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啊!师父》

第9节

作者:应天鱼

整人定律

做为两口即将在大决战之日祭旗的牲品,日子当然不会好过。

那个胡直领队无时无刻不来折磨他俩,起初还心存顾忌,生怕把他俩弄死了,但姜小牙、李滚身怀绝世神功,一般的酷刑根本奈何不了他们,胡直把皮鞭、军棍、烙铁……全都用上了,他俩却依旧大呼小叫、哭父哭母。

胡直心想:“这两个王八蛋的皮可真厚,总要弄个办法教他们连哭都哭不出来!”

从此镇日价开动坏心肠,想要找出能把他们修理得惨兮兮的刑罚。

姜小牙见他如此使坏,暗喊不妙,头几天还满心希望那日成功突围而出的红娘子,能想个办法解救自己于绝境,但一天一天的过去,姜小牙的期盼也越来越渺茫。

一日清晨,姜小牙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看见红娘子笑吟吟的向自己招手,不禁兴奋若狂,大叫:“大姑妈!”

乱吼半日,醒转过来,可怜只是南柯一梦。

萧湘岚正在一旁,立刻酸意冲天的冷笑道:“你就只记得你的大姑妈!你以为大姑妈会拚着自己的性命来救你?你想得美哟!”

李滚被他吵醒,揉着眼睛道:“你还有大姑妈?真好福气!我一家十族就只剩下我一个。”

姜小牙道:“原来你也是个孤儿?”

李滚叹道:“唉,别提了,七年前一队官军经过我老家,把我一家人杀得精光……”

姜小牙怪道:“那你还要当官军?”

李滚“唉”了一声。

“若非逼不得已,谁想当兵哪?早知道就不要生而为人,咱们这年头,当条猪都来得快活得多!”

姜小牙想起自己家里的伤心事,也不由连连摇头。

“这话说得可对:猪都比咱们有尊严。”

萧湘岚不由寻思:“他俩真是一对可怜的小人物,当初挖我们的坟墓官因情势所逼,怪不得他们;要怪,只能怪这狗啃的时代、狗啃的朝廷!”

燕云烟一旁也自暗忖:“这到底是谁造的孽?若说‘大明’朝廷全无责任,可真有点说不过去!”

想起自己多年在朝为官,不觉惭愧。

几个人正唉声叹气、自悲自怜,却没料到还有更惨的跟在后面,只见那胡直贼笑兮兮的走入帐中,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棍子。

“两位早啊,我终于想到一个法子了。”

李滚这些天来见他奈何不了自己,便存了个轻敌的念头,笑道:“看你这狗养的能把老子怎么样?”

胡直哼笑连连,走上前来探掌一抓,竟把李滚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李滚嚷嚷:“你……你想干嘛?”

胡直将手中小棍子对准他的肛门,一边笑道:“我想通了,武林高手部有”罩门“,我猜你的‘罩门’就在这里!”

一虎子把棍棒戳入李滚肥肉团团的大屁股,痛得李滚差点把喉结都嚷到口腔外面。

姜小牙见状,不禁冷汗直流。

“这可找到要害了!不料我‘姜小兔子’今日竟真的要变成兔子了!”

胡直把李滚捉弄了一回,已知这办法管用,得意的不得了,又把棍子举在眼前,走向姜小牙。

“你也来试试吧!”

萧湘风的鬼魂早气得把脸转向旁边,一面大叫“下贱!卑鄙!”

燕云烟也只有搔脑袋的份儿。

姜小牙强笑道:“胡大爷,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不作兴搞这套……”

胡直哪管这么多,伸手就要脱姜小牙的裤子,却见帐门一掀,斑鸠罗乾扁的头颅探了进来,杀鸡一般的道:“胡领队,你出来一下。”

胡直一楞之后,欣喜若狂。

“国师居然也知道我这个人?这下可要升官了!”

忙不迭奔了出只听两人在外头矶矶嘟嘟了半天,接着“咕咚”一声。

姜小牙心忖:“老秃驴一来,恐怕整人的方法更不堪了!”

心头立起生不如死之喟叹。

过了半晌,才见胡直踱入帐中,意味深长的挤着眼睛,把姜小牙上下一瞟,笑道:“今天放你一马,来日有更好的方法款待于你。”

言毕踅出帐外,竟不回头。

燕云烟、萧湘岚一面为姜小牙感到庆幸,一面又忐忑不安。

“他又想出了什么鬼法子?”

姜小牙心胸豁达,反而苦笑着安慰他俩。

“唉,两位师父,看开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反正迟早要被拿去祭旗,管他怎么修理我呢?”

