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师父》

第10节

作者:应天鱼

死要钱

“刀王”花盛、“刀霸”叶残两人就像两个接生婆一般,满怀希望、小心翼翼的挖开了“鹞子坡”后的每一座坟墓,却连个稍微有点价值的东西都没找着。

花盛颓丧的坐在地下。

“我们那天到底有没有听错?斑鸠罗明明说宝物藏在坟墓内……”

叶残检视着平放在面前,由坟冢里挖掘出来的物事。

“除了那二十三堆死人骨头之外,还有些什么?破布十五片、破鞋子二十一只、没烂掉的碎肉七块、烂锄头柄四根、锈镰刀十一把……只有这两件东西比较特别,而且都是从正中央的那两座坟墓里挖出来的。”

叶残所指的是,一只土陶做的黑碗,和一条正在冬眠、被人惊醒后十分不高兴蠕动着身躯的小白蛇。

花盛哼道:“燕云烟尸身上的字条确实写着‘黑碗白蛇’没错,但这碗和这蛇有个屁用啊?”

说着说着,一人拿起黑碗,一人抓起白蛇,想把它们看透似的,眼珠子都瞪得突了出来。

“你们究竟有何宝贵?快说啊?你奶奶的熊!”

背后的黑暗中忽然悄悄出现一倏人影,冷笑道:“两位收获如何?”

花盛、叶残只一听那声音,立刻恶向胆边生,一股直慾呕吐的感觉直钻喉头。

“木无名,你这杂碎!咱们正想跟你算帐哩!咱们跟你有何冤仇,那日竟和斑鸠罗老秃驴算计着暗杀我俩?”

雁翎刀、三尖两刃刀同时出鞘,就想朝木无名身上招呼。

木无名向后一跳,摆手笑道:“两位虽误打误撞,却也立了一件大功。”

花盛、叶残没好气的道:“什么大功?这些坟墓里根本连只鸟都没有!”木无名的眼光扫过那些全都被刚开的坟墓,最后落定在黑碗白蛇之上。

“嗯,就是这两件东西。从正中央约两座坟堆里挖出来的,是吧?”

花盛、叶残一听,忙又把碗、蛇,紧紧抱在怀中。

“你莫动歪脑筋!这是我们的!”

木无名失笑道:“那并不是世俗之宝,对你俩全无用处,但对‘大明’朝廷而言,却是贵重得很!”

花盛、叶残一头雾水,忙追问原由。

木无名既见大事已成,自然毋须隐瞒,便将破坏李自成祖坟风水一事,细细叙说了一遍。

花盛、叶残哈哈大笑:“活了四十几年,可从没听说这么荒唐的事儿!当朝天子莫非是个白痴?”

木无名厉喝道:“你们两个活腻了!胆敢出此悖逆之言?”

花盛哼道:“老子管他什么皇帝不皇帝的,东西在我们手里,不出个好价钱,休想从我们手里讨过去!:“只听班鸠罗破人捏着脖子似的笑声发自另一边:“天下要钱不要命的家伙,大概就数你们二人为最。”

紧接着就见斑鸠罗枯稿的身形鬼魅般从暗影中浮现出来。

叶残笑道:“人不要钱,天诛地灭。人生在世,一辈子能遇上几次向皇帝老儿伸手讨钱的好机会啊?”

木无名悠悠道:“如今李自成的风水已被你们无意间所破坏那两件物事就跟废物一样,任凭你们处置,咱可不想要。”

花盛、叶残不禁一楞。

“这两个东西没用了?”

十面埋伏擒蛟龙

但间班鸠罗喃喃道:“碗象宇宙蛇象龙,碗黑覆日,蛇白灭朱,李氏果真得到过高人指点。可惜啊可惜,却逃不过老呐的手掌心。”

木无名仰天大笑。

“两位可先将那白蛇煮熟了,再用那黑碗来盛,美其名曰‘黑白蛇羹’,岂不快哉?但只有一碗,两位可别抢得打架!”

花盛、叶残互望一眼,无限丧气,抛下黑碗白蛇,转身就想走。

斑鸠罗阴笑道:“你们却想跑到哪里去?”

叶残怒道:“老秃驴!我们不意你,你反倒来意我们,你当你是什么玩意儿?“

斑鸠罗一步步的朝两人进逼。

“你们刚才出口渎蔑圣上,没说的,死罪一条!”

花盛、叶残一起拔刀在手,喝声:“有本领的尽管过来!”

斑鸠罗嘿笑道:“要杀你们两个,不跟踩死两只蚂蚁一样?”

