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水寨》

第五章

作者:应天鱼

“圣上很是关注桑元帅,但愿桑帅一切以国事为重。”远从行在“临安府”来的内侍郑珪唠唠叨叨的叙说着。“至于桑帅和王彦之间的纠纷,唉,本是小事一桩嘛,毋须认真,咳咳,毋须认真。”

“微臣忠心一片,皇天可鉴。”“九头鸟”桑仲垂目屏息,现出肃穆的神情,在旁陪坐的张用与“一丈青”夫妇俩,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桑仲偷偷瞪了他俩一眼,继续别着嘴chún说道:“其实微臣也并未把王老帅的挑构放在心上,毕竟我也在他麾下不少时候,素知他不能容物。只是朝中却有一帮人莫名奇妙,屡次在圣上面前骂我是贼……”

郑珪忙道:“没有的事!桑帅莫听传言,作不得准的!作不得准的!”

桑仲冷笑一声,续道:“这且不提,就拿我四弟张荣的事来说吧,去年大战‘缩头湖’,功绩如何,大家心里清楚得很。结果呢?”

郑珪连忙又是一阵好言相慰。

天子亲遣内侍前来抚问,桑仲这次可说已挣足了颜面,但他的野心尚不只如此而已,更大的图谋已在他心中成形,就像巍峨雄壮的襄阳城楼一般矗立于胸际。桑仲几乎可以看见自己官拜节度使,指挥六军北伐中原,成为郭子仪一流的人物。

郑珪回朝复命的那天,兀自向桑仲说了许多好话。桑仲该抱怨的都抱怨过了,该给的自也不会少给。郑珪满面堆笑,黄金入袋有多重,将来在天子面前对桑仲的评价便有多重。

张用等钦差走了之后,摇头笑道:“桑老二,做官还是你有一套,咱们旧日兄弟可都没这本领。岳大头近年来转战江西、湖东,虽也立了不少功劳,却仍只是个正六品的都总管而已,比起你来还差了一截。”

张用自东京撤退后,又横行了一段日子,巧不巧,竟在半路上遇见死了丈夫的“一丈青”马夫人,两人本就有些意思,便干脆将两路人马搅作一块儿,去年五月接受岳飞招降,屯驻江西路瑞昌一带,此次夫妇俩借着护送钦差之便,北上襄阳来会老友,眼见桑仲雄霸荆襄,控地千里,有众三十万,不禁暗自叹服。

桑仲哼道:“当初在‘崔府君庙’救了皇帝一命,难道还是白救的?如今他虽绝口不提,心里却是明白得很。”

张用暗忖:“难怪这小子有恃无恐,在钦差面前也敢抱怨这,抱怨那的。”

桑仲又唤来如今已倚为左右臂的“一丈青”李横,笑道:“两位‘一丈青’想必闻名已久,今日初次见面,莫要七搅八缠的变成了‘两丈青’。”

张用笑骂道:“鸟嘴硬是吐不出象牙来,大约是孤家寡人孤疯了!”马夫人哼道:“还不急,等我生个女儿给他做老婆。”

众人哈哈大笑。桑仲传令大开酒宴,高呼痛饮,席间张用说起去年八月秦桧拜相以来的种种情形,不由得咬牙切齿,大骂不休。“这狗头一上任便恁恿皇上诏罢两河‘忠义巡社’,梁小哥他们那些河朔义军五年来洒了多少鲜血,拋了多少头颅,如今一纸诏令,抹煞得一乾二净不说,竟还不准义军渡河南归,若有守臣胆敢接纳,居然还被判罪,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刘豫分明是个无耻叛臣,受金国册封为子皇帝,咱们朝廷却还称他们做‘大齐’,叫得顺口得很,真不知是谁比谁无耻?”

桑仲笑道:“江南天气和暖,风景秀丽,物产丰饶,你可知这是个什么所在?”

张用、“一丈青”马夫人方一摇头,桑仲已接着道:“这是养懒人的大好所在!如今朝中有谁想打仗,你倒是说说看?张浚、李纲、吕颐浩、咱家、岳大头这些主战派,那个不被当成疯子?”

