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师父》

第2节

作者:应天鱼

江湖人的忏悔

叶残勉力哼哼笑道:“我没什么长进是不是?那倒要请问你,你又有什么长进?”

花盛丧气的低垂着脑袋,半晌不答言。

叶残越发得意。

“打得你连头都抬不起来了,是不是?看你还有什么屁好放?”

花盛自嘲的讽笑了一下。

“你以为我被你打败啦?笑话哩!我只是想到,十年前咱俩还能斗上三百回台不分胜负,如今,却只打了一百回台,就连骨头都软了,唉……真是岁月催人老啊?”

叶残一怔之后,脸色也陡然一黯。

“没错……老了……真的是老了……”

一刹那间,这两个刚才还生龙活虎杀成一团的汉子,竟变成了一对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

“咱们所为何来啊?”

花盛又苦笑一声,下巴朝着坟堆一指。

“大半辈子争强好胜,结果还不是跟燕云烟、萧湘岚他们两人一样,什么都没得到,只化作了几根烂骨头而已……真没意思!”

“是嘛!”

叶残不停摇头,继而又想起了主要的目的。

“他们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谁晓得?”

花盛没好气的说。

“咱们来晚了好几步,你没看见,燕云烟头也没了、卵也没了,萧湘岚更是尸骨无存!他俩即使再身怀什么稀世珍宝,也早就被人家拿走了!”

叶残兀自怀疑。

“你刚才真的没搜到什么东西?”

“我搜到个屁!只是想骗你现身罢了?”

叶残颓丧的寻思半日。

“死马当成活马医,说不定还有些东西没被人搜着呢?”

“说的也是!”

花盛眼睛一亮。

“再TXTGOGO!”

两人同时猛虎也似的扑向燕云烟尸身,一个倒提起燕云烟的双脚,一个乱扒他的衣服,一顿瞎搞,忽然从燕云烟的衣底飘出了一张纸条。

花盛伸手就捡,叶残的三尖两刃刀立即斩向他手腕,花盛雁翎刀一翻,遮住对方来势,左手仍向纸条抢去。

“你休想!”

叶残刀发如风,排山倒海一般储朝花盛顶门猛劈而下,迫得花盛不得不缩回左手,雁翎刀卷起千层浪,连削带打,反客为主,攻往叶残腋下必救之处。

双刃撞击。

又“兵兵兵兵”的响了五十声,纠缠不清的人影倏地分开,又各自倒在地下喘气,说巧不巧。

那张纸条就正好落在两人中间。

“唉,老了!”

花盛幽幽叹息。

“只不过五十回合就累得跟孙子一样。”

“没错没错,老了老了!”

叶残口中漫应,眼睛却盯着纸条不放。

花盛故做无所谓的哈哈一笑。

“只是一张纸嘛,有什么了不起?”

“真的没什么了不起。”

叶残挣扎着站起。

“我走啦!”

花盛忙不迭拱手相送。

“叶兄保重,一帆风顺!”

“多谢!”

叶残蓦地一溜身,冲向纸条,不料花盛的雁翎刀早已拦在面前。

“你当我是三岁娃儿?”

“你当我是白痴?”

两人狠狠相瞪。

“有种再斗一百回合?”

“花兄有兴。小弟一定奉陪!”

两人又僵持了一阵,花盛终于收回雁翎刀,双手一摊。

“唉,算了,一张纸头能有多少秘密?咱们一起看。”

“好,一起看。”

叶残说归说,手却仍按着刀柄,动也不动。

“怎么?怕头一伸出来就被我砍掉不成?”

花盛讥刺一笑,当先探首望向纸条,叶残哪敢怠慢,连忙伸长脖子,只见纸条上写着两行字:“米脂西北二百里,三峰子,李继迁寨,越鹤坡,树林。”

“二十三座正中两座,黑碗白蛇。”

脑筋急转弯

自古以来,似乎所有的宝藏之谜,都如此这般令人难解。

花盛木愣怔怔的道:“这其中显然有机关。”

“没错。”

叶残同意着说。

“‘米脂’当然指的是米脂县,‘西北二百里,三峰子,李继迁寨’应该也是地名。去后便知;‘鹤子坡,树林’更是其意甚明;但……接下来的两句可就不知所云了,什么叫‘二十三座正中两座,黑碗白蛇’?”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寻思半日,忽然一起摇了摇头。

“猜不出来。”

“等等!”

