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四 章 湖中凤宫

作者:忆文

因为,就这么片刻之间的工夫,已经离开湖岸很远,而立在岸上的人也已经看不清楚了。

卫擎宇悚然一惊,顿时警觉这位靠桨划船的姑娘,竟是一位内功极厚,腕力极强的武林高手。

再看靠桨的村姑,神情震惊,张着小口正瞪大了两眼望着他。他的突然站起转过身来,显然使她吃了一惊,一双嫩白玉手也停止了划桨。

村姑见卫擎宇突然站了起来,望着她发愣,不由惊异地问:“公子爷,你要做什么?”

由於村姑的发话,卫擎宇这时才发现村姑白皙的皮肤,颇有几分姿色,根本不像风吹雨打日头晒底下的一般渔家女。

再看她靠桨的一双手,嫩白纤细,这哪里是天天结网打渔的手?

是以,他急忙跨过前座横儿,走到村姑的面前,将手一伸,沉声道:“把你的手拿给我!”

村姑一听,粉面通红,立即生气地说:“公子爷,你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下,你可不能欺负我们女孩子家,你再不退回去我可要叫啦!”

说此一顿,特地用明亮的大眼睛一扫湖面,以威胁的口吻道:“你看,游艇、渔船,他们都向我们这边驶来了!”

卫擎宇游目一看,发现较近的几艘游艇和渔船上的人,果然都以惊异的目光向他们望来。

但是,他并没有退回去,就坐在村姑面前的后座上,同时冷冷地道:“我早看到了,那些船上都有帆,他们必须借重风力驶船,而你却全凭你的双腕……”

话未说完,村姑竟恍然地笑了,而且笑得非常自然。

卫擎宇立即不解地问:“你笑什么?”

村姑笑着道:“公子爷,你这人真笨,你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许多男女都练有武功吗?”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动,原来她把我当成不会武功的读书人了,是以,颔首道:“在下当然听说过,这么说,你也是会武功的了?”

村姑有些得意而又骄傲地道:“那是当然咯!不然我划船为什么这么快?告诉你,我今天是出来练功夫的,如果偷懒,我爹爹也会打我呢!”

卫擎宇听得暗自好笑,不自觉地问:“令尊大人是武林中的哪位前辈?”

村姑见问,立即微蹙柳眉,仰面望天,同时双手慢慢地去划桨,自语似地说:“让我想想看啊!”

卫擎宇听得暗自好笑,不自觉地笑着问:“自己的爹,为什么还要想想看是谁呢?”

村姑立即正色道:“我是想我爹爹在江湖上的绰号,有的人提起他的名字,并没有人知道,但提起他的绰号来却非常响亮!”

卫擎宇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这时他却糊涂得没有想通,自己父亲的绰号怎么会突然忘了呢?是以,他还连声应了两个是。

只见村姑的目光一亮,突然兴奋地道:“我想起来了,叫湖海蛟龙,湖海蛟龙。”

卫擎宇一听,立即蹙眉去想,同时自语道:“湖海蛟龙……湖海蛟龙……”

村姑见卫擎宇蹙眉苦思,神色不禁有些得意,赶紧有意解释道:“湖海蛟龙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表示那个人的水功之高,在大湖里,大海里,身手矫健得就像蛟龙一样……”

卫擎宇似乎在想“湖海蛟龙”是谁的问题,因而摇头一笑,道:“这位前辈的绰号我没听说过!”

村姑一听,不禁有些尴尬地一笑道:“现在你当然不知,将来你就知道了。”

其实卫擎宇不知道村姑她爹的绰号,他自己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的师父并没有告诉他那么多,譬如像凤宫仙子,玉面神君,这等轰动一时的人物,他还不是一直没有听说过。

但是,自从卫擎宇说出,没有听说过村姑她爹的绰号后,村姑的神情便没有方才那么爽朗自然了。

卫擎宇见村姑的神情有些尴尬,误以为自己没有说知道她爹的响万儿而不快,赶紧笑着说:“是的,将来我一定会知道,说不定将来有机会我还要亲赴府上拜望令尊呢!”

村姑一听,立即兴奋地道:“好呀,现在我就带你去,他老人家一定很高兴见你!”

