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三十一章 鱼龙混杂

作者:忆文

柳鸣蝉一直是雄心万丈,决心在这一届论剑大会上剑败群雄,确保她姑母的论剑盟主宝座。

但是,来到此地血莲谷一看,发现俱是形同莲花办的高大畸形石笋,而且要在这些石笋上打斗交手,心情就一直觉得沉重。

是以,大家在哈哈大笑时,她虽然也强自欢笑,但她的内心却实在无法笑得出来。

因为,在这些高低不等,大小不一的石笋上交手,不但要招招攻势凌厉,而且要式式强迫对方移位,否则,便会被对方*退而占了先机。

当然,她柳鸣蝉的轻功也相当惊人,但在这种场合地势上与人交手,还要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配合。

卫擎宇和黄清芬,以及乾坤六怪杰,在刚刚进入血莲谷时也都吃了一惊,也曾向她柳鸣蝉提出过警告。

但她赋性刚强,立即声称绝对有把握击败在石笋莲办上交手的论剑对手。

由于她一直苦思对策,是以绝少言笑!

齐南狂叟却也望着黄清芬,关切地问:“帮主,说真格的,您挺着这么大个肚子,带着咱们的小岛主,您真的还能上场论剑呀?”

黄清芬这才羞红着娇靥,一笑道:“从一开始我就没准备上场!”

齐南狂叟和糊涂翁一看,心里顿时凉了半载,由于他们不知真实详情,误以为方才帐中凝重的气氛,就是为了黄清芬不能出场!

两人惊异地“哦”了一声,不由望着卫擎宇,问:“岛主,到时候您不上场吗?”

卫擎宇怕齐南狂叟误会,也怕引起柳鸣蝉的不快,因而一笑道:“我不准备上场动手,不过,有蝉妹妹一人足够了!”

齐南狂叟和糊涂翁一听,自是不便再说什么了。

但是,齐南狂叟却不解地问:“这次论剑大会,照说应该由武当少林两派出来主持接办,怎的还是给了邛崃和崆峒呢?”

瞌睡仙立即没好气地道:“人家怕麻烦嘛!”

糊涂翁却关切地问:“铁指仙翁那老小子,对于将论剑地点选在血莲谷他为什么也答应了?他有什么看法?”

金妪抢先愤愤地道:“他怎么说?他说每届都在平台上比武,看不出真本事硬功夫,今年选在血莲谷,讲究的是实地实学,因为平素双方交手,什么地方碰上了什么地方斗,在血莲谷比剑较实际!”

齐南狂叟和糊涂翁一听,俱都愣了。

两人彼此对个惊异而又迷惑的眼神道:“怎么搞的,这老小子也变啦!难怪群豪有人说,谁不愿意登上论剑盟主的宝座过过瘾呢?”

富婆这时才叹了口气道:“如果武林正派间,各存私心,各怀鬼胎,今后的事可就难办了!”

齐南狂叟立即道:“闹了半天,你们几个坐在这儿愁眉不展,原来是为了这个呀!所谓人不自私,天诛地灭。不管他再有地位的人,再有名气的门派,他还是要为自己争光呀!”

糊涂翁立即看了一眼端然默坐的柳鸣蝉,接着道:“老小子的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现在只问咱们自己有没有把握了!”

金妪抢先瞪眼道:“这不是废话吗?没有把握咱们来干啥?”

齐南狂叟立即正色道:“既然咱们有把握,那还有什么说的呢?!”

丐道忧虑地道:“现在担心的是,此地是绝地死谷,应变不易呀!”

一句话提醒了糊涂翁,他不由脱口急声问:“你们可曾注意到,四周高崖上,已布满了邛崃崆峒两派的警戒哨?”

卫擎宇立即正色道:“晚辈曾就此事向铁指仙翁老前辈提出过!”

齐南狂叟急忙关切地问:“那老小子怎么说?”

卫擎宇道:“他说,那是为了防范天下英豪登崖观看!”

糊涂翁立即不解地道:“这是每十年或五年一届的论剑大会,公平合理,为什么不能让天下英豪观看?”

卫擎宇无可奈何地道:“当时晚辈也曾向他如此询问过,他说,谷中狭窄,无法容那么些人,如天下的英豪都挤进来,整个血莲谷都容纳不了。”

齐南狂叟继续问:“那群英豪们登上崖巅观看,应该不会侵占场地?”