木无名见斑鸠罗要亲自对付他俩,自己便也乐得清闲,转念寻思:“不知李自成的祖坟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再者,若把他祖父、父亲的尸体拖出来,好好的鞭一顿尸,回朝后禀明圣上,龙心必然大悦,立加赏赐也未可知。”

越想越乐,当即三步并做两步的奔到正中央的那两座坟墓前,先探头向左边的坑里一望,除了几块烂棺材板之外,竟然空无一物。

木无名微微一愕,又朝右边的坑内望去,立刻吓得倒退了五、大步。

坟洞内竟躺着一条面目如生的七尺大汉,而且长得跟“闯王”李自成一模一样。

木无名忖道:“人死了这么久,怎不腐烂?难道又有什么古怪名堂?”

壮起胆子,再度伸头去望,却只见那汉子忽然睁开双眼,嘻嘻一笑:“木无名,想不想尝尝躺在这儿的滋味?”

木无名惨叫一声,正自惊疑未定,却听得另一边的花盛、叶残齐发呼啸,雁翎刀和三尖两刃刀同时脱手飞出,直朝斑鸠罗丢了过去。

斑鸠罗还未搅清他二人使的是什么怪招,只见一白一黑雨道耀彻天地的光芒,左右夹攻而来。

“风雨双剑”墨雷、皤虹!

这一下变起仓卒,险些把斑鸠罗当场削成三段,但他毕竟艺业局强,身体不知怎地一转,竟在半空中横了过来,两剑一上一下擦身而过,“墨雷”切掉了他肩上一块肉,“皤虹”则在他腰上划了一道大口子。

斑鸠罗翻身站定,又惊又怒。

“你们……是什么人?”

花盛、叶残把脸一抹,露出本相,却是姜小牙和李滚。

“死秃驴,算你好运气,逃过了这一劫,但定明你逃不过下一劫!”

两人再度挥剑攻上。

木无名暗叫:“糟糕,陷入了闯军的埋伏!不管他,先逮住‘闯王’再说!”

猛然探掌向坐在坟坑里的李自成抓去。

只见旁边的坟洞内飞出一溜黑影,“啪”地正中木无名手腕,痛得他抱着手乱跳。

红娘子一跃而起。

“还不纳命来?”

又是一鞭抽出。

木无名连忙向后跃退十余丈,刚刚站稳,却又听脚旁的坟洞内发出一个阴阴笑声:“木无名,你一心一意的想要暗算咱俩,可没想到自己也被人暗算了吧!”

话声甫落,刀光倏起,横斩木无名双足。

木无名鹞子翻身躲过一击,但见身旁的两个坟坑之中,同时跃出两个人来,却是如假包换的“刀王”花盛和“刀霸”叶残。

木无名不禁怪忖:“这两人怎么跟流寇走到一块儿去了?”

鬼的用处

实际的情况是:当李自成率领精骑,与霍鹰、姜小牙、李滚、红娘子等人兼程赶到“鹞子坡”的时候,花盛、叶残已把李自成的祖坟给刨开了,正在为那“黑碗白蛇”伤脑筋。

霍鹰等人擒住花盛、叶残,不想把他俩一刀杀了,但二人苦苦哀求,并发誓与斑鸠罗、木无名不共戴天。

李自成见他俩武功高强,确有可用之处,特别网开一面,责令他们戴罪立功;红娘子却把姜小牙、李滚假扮成他俩的模样,乘虚偷袭斑鸠罗。

此刻,木无名被花盛、叶残紧紧围杀,眼见就是剐千刀的下场,忙叫:“两位兄长请想清楚,姜小牙、李滚那两个混珠怎会是国师的对手?你们若把我杀了,待会儿国师须放二位不过!”

花盛、叶残同声大笑:“你以为我们的阵容就仅只这些而已?你还没见到真正厉害的角色呐!”

木无名寻思:“天下还有什么更厉害的角色?”

但闻花、叶二人高叫:“霍大哥,出来吧!”

天际陡然出现一道滚滚寒芒,恍若一只天外飞来的大铁笼,猛然罩向另一边正和姜小牙、李滚酣战不休的斑鸠罗头顶。

斑鸠罗惊呼:“‘天抓’霍鹰?”

右掌十指怪手往上一翻,正敲在霍鹰精钢铸就的“擒龙飞抓”之上,直震得他虎口裂开,鲜血淋漓,心下不禁大为骇异:“这辈子遭遇奇人高手无数,却未达一人如此之霸道!”

而“擒龙飞抓”被斑鸠罗一掌击得倒飞回去,差点就把霍鹰自己的脑袋给抓掉。

霍鹰也不由心下暗惊:“老秃驴果然名不虚传,今日若是一对一,霍某人决非敌手!”

姜小牙笑道:“妙啊!天下排名前三名的‘一抓二剑’,联手出击,真是万年难见的场面!”