花盛眼神一凝。

“那个拿走燕云烟头颅的人,说不定取得了更具体的线索!”

叶残哼道:“那个人是谁,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但可能有一个人会知道。”

“修尸匠‘老粪团’!”

“你真聪明!”

这句话的话尾还未落定,花盛、叶残两条鹰般的身影,已迅快绝伦的没入黑暗之中。

“闯王”的酒杯明朝末年的流寇大首领“闯王”李自成原本并非是个好酒贪杯之人,但自从他十九岁与第一任妻子韩氏成亲的那天晚上,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比别人少了一根骨头之后,借酒消“耻”便成为他终生的毛病。

这晚他正把燕云烟挖空了的头颅,装上酒精浓度高达八十度的白酒,三口当一口往喉咙里猛灌之时,耳中却回响着十四年前韩氏用尽了双手和嘴巴的力量之后,忿忿然的话语:“还不硬?你怎么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以及紧接着人头落地的一向清脆的“喀嚓”与血液四溅之声。

“这不能怪我啊!”

李自成碧绿色的鹰眼中露出几许无奈,耸了耸肩膀,打了个酒嗝,继续不停的把燕云烟的脑壳凑到嘴边。

他当然想不到,就在此时,躲在中军帐外向内偷窥的姜小牙与燕云烟的鬼魂,可急得陀螺般团团乱转。

“这个王八蛋!”

燕云烟抠耳挠腮,暴跳如雷。

“这样糟踢我的头?”

“别急嘛,”姜小牙安慰着说。

“总可以想办法偷回来。”

燕云烟听他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竟有大将之风范,不由一楞,这才仔细的把他从头瞅到脚,居然是个眼放精光、心性机灵、英挺俊俏的大后生。

“唉!这样的人物,奈何竟做出这等偷砍死人头的勾当?”

燕云烟叹息不已。

“没好说的,就是生错了时代!否则运气来时,或许会被他弄个驸马爷当哩!“

姜小牙可没那么多想头,只见他隔着脑袋。

左思右忖,忽然一拍巴掌。

“你等着。”

拔步奔向竹竿阵。

随便抓了个头颅,便又跑了回来。

“你想干嘛?”

燕云烟可真是应了一句俗话!

“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看我的!”

姜小牙抱着那颗首级往大帐前面一坐,放声痛哭。

“闯王”帐前卫士连忙冲前,厉喝道:“你不要命了?胆敢在这里鬼嚷鬼叫?“

姜小牙哭得更伤心。

“我就是在哭鬼啊!”

帐内“闯王”李自成恰正喝到脾气最坏、酒品最不佳的阶段,猛地一拍几案。

“把那个混帐东西推进来!我亲手剐了他!”

十二名卫士七手八脚的把姜小牙擒捉到李自成面前。

“跪下!”

姜小牙乖乖跪倒,大哭道:“大王啊!小的死不足惜,但大王的龙体若不知保重,千千万万跟随着大王打天下的弟兄们的前途就完蛋了啊!”

李自成闻言一征。

“我怎么没保养身体?”

姜小牙一指闯王手中的酒杯。

“那个死人头不能用啊!”

“为啥?”

“今日在战阵之上,小人瞧得真切,这颗首级的主人是个娘娘腔的相公!大王想想看,他的脑袋里藏着多少致命的毒菌呀?”

燕云烟又好气又好笑,喃喃骂道:“小兔崽子!这样诬蔑我?”

李自成却吓得把酒杯一放。

“真有这事?”

姜小牙磕头如捣蒜。

“千真万确,决非诳语!所以刚才小人在大帐外忍不住痛哭,实因想起大王如果……如果被传染上病毒,咱们这伟大的革命队伍岂不是群龙无首了吗?”

李自成赶紧把燕云烟的头颅惯到地下。

“卿言甚是!”

姜小牙立刻捧上怀中首级。

“此为经过小人精挑细选,曹变蛟手下的‘把总’,用他当酒杯,决无问题。“

李自成面色大霁。

“爱卿真乃有心人也!卫士!怎么乱抓人?小心我把你们统统剐了!”