张用大叹口气,摇头不语。

桑仲压低声音,又道:“尤其是皇上,听说建炎三年耶律马五偷袭扬州,把皇上的卵蛋都吓破了,至今还生不出个儿子……”

大伙儿忍笑不住,一齐做了个砍头的手势。桑仲吐吐舌尖,又道:“这也难怪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后生,平常养尊处优,怎禁得起那几年成天破人追杀?朝廷近日由绍兴迁至杭州,将杭州升为临安府,光只这个‘安’字,其心可知。其实嘛,这些都是纸糊的,宋国一厢情愿偏安江南,只怕人家不依。金国这两年来倾尽全力,用兵川陕,京东、京西、淮西等地只是无暇顾及而已,宋人莫以为从今以后便可长治久安。”顿了顿,又道:“不过,去年十月兀朮大败于和尚原,皇上可又有些心动了,我猜朝廷近日已有北进之谋,否则遣人来安抚我个卵?咱们这批人总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张用点点头道:“朝中主战、主和争议不休,总该有个了断。秦桧这个投降派的首领,非要除掉不可!”

桑仲道:“总有人会想办法去料理他,‘河北大侠’公孙羽……”

话没说完,却有小校来报,说是一个名叫燕怀仙的求见。

桑仲喜得跳起身来,亲自跑了出去,果见燕怀仙站在星光之下,神采奕奕,双目炯炯生辉,全身上下散发出难以匹敌的气势。

桑仲不禁暗忖:“这小子怎地修练得如此厉害?要论个人修为,我桑老二可连他的尾巴都摸不着了。”嘴里笑道:“五郎,一别两年多,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上前一把抱住,摇晃不休。

燕怀仙道:“二哥,气候愈来愈大了,位列三公想必指日可期。”

桑仲哈哈大笑,拉着燕怀仙进了大帐,众人本都是旧识,数年不见,倍感亲热。

桑仲道:“老四派人稍过信来,说你在‘缩头湖’大战之后,忽然不知跑到那里去了,他急得很,生怕你被那小狐……”猛地打住不言,将“狸”字硬咽回肚内。有关夏夜星之事,他也是看了张荣的信后才知道,连连大呼:“匈奴女王原来就是小师妹,怎地传言说她腰大十围,面如夜叉哩?”

同门师妹竟身为金国统领,这话自是不便在张用等人面前说起。

而燕怀仙提及自己过去一年的行踪,却吞吞吐吐,脸上现出困惑的神色。

桑仲寻思道:“五郎近年来老是这么阴阳怪气,则是着了那小狐狸的邪吧?”想起最近才听到的有关夏夜星的另一则传闻,更加暗自摇头不已。

却见张用手下一名亲信在帐外探头探脑,张用皱眉喝道:“作什么鬼鬼祟祟?”一边站起身子,走了出去,只闻一阵嘀嘀咕咕过后,张用厉声道:“你当真没有看错?”紧接着便领了那人行入帐中,面上一片阴沉,望着燕怀仙冷然不语。

桑仲心知事有蹊跷,忙间:“张兄弟,怎么回事?”

张用依旧瞪着燕怀仙,道:“我手下这位兄弟名叫丁九光,本是湖州安吉县人氏……”

燕怀仙闻言全身一震,转眼向那丁九光望去,只见他满脸怒容,目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

张用续道:“前年年初兀朮兵下江南,丁九光兄弟亲眼看见金军先锋部队中有一支汉儿签军,都提点也是个汉人,名字就正叫做燕怀仙!”

桑仲沉声道:“丁兄弟,你没弄错?”丁九光大叫道:“就是他!就算把他烧成了灰,我也认得出他来!那天晚上金军抓去了二十多个少女,供这狗婬贼玩乐,我大妹子就是其中之一!”

燕怀仙叹口气道:“丁兄弟,那时我实在身不由己,任人摆布……”

丁九光厉声道:“你放屁!又不见有绳索绑着你,怎地身不由己?你的舌头又没被割掉,那天在大街上难道就不会开口说句话?”

桑仲忙道:“丁兄弟,说来你也许不信,江湖上制人的法子多得很。我姓桑的敢用项上人头作保,我这师弟燕五郎决非汉姦,更决不会做出那种猪狗不如的勾当!”他并不知燕怀仙近年来受尽了“寒月神功”的折磨,只当燕怀仙那时必是被人点了穴道,因问:“五郎,何方高人有此手段?金狗难道也会点穴么?”

燕怀仙又叹口气,不知要从何说起。

张用冷笑道:“拿什么点穴来推搪,世上那还真有点穴这门功夫?桑老二,你莫护短,我看这姓燕的眼神闪烁,说话支支吾吾,故意唉声叹气,根本就是心虚!”扭头吩咐帐外亲兵抬上夫妇俩的兵器。

桑仲皱了皱眉道:“丁兄弟,你大妹子翌日回家后,可有说我师弟曾经污辱过任何一个姑娘?”

