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师父》

第4节

作者:应天鱼

美女与肥猪

叶残没命奔出洞外,却见花盛早已坐在帐棚底下抖个不停。

“咦,叶兄,你怎么啦?”

眼看叶残面无人色的熊样,花盛反而笑了起来。

“难不成你也见到鬼了?”

叶残把头点了好几十下,方才喘过一口气。

“你也看见燕云烟了?”

“谁看见燕云烟?”

花盛一愣。

“我看见萧湘岚了!”

“真有这事?”

“说来可玄了!”

花盛忆起刚才的那一幕,兀自心惊胆跳。

“我一路摸进洞里,没走多远,就听见一股很粗的呼吸声,我心想!一定是那死胖子发出来的。顺着声音慢慢靠过去,果然看见那家伙缩在一个角落里装死。我就骂啦:‘死胖子!你还没饿扁哪?你再不说实话,看你老子送你上西天去!’我一面骂,一面伸手想把他拖起,却只听他喳喳呼呼的嚷叫起来:‘你不要碰我!’我说:‘你还是娘儿们哩,不让人碰?’话没说完,就见他手腕一翻。亮出了一柄小刀…”

叶残不禁打了个哆嗦。

“有何怪招?”

“那可真的是怪了!”

花盛失了半天神,不知在想些什么,蓦地浑身一颤,活像乩童一般的上下抖动。

“八年前,我在峨嵋山顶曾和萧湘岚那死娘们较量过一次,想我‘刀王’闯荡江湖二十余年,未尝败绩,不料那次……唉,真是我毕生之耻!那娘儿们和我缠斗了二百余合,从头到尾却只使出一招……”

叶残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只用那一招,你就破解不了?”

花盛丧气的摇着头。

“不怕你老哥笑话,那简直就像猫逗老鼠,她确实只用‘雨剑三十八招’的第一招‘久旱甘霖人间至乐’,就把我杀得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刚刚那死胖子也正使出了那一招,对不对!”

“咦?你怎么知道?”

花盛摸了摸脑袋。

“‘雨剑’萧湘岚个性孤僻、孤芳自赏,天下没人能跟她亲近,当然从不收徒弟;即使她日后想通了,要收徒弟,可也不会选上那个猪一般的臭胖子吧!你说是不是!”

“你眼睛没花吗?”

“开什么玩笑!八年前,我把这一招看了二百多遍,怎么可能会看错?”

叶残不由一叹。

“这几天碰到的怪事实在太多了!”

花盛又把头皮“沙沙沙”的搔得像癞皮狗抓跳蚤,忽然暧昧一笑。

“有桩事儿倒从来没认真思考过……”

“什么事?”

“莫非美姑娘都偏好胖男人?”

换徒俱乐部

姜小牙乐得在窑洞里乱跳。

“师父,你看到了吗?那个‘刀霸’被我修理得好惨!我只这么咻咻咻的一下,就把他打得屁滚尿流!”

燕云烟却只冷眼瞅着他,十分不爽的在他面前踱来踱去。

姜小牙不禁奇怪。

“师父,我打赢了,你怎么还不高兴呢?”

燕云烟冷哼一声。

“打赢了?你只须将这招‘风起云涌’练出半成火候,刚才出其不备,必能一击成功。结果怎么样!居然还让他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你真把我燕某人的面子给丢尽了!”

姜小牙兜头被泼下一盆冷水。

满腔兴奋顿时化为乌有,心中继之浮起强烈的挫折感,垂首叹道:“看来我根本不是块练武的料,师父,你还是把我杀了吧!”

只听一个声音幽幽冷笑:“我真想让你们死!只是尚未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说不定还有法可想。”

燕云烟、姜小牙扭头看去,却是萧湘岚领着同样垂头丧气的李滚走了过来。

“还有啥法可想!”

燕云烟没好气的说。

萧湘岚淡淡一笑。

“燕公子,你有没有想过,咱俩这辈子一直都大自以为是?咱俩确实剑术高强、罕逢敌手,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一定能够教出好徒弟。”

燕云烟闻言一愕。

“唉,没错!会打的不会教,会教的可不一定会打!”

萧湘岚点点头道:“人各有本性,资质不同、遭遇不同、体格不同、想法也不同,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什么人玩什么鸟、一个萝卜一个坑,强求不来的。”

“话是没错,但”燕云烟厌恶的看了姜小牙、李滚两人一眼。

“我如果是一块土地,才不想养这两根烂萝卜!”

