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师父》

第1节

作者:应天鱼

死人定律

如果你是个活人,你当然会死掉。

如果你死掉了。

你当然就是一个死人。

如果你是一个死人,你当然就是一个废物。

一个连你自己都无法否认、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不折不扣的废物。

但你也许没想到,对另外一个活人来讲,你的用处可大着哩。

尸体定律

也许你更没想到,死人和尸体并不是同一个东西。

死人是废物,但尸体却不是。

尤其在那官军与流寇胡乱相杀的明朝末年。

您瞧,这儿有个新埋的坟堆,土覆得松松的,埋得可粗糙。

请别见怪,如今本来就是一个粗糙的年代,许多人靠吃石头过日子,您还想怎么样呢?

您再瞧,那太阳可不慢慢沉下去了?

天空混浊得宛如一块油渍渍的大抹布,在这鸟不生蛋的陕北黄土高原上,没有一件东西是清爽的,朔风卷起帷幕一般的尘沙,铺天盖地,狂吼怒吟,直若千万个小鬼正在搬演“蹦子戏”。

那松垮垮的坟堆,越发显得狰狞阴森,好像死人的手随时都会伸出来似的。

却就在这当儿,只见一团畏畏缩缩的人影,颠两步退一步的挨近前来,浑身发着抖,“噗”地一下跪倒在坟堆前,磕了三个响头,继而喃喃自语:“好兄弟,我……我不认识你是谁……但请你行行好,借个东西让我用一下,我将来一定给你多烧点纸钱,让你在地狱里也能过得阔绰一些……”

祝祷完毕,就想动手挖坟,却忽又想起了什么,又磕了三个头。

“好兄弟,在下姓姜名小牙,乃‘闯王’麾下士卒……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咳咳,尽管来……尽管来找我……”

姜小牙胡言乱语了一大套,硬起头皮,像狗一样的伸手猛刨,没几下就把坟堆刚开,露出了埋在里面的尸体。

“好兄弟,得罪了!”

姜小牙反手拔出佩刀,闭起眼睛,咬紧牙关,狠狠一刀斩下,那死人的头颅当即跳了两跳,像颗海龟蛋似的骨碌碌滚了出来。

姜小牙捧宝般捧起人头,装入腰间的袋子里,又朝坟堆磕了十几个响头,这才没命的奔入黑暗之中。

混蛋总是有两个

姜小牙牙刚跑掉不久,反方向却又奔来一个人,只见他体格肥胖,身穿官军号衣,大约是此刻正奉命围剿流寇的“大明”部队中的一员。

这人二话不说,直奔坟冢,但猛然看见土堆已被人挖开,立刻大叫了声:“来晚了一步!他奶奶的熊!”

他扑倒在尸身上伸手乱摸,不管怎么摸就是找不到死人的脑袋,不禁气得踢了尸体一脚。

“王八蛋!连自己的头都保不住,你吃粪长大的啊?”

他丧气的举步离开,向前颠蹲了十来步,忽然脚下一绊,差点摔了个狗吃屎,低头看去,竟又是另一个坟堆。

“天无绝人之路嘛!”

他兴奋的嚷嚷,马上双膝跪倒,叩首不迭。

“好兄弟,在下李滚,乃‘大明’左都督曹变蛟麾下士卒……想借你的身体用一下,万勿见怪!”

言毕,一阵狠刨,将尸体挖了出来,却不由又发一声惨叫:“晦气!怎么是个女的?”

李滚颓然坐倒在地,抱着头思索半日,终于想起了一个人,不禁大拍一下手掌。

“对!就去找他!”

翻身站起,将那具女尸扛上肩膀,挪动臃肿的身躯,费力的朝土坡底下的小镇奔去。

废墟里的怪工匠

本来也许是个人烟稠密的小镇,但如今用“断垣残壁”来形容,都还嫌太过美化了一些。

官军、流寇在黄土高原上的厮杀,已进行到第七个年头,若以人类最爱干的事情来做比喻,就好像一男一女在床上激烈缠绵了七年之后,您能想像那张床变成了何等模样吗?

大概只能这么说,所谓的“人类文明”早已不剩半点痕迹了。

当李滚扛着女尸走在镇上唯一的一条大街上的时候,心头止不住直冒吃痞。

没防着,蓦然一阵北风刮过,吹得一间废屋的门板“砰”地一响;或是古井里“吱”地一声,窜出一头比猫远大的老鼠,嘴里兀自叨着一块取自不明物体的烂肉。

“我的妈呀!”