卫擎宇道:“可是,那样人数过多,很可能有人被挤下来,再说,也怕看不到的歹徒乘机把大石头丢下谷中来!”

齐南狂叟哼了一声道:“我老人家倒有些担心崆峒、邛崃两派的人,把大堆大堆的火烧油柴掷下来呢!”

糊涂翁立即正色道:“既然想到了就快想对策呀?!”

乾坤六怪杰道:“我们想到了呀,就是随时注意崆峒、邛崃两派的掌门人和长老,只要他们不离开血莲谷,阴谋便不易得逞!”

话声甫落,黄清芬已正色道:“不,方才芬儿对六位老人家的做法也曾表示赞同,那时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治本的实力,现在张堂主和赵堂主来了,情势又自不同了!”

丐道听得目光一亮,不由望着齐南狂叟和糊涂翁,急声关切地问:“你们两个老小子还带了人来?”

齐南狂叟和糊涂翁两人立即沉声道:“不带人来怎么成?光我们两个老小子怎行?管了左右顾不了上下,照顾了南北顾不了西东……”

黄清芬立即问:“都是哪些人来了?”

齐南狂叟急忙道:“九坛二十七香主都来了,现由铁掌无敌崔堂主在天都峰下等候您的吩咐!”

黄清芬一听,立即望着夫婿卫擎宇,低声道:“现在可以用我们原先商议的对策了!”

卫擎宇微一颔首道:“那你就向六位老人家和两位前辈公布吧!”

黄清芬立即温柔地颔首应了个是,随即道:“现在我们有了这些皆能独挡一面的干员,足可遏阻对方两派的任何阴险诡谋,我想,如果对方有诡谋,也是要等到

盟主产生的最后时刻施展!”如此一说,大家都颔首称不错。

黄清芬继续道:“现在我们就派张堂主和赵堂主,率领着崔堂主和九坛二十七香主,届时登上四周谷崖,及时将崆峒邛崃两派的警戒哨控制住……”

姥宝烟一听,不由迷惑地道:“可是,盟主产生的这一刹那,我们可无法控制呀!”

黄清芬立即正色道:“盟主就是蝉妹妹,时刻当然由我们控制!”

一向高傲爽朗的柳鸣蝉一听,虽然没有说出“我可没有把握”,但却柳眉一蹙道:“万一久战不下,或突然出现高手,时间恐怕便不易控制了!”

黄清芬立即宽慰道:“你放心蝉妹,你宇哥哥和我早已为你安排好了。”

柳鸣蝉道:“那你就快说出来听听呀?!”

黄清芬立即道:“首先请张堂主和赵堂主在明天比剑开始后的不久,便率领着崔堂主等人将崖上的警戒哨控制住……”

乾坤六怪杰不由齐声惊异地道:“那么早,论剑大会的盟主,不是要等到后天的下午才能产生吗?”

黄清芬道:“我们不让他们拖那么久,所谓夜长梦多,到了第三天的午后,大会将近尾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盟主宝座上,自然也松弛了警觉,这时,正是对方进行诡谋勾当的时候……”

金妪突然关切地问:“你相信在明天的午前产生论剑盟主?”

黄清芬毫不迟疑地颔首道:“不错,这件事我和宇弟弟商议很久了,只有用迅雷不及掩耳之计,才能使对方措手不及!”

乾坤六怪杰和齐南狂叟、糊涂翁俱都深觉有理,因而纷纷催促道:“那你就将计划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呀!”

黄清芬一听,立即望着胡秋霞,低声道:“你到帐外转一圈去!”

胡秋霞应了声是,立即走出帐去。

大家见黄清芬如此慎重,知道这件事必须绝对秘密。

黄清芬直到胡秋霞又走进帐门,且对了一个安全眼神,才说出她和卫擎宇的大计划。

大家一听,俱都是赞佩地会心笑了。

柳鸣蝉这时才在她的美丽娇靥上露出了往日常见的光彩。

黄清芬最后笑着道:“到了那时候,山真、道静等人,就是生有三头六臂,具有移山倒海的法术,也无济于事了。”

乾坤六怪杰和齐南狂叟、糊涂翁等人,无不由衷地佩服赞好。

金妪首先关切地问:“那么这两个老小子什么时候把他们赶跑呢?”

说着,指了指齐南狂叟和糊涂翁。

齐南狂叟和糊涂翁两人一听,立即正色急声道:“明天早晨才办正经事,这个时候慌啥?难不成辛辛苦苦地闯进来了,连杯老酒都捞不着喝,那不是太划不来了吗?”