萧湘岚毕竟具备女人特有的包容与宽谅,母性本能适时发挥功用。

“话不能讲绝!天生我材必有用,我就不相信这两个家伙天生就是废物!”

“不是废物是垃圾!”

燕云烟嚷嚷。

萧湘岚忍耐不住,当即吼了回去:“就算是垃圾,总还有个用吧?”

他俩吵得越激烈,姜小牙、李滚越觉得惭愧,同时心想:“两个不世出的高手,自愿当我们的师父,结果我们却连个皮毛都学不会,当真枉自为人!”

却听燕云烟猛然断喝:“好!别吵啦!你的结论是什么?”

“我只是想说,咱俩的徒弟都没收对!他们的本性与我们的路数完全不合,再怎么教也是白费!”

“这我同意。”

燕云烟皱眉道。

“但又怎么样呢?”

萧湘岚妙目一凝。

“既然这两个教不会,就换两个来教!”

“换两个?”

燕云烟更加迷糊。

“统共就只有这两个蠢蛋,还能到哪里去换哪?”

“你真是死脑筋!”

萧湘岚抿嘴娇媚一笑。

“你的换我的,我的换你的,不就结了吗?”

肥风瘦雨

不断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汉人的迁徙路线一向是由北朝南,如今的北方还有纯粹的汉民族吗?

实在是难以解答的问题。

而姜小牙的祖先在西元七百五十六年,因为遭遇安禄山的乱兵烧杀,竟然逆向从扬州北上,历经几世。

终于来到这片黄土高原,套句俗话来形容:“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病!”

也正由于如此,在姜小牙的脑海深处一直潜藏着“霏霏江雨六朝如梦”的记忆,那种蒙蒙胧胧的美感,一向能带起他最丰润的想像力。

从小他就喜爱下雨天,但这草木难生的鸟地方,终年也不会有十天满足他的期望。

好不容易盼到的。

总是一阵比鞭抽还要狂猛的豆大雨珠,蓦然而来,瞬息即止,姜小牙若是个诗人,恐怕连第一句都还没吟成,太阳就又狠狠的晒到他屁股上了。

而他此刻静静坐在一旁,望着萧湘岚举手抬足,演练“久旱甘霖人间至乐”,简直立刻就心领神会、举一反三,止不住乐得抓耳挠腮。

心痒难耐。

“唉呀,师父,你才真是我的好师父:“一边嚷嚷,一边纵身跳起,解手尖刀依样画葫芦,居然有板有眼,丝毫不差。萧湘岚也不由精神一振,终于体悟到”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兴奋。”

好徒儿!

你的确是农家子弟,久旱甘霖就是要有这种令农夫喜悦得近乎疯狂的味道,一点都没错!

“萧湘岚的鬼魂几乎部快像活人一般的蒸出腾腾热气。”

再看第二招,‘春潮带雨野渡舟横’。

“萧湘岚身形微转,虚拟持剑的右手一阵细细颤动,抖起漫天雨花;姜小牙眼前立刻浮现野草荒岸,雨打渡船的萧索景象,整副心神不禁彻底溶入了那诗一般的情境之中,剑随身转,果然况味十足。萧湘岚喜极娇笑:“再看着,‘仲夏急雨天外飞瀑’、‘空出新雨秋凉天高’、‘连江寒雨冰心玉壶’……”

姜小牙心中顿时四季运转,循环不息,春夏秋冬各就各位,刹那间竟泛起自己就是造物主的错觉。

萧湘岚越教越快,“雨剑三十八招”间不容发,倾泄而出。

“三十五,‘渭城朝雨西出阳关’;三十六,‘巴山夜雨共剪窗烛’……”

姜小牙此刻脑中一片浑沌,已无自觉,甚至不须用眼睛去看萧湘岚的形体招式,马上就能接收到她传递给自己的讯息。

“三十七,‘近寒食雨杜鹃啼血’……”

萧湘岚蓦然将身飞起,半空中一连打了六个盘旋,洒落六朵银星也似的雨花。

“注意了!最后一招,‘楚江微雨故人相送’!”

即使是鬼,但发自萧湘岚指间的凛冽剑气,仍使得洞壁吟啸不绝,千万只蝙蝠惊骇至极,东撞西闯的乱成一片。

姜小牙拍手大笑。

“好个‘故人相送’!送你上西天!”

