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八 章 东海魔影

作者:忆文

一看之下,虎眉立时蹙在了一起,因为在他发髻的儒巾四角上,分别缀着四粒大如蚕豆的雪白宝石,在楼内珠灯的映照下,银星闪闪,毫光四射!

他正待不高兴地道:他不希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纨绔子弟,但是,兰梦君已向他解释道:“这方蓝巾,也是在我娘衣箱中发现的,而且和你身上的这袭蓝衫放在一起,金奶奶曾在夜晚拿着这方儒巾在岛上飞驰,所经之处,都有一蓬淡弱余光飘浮……”

卫擎宇听得心中一动,突然似有所悟地道:“你是说,昔年束戴这方儒巾的前辈,夜间飞行,身后都留下一道余光,好让别人知道他的位置?”

兰梦君微一摇头道:“是不是这样我不晓得,但小妹要你束在头上的用意却不在此!”

卫擎宇惊异地“噢”了一声问:“你的意思是?”

兰梦君娇靥敛笑,神情凝重地道:“小妹是希望你束着这方蓝巾,终有一天会在外面遇到认识这方儒巾的人,那时也就知道昔年穿着这袭蓝衫的人是谁了!”

卫擎宇听了心中暗喜,他觉得这也是一项,向三位怪杰询问师父底细的有力证物。

但是,由於兰梦君神情有异,他也不便表现得太兴奋,因而点点头,仅淡淡地道:“不错,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说此一顿,心中一动,觉得这正是离开栖凤宫的借口,因而正色道:“愚兄觉得事不宜迟,我想明天就到各处走走,也许不出三五天,便有人认出这方儒巾的原主人是谁!”

兰梦君一听,立即正色道:“那怎么成,你忘了后天就是我娘的四周年忌日?再说……”

说此一顿,娇靥突然一红,立时低下了头。

卫擎宇一听,知道她将说举行结婚大礼的事,只得恍然一笑道:“我只想到尽快找到这位蓝衫的主人是谁的事了……”

话未说完,兰梦君的娇靥突然又变得有些怨愤地道:“只要知道那人是谁,我一定要亲自问问他,他的衣物为何放在我娘的衣箱里?”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心中的那份高兴也顿时全消了,不由技巧地问:“你不认为是岳父大人的衣物?”

岂知,兰梦君竟轻蔑地“哼”了一声道:“我爹就是因为发现了这袭蓝衫,才和我娘大吵了一顿离家出走的!”

卫擎宇心中一惊,不由关切地问:“后来呢?”

兰梦君听得突然一愣,不由惊异地望着卫擎宇,迷惑地问:“后来的情形你不知道?”

卫擎宇再度吃一惊,心知要糟,知道这句话问得不够技巧,只得解释道:“愚兄是说,这件蓝衫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没丢掉?”

兰梦君又放缓一些脸色,道:“据三位奶奶对我说,这位穿蓝衫的人,很可能对我娘有恩德!”

卫擎宇这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兰梦君很可能一直还不知道玉面神君和凤宫仙子昔年痴恋的事,是以,立即机警地道:“不错,我想也是这样的!”

兰梦君神情渐趋镇定,但仍有些神往地道:“可是我爹至今没有生死消息,我娘也因此在四年前忧闷去世……”

卫擎宇立即宽慰地道:“吉人自有天相,岳父大人如果听说乾娘仙逝了,他老人家一定会赶回来一瞻乾娘的遗容的!”

兰梦君见卫擎宇一口一个“岳父”,娇靥微红,重绽甜笑,芳心似乎很满意,但她却不知道卫擎宇不敢喊兰伯父,因为他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姓兰的。再者,他也担心卫小麟一直呼兰梦君的父亲为义父,如今既然知道了他们即将在凤宫仙子出殡后就要举行婚礼,直称岳父最不容易出纰漏!

但是,兰梦君却含羞佯嗔地白了卫擎宇一眼,甜甜一笑,道:“但愿如你所说的那样,爹能及时赶回来!”

卫擎宇知道兰梦君说的“及时”是指她和卫小麟的婚礼,因而宽慰地一笑:“岳父一定会及时赶回来的,尤其,乾娘一出殡,立时传遍了武林……”

岂知,兰梦君竟黯然叹了口气道:“唉,他老人家一生经商,从来不和武林人物接近……”

卫擎宇听得大吃一惊,突然张口,险些呼出声来。因为,他实在大感意外,他的确没想到兰梦君的父亲竟是一位不会武功的商人。

现在,事情已极明朗,根据蓝衫、饰扣、蓝儒巾,他的恩师很可能就是玉面神君,已不可能是兰梦君的父亲。

正在说话的兰梦君,突然发现卫擎宇神情大变,不由惊异地突然住口,同时改口问:“宇哥哥你?”