说也奇怪,从那天开始,胡直就不再找他们的麻烦,反而每日送些好吃好喝的东西进来。

姜小牙忍不住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胡直嘻嘻一笑。

“猪要养肥了才能宰啊。否则,用两头瘦巴巴的牲口去祭旗,这仗怎么打得赢?”

李滚本爱吃,当然不管其他,先喂饱了再说;姜小牙也是副乐天知命的性格,反正生路已断,没咒可念,况且私心里还有一个想头:“师父是鬼,我也不如去当个鬼,说不定反而能够成为良缘美眷哩?”

越发不想活命。

十余日后的某个清晨,胡直拿着两条长铁链走了进来。

“时候到了,今日和李闯决战,你们准备挨刀吧。”

将铁链套上他俩的脖子,牵到帐外。

大军已集结在营盘前方,旌旗如林,刀戈耀日,战鼓擂出心脏跳动的韵律,号角吹响血液的声音。

正中央的高岗之上,立着一面“曹”字帅旗,下首站着四名精赤上身、倒握鬼头刀的壮汉。

胡直努了努嘴。

笑道:“那儿就是你俩的丧命之处,快看清楚了,七七四十九日之内,你们随时都可以回来痛哭一场。”

姜小牙、李滚一步慢一步的登上高岗,向前一望,只见对面山头上“闯王”的旗号迎风飘扬,山脚下密密麻麻的闯军骑兵步卒正不知有多少。

李滚低声道:“可不可以叫你的主子快点杀过来救咱们?”

姜小牙呸了一口。

“你不是官兵吗?现在却反要强盗救你了。”

李滚丧气的道:“什么官兵强盗,还不都是一样的货?”

胡直牵猪公似的把他们牵到大旗底下,用力一踢两人膝盖。

“跪下吧!”

大旗左边是主帅营帐,曹变蛟黑衣黑甲,居中而立,斑鸠罗、木无名则隐在角落暗影里,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些什么。

但见曹变蛟手臂一举,四名大汉立刻围拢过来,其中两个死命按下姜小牙、李滚的脑袋,另外两个则高举大刀,眼望主帅,只待令下。

战鼓越发雷动,官军齐声呐喊,对面山头的流寇阵营也发出摧人心肺的呼啸之声。

姜小牙、李滚不由紧紧闭起双眼,缩着脖子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

燕云烟、萧湘风的鬼魂站在一旁,默默祝祷:“虽然是两个毁人尸体的贼,但总算咱们师徒一场,你们好好的去吧,黄泉路上若能相逢,再跟你们算帐!”

萧湘岚的心里是否别有想头,自然谁都不晓得,姜小牙偶一偷眼看她,只见她一双如水秋撞又红又肿,这些天来竟不知暗暗哭了多少回。

姜小牙胸中一阵激荡。

“师父,等等我吧,我马上就来了。”

如雷战鼓蓦然歇止,一刹那间,死寂得连绣花针落地都听得见,敌我双方所有人的眼睛都望着曹变蛟高举的手臂。

就在曹变蛟的手微微一动,就要往下落的时候,却听一人高叫:“都督,请慢!”

姜小牙、李滚不禁一愣,睁眼看去,见那发话之人竟是胡直领队。

姜小牙暗忖:“我俩马上就要死了,这个王八蛋却还想弄出些什么鬼花样来整咱们?”

胡直走入大帐,低声向斑鸠罗嘀咕了一大串话,老喇嘛脸上笑意盎然,一边听一边点头。

姜小牙、李滚暗叫“苦也”。

“死也不让我们死得舒服一点!”

风剑“墨雷”只见胡直向斑鸠罗禀告完毕,老喇嘛当即解下腰间得自姜小牙的“皤虹”宝剑,交付予他。

胡直翘鼻子、摇尾巴,神气活现的走了回来,站到姜小牙、李滚身后,“呛”地拔出宝剑,高叫:“对面鼠辈听着,此乃你们大王李自成的剑术师傅‘雨剑’萧湘岚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宝剑,我如今就用它来斩杀萧湘风的徒弟,看那萧湘岚英雄盖世,却又能奈我何?”

萧湘岚气得浑身发抖,怒骂:“卑鄙小人!我若还有命在,定把你剌成肉酱!“

官军欢呼不已,流寇鸦雀无声,胡直却忽然发出一响既娇又俏的嘻笑,“皤虹”宝剑抡动如风。

早将那四名壮汉拦腰砍作八段。

姜小牙一听那声音,心中便已恍然,喜极狂呼:“大姑妈!我就知道你不会去下我不管!”

