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奇侠》

第 九 章 蓝衣信使

作者:忆文

东海老魔听说凤宫仙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逝世,虽然大感意外,但也更加震怒,双目一瞪,指着卫擎宇,厉声道:“好个无知小辈,好个狂妄小子,居然胆敢三番两次的戏辱老夫,目无尊长,莫此为甚。今天如不将你立毙此地,以为那些侮辱尊长者戒,今后那些初出茅庐的后生小子们,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老夫不但要以这双肉掌对付你手中的宝刃,还要让你先攻三剑绝不还手……”

卫擎宇不知老贼是计,顿时大怒,不由脱口怒声道:“慢着!”

把话说完,立即横肘收剑,“沙”的一声轻响,光华一暗,巨剑应声收入剑鞘内。

金奶奶和宝奶奶一见,不由大惊失色,不由惊得同时急声道:“宇儿,你要做什么?”

但是,她两人的话尚未完,卫擎宇已将臂一抖,同时沉声喝道:“金奶奶接着!”

着字出口,一蓬光华已到了金***面前。

金奶奶心中一惊,急忙伸手去接,竟是栖凤宫的镇宫之宝——战国“霸剑”。

宝奶奶和金奶奶这一惊非同小可,两人俱都慌了,不由同时惶声道:“宇儿,你可不能上老贼的当呀……”

话未说完,东海老魔已仰天打了个哈哈,道:“好,好,只要你小子在功力上稍逊老夫些许,老夫就饶你不死,绝不杀你,转身就走……”

卫擎宇冷冷一笑道:“你今天还想走吗?告诉你,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说着,伸手指了指老魔立身之处。

东海老魔一听,顿时大怒,暴喝一声,右掌振臂劈出,同时厉声道:“小辈纳命来!”

随着东海老魔的厉喝,一道狂飙,势挟轻啸,直向卫擎宇身前卷到。

宝奶奶和金奶奶一见,同时脱口急呼道:“宇儿快退!”

但是,嘴哂冷笑的卫擎宇,却哼了一声,斜身进步,左臂横形挥出,形如用臂格封对方劈下的一掌似的。

金奶奶和宝奶奶看了这情形,更是惊得脱口尖呼。

但是,就在卫擎宇斜横挥出左臂的同时,甬道中央,砰的一声大响,劲风激旋,划空带啸。

只见东海老魔双肩一晃,龇牙咧嘴,格格两声,竟被震退了两步!

金奶奶和宝奶奶一看,神情惊喜,瞪大了两眼,呆了。

栖凤宫的数十佩刀大汉,竟突然同声暴起一阵声震耳鼓的冲霄烈彩!

东海老魔的老脸,一阵青,一阵红,瞪着一双豹眼在那儿发愣,他似乎尚不相信这会是事实,这应该是做梦!

因为卫擎宇这种用臂挥击的动作,有些违反常理,但事实摆在面前,又不由得他不信。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武林前辈高手中,甚至百年前的武林轶事中,有哪一位谈过这种奇特功夫。

但是,他仍深信,凭他东海老魔一甲子以上的浑厚功力,如作孤注一掷的忘死一击,仍可将卫擎宇震毙!

就在东海老魔震惊错愕间,卫擎宇的体内已有变化,他浑身的血脉突然澎湃,丹田内的雄厚真力,也极待发挥,他不自觉的目注东海老魔,微圈双臂,缓步向前*去。

东海老魔一见,再度一惊,不由暴喝一声,上身微微一蹲,双掌同时推出,一道较方才尤为刚猛的狂飙,挟着刺耳厉啸,直向卫擎宇身前卷到。

卫擎字目注东海老魔,神情冰冷,一俟狂飙卷至身前不远,突然迈前一步,右掌振腕推出!

“轰”然一声,势如闷雷,劲风激旋四周,惊得金妪两人惊呼一声飞身暴退!

东海老魔闷哼一声,老脸涨红,双肩连晃,微微屈膝蹲身,显然在施千斤坠,因为他的双脚下,云石碎裂,格崩有声,但是,他终於拿桩不稳,身形摇晃摆动,一直向身后退去,“哇”的一张口,一道血箭,应声喷出。

东海老魔脸色苍白如纸,一双豹眼顿时显得无神,冷冷的看了一眼俊面铁青,朗目如星,双chún闭成一个下弯的弧形的卫擎宇,缓缓举起大袖,有力地一擦嘴角上的血迹,一声未吭,转身向宫门走去。

跟着东海老魔前来,手中仍举着火把的六七名大汉,这时也急忙一定惊魂,神情惶恐地跟在东海老魔身后,尚不时频频震惊地回头,唯恐卫擎宇不让他们走。

但是,金奶奶和宝奶奶却惊得惶声道:“宇儿,千万不能放这老魔走!宇儿,千万别忘了放虎归山,必为后患,老魔杀人无数,死有余辜!”