卫擎宇心中一惊,急忙定神,赶紧兴奋地道:“我想起来了!”

兰梦君听了这句没头脑的话,不由黛眉一蹙问:“你想起来什么了?”

卫擎宇虽然这么说,实在他什么也没想起来,他只是急中生智,暂时先答上一句,然后再想说词。

这时见问,只得故意一摇头,道:“这办法恐怕也不行,算了……”

兰梦君一听,愈加好奇地问:“到底什么事嘛?”

卫擎宇一直在心中急急盘算,这时突然灵智一动,正色道:“愚兄以为,要想岳父大人及时赶回宫来,只有请求丐帮帮主帮忙了……”

兰梦君似乎不太感兴趣地道:“你是说找那些要饭的花子?”

卫擎宇正色颔首道:“君妹千万不要小看那些要饭的花子,他们的神通可大着哪!”

兰梦君仍有些不信地道:“你认为他们能找到我爹?”

卫擎宇连连颔首,正色道:“当然可以,只要我们把岳父大人的名号、年龄、衣着,告诉他们,他们一定能找得到!”

兰梦君似乎有些心动了,可是她旋即又忧虑地道:“可是我爹只知道我娘叫柳馥兰,并不知道武林豪侠赠给她老人家的凤宫仙子雅号!”

卫擎宇一听,这才知道凤宫仙子的本名叫柳馥兰,但他却正色道:“那我们就连乾娘的原名也一并告诉给丐帮……”

话未说完,兰梦君又有些迟疑地道:“只怕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去年我奶奶就听说华山角下的一个大镇上,有位商人的名字叫姜浩然,结果害我奶奶白跑了一趟,那人就和我爹同一个姓名!”

卫擎宇听得心中暗吃一惊,他下由暗称侥幸,方才要是真呼了兰伯父,马脚马上就露出来了。这时他才知道兰梦君的父亲名叫姜浩然。

但是,兰梦君为什么不姓姜呢?

或者姓她母亲的姓姓柳?

心念间,已听兰梦君迷惑地问:“宇哥哥,你在想什么?”

卫擎宇一定心神,立即道:“我在想,我们可以连岳父的年龄、籍贯,一块儿告诉给丐帮,这样便不会遇到同姓同名而又同年龄的人了!”

兰梦君听得目光一亮,立即兴奋地连连颔首道:“这样太好了,我马上去告诉金奶奶和宝奶奶。噢,现在距离天亮还早,你还可再睡一会儿!”

说罢,甜甜地一笑,急步向北山墙下的通廊走去。

但是,卫擎宇却笑着道:“哪里还早,天恐怕早亮了!”

一旁的小莹小慧,却同时刁钻地含笑道:“我们的新姑爷,您还是再睡一会儿吧,方才刚交三更,现在恐怕也四更不到!”

卫擎宇听得神色一惊,俊面立变,不由脱口急声问:“你们说什么?”

两个侍女吓得一哆嗦,瞪大了两眼不知道答什么才好。

卫擎宇自知失态,但他仍急忙奔至楼门前将楼门拉开,向外一看,天空依然一片漆黑,风雷已经没有了,但雨仍蒙蒙地飘洒着。他望着八卦楼下的最基层,脑际响着晋嫂向他提出的警告:“现在天将拂晓,快些回楼去吧!稍时金奶奶到来,你我都脱不了要受她的责备!”

卫擎宇愣愣地望着八卦楼下,嘴里却迷惑地喃喃自语道:“她为什么要骗我说天将拂晓呢?”

话声甫落,身后的侍女小慧已笑着道:“新姑老爷,我们可没骗您吧?”

卫擎宇一定心神,顺手将楼门关上,只得回身一笑道:“奇怪,我方才好像听见鸡叫了!”

刁钻的小莹一笑道:“新姑老爷新来,当然会少见多怪,以后听多了就不怪,我们这个栖凤岛上的鸡,有时候半夜里就叫起来!”

卫擎宇听得一愣,不由脱口问:“真的呀?”

两个侍女也一愣,同时正色道:“不是新姑老爷您刚刚说的吗?”

