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水寨》

第一章

作者:应天鱼

金国军队在扫荡了长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区之后,于建炎三年十月兵分四路,由四太子兀朮、挞懒、拔离速与耶律马五等四人率领,大举南侵。

其中尤数耶律马五最是骠悍凶残。他曾于年初以五百骑精兵偷龚扬州,差点捉住宋帝赵构,这次率军由黄州渡江,一路横行无阻,势如破竹,攻陷洪州时下令屠城,杀得鸡犬不留。如今又兵指和州,满心以为必可一鼓而下。

这日,先锋部队由千户蒲察阿里率领,来到和州东北十里的“卧梅岭”下,只见一条山路直通岭顶,坡缓路阔,谅必不致有什埋伏。

蒲察阿里正督军前行,忽见岭头现出一人,年约二十一、二,生得修眉俊目,一身青衣青衫,背负宝剑,双手环抱胸前,意态甚是悠闲,高声喝道:“和州龚家庄龚楫在此,不要命的只管过来!”

众金兵见他文质彬彬,体裁单薄,又听不懂他说什么,那会把他放在心上,只顾纷纷催马上岗。

龚楫也不拔剑,但只冷笑而已,只见金兵上到一半,却不知打从何处发出一阵阵“各勒各勒”的声音。

蒲察阿里上下左右乱看了一回,才发觉响声来自脚底,原来山路中段的泥土迈上千只马蹄蹭来蹭去,逐渐崩开,底下竟是一根一根横排着的大竹子。

蒲察阿里兀自搞不清怎么回事,竹排已开始向坡下滚动起来。马匹愈是惊慌乱蹭,竹排滚动的速度便愈快,前面蹭下来的竹子,滚伤了后面的马脚,前面的马匹跌倒,更从后面人马的头顶上滚压过去,剎那间人马如球,满地乱滚,你压我,我压你,半晌起不得身。

龚楫撮chún厉啸,路旁草丛中立刻冲出百余名老少不一的汉子,手中器械竟都只是棍棒锄耙之类,甚至连菜刀、屠刀都用上了,蒙头蒙脸一阵乱砍,那消片刻便将三百余名金兵砍死大半。

那蒲察阿里见势不妙,带着几名勇健亲兵,奋力冲开重围,朝坡下奔去。龚楫那肯容他脱身,脚踩山壁,横掠过混战中的人马头顶,如飞般赶来,却见坡下闪出一条人影,手起刀落,早将蒲察阿里的脑袋斜劈下颈项。

龚楫欢喜得大叫:“五哥!”

来人正是“铁翼银鵰”燕怀仙。

燕怀仙左手钢刀连斩,快得令人眼不及眨,血花飞溅,团团如雾,地下已躺了一大片。

龚楫在旁耳闻他刀刃带起的风声,尖急锐厉,直似每一刀都割在自己的耳膜上,不由暗忖:“五哥的功力进展惊人,简直已不输给师父了。”手上可也没闲着,把向后溃逃的金兵杀得精光。

燕怀仙还刀入鞘,笑道:“老六,好妙计!竹排滚鸡子儿,一个都跑不掉。”龚楫道:“妙是妙,竹子砍得手酸哩。”师兄弟两人相对大笑。

燕怀仙望了望那些相互庆贺大获全胜的庄稼汉子,又问:“这许多好帮手又是从那里找来的?”龚楫道:“都是我庄上的僮仆执事人等,个个摩拳擦掌,等这一天已等了好久啦。”他祖父曾做过兵部侍郎,家风自然要比一般官宦人家刚烈许多。

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回到和州城外“龚家庄”,龚楫大开庆功宴,兼替师兄接风。席间问起燕怀仙来此缘由,燕怀仙却不免踌躇,既不愿向他提起叶带刀和夏夜星的下落,即连“九头鸟”桑仲后来的行径,也都叙说得结结巴巴。

桑仲自七月间离了东京,一路南撤。京西路于前年年底遭到拔离速、耶律马五等金将的焚掠烧杀,襄阳、颖昌、唐、邓、均、房等地早都残破不堪。唐州移治于桐柏县,原来的州城虽已近乎废墟,却仍有不少百姓生活其间。

桑仲来到唐州,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精壮男子全部编入军中,声势徒然涨大了好几倍,总数竟达万人以上。

燕怀仙极不同意师兄的做法,桑仲却瞪着眼睛道:“要不然你想叫他们干什么?跟着我,至少有得吃!”