如此一说,大家都笑了。

黄清芬则正色道:“现在张堂主两人还不能公然离去,最好是今夜悄悄越崖转回天都营地……”

地字方自出口,帐门口人影一闪,提着买办竹蓝的刘领班突然机警地走进来。

卫擎宇等人看得神色一惊,根据刘领班的神色,断定外间发生了重大事情。

果然,只见刘领班一进帐篷,放下竹蓝,立即施礼恭声道:“启禀岛主,方才丐帮交给小的一项重大消息,他们说,关外的马幼姑和齐鲁大侠的长公子范天厚来了!”

范天厚三字一出口,除卫擎宇一人外,无不惊得面色一变,脱口惊啊!俱都愣了。

卫擎宇依然镇定地问:“丐帮的弟兄们还说了些什么?”

刘领班恭声道:“他们还说,看情形,马幼姑是专程陪着范少侠来参加论剑大会的!”

柳鸣蝉却沉声道:“这有什么值得意外的,在太湖游艇上我就准备邀请他前来参加论剑!”

话声甫落,卫擎宇已凝重地道:“范少侠的前来参加论剑,我认为原因颇不简单。”

黄清芬也颔首凝重地道:“唔!宇弟弟说的不错,根据范天厚时下的心境,他绝不可能前来争夺这一届的盟主宝座的!”

话声甫落,刘领班已恭声道:“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属下还没报告,就是崆峒派的长老山真道人的徒弟,已经前去和范少侠接头了!”

如此一说,不少人惊得脱口轻啊!

金妪脱口急声道:“我老婆子想起来了,齐鲁大侠范琪保,一向以打梅花桩著名于世,看来山真和道静两个牛鼻子,故意把论剑会场选在血莲谷,完全是为了范天厚!”

话声甫落,贼僧、丐道、糊涂翁三人也凝重地正色颔首道:“不错,论剑在石笋上交手,和在梅花桩上交手完全是大同小异,这对范天厚来说,当然有利。”

齐南狂叟接口道:“听说这小子又跑到长白山拜雪地飘风为师,学会了雪上飘的绝顶轻功,这不啻如虎添翼。”

柳鸣蝉听了非常生气,但她却不敢乱发脾气……

因为她在石笋上交手原就不大习惯,何况范天厚在梅花桩上打斗又是独步武林的家学一种?

但是,她仍忍不住道:“既然对方来了,好歹也要和他交手,分个胜负,何况他父亲当年输给我姑姑凤宫仙子……”

话未说完,卫擎宇已挥了阻止手势,同时凝重地道:“这是邛崃最毒辣的一项阴谋,我们绝对不可意气用事,而使他们毒计得逞!”

富婆立即道:“这么说,邛崃、崆峒两派是利用范少侠为父争回昔年面子的心理,而特地派人前去游说的了?”

卫擎宇凝重地微一颔首道:“这是他们施展的一石二鸟、两败俱伤的阴谋,其实,他们并不真的希望范天厚也登上盟主宝座。”

乾坤六怪杰同时关切地问:“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

卫擎宇毫不迟疑地道:“当然要阻止范少侠前来参加!”

说罢,立即望着刘领班,关切地问:“那位范少侠和马幼姑现在什么地方?”

刘领班恭声道:“现在南山口外的大镇上……”

话未说完,姥宝烟已似有所悟地道:“既然还在山外,我们仍可以照少夫人方才说的计划去做,待等范天厚赶到,盟主已经产生了。”

黄清芬一听,立即摇头道:“这样太冒险了,范天厚明天早晨一定会入山,就是盟主产生了,在各门各派暗中不希望我们麟凤宫继续保持盟主的情形下,很可能怂恿重战……”

卫擎宇接口郑重地道:“大家必须明白一点,那就是邛崃、崆峒两派选在血莲谷论剑,是经过铁指仙翁和武当、少林各派都同意的!”

说此一顿,特地又压低声音道:“根据现在的情况变化,谁也不敢说范天厚的前来参加论剑,铁指仙翁和少林、武当等派事前不知道。”

如此一说,纷纷震惊地道:“有理。”

富婆首先关切地问:“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卫擎宇毫不迟疑地正色道:“现在必须设法、阻止范天厚前来,并使他深知中计,被人利用,愤而离开黄山。”

乾坤六怪杰和齐南狂叟、糊涂翁等人同时焦急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鱼龙混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