卫擎宇冷冷地望着东海老魔的背影,对金妪和姥宝烟两人的嘶声警告,理也没理,听如未闻。金奶奶心中一惊,手中“霸剑”抖手丢回卫擎宇,大喝一声“老贼站住”,一挥手中乌金杖,飞身向东海老魔扑去。

栖凤宫的数十佩刀壮汉,也齐声喊杀,纷纷掣出兵器,蜂拥奔去。

接剑在手的卫擎宇一见,顿时大怒,脱口一声震耳大喝:“回来!”

金奶奶和数十举刀飞奔的大汉一听,纷纷大吃一惊,俱都急忙刹住身势,齐向卫擎宇望来。

东海老魔虽然停身,但没有转过头来。

其余七八个仍举着火把的大汉,早巳惊得面无人色,浑身不停的颤抖,以乞怜的目光望着卫擎宇,等待死活的宣判。

卫擎宇目注金奶奶,冷冷地沉声问:“此地谁说的话算数?”

金奶奶听得面色苍白,目光惊急,只得气馁地道:“当然……当然是岛主您!”

宝奶奶一看情形不对,不由谦恭地道:“岛主有所不知,东海老魔杀人无数,罪不容赦,而且,如果今天不将东海老魔除去,三两年后他必然挟仇重来!”

卫擎宇则冷冷地道:“我已经放他们逃走了……”

金奶奶急忙道:“可是岛主您并没有说?”

卫擎宇冷冷道:“他走时我没有及时阻止,就是默许!”

闻喝停身的东海老魔这时一听,继续举步向宫门走去。

金奶奶一见,不由再度焦急地道:“您将来会后悔的!”

卫擎宇冷冷道:“我认为对的事,永远不会后悔!”

说罢,突然又望着高举火把在当场的七八个大汉,沉喝道:“还不快滚,难道在那儿等死吗?”

七八个壮汉一听,急忙一定心神,转首一看,发现他们的老岛主早已走出了宫门,这才丢下手中火把,转身向宫门奔去。

卫擎宇一见,立即沉声道:“捡起来!”

七八个大汉一听,又惶声应喏,纷纷应是,急忙回身将火把捡起,再度转身,亡命逃出宫门而去。

卫擎宇一俟群贼奔出宫门,这才转身向大殿走去。

他一面提剑前进,一面低头沉思,对身后声震山野“恭送岛主回宫”的欢呼,充耳未闻。

他只想着如何尽快离开栖凤宫,如何尽快追上晋嫂,索回玉心。

至於他提在手中的这把战国“霸剑”,他很想留在栖凤宫,但是,他又怕引起金妪、富婆、姥宝烟三人的怀疑。

其实,如今他已不在乎他的身份被揭穿,但他怕的是一个无辜的少女——兰梦君经不起这么重的打击和难堪。

他对兰梦君确有着一丝喜爱,如果对一个这么美若天仙的少女不喜欢,他不但不配称为男子汉,也不配称为是个万物之灵的人,他应该被称为白痴、铁石、木头人。

但是,他知道,兰梦君已有了未婚夫婿卫小麟,他为了喜欢她,应该保持她的名节,应该使她过幸福快乐的日子,更重要的是为了他自己完美的人格,为了他将来做一个仰不傀天,俯不怍地的大丈夫!

心念间,他已踏上殿阶,走进了殿门。

也就在他走进殿门的同时,蓦闻殿内传出富***慈祥声音,笑着道:“傻丫头,你看,你宇哥哥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吗?”

卫擎宇闻声止步,急忙抬头,只见已换回一身黄绒霓裳的兰梦君,呼了一声“宇哥哥”,迳由富***身边,踏着厚厚的猩红绒毯,急步向他身前奔来。

只见兰梦君轻蹙着黛眉,微张着樱口,神情十分惶急,澄澈如水的凤目中,微显湿润,一手扑张,一手提着长裙,环佩叮叮,凤钗急摇,看来势,恨不得一步投进他的怀抱!

卫擎宇看得大吃一惊,顿时慌了,一俟兰梦君扑至,急忙横剑将兰梦君拦住,同时,急声道:“君妹小心!”