李滚打着哆嗦,双腿发软,从胸腔内挤榨出来似的叫唤:“老粪团!你在哪里?”

凄厉的呼喊在废墟中回荡,每一声都牵出上百个回音,使得李滚的膀胱隐隐发出憋尿惩了二十三天的痛楚。

李滚正想打消寻人的念头,逃回营去抱着棉被发抖,却忽听一个人语传自脚下:“你奶奶的踩着我干嘛?”

李滚俯首一望,只见脚下的瓦砾之中竟躺着一名浑身腥臭、酒气醺天、虱子已爬满了面颊的糟老头。

“你是哪一边的?”

被唤做“老粪团”的糟老头从喉咙里打了个比屁还臭的嗝儿,仰脸瞄向李滚。

“我是曹都督手下的官兵。”

“唉,倒楣!”

老粪团闷哼一声。

“你们官军的生意比流寇难做百倍!”

李滚陪着笑脸。

“决不让您老吃亏。”

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五个大馍馍。

老粪团当即眼睛一亮,伸手抢过罕见的食物。

“好,说吧,有什么问题?”

李滚把肩上女尸摔到地下。

“就是这个问题。”

老粪团揪了尸体一眼。

“女的?唉,你麻烦大了!”

“千万拜托您老施展妙手,”李滚鞠躬哈腰不迭。

“帮我修理一下。”

鸡与蛋的方程式

“你们那曹都督一定要见全尸?”

老粪团不以为然的摇晃着脑袋。

“对啊,伤脑筋!”

李滚颓丧的回答。

“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流寇!”

一缕星光洒在愁眉相对的两个人的脸上,李滚使劲揉了揉鼻尖。

“人家‘闯王’只要见到首级就算数,咱们偏偏要上缴整个尸体……唉,日子怎么过哟?”

老粪团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咱们陕北虽不是天堂,但往昔的岁月总算还有吃有穿、有说有笑。自从七年前,你们官军来了之后,你们看看,这个地方变成了什么样子?”

“陕北人不造反,官军当然不会来!”

“朝廷腐败,民不聊生,不造反难道等死不成?你晓不晓得,咱们这儿的老百姓有多少人是吃石头死掉的?”

“唉,老爹,谁对谁错,我也搞不清楚,”李滚无奈承认。

“我只知道我们奉命前来围剿流寇,每一次战役过后,每人便至少得缴上一具敌尸……咱们偏又打不过流寇……”

“只好滥杀百姓充数!”

老粪团冷笑道。

“搞到最后,老百姓只要一看见官军的旗帜,就像骡马一般的奔逃无踪。‘流寇如梳子,官军如篦子’,真是一点都不错!”

李滚尴尬的搔着头皮。

“唉,那是从前的事了。”

“当然是从前的事!老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如今方圆五百里之内还有活的东西吗?”

李滚又叹一口气,感喟着。

“那可真是段黄金岁月,到处都有老百姓可以杀……”

老粪团狠瞪他一眼。

“等到没有活人可以杀了,就把死人挖出来应付!”

“唉,别提了,死人也越来越难找了啊!总不能把死了好几年的烂骨头也缴上去吧?”

李滚抱怨道。

“那些流寇还不是到处乱挖?只不过他们比咱们幸福多了,只要弄到一颗头就算交了差”谁教你们官军当初混得太凶,一贝尸体切成了七、八块,你缴一条腿也算‘杀敌一名’,他缴一个屁股也算‘战功一件’,难怪曹都督后来一定要见全尸了。”

李滚烦恼的望着面前的那具女尸。

“别说这么多废话,您老有办法可以修吗?”

把“她”变成最佳男主角老粪团仔细的把尸体打量了一番。

“还好,死没三天,肌肤还很有弹性……啧啧啧,这娘儿们生前可标致!”

“您老还说风凉话?”

“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先把胸脯里面的两团肉刷掉,再缝起来;大腿上的脂肪用针挑掉;屁股嘛,多按摩几下,让它变得更结实。不是我吹牛,雕塑人体的曲线,没人比找更在行!”

“唉,您老说什么?又不是要您帮她减肥,是要请您把她弄得像个男人……不,男尸!”

“我当然知道!我‘天下第一修尸匠’的毛头岂是凭空得来的?”