卫擎宇一听,慌得立即摇手道:“哦,不行,今天我不能去……”

村姑立即正色说:“我的家很近,就在栖凤岛旁的一个小岛上!”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目光倏然一亮,脱口急声问:“栖凤岛?栖凤岛上可是还有一个栖凤宫?”

村姑听得神情一愣,颔首道:“是呀,你为什么要问这些?”

卫擎宇立即焦急地要求道:“小妹,请你送我到栖凤岛好下好!”

村姑一听,立即神秘地笑了,同时笑着道:“我知道了,难怪你上船时那么的急,原来是去栖凤宫找仙子去的……”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动,不由关切地问:“你们也知道栖凤宫里有位仙子?”

村姑立即正色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栖凤宫里有位仙子,在我们太湖方圆六七百里的人,可说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就是三岁的娃娃,也知道栖凤宫里的仙子,比月宫里的嫦娥还美!”

卫擎宇听了不禁暗自好笑,但他却佯装不知地问:“现在还这么美吗?”

村姑毫不迟疑地正色道:“当然还是那么美!”

卫擎宇失声一笑道:“这么说你见过那位仙子了?”

村姑正色道:“当然见过咯!有时我们前去栖凤岛上玩,还会在宫外碰见仙子呢!”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不由有些怀疑地问:“怎么,你们可以随便到栖凤岛上去玩?”

村姑立即不高兴地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任何人都可以去玩,只要不攀折岛上的花木或偷吃果树上的果子。”

卫擎宇一听,不由蹙眉沉思,因而自语似地道:“这就不对了!”

村姑立即关切地问:“有什么不对?”

卫擎宇急忙一定心神,道:“我来此以前曾听人家说,别说前去栖凤岛,你就是打听栖凤宫的位置,沿湖的渔民也会说不知道……”

话未说完,村姑已经轻蔑地讥声道:“说这些话的人,一定是那些做事怪里怪气,说话神经兮兮的人!”

卫擎宇心里道:是呀,这位村姑说的一点儿也不错,三位怪杰,就是这个样子的人。继而一想,也许三位怪杰没有说谎,因为,就凭他们三位那副尊容和打扮,渔民们自是不会告诉他们三人,栖凤宫的确实位置。

但是,他仍忍不住怀疑道:“不过,江湖上的英雄豪杰们,都说金妪、富婆、姥宝烟三位前辈厉害,这也是事实呀!”

岂知,村姑竟以警告的口吻,正色道:“公子爷,你千万不要听那些人的话,他们呀!他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看见人家有钱他们眼红,而他们自己呢,有了早餐没有午餐,有时候还要伸手向人家要钱要饭!”

就此一顿,特地又加重语气,继续道:“你知道吗?他们那些人,靠着一身来无踪去无影的本领,肚子饿极了,有时候还去偷呢!”

卫擎宇听了这些话,虽然心里不服,但村姑说的却是事实,而且她并没有指名是说的三位怪杰,她所指的当然是那些不知轻重的江湖败类。

说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卫擎宇的双颊上,仍觉得一阵热辣辣的发烧。

心念间,又听村姑继续道:“其实,栖凤宫的三位老奶奶慈祥得很,尤其对我们沿湖和各岛的渔民,更是关怀倍至。”

卫擎宇“哦”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正想着如果能够前去栖凤宫,见了金妪、富婆、姥宝烟三位前辈时,应该如何运用早已拟好的说词。

心念至此,不自觉地问:“小妹,你是说,不是太湖附近的人,也可以随便登上栖凤岛游玩吗?”

村姑毫不迟疑地正色地道:“当然可以。喏,你看,我们不是正向栖凤岛前进吗?”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噢”了一声,急忙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小船正穿过两个小岛之间,而船头对正的方向,大约数百丈外,即是一个浓郁翠黛的大孤岛。

只见那座独立大岛上,一片翠绿中,果然有数角飞檐殿脊逸出树外,在微微偏向西方的红日映照下,闪闪发射着金光。

卫擎宇看罢,不由兴奋地道:“那里就是栖凤岛?好,我一定要上去看看!”

岂知,村姑竟迷惑地问:“咦?你不是要来湖面上找人的吗?”

神情兴奋,心情激动的卫擎宇,因而不自觉地道:“我要找的人就是栖凤宫的仙子……”

话未说完,已听背后的村姑,欢乐地笑着道:“我想起来了,你原来是前去栖凤宫选婿招郎呀?是不是?”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惊,急忙回头,炯炯的目光注定村姑,惊异地问:“你说什么?选婿招郎?”

