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七 章 莲荷绣巾

作者:忆文

这柄宝剑仅嵌满了宝石的剑柄就有八寸之多,剑鞘通体墨绿,护箍乌黑,黑丝带上的佩扣却似一种鲜红的玉石,用手一握,剑鞘冰凉,宽度三寸以上。

卫擎宇顺手拿起,重量达普通剑的两倍以上。细看剑柄上,并无名称字迹,久久才在许多闪闪发光的白宝石中,发现一个以红宝石嵌成的奇形古篆“霸”字。

看了剑柄上的古篆霸字,卫擎宇苦思良久,在他所知道的名剑中,似乎没有这么一柄奇形巨剑的名字。

轻轻一按哑簧,“咔嚓”一声轻响,寒芒立时刺眼,在一阵隐约可闻“嗡嗡”吟声中,剑身自动弹出几近三寸。

卫擎宇看得心中一惊,知道这是一柄削金切玉,吹毛立断的上乘宝剑,根据剑身弹出的长度,知道森森剑气,必极凛冽。

於是,横肘运劲,顺势一撤,“呛”的一声悦耳龙吟,楼内光明大放,楼顶上的八颗明珠,分射光芒,卫擎宇只觉被雨淋过的俊面,皮肤一阵绷紧,汗毛根根卷缩,眼前只觉寒芒刺目,不敢直视。

卫擎宇看了又惊又喜,本想顺势一挥,但他知道,万一不慎剑芒触及中央悬垂的铁链,除非将乾宫楼破坏,势必被困死在里面。

他看了又看,越看越爱,尤其,剑身宽两寸有半,中凸刀薄,虽然沉重了些,但使用起来却极为趁手。

尤其,当他的恩师传授他剑术时,多为刚猛剑式,恩师并告诉他,将来下山,宜选重剑。

但是,他知道,这把剑必是栖凤宫镇宫之宝,而且,剑是别人的,并非已有,怎可喜欢它就把它拿走?

是以,他再仔细地赏玩了一番,“沙”的一声,光线顿时一暗,他已横肘将剑收入鞘内。

将匣盖掩好,扣上锁钩,除了滴在桌上的雨水,和留下的湿手印外,一切完好同前。

当然,他知道,这个秘密一定瞒不过金妪、富婆、姥宝烟三位前辈。

因为,明天绝早不见了他的踪影,她们一定会到处察看。那时她们登上楼来一看,自然会发现他卫擎宇曾经来过。他放好了剑,再游目看了楼内一眼,知道玉心不可能放在乾宫楼上,这时不禁有些后悔,方才应该先进坎宫楼。

但是,现在要进坎宫楼,必须先滑落至基层的地坤宫,然里再由外面重登坎宫楼。

卫擎宇不知时刻,不敢久留,但他却不敢握住铁链就滑下去,因为他知道,在铁链的顶端尚系着巨钟、警铃,或其它能发出音响的报警东西。

於是,他先在怀中取出数块碎银,默运功力,劲透十指,略微捏搓,立即捏成一个银钉。

紧接着,一长身形,立即将银钉插进贴梁的链孔内,轻飘飘地向下缓缓滑去。

虽然铁链已钉进了墙壁,但卫擎宇仍不敢大意,因为,他怕富婆等人就宿在八卦楼内。这些老一辈的人物,并不因为她们年近古稀耳聋眼花,相反的,她们更机警、更锐敏。

卫擎宇尽量使身体轻如柳絮,仅在铁链上借少许着力,默记下降尺度,大概快到地面了。

但是,随着下降的尺度,他突然发现下面有一蓬淡弱的毫光飞射上来。

低头一看,发现下面好大一片光亮,显然燃着灯火。

卫擎宇这一惊非同小可,知道下面必有警卫。

其实,这一点他应该早已想到才对。

这时,上既不能,下又怕发现,真是上下都难。

继而一想,反正马上离开栖凤宫了就是被发现了也无关紧要,索性下去将他们制服。

心念已定,缓缓下降,较之方才格外小心。

须知,下面的警卫,绝对不止一人,万一不能一口气制服,让他们发出了呼叫声,在这么大的暴风雨中,要想冲出栖凤宫虽然不难,但要找到船只可就不大容易了。

随着他下降尺度,一阵一阵的寒气,直扑上来,而且,冷冽刺骨,令他有些寒栗难耐。

卫擎宇浑身被雨淋透,如不靠真力抗拒,势必被冻得发抖打战。

看了这情形,卫擎宇不禁纳闷,地坤宫中何以阴气森林,冷焰飕飕?