卫士们胆裂心摧,忙不迭摸着鼻子退出帐外。

李自成虎步龙行,走下帅座,双手扶起姜小牙。

“爱卿何名?”

“小人姜小牙,愿为大王效命,万死不辞!”

“好!很好!我会记住你!”

李自成接过姜小牙胡乱摸来的头颅,又坐回原位大喝起八十度的白酒。

姜小牙则趁空把燕云烟的脑袋装入袋中,老鼠般溜出大帐。

鬼魂也疯狂

燕云烟将这幕荒谬的场景全看在眼里,不禁手舞足蹈、击节赞叹。

“姜小牙啊姜小牙,我实在不应该夸奖你的,但,唉,你真是个伶牙俐齿的鬼东西!”

姜小牙得意洋洋的把脑袋物归原主。

“总可以将功折罪了吧?”

燕云烟正想点头,却忽又想起更重要的事情。

“头是拿回来了,但我的卵呢?”

姜小牙不由一愣。

“什么卵?”

“我的卵也破人拿跑了啊!”

“那我怎么知道?我只割了你的头……”

“不行,你一定要帮我把卵找回来!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燕云烟阴森森的绿脸上现出不可理喻的神情。

姜小牙万般无奈。

“可你总要告诉我,怎么去找嘛?”

燕云烟寻思半晌。

“我也不晓得被谁拿跑了,但是……有个人可以问。”

“您别说,让我猜猜修尸匠‘老粪团’?”

“姜小牙,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老粪团情报站

当这一人一鬼来到废墟里的时候,老粪团刚刚被折腾掉了半条命,癞蛤蟆似的趴在残砖废瓦里喘息。

“老粪团,怎么搞的?”

姜小牙扶着他坐起。

老粪团满脸是血,奄奄一息。

“今天到底是什么黑煞凶日?所有的倒楣事儿都让我碰上了!”

“谁把你打成这样?”

“‘刀王’花盛和‘刀霸’叶残。”

燕云烟听在耳里,止不住心头一震。

“快问他,这两人意慾何为?”

姜小牙依言相询。

老粪团摇了摇头。

“我帮一个官军叫做李滚的,修了一具尸体,不料刚刚花盛、叶残两人跑来,硬要问出那具尸体的下落,我也告诉他们了……”

“那为什么还要打你?”

“因为他俩异口同声的说那是一个叫‘燕云烟’的尸体,但我说那尸体不是男的,而是一个女的……”

姜小牙脑中顿时灵光闪现。

“等等,你把女尸修成了男身,对不对?”

“没错。”

“‘卵’从哪里来!”

“我怎么知道?是那个李滚胡乱找来的……”

姜小牙高兴的向燕云烟的鬼魂一拍手。

“着哇!原来这么回事!”

继续追问老粪团。

“那李滚何许人也?”

“不过是‘大明’左都督曹变蛟手下的一名小卒罢了。人家都已经没东西吃了,他却还长得肥肉团团……”

“好,谢啦,老粪团,来日必有重酬相谢。”

“唉,算了,你们别来找我的麻烦,我就谢天谢地喽!”

老粪团有若惊弓之鸟,连连打躬作揖。

“我只是个修尸匠,可不是情报贩子!”

男人与女鬼的战争

李滚被萧湘岚舞动宛若骤雨的鬼爪驱赶入黄土地上黝黑如墨的重重暗影之中。

“你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萧湘风暴怒成狂,凄厉大吼。

“你们怎么敢把我吃掉?本姑娘至死守身如玉、贞洁无亏,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对待我的身体?”

萧湘岚吼着吼着,竟忍不住哭了起来。

李滚想起官军的作为,实在过份,不禁嗫嚅着安慰:“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姑娘,我真的对不起你……”

“现在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萧湘岚鬼身直逼李滚面前。

“我非把你搞死不可!”

李滚双手脸,惨叫出声:“姑奶奶,饶了我!”

萧湘岚几次三番想用爪子焰断李滚的咽喉,怎奈李滚阳寿未绝、人气浓重,任凭萧湘岚用尽鬼力也动不了他分毫。

萧湘岚生前以一柄“雨剑”扫遍大江南北,除了“风剑”而外未逢敌手,栽在她手下的男性武林高手,有迹可考的便超过八百三十一人。

不料如今却连个猥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啊!师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