墨雷、皤虹、擒龙飞抓,当世最威猛的三种兵器,相互呼应,紧紧裹住斑鸠罗不放。

斑鸠罗心知今日单凭武功决难过关,当即恻侧怪笑,喝了声:“咪咪哄!“

伸手一指,顿时惨雾弥天,千万只鬼手却从一片昏茫中没头没脑的乱抓下来。

霍鹰暗叫一声“糟”。

“最怕的就是这个!刚才姜、李二人偷袭不成,至令他得以施展法术,这下可敌他不过了!”

在场众人也都心急如焚,不知该当如何应付。

就在万分紧急的时候,姜小牙、李滚耳中却听见燕云烟的声音朗笑道:“萧姑娘,咱俩是鬼,岂会怕那老秃驴的妖术?”

又听萧湘岚娇俏的嗓门应道:“燕公子,鬼的用处也许正在这里呢!”

但见两条鬼影高高跃起,一头撞入迷雾之中,只闻得“轰”然一声万炮齐发的猛烈爆炸,当即雾开月现,星光点点。

红娘子虽看不见,但马上就知晓究竟是怎么回事,拍手笑道:“燕大哥、萧妹子,幸亏有你们两个!”

斑鸠罗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想我神通盖世,怎会发生这种状况?”

再怎么也想不到,正有两个鬼在扯自己的后腿。

曹变蛟倒戈

木无名见斑鸠罗的法术被破,心中止不住一阵慌乱,立被花盛、叶残两把刀枪将入来。

“去死吧你!”

刀芒飞处,暴血如雾,木无名的身躯紧随着数十声“喀嚓”裂响,残肢碎肉喷得到处都是。

花盛、叶残哈哈大笑,一起跃到李自成面前,躬身行礼。

“主公明鉴,吾等终不负所托!”

李自成笑道:“两位壮士免礼!我若一朝事成,决不忘二位的功劳。”

红娘子在旁忽然心中一动。

“‘闯王’初次与人见面,总是如此和蔼可亲、包容大度,但相处久了,却才发觉不是这么回事!想他如今对待我家相公‘中州大侠’李岩,可是刻薄得很!”

不觉暗自皱眉。

但见霍、姜、李三人围剿斑鸠罗,正斗到紧要关头,斑鸠罗眼看抵敌不住,猛然撮chún厉啸:“曹都督何在?”

鹞子坡前的暗影伫立刻人腾马跃,曹变蛟率领着“亢金龙队”从四面八方涌上岗来。

李自成暗吃一惊。

“我军骑兵早已部署在四周,怎地不见动静?莫非都已被曹变蛟干掉了?”

事实也是如此,只听曹变蛟高叫道:“埋伏一旁的闯军已被我击退,国师有何吩咐?”

斑鸠罗怪笑道:“即刻催动铁骑,把这些反徒统统踏做肉泥!”

红娘子肚内寻思:“不料闯军竟如此不济!‘亢金龙队’冲锋陷阵,无人能挡,这可难办了!”

斑鸠罗既得帮手,胆气大壮,频频施出杀手,反把霍鹰等人逼得险象环生。

但闻暗夜中,一声朗朗高笑直透云霄:“斑鸠罗老秃驴,你想得美哩!”

却是曹变蛟的声音。

场中众人俱皆一楞,又听曹变蛟沉声道:“我曹某人乃沙场战将,却非装神弄鬼、迷信风水之徒,今日这场争斗所为何来?简直可笑至极!国师,您自己慢慢的去挖死人骨头吧,小将可不奉陪!”

“几金龙队”的上百名骁骑一起放声大笑。

曹变蛟把手一挥,来如潮水的麾下将士,去亦如潮水一般迅即无踪,只听得曹变蛟的声音从黑里远远传了过来:“霍大哥,从今日起,咱俩互不相欠,下次再见,若还各为其主,就别怪小弟不客气了!”

语声越来越远,终至渺不可闻。

斑鸠罗嘶声大叫:“曹变蛟,你竟敢如此?你不怕我回朝之后,禀明圣上,将你凌迟碎剐么?”

霍鹰笑道:“你还能回‘北京’去见那昏君?可不是痴人说梦!”

“擒龙飞抓”在空中兜出一转美妙绝伦的弧形,直直罩向斑鸠罗顶门,斑鸠罗正被姜小牙、李滚的两柄剑纠缠得松不出手,只听“砰”地一声颅骨碎裂的脆响,脑门正被飞抓抓个正着,七窍中顿时流出血来。

霍鹰把手一抖,将斑鸠罗的身躯高高抛上天空,再让他重重摔下。

“老秃驴,往西方极乐去吧!”

风调雨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