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水寨》

第二章

作者:应天鱼

燕怀仙独自离了河岸,认清方向,径往东北而行。此为东路金兵入侵旧路,沿途只见田亩荒芜,房舍焦黑,无数尸体散布在荒野之间,十有八九都是庄稼百姓,其中亦不乏妇女小孩。

燕怀仙心中悲愤,只觉手脚冰冷,一股热血直在胸口冲撞激荡,暗忖道:“我燕怀仙今生今世决不与金人甘休,能杀几个便杀几个,与我汉人同胞抵债!”

一路行了数十里,竟连半个活人都看不见,城邑皆破,往昔热闹繁华的街道上野狗乱窜,拖着死人尸体当饭吃。燕怀仙惊悚不已,又自寻思:“想咱‘大宋’原本文明昌盛,被蛮人这么一搅,一下子倒退了几百年,先人的努力竟尔完全白费!”忆及朝廷昏懦无能,愈发切齿,转念又忖:“大家都因太平日子过久了,一点苦都吃不得,自然敌不住茹毛饮血,在艰困环境中长大的番人。看来文明却是个循环,烂熟之后便得坠地,一切再重新来过。”

燕怀仙自幼习武,艰辛备尝,原本也看不惯名城大邑奢靡的生活,只是万万想不到如今竟落得这等下场,心头不禁一阵凄恻茫然。

再往下追了十几里,忽见前方烟尘滚滚,竟已追上了北撤金兵的殿后队伍。燕怀仙稍一沉吟,剥下一套道旁死尸的衣服,扮成难民模样,伏低身子,窜上西面土丘,往下一瞧,不觉毛发倒竖,原来是一队金兵驱赶着上千名汉人百姓朝北直去。

金人建国不久,尚未脱野蛮习性,俘虏在他们眼中就如牲畜一般,役使买卖,任随己意,饥荒时甚至活活宰杀充当粮食,运气最好的也只能供他们作奴婢之用。

燕怀仙气愤已极,忍不住趁夜摸入金营,割了几个领队军官的脑袋,不料翌日金兵即将奴隶大肆屠戮,杀了不止一两百个。燕怀仙隐在暗处瞧觑真切,懊悔不迭,只得捺住人性,撇下这队金兵,直追斡离不中军。

第四日午后,来至内邱附近,正在一个河边的小树林里饮水歇息,忽闻蹄声橐橐,闯入两匹马来。燕怀仙本想闪避,心念一转,却又忍住没动,只见马上两名骑士一男一女,俱作金人打扮,年纪都很轻,竟似只有十四、五岁。

那两人乍见燕怀仙藏身树林,不由一楞,呜哩哇啦交谈几句,随即纵马冲来。

燕怀仙想不到金国少年竟也如此凶悍,连忙偏身闪过。那少女的骑术却甚精湛,马足简直就像长在她身上,操控自如,无不随意,原地打个回旋,又直撞燕怀仙身躯。那少年则“呛”地抽出一把纯钢长刀,霍霍挥舞,一片雪花猛罩燕怀仙头顶。

燕怀仙不慾太露锋芒,仍旧滴溜溜的一转,从少女马旁穿过,同时抬目望去,这才看清少女面容,只见她长相不似金人模样,双颊酡红,眉目轻灵,虽然野气逼人,却掩不住一股娟秀清新由周身流泻而出。

燕怀仙心中暗觉奇怪,更不愿乱下重手,只在两人马间钻来钻去,闹得两个小伙子眼都花了,咿咿呀呀的怪叫。那少女却忽然吐出一句:“哥,我不来啦,这个人简直像头大貂!”

燕怀仙倏地滑出五、六丈远,问道:“两位究竟是汉人还是金人?”

