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六 章 粉蝶三郎

作者:忆文

卫擎宇心中一惊,急忙定神,这才发现他已穿过大厅,通过了广院,业已到达了后宫。

同时,他也发现仆妇侍女们正纷纷提剑奔走,似是各人前去各人担任警戒的位置。

有一些提刀壮汉,则纷纷飞步向前门奔去。

卫擎宇一看这情形,立即激起他的侠情义愤,不管晋天雄会不会识破他伪装,为了救人,为了铲除武林败类,已不容他再踌躇迟疑。

心念至此,立即展开身法,沿着来时的路径,绕过雄伟大殿,直向角门以外奔去。

这时,喊杀助威,以及怒喝狂笑之声听得更清晰了,显然就在宫门外的那片平坦大草坪上。

一出角门,卫擎宇的目光不由一亮,只见数十丈外的三孔巍峨大宫门外,灯笼火把,耀眼通红。

根据喊杀助威之声,至少有一百多人。

其中夹杂着打斗怒喝和笑声,那声声近乎得意、残忍、阴刁的尖笑狂笑,卫擎宇听来有气,他敢断定绝不是发自晋天雄之口。

心念间,已如飞纵过正殿前的曲池广阶和雕栏。

卫擎宇奔出唯一开着的右宫门一看,只见金奶奶宝奶奶以及那位美艳的晋嫂,才吆喝着佩刀壮汉们闪开,正向打斗场中挤去。

看了这情形,卫擎宇急忙刹住身势,循着闪开的壮汉向场中一看,只见一个虎背蜂腰的黑缎劲衣青年,正和一个一身粉缎长衫,左缀英雄胆,右插粉蝴蝶的白面青年,双方掌来拳往十分激烈地打在一起。

粉缎长衫青年,剑眉星目,胆鼻朱chún,看来一表人材,只是在他的目光中闪烁着阴刁,眉宇间隐含着姦诈之气。

卫擎宇知道打斗中的两人,黑缎劲衣青年是晋天雄,着粉缎长衫的青年便是婬贼粉蝶三郎。

那声声阴刁姦笑,果然是发自粉蝶三郎之口,而最令卫擎宇可恼的是,粉蝶三郎和晋天雄交手,并不施展本事,而只是一味的戏要、游斗,显然有意对晋天雄加以羞辱。晋天雄由於过份气愤,因而暴喝连声,奋不顾身,拼命冒险进招,显然企图和粉蝶三郎同归於尽。

但是,粉蝶三郎的武功高出他太多了,使他根本无法得手,甚至连对方的衣角也摸不到。

金奶奶和宝奶奶,以及明媚艳丽的晋嫂,分开吆喝呐喊的壮汉,立即同时怒喝道:“狗贼住手!”

粉蝶三郎闪动眸子一看,一面轻描淡写地应付打斗,一面冷冷一笑道:“你们来了也救不了他的狗命,除非你们答应我……”

话未说完,金奶奶已厉声道:“放屁!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配!”

说此一顿,突然又望着场中拼命抢攻的晋天雄,怒喝命令道:“天雄,你退下来,让金奶奶来收拾他!”

他字方自出口,晋天雄已大喝一声,猛攻一拳,一缩身形,飞身暴退。

但是,就在晋天雄缩身暴退的同时,粉蝶三郎双目中冷芒一闪,猛然振腕,右掌闪电劈出。

卫擎宇看得大吃一惊,脱口怒喝道:“大胆无耻!”

大喝声中,身如电掣,直向场中扑去。

但是,已经迟了。

就在他怒喝的同时,场中砰的一声,接着一声惨叫,晋嫂惊呼了一声“天雄”,已飞身扑向了翻滚倒的晋天雄。

宝奶奶和金奶奶,齐喝一声“狗贼”,一举鸠头杖,一挥旱烟袋,也双双向场中的粉蝶三郎扑去。

也就在宝奶奶和金奶奶扑出同时,眼前一花,蓝衫飘拂,卫擎宇已两臂一横,顿时将两位老奶奶拦住。

但是,他铁青的俊面,冷芒闪射的目光,却仍面对着粉蝶三郎,同时,低沉有力地道:“你们两位请退回去!”

说罢,缓步向场巾傲然卓立的粉蝶三郎面前走去。

但是,身后的金奶奶和宝奶奶仍焦急地提醒道:“宇儿,你不可大意,他是老贼东海岛主的得意徒弟。”

卫擎宇冷哼一声,一个字一个字地切齿恨声道:“他就是玉皇大帝的儿子,我也要他溅血此地!”

