吐,哧的一声脆响,七八尺外的一尊石像人头,“咚”的一声掉了下来!

柳鸣蝉瞪大了美目,震惊地瞪着那座无头石像,一动不动,她完全惊喜得呆住了,她手中的宝剑仍指着那座石像而不知收回来!

卫擎宇神色一惊,急忙站起,惊异地望着含笑起身的黄清芬,兴奋地道:“蝉妹成功了!这么快?”

黄清芬含笑不答,迳向场中发愣的柳鸣蝉走去。

惊喜发愣的柳鸣蝉,一见黄清芬和卫擎宇走来,丢掉手中的宝剑,飞身前扑,激动地呼了声“姊姊”,伸臂将黄清芬抱住,热泪夺眶而出。

黄清芬则亲切地抚摩着柳鸣蝉的肩后秀发,愉快地道:“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有恒心,肯下功夫,达到御剑飞行的至高境界,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柳鸣蝉却流泪哭声道:“可是姊姊您……”

黄清芬急忙一笑道:“姊姊看到你的成功,如同身受,更感欣慰和高兴。再说姊姊多年前即己任督相通,只要假以时日,悉心调养,仍有恢复功力之日。”

柳鸣蝉一听不由惊喜地望着黄清芬,兴奋地问:“真的?姊姊!”

黄清芬立即愉快地含笑点了点头,同时举袖为柳鸣蝉拭去双颊上的泪痕。

柳鸣蝉似乎仍不明白黄清芬何以突然呼了一声“左后方”,因而关切地问:“姊姊方才为何突然疾呼左后方,可是发现了什么启机?”

卫擎宇抢先笑着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那是因为你飞舞练剑之时,剑尖上已有寒芒吞吐,功力凝聚,触发即可奏功,所以芬姊姊疾呼一声,使你骤惊之下发剑,期能猝然成功!”

柳鸣蝉听罢,立即望着黄清芬兴奋地道:“真的是这样?姊姊!”

黄清芬早已含笑点了点头。

柳鸣蝉立即急切地问:“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起程赴会呢?”

黄清芬毫不迟疑地道:“我对崆峒、邛崃两派的诡计阴谋,一直记在心里,早到总比迟去的好,想我们明天就可动身了!”

柳鸣蝉一听,不由兴奋地跳着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叫秋霞通知齐南狂叟准备车马了……”

话未说完,不远处的荷池对面,突然传来一阵苍劲的哈哈大笑。

卫擎宇三人一惊,循声一看,只见胡秋霞陪着一位五短身材的矮胖老人,一身月白衣裤,斜披银缎带,腰系大红英雄锦,正是有姓没名的齐南狂叟。

柳鸣蝉是见过齐南狂叟的人,因而笑着道:“这真是说曹*,曹*就到!”

但是,黄清芬却迷惑地道:“又没有人去传召他,他为什么来了?”

如此一说,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鸾凤和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