兰梦君似乎没想到卫擎宇不伸手扶她,险些跌倒,一双玉手急忙握住“霸剑”的剑鞘,呆了。

兰梦君惊异地望着卫擎宇的俊面,的确呆了,晶莹的泪珠,也随之簌簌的滚下来,最后,终於掩面哭了。

卫擎宇慌得急忙解释道:“君妹,我刚刚劈了两个歹徒,衣衫上尚有血珠,而且,老魔掌风带腥,很可能有毒,万一你的双手触及,即使不烂掉,也会脱一层皮……”

兰梦君一听,不由放下双手,破啼笑了,同时,深情地问:“真的啊?”

卫擎宇见兰梦君相信了,立即强自一笑道:“不信,你可以去问宝奶奶和金奶奶!”

说罢,尚侧身肃手指了指身后的金妪和姥宝烟。

神情凝重,显然对卫擎宇有几分惧意的金妪和姥宝烟,只得强自含笑道:“岛主说得不错,你又不会武功,万一中了毒那还了得?”

兰梦君一看金奶奶和宝奶奶两人的眼色,芳心一震,不由吃惊地道:“这么说,宇哥哥他已中毒了?”

话声甫落,已经跟过来的富奶奶已呵呵笑着道:“傻丫头,若是你宇哥哥中了毒,他还能好端端的走回来吗?”

兰梦君双目中再度噙满了泪水,望着金奶奶两人,焦急地道:“奶奶,您不要骗我,您看金奶奶和宝奶奶两人满怀忧急的样子君儿就知道……”

话未说完,宝奶奶已解释道:“君儿,两位奶奶发愁,不是为了你宇哥哥中了毒,而是他放走了东海老魔……”

富奶奶听得面色一变,脱口惊啊!不由焦急地问:“宇儿,东海老魔心黑手辣,有仇必报,你为什么把他放走了?再说,那老贼阴险狡诈,他明着打不过你,他会来暗的,手段之卑鄙,无所不用其极,万一他再来……”

卫擎宇立即淡然道:“今后他已不可能再来了!”

富奶奶三人一听,不由惊异地啊一声,齐声问:“你是说……”

卫擎宇解释道:“他的内腑受震多已离位,即使他服了仙丹妙葯,也只能保住他的老命而已。再说当时他已无还手之力,举步已显困难,任何人都可将他置於死地,如果宇儿再追上前去给他一掌,栖凤宫的弟兄们看了表面虽不敢说,但心里却会说宇儿是个赶尽杀绝之人!”

如此一说,金奶奶和宝***老脸都有些红了。

富奶奶含意颇深地叹了口气,兰梦君却深情脉脉地道:“宇哥哥,你真是了不起!”

卫擎宇淡淡地笑道:“了不起的人不是我……”

话未说完,宫门处突然传来数声吆喝:“站住站住,你到底要找哪一位?你怎的可以乱闯?”

卫擎宇和富奶奶等人闻声转首,举目向宫门方向一看,卫擎宇首先吃了一惊,同时暗呼了一声“糟糕”!

只见一个年约二十余岁的白面青年,头束丝蓝带,身穿大蓝衫,正有些生气的用臂将门下拦他的两名佩刀黑衣壮汉分开了。

卫擎宇一看,知道是玉面神君的真正儿子卫小麟到了。

他凝目细看,只见这位蓝衫青年,白净面皮微透黄色,细眉细眼,尖鼻薄chún,用力分开两个守门壮汉,大步向殿前走来。

但是,当蓝衫青年看到中央甬道上的二十几名壮汉,正在抬残缺的尸体和用水冲洗血迹时,他又吓得神色一惊,急忙刹住了脚步!

卫擎宇看得虎眉一蹙,他对这位昔年赫赫有名的玉面神君的儿子,立即产生了许多感触,俗话道:龙生龙,凤生凤,将门生虎子。

这时看来也不尽然。

而最令他感叹的是站在他身边的绝代佳人兰梦君,竟嫁得这么一位夫婿,“红颜多薄命”这句话倒是没有说差。

心念间,只见一个黑衣佩刀壮汉急步走至那个蓝衫少年身前,抱拳恭声问:“请问公子爷……”

话刚开口,蓝衫青年已急忙一定心神,立即换了一个狂傲神态道:“噢,在下要找卫少侠……”

卫擎宇听得心头一震,不知道蓝衫青年是找他卫擎宇还是找卫小麟?

由於他并不认识蓝衫少年,因而断定对方一定是卫小麟的朋友,很可能是卫小麟事先和这个蓝衫青年约好了在此会面,看情形卫小麟的到达也为时不远了!

心念间,已听兰梦君问:“宇哥哥,你认识他?”

卫擎宇目光望着甬道中央的蓝衫青年,木然地摇摇头,本能地回答道:“愚兄不认识他!”

富奶奶则迷惑地道:“这就怪了,他干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蓝衣信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女奇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