粉蝶三郎一看卫擎宇的闪电身法,的确吃了一惊,但听了金妪和老宝烟两人对卫擎宇的警告,傲气顿时又升上来。

是以,以不屑的目光,撇着朱chún,上下打量了卫擎宇一番,冷冷一笑问:“你是哪里蹦出来的混小子,胆敢辱骂你家三太爷,快报上你的狗名来,免得你在三太爷的掌下做了无名的冤鬼!”

卫擎宇啊了一声,距离粉蝶三郎七步处刹住脚步,同时恨声道:“为了让你知道死在谁的手里,告诉你,少爷的名字叫卫擎宇!”

卫擎宇三字一出口,粉蝶三郎的面色大变,脱口急声道:“你……你……你是玉面神君的儿子?”

卫擎宇以为晋天雄或把守宫门的壮汉,已将他的身分告诉了粉蝶三郎,是以,毫不迟疑地颔首道:“不错!”

粉蝶三郎一听,再度浑身一震,急忙采手袖内顺势一甩,“唰”的一声张开,竟是一柄绘有一只大粉蝶的大摺扇。

折扇一出袖,宝奶奶立即警告道:“宇儿小心,那是他成名的铁骨机弩淬毒扇!”

卫擎宇冷冷一笑道:“对我来说,那只是一束无用的废铁!”

铁字方自出口,目光阴狠,一脸怨毒的粉蝶三郎,突然厉喝一声:“鼠辈纳命来吧!”

厉喝声中,飞身前扑,手中大摺扇,顺势斜挥,幻起无数翩翩扇影,一闪已到了卫擎宇的胸前。

卫擎宇卓立不动,一俟对方招式用老,略微闪身,突然举臂,伸手急拿对方的右腕!

粉蝶三郎冷冷一笑,振腕一抖,摺扇“唰”一声合上,右臂趁势下沉,径点卫擎宇的小腹,这一招变化,奇诡妙绝,快如电光石火,看得四周鸦雀无声的近百壮汉,脱口惊“啊”,宝奶奶也忍不住呼了声:“宇儿小心!”

但是,四周的惊啊未落,宝***呼声未完,卫擎宇的左手急出如电,已将粉蝶三郎的右腕握住了。

粉蝶三郎一声怒喝,飞腿弓膝,左掌疾挥,一撞卫擎宇的小腹,一抓街擎宇的面门。

但是,卫擎宇的身手比他更快,就在他提腿挥掌的同时,猛的一旋左臂,粉蝶三郎的怒喝立即变成了闷哼,一个身躯猛的一旋,立即躬身下弯,胸面向地。

紧接着,卫擎宇的右掌轻轻一拨粉蝶三郎的侧背,喀嚓一声脆响,惨叫声中,血光飞射,粉蝶三郎的右臂,已被卫擎宇略运真力,硬生生地连肩带臂扭了下来!

粉蝶三郎惨叫连声,就地翻滚,油光水绿的草地,立即洒满了血迹,而粉蝶三郎的粉蝶长衫,也立时殷红一片,在数十灯笼火把的熊熊火光照耀下,恐怖骇人,悚目惊心。围立四周的近百壮汉,俱都看呆了,没有人呐喊助威,也没有人兴奋喝彩。

宝奶奶张口瞪眼,她似乎也为卫擎宇如此迅捷的身手,如此惊人的武功,如此骇人的手法而愣了。

在地上翻滚嗥叫的粉蝶三郎,仅翻腾了两三下就不动了,但他的肩头血肉和浑身却仍在不停地抖着,显然,他已晕死了过去。

这时,整个宫前广场上,除了噗噗的火焰燃烧声响,再就是明媚艳丽晋嫂的痛哭声:“天雄、天雄、天雄呀,呜呜……”

卫擎宇手里提着粉蝶三郎的断臂,神情木然,当他听到晋嫂的凄声痛哭,悚然一惊,丢下粉蝶三郎的断臂,飞身向天雄扑去。

只见倒身在金奶奶怀里的晋天雄,面色如纸,嘴角鼻口流血,浑身瘫痪在地,业已奄奄一息了!

可怜的晋嫂跪在晋天雄的身边,扑在他的胸上痛哭。

卫擎宇扑至近前竟然呆住了,他做梦都没想到晋天雄被伤的这么严重,鼻口出血,五脏已碎,就是华陀、扁鹊再世也救不活了!

想到他方才赶到宫门的时候,如果及时进场,不但可以制服粉蝶三郎,还可以救下晋天雄的命。

心念至此,他突然想起方才在八卦楼前晋嫂惶急向他求援的话——卫少侠,您快来,天雄不是粉蝶三郎的对手!

在这一刹那,卫擎宇心痛如割,愧悔交集。一个活生生有为青年,因他一念之差送了命,一对恩爱情深的夫妻,因他的畏缩迟疑,而从此幽冥隔绝,鸳鸯折翼,因为他的怕被揭开,而害得明媚艳丽的晋嫂年轻轻做了寡妇,今后无数的岁月,叫她孤寂一身,如何度过,什么时候才能熬到白头……

蓦然,他的目光一亮,毅然哭声道:“不,我一定要尽力将他救活过来!”

