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师父》

第6节

作者:应天鱼

绝路上的邂逅

三人一马埋头赶路,不觉天色暗了下来。

李自成寻了处山坳把马藏了,预备就在这里过夜。

刘宗敏摸了摸肚皮,道:“可饿得紧。”

眼睛却望着姜小牙。

姜小牙心忖:“尽瞅着我干嘛?这种地方要到哪里去找吃的!”

嘴上又无法拒绝,只得说:“小人四处找找看。”

摸黑朝土山底下走去,一边寻思:“这儿又没窑洞,连蝙蝠都没得抓。”

他这些天来只靠蝙蝠过活,其它食物的味道都已快忘光了,但想起那段日子,胸口却仍甜蜜得不得了,有时真希望自己能永远待在窑洞里不出来。

“唉,萧姑……师父……怎么出洞的第一天,就到处乱飘,大半天不见人……嗯,不见鬼,跑到哪里去了呢?”

满脑子胡思乱想,蒙头瞎眼的不知走出多远,却来到一处断崖边上,左面是刀削一般陡直的山壁,右面则是万丈深谷,一条恰只够单人通过的小路,蜿蜒指向对面山头。

姜小牙往前走了数十步,见崖底黑漆漆的不知有多深,不禁心头发毛:“虽跟师父学了点轻功。却不晓得有没有用……我看哪,万一跌下去,多半还是找不着骨头!”

正想转身回头,却见对面奔来一人,身形娇俏,啊娜多姿。

姜小牙还以为是萧湘岚的鬼魂终于找来了,高兴的大叫一声:“师……”

对方来势却快,掀掩之间已至面前,原来是个浑身红衣的美艳女子,瞪了他一眼,通:“尸什么尸?这里有死人么?”

姜小牙并没见过她,不知她就是闯军阵营中鼎鼎大名的“红娘子”,连忙暗笑:“没有……只是胡言乱语罢了。”

心想:“她把‘师’听成了‘尸’,也难怪,三更半夜一个大姑娘家摸黑赶路,心里一定害怕得很,我可别把她吓到了。”

刻意放经嗓门,柔声道:“姑娘,这么晚了,还独自在外行走,不怕遇见坏人么?”

红娘子的父亲是前任“白莲教”教主,因此她自小便学了一身软硬功夫、异能奇术,打从八岁开始闯荡江湖,就只有人怕她,她却没怕过任何人,不料今日姜小牙竟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儿。

生怕她被坏人欺负,心中只觉新鲜至极,大笑一声,道:“当然怕喽,我怕死喽!”

姜小牙搔了搔头皮。

“你要往那边去,是吧?我也正要回头。你等等,我走前面,你跟着我。”

双手扶着山壁,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一步一步往回走。

红娘子见他笨手笨脚,浑身破破烂烂,十根脚趾倒有八根露在破鞋子外面,不禁暗暗好笑:“这么个傻小子地想照顾我,真是不自量力。他若发现我就是江湖好汉闻名丧胆的‘白莲教’主,不把尿都吓出来才怪!”

两人一前一后的贴着山壁前行,蓦闻远方传来一阵摧心裂胆的呼啸,声起时尚在对面山头,声落时却已在姜小牙和红娘子的上空。

姜小牙惊忖:“这人好厉害的功夫!”

红娘子也脸色大变,将身一纵,跃过姜小牙头顶,急急抢到山路尽头的开阔之处站定,喝道:“木无名,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嘛!”

只见星光一暗,木无名魁梧的身躯已出现在她面前,哼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把你当回事儿。”

红娘子冷笑道:“刀王、刀霸两人联手出击,都被我杀得落花流水,你又是个啥嘛玩意,敢跟我说这种大话?”

木无名仰天大笑。

“论武功,我并不比他二人强,但我却有件东西是他俩没有的。”

话声甫落,从怀里掏出一帖符咒。

“认得这个吧?斑鸠罗国师赐给我的护身符,你有何妖术,尽管使出来,今日倒要看看你有多大道行!”

红娘子一见帖咒,心知法术必定施展不开,只得用真功夫硬拚,“啪”地从腰间抽出一条两丈四尺长鞭,手腕一振,鞭身立刻宛若珍珠落玉盘的连串响了一十八声。

“算你三生有幸,能够见识姑娘的鞭法!”