老粪团不悦的敲打着女尸的背脊。

“你这事儿,只有一桩难办。”

“什么?”

“‘那个东西’要到哪里去找呢?”

天涯何处有“鞭”寻?

李滚愣了愣。

“听说您老不都是用狗鞭、驴鞭、马鞭,缝上去就成了吗?”

老粪团阴森冷笑。

“狗、马、驴?你去给我找找看!方圆五百里之内,你能找到一根蚂蚁鞭,我就把脑袋剁下来送给你!”

李滚又一愣。

“说的也是,会动的东西早就被吃光了嘛!”

老粪团耸了耸肩膀,讥笑的盯着他。

“一文钱难不倒英雄汉,但是一根鞭嘛,如今这年头,可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罗!”

倒楣的男尸

李滚寻思半晌。

忽然例嘴大笑。

“有了!您老等着,我去去就回!”

李滚飞也似的奔出小镇,又来到那头颅已被姜小牙砍走的男尸坟堆前。

“好兄弟,我没福气拿走您的脑袋,但借用一下您的‘那个东西’。总可以吧?”

不由分说,拔出佩刀,“滋”的一下就把尸体的“那话儿”给割了下来。

“好兄弟,得罪了!”

李滚喜孜孜掉头跑回小镇的同时,那男尸蓦地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嚷,只可惜。

并没有人听入耳里。

终于修好了

老粪团精雕细琢的把男根植入女尸,缝妥,然后很满意从各种角度端详了半日。

“我就不相信有人能看出破绽。”

“确实,您老有一套!”

李滚高兴的说。

“多谢您老相助,没齿难忘!咱们营里再有这种生意,一定介绍您来做!”

老粪团冷哼不迭。

“最好别来!”

李滚扛起“女尸男相”,一边忘形的迈跳舞般的步伐,一边哼着小”回营交差去了。

“总算各取所需,物尽其用!”老粪团讥嘲的一晃脑袋。“这出闹剧该收场了吧?”

“姜小牙取走了死人头,李滚抱走了全尸,老粪团则赚到了五个大馍馍,本来当然是个皆大欢喜的大结局。但却都还没完就在这片黄土地上的官军、流寇、修尸匠,全都心安理得、沉睡入梦的时刻,坟堆那边却突然爆发出一阵翻天覆地的騒动。先是没头没卵的男尸吼了一声:“怎么把我的东西都拿跑了?”

继而,女尸的冤魂幽幽一叹:“你好歹还剩了个身体,我连身体都不见了!”

男鬼气愤大嚷:“什么世界嘛,这是?”

这对倒楣的男女双鬼其实才刚死不到半天,两缕幽魂正在前往地狱的途中,不料留在人间的尸体却起了惊人的变化。

把守“奈何桥”的牛头马面,忽然看见这两个不男不女的鬼魂瞒姗前来,不禁搔了搔头皮,相对瞠目。

“怎么会这样?”

一男一女兀自莽撞前冲,立被牛头马面的钢叉拦下。

“阎王有令,地府绝对不收性别不明的生物!”

男儿嚷嚷:“我是男的没错!”

女鬼哭泣:“奴家自是女身!”

牛头马面揪了揪男鬼没有东西的胯部,又瞅了瞅女鬼多了个东西的下体,冷笑道:“这嘛,很难教人相信!”

“那要怎么办呢?”

男女双鬼面面相觑。

“很简单,”马面好心指点出明路。

“若要进入轮回,转世投胎,下辈子寻个好人家,你们就十足先要把自己的性别搞清楚、尸体也要完整,否则只好孤魂野鬼三千年,飘飘于人世,天地无归宿。至于,弄坏了你们尸身的那两个王八蛋,没得好说的,冤有头、债有主,必要让他们得着报应!”

男女双鬼一起点头。

“不劳两位公公提醒,咱们本有此意!”

言毕,转身。

齐回人世而来。

鬼这种东西

中国有“二十五史”,欧洲有“罗马史”,世界有“世界文明史”,美洲有”西部开拓史”。

遗憾的是,独缺一部“鬼史”。

关于鬼怪的记载,散见于各种极端严谨的历史著作之中,从伊底帕斯、凯撒、哈姆雷特到浮士德,从唐太宗、锺馗到聂小倩……我敢说,扳起全人类所有的手指头都数不完。

如此举足轻重的物种,为何不能在生物学上,与“爬虫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啊!师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