说话之间,急忙把晋天雄的左手握在他的右掌之间。

满面泪痕的金奶奶和黯然走过来的宝奶奶一见,大惊失色,不由惊得齐声惊呼道:“宇儿,你,你要做什么?你天雄哥已经没救了!”

但是,满眶热泪的卫擎宇,理也不理,星目注视着晋天雄的如纸面孔,真气迳由他的掌心中,徐徐输入。

明媚艳丽、泪流满面的晋嫂,这时也停止了哭泣,她的云发有些蓬散,神情十分凄痛,娇靥上泪痕斑斑,她也目不转眼地注视着晋天雄那张可怕的脸,但是,她的明目中,晶莹的泪珠,却仍一颗接一颗地滚下来。

四周围立的佩刀壮汉,不少人暗自流泪,足证晋天雄平素对待他们亲如弟兄,他们默然地围过来,每个人都以关注急切的目光盯视在晋天雄的睑上。

随着晋天雄的脸色转趋红润,鼻翅增强了扇动,接着吸了口气,缓缓睁开了无神的眼眼。

晋嫂一见,立即哭喊了一声:“天雄哥!”

晋天雄一见自己的娇妻,无神的双目中,立时滚下两滴热泪,同时,颤抖着沾满了血迹的嘴chún,乏力地道:“清……芬……我……对不起……你……”

卫擎宇一听,心痛如剑,不自觉地哭声道:“不,是我害了她!”

晋天雄这才发现英挺俊拔的卫擎宇,热泪盈眶地望着他,一道暖暖的热流,分奔他的四肢,环绕他的内腑,直奔他的丹田。他知道,这是因为卫擎宇的掌心紧紧贴着他的掌心之故。

卫擎宇见晋天雄一直愣愣地望着他,到了这时候,他为了让晋天雄死得瞑目,只得自我介绍道:“小弟是卫擎宇……”

话刚开口,晋天雄已颤抖着血chún,流泪颤声道:“我……知道……是你害了她……那就由你……照顾她……”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顿时呆了!

就在他神情一呆的同时,蓦见紧紧握着晋天雄右手的明媚晋嫂,脱口嘶呼道:“天雄哥,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卫擎宇悚然一惊,急定心神,发现晋天雄已闭上了眼眼,头一偏,倒进了金***怀里。金***老泪,也正一滴一滴的滴在了晋天雄的脸上。

明媚艳丽的晋嫂,悲痛慾绝,抱住晋天雄的尸体,椎心沥血般地放声哭起来。

卫擎宇神情木然地缓缓站起来,他的眼睛也早已模糊得看不清楚了。

他记得,他起小就是一付倔强的性子,宁折不屈,宁死不辱,在他的记忆里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哭,什么叫落泪。

但是,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几天之内,他业已经历两次,而这一次的心情却与离开卧牛山的破茅屋时完全不同。

他一直怀疑自己,他为什么会突然懦弱了呢?

继而一想,又觉不妥,难道感情丰富,深受良心责备而流泪就是懦弱吗?

不,他自己不承认。这是一个性情中人的良知和真情的流露,有喜怒哀乐的人才谓之人,如果阴险狡黠,城府深沉,即使是人,也未必受人尊敬!

心念间,已听宝奶奶戚声道:“宇儿,我们先回去吧!”

卫擎宇定一定神,见嗓音业已哭哑的晋嫂,仍紧紧地抱着晋天雄的尸体不让壮汉们抬走,立即望着宝奶奶关切地问:“晋总管……”

话刚开口,宝奶奶已挥着手道:“有你金奶奶关照着设灵入殓,用不着你*心。”

卫擎宇又看一眼痛不慾生,嘶声悲哭的晋嫂,同情地道:“那么晋嫂……”

宝奶奶一听,满挂泪痕的老脸,神色突然一沉,立即沉声问:“怎么?难道你真的要照顾她一辈子?”

卫擎宇一听,突然升起一股怒火,立即犯了他倔强性子,俊面一沉,怒声道:“在这种时候您老人家怎可说这种话?”

宝奶奶一看,立即放缓声音道:“宇儿,宝奶奶已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一心都是为了你好。须知,你不但要支撑栖凤宫的门户,你还要在武林中成为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进而成为武林霸主。为了你的声望,为了你的前途,为了对得起你死去的乾娘,宝奶奶不得不提醒你!”

卫擎宇一听宝***话,着实吃了一惊,同时也立即想起自己的真正身分——自己是冒充玉面神君的儿子,前来栖凤宫目的在盗取恩师的玉心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粉蝶三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