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水寨》

第二章

作者:应天鱼

在燕怀仙的生命里,鲜少有如此安静宁谧的时刻。他知道这不是死亡,但似乎已离死亡相去不远。

皮肤上被马匹施行的伤口多已愈合,筋骨却彷佛散开了一般,直令他动弹不得。轻舟顺江而下,起伏有若诗篇,舱外不时传来水鸟鸣叫,嘹亮清冷而悲凉,江水轻拍船舷,抚熨着他满是创痕的躯体与心灵。

夏夜星每天送饭进来,就跟他从前在"鹰愁峰"上送饭给她时一样,每每不发一言,便转身离去。他晓得她还没拿定主意要如何对待自己,也正像他还没拿定主意要如何对待她一样。

“龚老六若死了,这笔帐能算在她身上么?"这又是一个难解的结,就如夏紫袍的死到底应不应该算在自己的头上?

人世间似乎充满了种种纠结,这个还没解开,却又套上了另一个,没完没了,令人厌烦。燕怀仙有时竟会赌气想道:“干脆死了算了,免得再啰哩叭嗦的搞不完。"凡事厌倦的情绪又开始猛烈的侵袭他心房,"寒月神功"也随之发作得愈来愈厉害。但如今他却已不再觉得寒冷难耐,只有一种冻死前的僵硬麻痹之感。夏夜星甚至没点他半处穴道,或在他身上施加半根绳索,他就已如同一滩烂泥,只能静静的躺在那儿,让水声缓缓流过一片空白的脑袋。

这日忽觉船停了下来,夏夜星唤入两名匈奴兵把他架到甲板上,只见匈奴骁骑早已排列在岸边,原来这几天都是水陆并进,辎重粮秣俱用船运。

船队甫一靠岸,众匈奴兵便一涌而至,将船上所载对象统统搬上大车,燕怀仙也被那两名匈奴兵当成一袋干粮,一甩甩上车顶,便再不去理他。

却见夏夜星缓缓策马来到车边,笑道:“这几天过得还不错吧?”

燕怀仙心中固觉窝囊透顶,但早已想开了,却也不计较,淡淡问道:“这是那里?”

夏夜星道:“再往前去就是广德军了。”

燕怀仙生长北地,根本不知广德军在何处,当即闭口不言。

夏夜星却又道:“从广德军再往东走,便是湖州,再下去呢,就是杭州啦。”

燕怀仙暗忖:“朝廷不是迁到了建康?金军却朝这路来作什?"嘴里仍旧不说半个字。夏夜星却以看穿了他的心思,笑道:“赵构老早跑到明州去啦,听说他正想乘船出海呢。你们宋军真是不堪一击,投降的投降,溃逃的溃逃,连那什么‘江淮宣抚使’杜充都巴巴的跑来跟四太子磕头了。”

燕怀仙心想:“又是杜充!怪不得金军能够长驱直渡长江天险,如入无人之境。”

只听夏夜星发下号令,车身一阵颠动,向东而去。

燕怀仙寻思道:“大宋真的要亡国了么?"只觉一股恶怨悲凄之气堵住胸口,久久无法呼吸。

夏夜星却又策马靠到大车旁边,笑道:“刚才忘了告诉你一件喜事--听说襄阳一带出了一个土霸王,赶走了大宋的什么‘京西制置使’程千秋,占据襄阳,号称有众十万……”

燕怀仙早猜着了她要说谁,冷笑一声,仍不答言。

果听夏夜星道:“这个土霸王嘛,姓桑名仲,浑号‘九头鸟’!"见燕怀仙面无表情,不免扫兴,咕咕哝哝的续道:“将来路过襄阳,倒要去拜访他一下,咱们‘大金国’可不小气,好歹封他做个‘襄阳王’。桑二哥一向识时务,不像有些人,死脑袋转不过来……忽地嫣然一笑。

燕怀仙啼笑皆非。"你这声‘五哥’喊得倒甜,可惜喊不对时候。”

夏夜星面色一冷,哼道:“果然喊不对。没关系,我总有办法整你,燕五!"一夹马腹,径自朝前头去了。

燕怀仙被她冷冷一声"燕五"叫得好不自在,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不知她要耍出什么花样来对付自己。

这队匈奴兵乃是兀朮大军的先锋部队,兼程急进,不两日便攻下了广德军,马不停蹄,再直扑湖州安吉县。

燕怀仙镇日躺在大车上,起不得身,但只闻得杀声不断,心中难过至极,寻思道:“兀典这样大杀汉人,真是作孽!"转念又忖:“这队匈奴人也真怪,传说中的‘白衣天人’理当领导他们重建‘大夏’,结果却把他们带来这里乱打乱杀,他们难道都不起疑?”