身处天下大乱,往日秩序荡然无存,不论军民都完全不知该听命于谁的时局之中,“至少有得吃”似乎是仅存的铁律。燕怀仙也不得不承认桑仲确实有他的一套,附近居民准备过冬的粮食,在他连哄带骗带强迫的手段下,全都进了“桑家军”的肚皮。

但当桑仲竟和驻扎在桐柏附近的另一支人马互斗起来的时候,燕怀仙终于感到彻底的绝望。

那支人马的首领昔日也是“宋江三十六”之一,大名鼎鼎的“一直撞”董平。他比桑仲先一步来到此处,也裹胁了不少良民为兵。起初双方相安无事,但日子一久,嫌隙渐增,竟都有点上起火来。

燕怀仙几次劝道:“你搞你的,他搞他的,有啥争头?”

岂知桑仲若为官家之事,一向滑头滑脑,不肯尽力;一旦要替自己作用打算,却简直有如一头蛮牛,不肯让任何人横阻于自己之前。恰有那名列“宋江三十六”之末的“一丈青”李横,因与董平闹意见,竟背了昔日兄弟来投桑仲,具言董平军中虚实,桑仲乃决意出兵。

那董平手使双鎗,也非省油之灯,双方拚战了几回,各有胜负。燕怀仙再也按捺不住,向桑仲道:“怎地又搞起这种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勾当?这可不是为了要吃饱肚子了吧?”

桑仲红涨脸皮,嚷嚷:“打走了他,咱们不就可以吃得更饱一点?五郎,你莫啰皂,我桑仲决非久居人下之辈,非要趁着这机会,搞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来不可!”

燕怀仙一剎那间,又在他身上看见了史斌、大树道长,甚至师父叶带刀的影子,心知再劝也是无用,乃于十月中旬怀着无限欷歔,离了唐州,径奔南来。路上闻得耶律马五兵指和州,心中不禁挂念龚楫安危,连忙日夜兼程赶来,正好在“卧梅岭”下撞着龚家庄全庄上下痛击金兵。

龚楫听完了桑仲之事,也不由得叹息不已。“桑老二一直恋慕权势,不料竟这般走火入魔,师父若知道了,不气死才怪!”

燕怀仙不敢再说,胡乱搪塞过去。

龚楫又道:“‘翻江豹子’张四哥自前年年底返回梁山泊之后,号召水泊义士共抗金兵,后来率队辗转南下,在白马、樊梁等湖立水寨,屡胜金兵。前不久听得人说,朝廷已借补他为武功大夫。四哥平日不爱说话,其实脑筋比谁都清楚,不伸手则已,一伸手必抓在蛇的七寸上。像桑老二这般乱搞,那成呢?”

燕怀仙闻得张荣扬名立万,威震淮东,心中自是欣喜,留在龚家庄住了几天,龚楫派人探知金国四太子兀朮已从马家渡过江,耶律马五则在新塘筑堡,遏绝濡须之路。

龚楫道:“濡须山与七宝山对峙,中为石梁,凿石而通濡须水,连贯巢湖、大江,最为控扼险要。三国时,曹操、孙权曾大战于此,孙权筑濡须坞,又命诸葛恪作大提,连结二山,以拒魏兵。如今敌人占据此处,进可攻,退可守,江南危矣!”

当天便号召乡人共逐金兵。龚家在和州素有名望,日前杀得金兵先锋片甲不留,更令大家雀跃感愤。龚楫登高振臂一呼,竟得三十多人,乃趁夜出袭,掩至金兵新筑堡下。燕怀仙纵上城头,挥动钢刀,一路杀去,行不出三十步,杀了守城金兵一十七名,新开堡门,放入和州民兵。

堡内金兵兀自酣睡,仓卒惊起,先乱成一团。两名千户尚未完全清醒,人头便已落地,其余金兵更是奔窜无地,统统都做了刀下亡魂。

众人因这场胜仗来得轻松,不免懈怠,大笑大闹,又有人不知从何处寻来两大坛酒,竟当场开封痛饮。

燕怀仙向龚楫道:“耶律马五大军不在此处,叫他们先别乐呼,天亮后必定还有恶战。”

龚楫连忙喝止大家,怎奈这群乌合之众,易集难制,有勇乏谋,全无战阵经验,除了龚家庄人之外,其余人众根本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燕怀仙这一年来都在行伍之间,心知如此最是危险不过,不禁暗自发急。忽又遥见西北方向似有烟尘滚动,忙吩咐龚楫稳住队伍,自己则跃下墙头,伏低身子,直朝那边掠去。待挨得近时,闪在一丛矮树之后,偷眼只见一队约有四、五百骑的人马驰来,但只弓箭、短刀随身,全不持长大兵器,亦不披重申,蓬头散发,服式怪异,竟与年前在塞北所遇的匈奴骑兵一模一样。