村姑看得一惊,花容失色,不由得迷惑迟疑地说:“你?你不是来招郎的呀?”

卫擎宇对“招郎”两字觉得非常刺耳,对他来说,似乎也是一种侮辱,因而有些生气地问:“我问你栖凤宫招郎的是谁?”

村姑惊异地正色道:“还会有谁?当然是仙子呀?”

卫擎宇一听,不知怎的,突然对已经失踪多年的玉面神君感到气愤不平,继而再想到自己见了她还要跪在她身前喊娘,一股无名怒火,突然冲上心头,不由恨声道:“她居然还会选婿招郎!”

岂知,村姑竟理直气壮地:“这有什么不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是死了丈夫的寡妇还可以再嫁呢?”

卫擎宇一听,本待吼她一声:“不要说了。”但想到还需要她把自己送上栖凤岛,因而到了chún边的话只得硬咽了下去。同时,转身走回前座坐下。

村姑也很知趣,自卫擎宇走回前坐,她再也没开口说什么。

小船愈划愈快,溅得船头上水花四射,发出了“叭叭”水响,好像村姑也有一肚子的火,要把心里的怒气发泻在划船上似的。

卫擎宇闷坐在船头上呆呆地望着激溅四射的水花,和如飞般掠向船后的湖面,对当前逐渐扩大,急急向他迎来的栖凤岛,看也不看一眼。

他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按照三位怪杰的计划去做,还是见机行事,还是公然向他们强索。

势必双方动手,在自己势单力孤的情形下,必须施奇招下重手,至少一掌下去不能让对方再继续参加战斗。

但是,如果照三位怪杰的说法,不但凤宫仙子的武功高不可测,就是金妪、富婆、姥宝烟三位也各有一套独特功夫,以他卫擎宇一人之力,未必能同时打败她们四人。

再说,师父的那颗玉心,据三位怪杰说,是放在后宫机关重重的八卦楼上,虽然师父令自己熟识易经和九宫八卦克致生化之学,但如果不能获胜,玉心仍无法到手。

但是,如果要他见了即将招郎改嫁的凤宫仙子,就要跪下喊娘,他实在心不甘,情不愿,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何况这件事他本来就是勉强答应了三位怪杰呢。

思前想后的结果,他决定择善取乎其中,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心念方毕,蓦闻身后的村姑不高兴地道:“湖水有什么好看的?你该准备下船啦!”

卫擎宇悚然一惊,急忙抬头,发现十数丈外即是一片金沙闪闪的湖滩,栖凤岛边,浪花轻掀,无数礁石问,漂浮着湖草和杂物,随着斜斜上升的岛势,一片浓翠碧绿的各种树木,直达岛的顶巅。

打量问,蓦闻身后的村姑催促道:“可以上岸啦!”

卫擎宇急忙一定心神,立即起身,足尖微微一点船面,身形凌空而起,直向沙滩上纵去。

双足落地,急忙回身,举目一看,村姑已扭腕拨船,正准备离去。

卫擎宇急忙探手腰问,顺手取出一锭银子,同时急声道:“喂,喂,小妹,你的船资……”

话未说完,村姑已头也不回地道:“谁要你的船资,我曾告诉你,我是出来练腕力的!”

卫擎宇一听,甚是感激,赶紧大声道:“小妹,谢谢你啦……”

话刚开口,村姑已哼了一声道:“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谢谢你当了我的压船石!”

卫擎宇听得一愣,不自觉地自语道:“什么?压船石?”

但是,当他想明白的时候,划船的村姑早已到了十数丈外了。

想到顺利地登上栖凤岛,碰到她不能说不算运气。

否则,说不定这时仍沿着湖堤找小船哩!

一想到栖凤岛,卫擎宇急忙回身,只见眼前岛势,斜斜上升,中央最陡且多为巨木石树,枝叶十分茂盛,方才在远处看到的飞檐殿脊,这时已看不见了。

游目一看,不远处就有一条小径,蜿蜒伸入林内,想必是通向栖凤宫的。

卫擎宇看罢,再不迟疑,立即奔至小径前,沿着上升的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湖中凤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