三天后,匈奴骁骑又兵不血刃的进入守军早逃得精光的安吉县城。夏夜星在领军进城之前,忽然兴冲冲的策马跑来,挂着一脸刁钻笑意。

燕怀仙当即道出心中疑惑,夏夜星面色一变,嘴中淡淡道:“先帮‘大金国’打出天下,‘大金’日后自然会帮他们重建‘大夏’,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说?”

燕怀仙本已猜着她这套说词,不禁叹口气道:“只怕到时候诺言实现不了,你却如何对他们交代?匈奴人翻起脸来,你当是好玩的么?”

夏夜星眼中闪过一丝惶恐烦恼之色,却依旧淡淡的道:“我才不担心这个,到时候再说吧。"一挥手,叫来两名匈奴兵,把燕怀仙从车中扶起,架到一匹马上,两边夹住。

夏夜星笑道:“大将军要带兵进城喽,汉人百姓可得小心了,燕大将军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哩!”

燕怀仙正摸不着头脑,却见两名匈奴兵撑着两面认旗奔来,一面上书"大金国汉儿签军都提点",另一面则写着"燕大将军怀仙"等字样。

女真族本身人口有限,早在攻伐"大辽"之时,便将渤海、回纥、鞑靼、室韦、党项等族人征发为兵。等到袭取中原之后,更强驱大量汉人充当军中苦役。当时惯称燕云地区原属"大辽"国境内的汉人为"汉儿",河朔地区的汉人则呼为"南人",汉儿的地位比南人略高,但同样是金军中供作先锋人墙,枉遭杀戮的一群。

燕怀仙心中恍然,怒道:“你以为这样逼我,就能叫我乖乖就范?”

夏夜星笑道:“从前在‘魔愁峰’上当听桑二哥说起,当初‘宋江三十六’中有不少人便是被同伙设计,弄得骑虎难下,不得已才落草为寇的。这招叫做‘逼上梁山’,对不对?从今以后,你‘铁翼银鵰’燕怀仙在汉人眼里便是个大大的姦贼,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

扭头吩咐那两名掌旗兵当先开道,自己则紧跟燕怀仙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安吉县城。

沿街只见不少老百姓散在两旁,阴郁的眼睛虽不敢正视耀武扬威的敌军,但那烧灼着的憎恨,仍然很明晰的由他们身体中透出,集聚在空气当中。

燕怀仙感到从所未有的厌迫窒闷之感,他想开口说明自己的处境,怎奈丹田之气难聚,根本喊不出来,只能吐出一些宛若兽鸣的片断嚎叫,恰正符合了他此刻不伦不类的身分。

但闻夏夜星用汉语厉声喝道:“大家听着,快把年轻姑娘统统交出来,燕大将军今晚就要选用,若敢窝藏不交,格杀勿论!”

街边百姓本还怀着点与己无干的看热闹之心,一听此言,立刻纷纷低下头去,四散走避。

燕怀仙怒火中烧,但他愈是用劲嚷嚷,便愈像番人在那儿高声斥骂,使得众百姓益发鼠窜不已,剎那间跑得半个都不剩。

燕怀仙只觉眼前一阵昏花,险些倒栽下马,两旁匈奴兵忙把他紧紧夹住。夏夜星一旁暗自窃笑,得意万分,却忽听一声锤击似的冷哼敲入耳中,忙转眼一望,只见街边兀自立着一名被发头陀,年约三十四、五,生得凶眉恶眼,肩宽膀粗,体格甚是魁梧,左边衣袖却软搭搭的垂在身旁,竟像是左臂已齐肩断去。

夏夜星被他那双恶眼一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慌忙避开视线,心中却不服气,待贾勇再转回眼来时,那头陀却已不见了。

夏夜星暗骂了声"邪门",率队直抵县衙门口,笑道:“燕大将军今晚只好委屈点儿,权且下榻这寒酸衙门,事非得已,万勿见怪。”

两名匈奴兵便将燕怀仙夹下马背,架入一间房中,往床上一丢,反扣上房门。

燕怀仙恼怒得头顶都险些迸碎,赶忙强自收摄心神,想要运功驱走袭占全身的阴寒毒气,但不管他如何使劲,就是聚不起半口真力。

“我燕五郎难道这一辈子都要听任别人随意摆布不成?"亡国之忧、被陷之痛,一齐翻涌上来,心中一阵绝望狂急,化作了胸腔里的一声闷吼,就此晕厥过去。

寒冰如山、如剑、如戟,拦住前途,遮断后路,四下一片银白昏茫,方位都失去了意义。

燕怀仙恍惚间行走其中,感到身体里有一种撕裂的痛楚。起先他用双手紧紧抓住胸口,生怕自己突然裂成两丬,但痛苦逐渐加剧,连灵魂都开始*挛震颤起来,他终于熬受不住,猛然折断一根尖锐如剑的冰柱,反手砍入自己顶门正中,再狠狠的往下拉,拉过额头、鼻梁、咽喉,痛快的透穿分裂之感劈入胸口,使他如释重负。