那少女勒住马匹,喘吁吁的笑道:“说我们是汉人也可以,说我们是金人也可以。我爹在长白山上打了二十几年的猎,女真人可佩服他呢,都叫地做‘阿息保’--也就是以力助人的意思。后来他和义父斡离不结成生死之交,皇帝本来还想给他大官做呢。”语声清脆,甚是好听。

燕怀仙心忖:“竟是金国二太子斡离不的义子义女,盗刀之事可有苗头啦。”嘴上必恭必敬的道:“小人有眼不识长白山,多多得罪了。”

少女全无心机的嘻嘻一笑。“我爹都说有眼不识泰山,泰山在那里,谁知道啊?还是你这样说的好,你这个人真好玩。”

那少年却面现怀疑之色,厉声问道:“你鬼鬼祟祟的躲在树林里想干什么?”

燕怀仙随手一指。“小人燕五,本是铁匠,住在那边村庄,这几天村人都跑光了,小人无处可逃,只好暂且躲在这里……”

那少年立刻面现喜色。“你是铁匠?那可好。”指了指燕怀仙背上钢刀。“那是你自己打的?拿来我瞧瞧。”

少女笑道:“哥,你又迷了,看见刀就跟看见宝贝一样。”说时,燕怀仙已将自己的钢刀送上,那少年拔刀出鞘,立刻喝了声:“好!”“刷刷”舞动了几下,愈发叫好不迭。

少女道:“我哥哥名叫斜烈,汉语便是‘刃’的意思,正因他从小就爱刀。”

金人风习原始落后,往往指物为名,譬如此次伐宋西路军左副元帅“粘罕”之意为“心”,四太子“兀朮”之意为“头”。燕怀仙暗觉好笑:“这小子倒跟三师兄李宝是一对儿,取名叫‘刃’,确是恰当得很。”转问那少女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少女道:“我明兀典……”

燕怀仙方自寻思:“真难听。”少女已接着道:“就是天上的星星啦。”

燕怀仙又问:“你爹没替你们取汉人名字?”

兀典道:“当然有。我爹姓夏,所以找哥哥叫夏日雷,我叫夏夜星。”

燕怀仙心想:“这夏老爹想必在金邦住久了,也染上了金人指物为各的习气。”

只听那少年“斜烈”夏日雷嚷嚷道:“这刀真是你打的?”

燕怀仙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其实“太行八侠”所用的兵刃全都出自老三“泼虎”李宝之手,李宝自幼嗜刀成癖,长大后更学得了一手冶铁的好技艺,只是苦无名师指点,全凭自己摸索,打造出来的器械虽然锋利,却还算不得上品。燕怀仙十年耳濡目染,自度对冶铁之术稍有心得,手上耍不来,最起码嘴上还骗得过。

但闻兄妹两个又用金语咕噜咕噜交谈几句之后,夏夜星便道:“我哥哥说你手艺不错,不如给咱们当奴婢,总比躲在这里挨饿好得多。”

燕怀仙求之不得,连忙单膝跪下,胡乱叫了几声“主子”,边自心忖:“就当跟两个小家伙闹得玩儿,也不致折辱我燕五郎的名头。”趁二人不备,在树上留下与师兄弟联络的暗号,紧随二人马后,出了树林径入中军,却立被近卫亲兵阻住,不得上前,牛羊一般编入了队伍后面的奴隶群中。

远远只见夏日雷兴高采烈的纵马奔至帅旗之下,将燕怀仙的钢刀奉给了一名身披毛氅,满面纠髯的大将。

燕怀仙心道:“此人想必就是二太子斡离不了。”凝目望向他四周,但见他身旁人众之中竟杂着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和尚,和一名胖嘟嘟的肥头道士。

燕怀仙心中一惊。“这两人怎地会在此处?”连忙低下头去,默默跟着大队行走。

傍晚在高邑附近扎营,吃过晚饭,一名“阿里喜”正压着要给他剃头编发,夏氏兄妹却正好传令叫他进去。燕怀仙暗叫“好险”,随着那名传令金兵步入中军营盘,只见刁斗森严,决无半分得胜而归的骄逸气象。燕怀仙边走边瞄,竟寻不出一点破绽,不禁暗自叹服金人军纪。