如此一反问,卫擎宇的俊面顿时红了,心里暗骂一声:好刁蛮的丫头。但嘴里却笑着道:“不要新姑老爷新姑老爷地喊,我不习惯……”

岂知,两个侍女竟佯装一愣,道:“咦?您都喊我家老爷岳父大人了,我们当然要称呼您新姑老爷了?”

卫擎宇觉得这些个小丫头,个个伶牙俐齿,只得抓住机会笑着问:“你们见过你家老爷没有?”

两个侍女见问,神色一惊,面色立变,不由摇头含糊地道:“这些事少侠还是问三位老奶奶吧!”

说此一顿,较机灵的小慧,继续道:“少侠不是还要睡一会儿吗?要不要……”

卫擎宇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一提到兰梦君父亲的事,两个活泼刁钻的侍女,便突然变得惊惶失措起来?

这时见问,立即宽慰地挥个手势,含笑道:“你们也忙了很久了,想必也很累了……”

话未说完,那位刁钻的小莹已委屈地道:“我们到现在还没睡觉呢!”

卫擎宇立即道:“好,那你们就快去睡吧!我也要再睡一会儿!”

两个侍女一听,俱都笑了,同时,向着卫擎宇一笑道:“新姑爷您真好!”

说话之间,福了一福,转身跑了。

卫擎宇愣愣地望着两个活泼侍女奔进通廊门内,他这时又发现了一个谜,那就是两个侍女为何不敢谈起她家老爷的事?

他一面想,一面屈指弹息了珠灯,低头向内室走去。

这时楼内虽然一片漆黑,但他略凝目力,景物均能清晰可见。

他依然和衣躺在那张躺椅式的大锦墩上,想着一连串发生的问题。

当然,他最关心的还是他的恩师到底是谁,晶棺内凤宫仙子胸前挂着的玉心,与他的恩师是否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兰梦君的父亲原是一位不会武功的商人,如果藏在凤宫仙子衣箱的蓝衫就是玉面神君的衣物,他的恩师已毫无疑问地就是玉面神君。

果真如是,玉面神君的真正儿子卫小麟,就是他的师兄或师弟,将来即使揭穿了他冒名顶替的真相,但为了取回恩师的玉心,亦可得到卫小麟的谅解与宽恕。

但是,据兰梦君方才说,三位奶奶一致证明蓝衫和儒巾却是一位有恩於凤宫仙子的武林前辈之物,也许那位武林前辈就是凤宫仙子的恩师。

因为,根据三位怪杰所说,玉面神君和凤宫仙子的相爱,十分纯正,神明可证。这也可以由凤宫仙子和那位不会武功的商人婚后圆房得到证明。

据说,那位不会武功的商人,也曾风闻凤宫仙子与玉面神君相恋的事,因而也一直耿耿於怀,直到花烛之夜以后,才深信自己的妻子是清白的。

自凤宫仙子结婚后,玉面神君便在江湖上失去了踪迹,而凤宫仙子衣箱的蓝衫衣物是怎么留下的呢?

卫擎宇心念及此,他断定身上的这袭蓝衫,如果不是凤宫仙子她父亲的,便是她授业恩师的。

如果说是凤宫仙子父亲的遗物,难道身为老妻的富婆会不认得死去老伴儿的遗物吗?

只有是凤宫仙子恩师的遗物较有可能。

果真如是,从现在起,他卫擎宇的言行举止,更是格外谨慎小心,因为他很可能是兰梦君的长辈——师叔。

一想到这个问题,他不由暗自庆幸,庆幸他方才洗澡时,没有动用兰梦君的黄绒软毯和浴巾。

现在,他自觉已理出一个头绪来了,只是对兰梦君既不姓姜也不姓柳而感到不解。

其次,富婆本是凤宫仙子柳馥兰的亲生母亲,兰梦君为什么不呼她外婆,却呼她奶奶?

卫擎宇想至此处,不禁摇摇头笑了,同时,心里道:“真是迷离得可笑!”

正在他摇头傻笑,楼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

卫擎宇心中一惊,挺身由锦墩上跃下来,因为他担心是东海老魔等人偷偷地袭进宫来了。

於是,挥手拨开珠帘,飞身纵至外间,急忙将楼门拉开。只见正楼灯光明亮,楼门已开,金奶奶和宝奶奶似乎都在里面。这时雨已完全停止,一些担任警戒的背剑侍女,也都站到廊上来。

卫擎宇看了这情形,虽见正楼内人影晃动,似有吵声,但他已断定绝不是东海老魔等人杀了进来。

只听正楼内传来金***愤怒声音道:“这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是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东海魔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