他觉得自己又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了。不错,真舒服,他再用力往下拖拉冰剑,剖开了自己的肺脏、心肝、肠胃,一直从肛门部位拉了出来。

“你终于变成两个了。"燕怀仙狞恶的想道,看见自己的半张脸在对另外半张脸怒目而视。

蓦然间,夏夜星的脸从冰柱后闪出,也忽地从中破为两丬。"燕大将军,"其中半张不怀好意的笑道。"醒醒吧。”

燕怀仙大叫一声,张开眼睛,只见夏夜星正站在床前,腑脸望着自己,身后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几十名少女。

燕怀仙吃了一惊,想要翻身坐起,却坐不起来,只能有气无力的问道:“她们在这里干什么?"夏夜星笑道:“给燕大将军挑哇?"扭头把最左首的少女叫到床边。"这个怎么样?”

燕怀仙眼见那些少女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心中愈发恼恨夏夜星竟使出这种手段,不由得双眼暴突,拼命挤出一声:“把她们……"底下的"放回去"却再也说不出口,只代之以一阵喘息。

那少女被他这模样吓得魂不附体,差点软倒在地。夏夜星笑道:“燕大将军,别这么猴急,汉人姑娘都是很嫩的,那禁得起你这般摧残?"又挥手叫上一名。"这个如何?”

燕怀仙狂怒闷胸,逆血冲顶,眼前一黑,又将晕厥过去。夏夜星这才笑道:“看来燕大将军今晚身体不适,你们统统回去吧,算你们没福气!"自己却直立床边不动,冷冷的望着燕怀仙,等人都走光了,才又道:“你这样假作清高,其实没用。只要她们进了你的房间,就没人会相信你并没动她们一根汗毛。反正哪,你这又姦又坏又好婬的狗贼是当定了!”

燕怀仙气到极顶,反而平静下来,冷笑道:“兀典,我只奇怪你怎么想得出这么龌龊的法子,我还一直以为你很天真,这等男女之事……”

夏夜星哼道:“这嘛,本就再平常不过。"翩然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别忘了,过了年我就已经十八岁了,你还当我是个黄毛丫头呀?”“砰"地带上房门。

燕怀仙反倒一楞。"从认识她到现在,竟已有四年了?”

回想起这段时间内的变化之大,简直比刚才那场恶梦还要令人难以置信。往日熟悉的一切已全部摧折殆尽,往日亲近的人也多半变得面目难认,生命彷佛化作了一种累赘、一种无奈、一种令人厌憎的东西。

燕怀仙逐渐想开了,寻思道:“世上已没什么好留恋,我干脆想个法子气她一下,叫她一刀杀了我算了。”

不料翌日夏夜星却没整他冤枉,将他放上大车,率队出了安吉县城,直扑杭州。

此番先锋却有两队,另一队由千户乌延百里哥率领,手下尽是女真精锐骑兵。沿途毫不耽搁,疾行如飞,竟没碰见半个宋国守军。

宋帝赵构由明州航海逃生,去向不明,一时间人心浮动,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身处无朝廷状态,不向金人投降便已可算是好汉一条,更甭谈还会有人坚守城池了。

正午时分,两队人马驰至"独松关"下,夏夜星举目只见崖边立着一棵绝大松树,关势险阻,峭拔如刀,但有百人把守,便可令十万大军前进不得,心中不禁暗叹南朝无人。正自催军前行,却忽听关上一声虎吼:“那群金狗,想往那里去?"震得四面山壁回响不绝。

夏夜星急抬眼望时,却见一名独臂头陀大马金刀的站在关上,正是昨天在安吉县城碰见的那一个。

“这家伙胆子不小!"夏夜星肚内寻思,右手一挥,立有一名匈奴兵纵马上前,抬手就是一箭,又快又准,径射那头陀面门。

但觉寒光一闪,箭已墬地,那头陀一领戒刀,跳下关来,竟一直捣入匈奴军中,边喝道:“姓燕的,给我滚出来!”

燕怀仙躺在大车内,兀自不知怎么回事,勉强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山水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