话刚讲究,只觉一阵虚脱侵入体内,一屁股坐倒在地。

萧湘岚也好不到哪里去,累得三魂六魄险些碎成片片。

这一对鬼师人徒正自相对微笑、默契于心,却听另一边猛地传来燕云烟的亢奋大叫:“你这死胖子真有一套!身体一动就有风,我‘风剑’今日果然得着传人了!”

第六感单相思

姜小牙学习“雨剑三十八招”的进度之快,已可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这速度却还不及另外一种东西在他体内滋生之迅猛。

那东西便是姜小牙无法遏抑、莫名其妙,对于萧湘岚的爱恋之情。

起初,他还没觉着不对,只是每天早上醒转,便一定要看看萧湘岚在哪里、正在干些什么;然后,只要萧湘岚随便讲句话,他就止不住“咯咯咯”的傻笑;再紧接着降临的既甜蜜又尴尬的情景,于是无法避免:他的眼睛不论何时都在搜寻萧湘岚的目光,一逮住便死不放松,心头同时泛起被雷打到一般的幸福毁灭之感;萧湘岚若偶尔“飘”开片刻,他马上就觉得人生乏味,不如死了算了。

虽然很少发生,灵台总有清明的一刻,他也会心想:“搞什么?她是鬼,我是人,还能怎么样呢?”

一缕纤细如丝、凄凉绝望的美感固然令他痛不慾生,但这受苦受难的情操,却使他他觉得自己正身陷人类最伟大的悲剧之中,因而感动万分。

萧湘岚当然慢慢发现了这个青年的荒唐心思。

她首先使出来的对策是,更加严厉的督促他练剑,没想到姜小牙却当成是她善意、矜持的回应,喜孜孜的卯足了劲儿学习剑术,只求能得佳人一粲。

萧湘岚改弦更张,有空便向他诉说自己以往的事迹:“我这一生就是爱杀男人,被我杀掉的男人,嗯……我算算看,没有八百,也有七百九……”

姜小牙却一边笑吟吟的倾听着天底下最悦耳的声音,一边心想:“她是在向我忏悔以往的过错。可见她也希望……”

一如所有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傻瓜,他渴望了解对方的一切,但越了解反而越迷糊。

“如为什么这么讨厌男人呢?男人并不全都是混蛋嘛!”

尤其有关她和燕云烟的誓不两立、绝命搏杀,更令他百思莫解。

“你们一路杀来这鸟不生蛋的地力干什么?难道真有什么宝藏?”

每当问及此事,萧湘岚总是把脸一板,雾也似的飘不见了。

他起先还怀着旁观者的心情劝慰对方,但到了后来,自己竟也不知不觉的深深憎恨起燕云烟。

“若不是他杀了萧姑……嗯……师父,我们这天造地设的一对,岂非世间良缘美眷么?奶奶的,如果他不是一个鬼,非杀了他不可!”

转念又想:“咦,不对啊,师父就等于亲娘,我跟她怎能凑成一对呢?唉……只是一个大姑娘家成天这样郁郁寡欢、怨气冲天,也不怕眼角生鱼尾纹?”

继而又暗自好笑:“鬼大概是不会生鱼尾纹的。”

镇日颠三倒四的胡思乱想,居然开始发起傻来,经常喃喃呓语,时而痴笑,时而西施一般的捧着心窝,泪流不止。

萧湘岚见他疯疯癫癫,练功的情形日益退步,不禁发急。

“你到底是怎么啦?”

姜小牙呆归呆,随机应变的本领总还是有的,顺口便答:“师父,兵刃不称手嘛!你教的是剑法,我却只有这柄小刀,实在牛头不对马嘴……”

一句话使得萧湘岚猛然一怔。

“着啊,怎么早没想到,你们把我的尸体胡搬乱弄,却将我的剑搞到哪里去了?”霸王别吹牛,至尊来也!

活人的特征是:不但记忆极差,而且永远不会学乖。

几天前明明就在这里跌了个头破血流,等伤养好了,立刻就忘记了痛,又蹶着屁股赶来同一个地方摔跤。

花盛、叶残费了好几天功夫,才从极度的惊骇中清醒过来,可马上就嘲笑起自己的行为。

“花兄,咱们是不是有点杯弓蛇影的嫌疑啊?燕云烟、萧湘岚的的确确已经死烂掉了嘛!”

“叶兄,就算那洞里有鬼,又怎么样呢?‘风雨双剑’已死,‘天抓’霍鹰那老小子又早已行踪成谜,恐怕也已经是鬼了。换句话说,当世英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啊!师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