木无名嘿笑声中,飞廉锯齿大砍刀呛然出鞘,更无丝毫停滞,犹如山塌也似的砍向红娘子头顶。

红娘子却不和他硬拚,迈开步伐,轻灵转动,手中长鞭得隙便朝对方抽一下,一时之间倒也搅得木无名手忙脚乱。

姜小牙此时方知这个“小姑娘”竟是个武林高手,不禁大感惭愧:又见“刀至尊”木无名凶霸霸的一个大块头,居然对一个女子狠狠相逼,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心下不由愤慨,当即拍着巴掌,为红娘子抓起油来:“对,这一鞭抽它的屁股:等他转身,再抽他肚子:“红娘子的武功虽可算得上一流,但面对木无名这种绝世高手,毕竟略逊一筹,仗着身法灵便,三十招之内尚可抗衡;时间一久,不免捉襟见肘。木无名的大砍刀越来越像一堵水泄不通的铜墙铁壁,节节进逼,使得红娘子连呼吸都感到困难起来。红娘子暗叫:“不想今日竟命丧此人之手!”

已然是束手待毙的局面。

姜小牙一旁眼见情势危急。

忙不迭拔出解手尖刀,将身一纵,朝木无名扑去。

“大块头,你要不要脸。只会欺负女人?”

木无名见他一身槛褛,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见他没命冲来。

轻蔑冷哼:“浑头小子不知死活,凭你也配和大爷交锋?”

随手一刀劈去,意料必把他砍成两段。

却见姜小牙手中尖刀一阵颤动,刀光如同雨珠一般倾泄而下。

木无名、红娘子不禁同时一楞。

“这岂不是‘雨剑三十八招’的起手式‘久旱甘霖人间至乐’么?‘雨剑’萧湘岚从不收徒弟,这小子却从哪里钻出来的!”

师徒矛盾定律

木无名惊愕未毕,姜小牙手中短刀直指他心坎,吓得他连退十余步,喝道:”你是什么人?”

姜小牙笑道:“要你命的人!”

手上不停,“雨剑三十八招”连绵递出,宛若一片雨幕将对手罩在其中。

木无名忙举刀格架,但不管怎么挡,刀光仍如雨珠也似泼洒进来,弄得木无名果然像个在雨中奔逃的行人一样,双手遮头,狼狈不堪。

这下子轮到红娘子在一旁拍手大笑:“好雨!好雨!再下大一点!”

姜小牙杀得顺手,心中也暗自得意,不料耳旁却忽然响起萧湘岚的声音:“这一招‘梨花春雨无尽缠绵’你是怎么使的?乱七八糟,不用心!”

姜小牙喜极大叫:“师父!”

红娘子怪道:“谁是你师父?瞎嚷什么?”

姜小牙吐了吐舌头,当即住嘴,却听萧湘岚一声大喝:“‘巴山夜雨’攻他下体!”

姜小牙应声出招,却慢了半拍,被木无名躲了开去;萧湘岚又叫:“‘霏霏江雨’断他后路?”

萧湘岚口中不停指挥,姜小牙却反而乱了章法,一片刀雨立刻如同偶落的阵雨一般,时下时停。

到处都是缺口。

萧湘岚气得大骂。

但她越骂,姜小牙就越慌乱,红娘子一旁看得也自发急,叫道:“喂,你怎么搞的?刚才不是很顺吗?干嘛自乱阵脚?”

一句话倒令萧湘岚猛然警醒,暗忖:“可是我的不对了,总该让他放开手脚,否则一辈子也不成材!”

萧湘岚一住嘴,姜小牙马上就恢复了原先的顺畅,但木无名终非等闲之辈,已窥出姜小牙弱点所在,冷嘿一声,飞廉锯齿大砍刀蠢然劈散雨幕,朝姜小牙当头斩落。

他积忿已久,这一刀简直用尽了全力,只听刀风狂啸,连空气都被割裂。

姜小牙毕竟没有对敌经验,吓得手脚发软,全忘了如何招架闪躲;萧湘岚在旁不禁眼睛一闭:“完了!孤魂野鬼可当定了!”

却见黑影一闪,一声脆响直逼木无名后脑,却是红娘子手里的皮鞭,迫得木无名只好放弃姜小牙,闪身躲过红娘子的穿脑一击。

红娘子一面挥舞长鞭攻来,一面向姜小牙笑道:“姑娘我从小到大还未曾与人联手御敌,今日难得,就让咱们两个一起来吧!”

雨剑“皤虹”姜小牙见有了帮手,胆气大壮,短刀一振重新冲上。

红娘子笑道:“看样子,你没什么打架的经验。你自己瞧仔细了,我的鞭子长,可别被我甩着了。”

雨剑“皤虹”姜小牙见有了帮手,胆气大壮,短刀一振重新冲上。

红娘子笑道:“看样子,你没什么打架的经验。你自己瞧仔细了,我的鞭子长,可别被我甩着了。”

姜小牙点头道:“多谢姑娘提醒,这样和人打架。确实是头一遭。”

红娘子又娇笑一声:“哟!倒是我的荣幸。”

萧湘岚听他俩笑语晏晏,不知怎地,心头竟冒起一股生平从没尝,的古怪滋味,刹那间却又转变为愤怒,暗忖:“大敌当前,还在那里恬无羞耻的和女人说笑,这个徒弟真不像话!”