再往下降,连双手握着的铁链,也透肌砭骨了,当然,下面的冷焰也更形厉害了。

在这种情形下,卫擎宇已断定下面不可能有警卫,同时,发现距离地面已不足三丈了,假设下面有警卫,这时发现了微微颤动的铁链,自会围在四周准备动手。

心念及此,双手一松,飘然而下。

双脚落地,神情一呆。因为,就在他落地不远的面前,赫然停放着一口晶莹透明的棺材,显然是一口水晶棺。

卫擎宇已模糊地看见棺内躺着一个黄色的人影,而她的胸前有一件东西,闪闪发亮,毫光四射,因而看不清她的面目,但根据她的模糊形象,显然是位妇人。

一想到妇人,卫擎宇的心头猛然一震,他知道凤宫仙子虽然已死四年,但要等到玉面神君的儿子卫小麟到达里才择日安葬。

因而,他不禁在心里惊呼,晶棺内躺着的妇人,莫非是凤宫仙子不成?

心念间,不自觉地缓步向前走去。

他发觉愈接近停棺的乌黑平台,愈觉得寒气砭骨。

这时,他才恍然似有所悟,这块乌黑的平台,必是一块千年玄玉,所以才有如此砭骨裂肤的寒气。

随着他的前进,发现棺里的妇人穿的衣着服饰,和活着的兰梦君完全一样,而她的面庞,也极为酷肖,只是肌肤苍白,显得十分削瘦憔悴。

而最令卫擎宇震惊的,是在中年妇人的前胸上,赫然放着一颗大如桃核的鲜红玉心,一条金链,系在中年妇人的颈里。

卫擎宇看了这情形,心头狂跳,神情激动,不由在心里猛喊:“玉心!玉心!这就是恩师失落的那颗心!”

他在心里震惊疾呼,而上身也猛然前倾,双手扶着棺盖,忘了逆心的寒气,立即运集目力,细看中年妇人前胸上的那颗玉心,他要看一看这颗玉心,到底有何奥妙之处。

因为,这关系着他是否应该启开棺盖将玉心取走。

他运集目力,双目凝视,由於玉心的光芒强烈,加之隔着一层水晶棺盖和他内心的激动,乍然间他无法看得清楚。

想是他看得太久了,他只觉得玉心的本身上,在强烈的光芒中,有数不尽的金星盘旋飞舞,看不出它有何关系着千万人的生命,和武林浩劫的真正原因。

他缓缓直起身来,呆呆地望着棺中的凤宫仙子出神,而他的心里,却想着这颗玉心的玄奥之谜。

首先,他想到这颗玉心,是不是恩师临终时说的那颗失落的心?

还是恩师的遗言未说完,心的下面还有其他的话意。

现在,假设凤宫仙子胸前的这颗玉心,就是恩师失落的心,它怎的会落在凤宫仙子的手里?

而她又为什么临死还要把它带进棺材里?

由此可见,凤宫仙子对这颗玉心是多么的珍惜爱护,决不是她随意捡来的,或在古董店里买来的古玩,而是一件对她具有极大的意义,甚至影响她一生幸福而资纪念的东西。

果真如此,她胸前的这颗玉心显然是由别人赠送的,但决不是她素有富婆之称的母亲。

那么赠给她这颗玉心的应该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真正丈夫,另一个则是她深情痴爱的情人——玉面神君。

据三位怪杰说,没有人知道凤宫仙子的夫婿是谁。现在,他卫擎宇反较三位怪杰知道的多了一些,那就是根据兰梦君的名字,至少知道她的夫婿姓兰。

但是,他也只能知道这些,因为要想知道凤宫仙子的夫婿是谁,只有问金妪、富婆、姥宝烟,以及兰梦君本人了,如果他真的去问,很可能因此问暴露了身分。再说,他目前也没有必须知道的必要。