丁九光傲然道:“说?她怎么说?是我们把她从井里捞上来的!”汉人素重妇女名节,以致妇女一旦贞节遭疑,往往以死自证。丁九光这句话可说得眉飞色舞,颇以妹子为荣。

“一丈青”马夫人怒吼一声,抢过亲兵手中捧着的双刀,向燕怀仙头顶劈来。张用也接过镔铁大棍,只一抡,立教营内灯火晃动不已,照准燕怀仙脑袋就打。

桑仲如今独霸一方,本不会容人在自己大帐内如此动刀动枪,然而转念却忖:“他们夫妇俩马上功夫不错,白刃近战却决非五郎之敌,且看看五郎近来的进境如何?”当即端坐不动,挥了挥手,制止住闻得声响冲入帐中的亲兵。

只见燕怀仙双肩一晃,早离座而起,闪开丈许。张用夫妇那肯放过他,双刀一棍紧随而至。燕怀仙只是闪躲,并不还手,也没半句分辨之词。

张用夫妇愈发以为他心虚,夹攻得更狠更紧,却仍连燕怀仙的边儿都摸不着。

桑仲笑道:“张莽荡,识相点,我兄弟若真要动手,你恐怕连半招都接不下。”

张用其实早已心知肚明,只是扯不下脸认输,再听得桑仲出言讥嘲,更气得半死,大喝一声,力贯双臂,铁棍如同车轮般飞转起来。帐内本无余地,吃他这么一搅,顿时大乱,旁观人众纷纷走避,桌椅杯盘四下飞散。

桑仲忍耐不住,喝道:“浑子小,中军大帐岂是客人撒野的地方?你也太不把桑某人放在眼里了!”外衣一披,就要动手。

此时燕怀仙已被张用逼入角落,铁棍暴砸,盖顶而下。

燕怀仙避无可避,只见他突然把手一伸,硬生生的接住铁棍。

张用号称“万人敌”,两臂少说有千斤力气,这一棍又是含忿砸下,即连铜人石像也禁受不住,岂料燕怀仙这个并不十分壮硕的小子,随随便便的一探手,轨将铁棍牢牢捏住,简直比捏住根筷子还容易。

张用惊得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流出浆来,偏偏这一棍使得力猛,说什么也收势不住,一头撞将入去,却正撞上已然竖起的棍身,不禁“唉哟”呼痛不绝,翻跌在地。

燕怀仙手一松,棍尾倒甩,恰恰磕在马夫人随后砍来的双刀上,马夫人只觉双手虎口一阵奇痛,险些握刀不住,连忙向后跃退,铁棍棍端“哧”地插进地面,没入寸许。

桑仲笑道:“可知厉害了吧?咱们‘太行八侠’的名头可不是用吹牛吹来的!”

张用灰头土脸的爬起,又羞又怒,反手拔出铁棍,掉头就走。“一丈青”马夫人喘了口气,冷笑道:“桑老二,你尽管护着这个姦贼,别叫他再被咱们碰上!”紧跟着丈夫出了大帐,一声吆喝,率领随从亲兵如飞而去。

燕怀仙摇摇头,叹道:“不想竟连累了二哥,万一……”

桑仲笑道:“不打紧。张莽荡本就是这副鸟德性,回去仔细想想,必也知自己不对,怕他怎地?”又问起燕怀仙受制于人的原由,燕怀仙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桑仲听得师父叶带刀原来竟是那么个大恶人,似也并不大觉意外,只冷笑了笑,道:“我早知师父不是个简单人物,只没想到他竟这般心狠手辣。你和那小狐……小师妹也真够冤,不过还好,还有一线希望。”

面上忽然现出少有的严重神气。“那次在‘大名府’附近遇见的怪人,原来就是师祖‘战神’孟起蛟?这可妙了,这可妙了……”反反复覆的说了十几遍,脸色益加难看,忽道:“你跟我来。”

领着燕怀仙来到帐后,只见大床上躺着一个面容青黑,显然身受重伤之人,竟是“河北大侠”公孙羽。

燕怀仙吃了一惊,急急趋前。“公孙大伯,你怎么了?”

桑仲低声道:“他被一种极阴寒的掌力伤了内腑,性命无忧,但恐要一两年才能完全调复过来。”

燕怀仙心头猛震,忙问:“他是怎么被人伤的?”

却见公孙羽微张开眼睛,挤出一丝笑容,道:“五郎,你来了?去年你不告而别,音信全无,大侠儿都急得很……”燕怀仙道:“大伯,你是被谁伤的?”

公孙羽叹口气道:“大约就是在‘缩头湖’茭城中遇见的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他尚不知那来去无踪,形如鬼魅的怪人,便是自己昔年最为尊崇的“战神”孟起蛟,否则纵没被打死,气也要被气死。

公孙羽面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山水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