燕怀仙心头猛震,凝目再望,但觉星芒月光同时燃烧起来,眩目光团之中,正嵌着夏夜星绝艳狂野的脸庞。

燕怀仙脱口叫了声:“兀……”又立刻警觉闭嘴。匈奴骑兵正忙着赶路,并没人注意到这声异响。

燕怀仙见他们直向濡须口奔去,势必不免与和州民兵展开一场恶战,想要现身拦阻夏夜星,又不知该怎么跟她说,正自犹豫不定,却见十六名匈奴骑兵“泼刺刺”从原路奔回。

燕怀仙心忖:“莫非前头有事?”稍一分神,冷不防那十六人双手齐挥,竟拋出八张大网,前后左右漫天罩下。

燕怀仙即使轻功再高,也无法躲开这天罗地网般的偷袭,立被兜头套住。马上骑士一收一拉,把他束成了个肉球,再掉转马头,猛个一冲,燕怀仙当即立脚不住,翻身便倒,吃那些马匹死拖活拽的一扯几十丈远,浑身皮肤如同火灼一般,也不知擦破了多少,眼前更金星直冒,不辨东西南北,嘴中油盐酱醋的分不清滋味。

拖网马匹好不容易停了下来,燕怀仙还未定神,已先听一个娇脆声音笑道:“哟,怎么没网到鱼,却网来了一只大鸟?什么‘铁翼银鵰’,明明是只‘折翼笨鵰’!”

燕怀仙听她话说得轻佻,不禁心中有气,然而终究对她负疚良深,索性闭起眼睛,不理不睬。

又听夏夜星道:“燕怀仙,你也有落到我手上的一天,你认命吧!”

往日种种恩怨牵缠,蓦地翻涌上燕怀仙心头。燕怀仙叹口气道:“当初你刚到‘鹰愁峰’上,我就跟你说过,要杀我,尽管杀,你又何必等到今日?”

夏夜星半晌不答言。燕怀仙忍不住睁眼望去,只见她正像从前最爱做的那样,定定的望着自己,眼中闪跳着令人难以捉摸的光芒。

燕怀仙胸中一阵激动,几乎又要脱口叫出“兀典”,但马上想起夏紫袍可说是惨死于自己之手,不禁寻思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今日杀我本是应该的,作什拖拖拉拉?”重又闭上了眼睛。

却听夏夜星悠悠道:“姓燕的,你知道我要怎样处置你吗?一刀杀了你未免便宜,我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扭头咕噜咕噜吩咐了几句,匈奴语竟已说得满流利,拖网马匹便又开始向前驰动,大队也紧跟在后。

燕怀仙见他们又朝濡须口奔去,心知和州人众必非这队匈奴骁骑的敌手,连忙叫道:“且慢!”

夏夜星有些意外的哼笑一声。“怎么着,你也会求饶?”

燕怀仙道:“你我之间不必再说,你和师父之间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但诸位师兄弟在那一年半内,却都待你不错,你可不能不放在心上。”

夏夜星立刻一挥手,止住了前奔马队。“你这话什么意思?”

燕凄仙道:“濡须口已被和州民兵占住,首领正是你六哥龚楫。”

夏夜星楞了楞,肩膀向下一垂,喃喃道:“六哥竟在此处?”发了一回呆,忽然咕咕几声,翻身下马,其余匈奴兵也纷纷跳下马来。

夏夜星将马匹牵过一旁,背着手在地下走来走去,众匈奴兵或坐或站,只没人敢吭出半点声息。

燕怀仙想起这个年方十七岁的小姑娘,当年为了要替父亲寻回“大夏龙雀”,竟敢孤身涉险,在“鹰愁峰”上待了一年多,用尽心机,深藏不露;如今当起匈奴兵的首领,却又有板有眼,真个是令人不得不佩服她的能耐。

月光轻泻,银晕如水,地面上的一切似乎都飘浮在虚空之中。树林内虫声唧唧,马群不时打着呼噜,湿润的夜气里有青草泥土的呼吸,偶尔溜过来几片云影,在夏夜星脸上晃晃悠悠,半遮半现。

燕怀仙见她如此模样,知她尚顾念与师兄弟的往日情分,刚刚放下心来,体内寒气却猛然一冲,打着旋钻由脚底直贯进脑门,使他不禁闷哼了一声。

夏夜星看了他一眼,道:“‘寒月神功’又发作了?滋味很好哦?”脸上竟无丝毫恐惧忧虑的表情,彷佛她自己全不曾身受其害一般。

燕怀仙忽地心想:“我死了也就没事了,但她却要在世上一直熬受此等痛苦,岂不糟糕透顶?”猛个记起那日叶带刀在“统万城”最后的话语,本想告诉她“战神”孟起蛟可能知晓破解“寒月神功”之法,却见她忽然一抬头,喝叫了几句,匈奴兵当即一齐上马,仍旧朝前奔去。

燕怀仙暗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山水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