这“胡直”果然为红娘子所乔装改扮。

那日胡直用龌龊的法子整得李滚死去活来,正要继续修理姜小牙,却忽被斑鸠罗叫住,他还以为自己深受国师赏识,乐得不得了,哪知这“国师”却是精通易容之术的红娘子,一将他骗出帐外,当即就把他的脑袋给剁了,偷偷掩埋起来姜小牙等人在帐内听到的“咕咚”一声,便是他人头落地的声音。

红娘子生性顽皮,却又假扮成胡直的模样,继续吓唬姜小牙,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从斑鸠罗那儿骗回无价之宝“皤虹”宝剑。

众人还未从场中突然的变化里惊醒过来,红娘子指出如风,早解开了姜小牙、李滚的穴道,喝声:“自己松绑吧!”

姜小牙、李滚身怀绝技。

再粗的绳子也不过如同几条蚯蚓,肩臂使劲,身上的五花大绑立刻断裂成五千小截。

木无名蓦然回神,鹏般飞扑而上,鬼头刀直劈姜小牙顶门。

姜小牙虎跳起身,红娘子恰好把宝剑抛了过来,一接接个正着,顺势一招“春潮带雨野渡舟横”,毛毛雨点顿时罩满天地之间的每一个缝隙。

木无名才暗喊了声“不妙”,手掌微微一震,鬼头刀早已被削成了十几片。

红娘子笑道:“哟!木无名,这回又端来了盘‘鬼头大豆腐’,你的烹饪手艺可真令我们女子惭愧!”

木无名气了个半死,却终究不敢上前。

对面山脚下的流寇兵卒,一见红娘子现形,不须号令,立刻万军齐发,原来李自成早已得到红娘子的回报,约定了发动攻击的信号。

曹变蛟顾不得大旗底下那几个江湖人的厮杀,忙提起双枪,奔出大帐,指挥大军迎敌。

红娘子笑道:“大功告成,快走吧:“但闻斑鸠罗矶喳怪笑:“嘟有这么容易?小命和宝剑都给我留下:“身形腾挪,已至姜小牙头顶,士指怪手在迷雾中洒出七点寒星,兜头罩落,又是那记无上被着”南天开塔“。姜小牙领教过这招的厉害,但依然无解,落了个束手待毙的局面。却又见一条人影横过空中。”

胖子,接剑!

“李滚只觉眼前一花,一柄极其沉重的阔背大剑已送入自己手里,不禁一楞。燕云烟脱口大嚷:“我的‘墨雷’宝剑!”

风雨合璧。

天下无敌萧湘岚见那条人影好生熟悉,又是上次把“皤虹”送给姜小牙之人,心中直感奇怪:“怎么双剑都在他手里?”

已然无暇细思,大叫:“死胖子,攻那老秃驴后背!”

李滚赶紧拔剑出稍,却像是一截生了镛的黑铁,半点光芒地无,不禁大为失望,寻思道:“什么鸟宝剑?乞丐用的打狗棒都比这强得多!”

红娘子喝道:“还发什么楞?”

李滚忙不迭展动宝剑,“风起云涌”向老喇嘛身后砍去。

斑鸠罗正要一击得手,忽觉脑后狂风大作,竟似龙卷风对准自己头颅吹来一般,暗自心惊:“世上居然有这么霸道的剑法!”

来不及取姜小牙性命,半空中扭腰偏身,一掌反切李滚腋下。

李滚打从开始修习“风剑三十七式”,一直都是用解手尖刀,练来练去,根本无法了解“风剑”的精髓与威力何在,此刻“墨雷”在手,一剑挥出,感觉完全不同,顿时乐得大叫:“原来这才是‘风剑’!果然不同凡响!”

往日所学在胸中轮转不已,“风剑”招数犹若大风刮起,一发不能停息;再者,他身躯滚胖,走路带风,本是“风剑”的最佳传人,此刻胖人加上大剑,威力更是倍增。

燕云烟站在一旁竟也看得惊心动魄:“他火候虽还不够,但先天的条件却正适合这路剑法,早知‘风剑’的威力要这样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我早该把自己养成大胖子了!”

另一边的姜小牙缓过手来,“皤虹”宝剑抖起漫天雨珠,“红楼春雨万里雁飞”洒向斑鸠罗必救之处。

斑鸠罗正自全神敌对李滚的“风剑”,不料背后“雨剑”又到,纵令他一身软硬功夫、魔法邪术,也被这一大一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鬼啊!师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