如果说,凤宫仙子胸上的这颗心,乃是她夫婿赠给,她将它带进棺里的意义,是表示她对夫婿的愧疚与赎罪。

如果说这颗玉心是昔年威震武林,赫赫有名的玉面神君赠送的,她将它带进棺里的意义则是表示她至死情痴,永爱不渝。

如果说,这颗心确是恩师遗言中的那颗心,那么恩师很可能就是凤宫仙子的兰姓夫婿,或者就是赫赫有名的玉面神君。

换句话说,如果能先知道凤宫仙子胸前的这颗玉心是谁赠送的,或者是谁留下的,也许兼能查出师父的来历和底细,很可能就是以上两个人中的一人。

如果说,这颗玉心是凤宫仙子的传家之宝,而她临死还要带进棺内就失去了意义,而他卫擎宇恩师的身世和来历,也就更加迷离了。

不过,他恩师只传武功,不谈往事,而追问也语焉含糊,究竟是为什么,除他恩师自己外,恐怕很少有人知道。

但是,早在他遇到三位怪杰时便令他迷惑不解的一点,就是他的恩师为何对赫赫有名的玉面神君和素有第一美人之称的凤宫仙子只字不提。

现在,他根据这一点,已经理出了两个答案。

其一,他的恩师就是凤宫仙子夫婿,也就是兰梦君的父亲,由於内心的妒恨,绝口不谈凤宫仙子和玉面神君。

其二,他的恩师就是玉面神君本人,为了怕他卫擎宇知道了他的真正身分,将来功成下山,听到江湖上传说的徘闻,自惭形秽,失去了对他的爱戴和崇敬。

他虽然有这两个答案,但他却不能证实,除非他施展出恩师的独门武功和剑术给金妪她们看,根据拳掌剑术的路数,让她们认出师父的真实身世。

他认为,如果他的恩师果真是兰梦君的父亲的话,她们一定会认得出来。

但是,他担心的是这颗玉心,果真关系着千万人的生命,武林的一场浩劫,而这场祸源却是由栖凤宫开始。由於他的不智,而败坏了三位怪杰的救世救人计划,而使浩劫提早到达,那他卫擎宇的罪过,真是百死莫赎了。

如果连夜离开栖凤宫,藏身岛上,一俟卫小鳞到达,立即上前和他交手,如果他卫擎宇的恩师就是玉面神君,卫小麟绝不可能不认识他父亲的武功和招式。

现在最难的一点是卫小麟的武功是否得自他父亲玉面神君,如果不是,就是他卫擎宇施展尽了全部所学,卫小麟同样的茫然不知。

当然,最好能问出卫小麟的武功得自何人,但是,他现在冒充的就是卫小麟,他能问谁?

那样以来,岂不是自泄底牌?

说来实在可怜,世间学了一身武功,而不知恩师是何许人物的人,除了他卫擎宇外,恐怕再没有几个人了。

现在要想揭开这个谜,只有一个最确切的办法,那就是马上离开栖凤宫,前去会唔三位怪杰。

要他们说明玉心真正重要的原因和来历,然后再回来取,也许还能在玉心的来历上,揣出恩师到底是谁。

如今,他已熟悉了栖凤宫中的形势和实力,除了卫小麟的功力如何他不清楚,其余人等,均不是他卫擎宇的敌手。

换句话说,他仍可在见到三位怪杰之里,问清了根底,再来栖凤宫,重登八卦楼,他自信没有人能阻止在晶棺内将玉心取走。

当然,明天绝早栖凤宫的人下见了他卫擎宇,自会到处寻找,心中起疑。但是由於他们栖凤宫中并没有损失什么,也许对他的离去仅表示不安和猜疑,这必须等真正卫小麟到达里,才能揭开他冒充的身分,但对他的真正来意,恐怕也未必确切知道。

但是,也有一点颇为令他担心,怕的是他尚未返回栖凤宫前凤宫仙子已发丧出殡,玉心果真带进了坟墓,再想到手恐怕就难了。

卫擎宇心念及此,对於现在马上开棺取走玉心,抑或是等见过三位怪杰里,再来栖凤宫索取,实在难作果敢决定。

他愣愣地望着水晶棺内的凤宫仙子,见她虽然安祥地躺在棺内,但她微蹙的眉心间,仍埋藏着太多的忧愁,因而,他也不愿对这位郁闷终生,含恨而死的前辈有所惊动。

最后,他决定先见过三位怪杰,得到确切真相后,再来此取回玉心。

心念已定,立即回身,举步退下台来。

但是,就在他毅然转身,一脚踏下玉台的一刹那,他目光一亮,面色大变,脱口一声惊啊,顿时呆在当场。

因为,就在他身后地坤宫的坎门下,赫然站着一位长发披肩,鬓插白花,神情冰冷,通体一身黑衣的清丽少妇。

这位颇具美色的清丽少妇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对他冷淡,刚刚死了丈夫的明媚艳丽晋嫂!

这时,她已洗去了娇靥上的脂粉,换上了一身黑衣,这并没有损及她充满了青春健美的气质和魅力,反而觉得她另具一种风韵。

卫擎宇这一惊非同小可,啊了一声之里,不自觉地脱口道:“是你?晋嫂!”

晋嫂依然神情冰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莲荷绣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