只见姜小牙和红娘子两人虽是初次相见,倒也配合得满好,一个顾上,另一个就招呼下;:一个攻左,另一个就打右,只闹得木无名手足无措。

红娘子笑道:“喂,我上辈子认识你吗?怎么这样天衣无缝?”

姜小牙从没听过一个女子这样和自己说话,不禁腼腆,心中却想:“人若真的有上辈子,我倒可能和萧姑娘……不,师父,有些瓜葛,否则今生怎么会有此奇怪的缘份?”

想着想着,脸上不由浮起一丝幸福的笑意。

萧湘岚看在眼里,越发狂怒。

“被那野女人挑逗两句,本性就全都露出来了,真是个没出息的东西!”

心头念转,场中的形势却起了大变化,“刀至尊”木无名渐渐摸熟了两人路数,飞廉锯齿大砍刀开始加重威力,渐将两人里入刀圈之中。

姜小牙、红娘子只觉面前像是有座山慢慢塌倒下来似的,压得做俩几乎喘不过气,手上运转兵刃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萧湘岚衡情度势,已知他俩绝对捱不过十招,偏偏自己又帮不上忙,只有乾着急的份儿,寻思道:“姜小牙用解手尖刀施展我的‘雨剑’绝学,到底吃亏,如果他手里有柄剑,可就好了。”

却似回应她心中的希冀,忽见星空一暗,一条鹰似的人影迅快绝伦的横过众人头顶,喝了声:“浑小子,接剑!”

一抹乌光直奔姜小牙怀中。

姜小牙无暇细思,伸手一捞将那东西楞住,却是柄古色斑斓的宝剑。

萧湘岚不由脱口惊呼:“我的‘皤虹’宝剑!”

姜小牙心中一震,暗道:“果真是师父所用之剑?怎么竟会在此时出现?赐剑之人又是谁?”

木无名听不见萧湘岚的惊嚷,虽不知这剑来历,但已隐约察觉情况不妙,连忙虚晃一招迫退红娘子,狠狠一记杀着猛攻姜小牙而来。

姜小牙哪还有空思考,撇手丢掉尖刀,一翻腕,拔剑出鞘,只听一声银震玉击的脆响直透云霄,彩虹般的七色光焰顿时在夜空中搭起一座长桥。

红娘子、木无名都不由眼睛一直,看得呆住了。

“世间真有这等宝剑?”

飞廉锯齿大豆腐

萧湘岚见那掷剑之人转瞬便登上绝壁顶端,不由暗感惊愕:“此人武功竟高到这种地步,莫非……”

心中忆起一个人来,却又觉得全无可能。

“听说他早已死掉了……何况,我的剑怎会落到他手里?难道就是他把我和燕云烟的尸体埋起来的么?”

不想“飘”赶过去,瞧清楚那人是谁,却又担心姜小牙安危,只一犹豫,那人已消失不见。

但闻红娘子笑道:“你有了这把剑,定可叫那‘刀至尊’连爬带滚啦!”

“只怕未必!”

木无名拿定了速战速决的策略,先把红娘子放在一边,狠狠一刀向姜小牙劈姜小牙兀自胆弱,闪身向后退避。

红娘子叫道:“怕他怎地?拿出真本领来!”

姜小牙被她一激,立觉精神抖缴,长剑一展,“清明微雨行人断魂”顺势而出,一点点细如牛毛的剑光宛若在天地之间拉起了一道帷幕。

木无名知他宝剑锋锐,早已着意戒备。

不让自己的兵刃和对方碰撞,但却分不清他的剑势究竟从何处来,稍一迟滞,两刃已交,“当”的一声轻响过后,木无名只觉手中一轻,忙跃退两步,低头看去,又厚又重的飞廉锯齿大砍刀已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半截。

红娘子拍手笑道:“咦,木无名,你手里那是什么东西?飞廉锯齿大豆腐?”

木无名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轮流瞪着姜小牙、红娘子,眼中都快喷出火来,终于厉吼一声,掉头奔入黑暗。

红娘子嘴里仍不饶人:“别跑嘛,豆腐还剩半块,再拿来剁个烂碎,做盘麻婆豆腐让大家痛快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啊!师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