夏氏兄妹宿于中军大帐旁边的小帐内,一见他进来,夏日雷便嚷道:“义父说你的刀打得还可以,火候虽够,质地却不佳,再多磨炼一些时日,必可成为一个很好的铁匠。”

燕怀仙又暗吃一惊,想不到斡离不一眼就能看出这么多名堂。当初李宝就常骂中原铁质不佳,千锤百炼也锻造不出好刀,摸索了多少年,才知原是自己不懂配制质材的窍门。

燕怀仙轻咳一声道:“炼金参合之术本是一门大学问,中国古书却偏少记载,周礼考工记上云‘三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刃之齐’,其说虽简陋,但在古籍上却是仅见的了。”

一番话唬得兄妹俩目瞪口呆,根本不知他是在唱歌还是在念咒,俱皆心忖:“这还不是一个寻常铁匠,真正的手段恐怕还没施展出来呢!”不由满怀敬意,正襟危坐,彷佛在听垫师讲课一般。

夏日雷道:“我爹说汉人一向不重技艺,所以才会落得今日这等局面。咱们金国却是不同,只要你能铸得出好刀,将来不但不用当奴婢,说不定还有官可做。”

燕怀仙心忖:“想我宋人何等精于发覆事理,创新器械,如今被金人这么一搅,恐怕全都完了。”嘴上应道:“那也未必。”将古代铸剑名匠欧冶子、风胡子的故事讲了一遍,听得兄妹俩手舞足蹈,连呼:“从不晓得中国有这么好听的故事!从不晓得中国还能铸出这么好的剑!”

燕怀仙心中一动。“他俩久居番邦,全不知中华文物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不如趁此机会把他们好好开导一番,或能说动他俩倒戈反正,也未可知。”

愈发抖擞精神,说起干将、莫邪夫妻两个铸剑的故事,正说到“丈夫干将被吴王阖闾逼迫炼剑,炼至紧要关头,铁汁不能下,妻子莫邪竟跃入炉中,金铁乃合”,夏日雷却猛个一拍巴掌,叫道:“人骨嘛!从前便听咱们一个金国铁匠说过,锻刀铸剑必须掺用人的骨头才能炼得好。”

燕怀仙反吓了一跳。他本以为这故事不过是个神话而已,不料听在金人耳中,却直截了当的另有一番见地,他不由诧问道:“难道金国的兵器都是这样铸成的?”

夏日雷耸耸肩膀。“那就不晓得啦。”夏夜星却直望燕怀仙,笑着说:“将来咱们若成了夫妻,我炼剑炼不成,你也要跳到炉子里去喔!”

燕怀仙呛了一下,忙道:“姑娘说笑了,这法子不管有用没用,都未免太过野蛮。”

夏日雷冷哼道:“只要有用,管他那么多?宋国兵器不堪一击,若早采用这个办法,也不至于惨败。”

燕怀仙正色道:“此乃蛮夷之见,大宋国文明昌盛,断不会行此惨无人道之事。”

夏日雷又冷哼一声。“文明昌盛有个屁用,还不是被我们大金国打得落花流水?”

燕怀仙听他满口“我们大金国”,心中老大不是味儿,又不好翻脸,只得忍着气道:“金国军队滥杀无辜,驱役百姓,视人命如草芥,将来非失败不可!”

夏日雷一扬浓眉。“我听我爹说,从前秦国跟赵国打仗,秦国一仗就坑杀了四十万个赵国兵卒,结果还不是秦国得了天下?打仗本就是杀人,还谈什么文明,你这才是妇人之见!”

夏夜星也道:“我看宋国男子十有八九都像妇人,怪不得打不过我们。”

燕怀仙不想教训他俩,结果反被他俩堵得说不出话来,真个是气闷已极,直在心中大骂“无可救葯”。

却听夏日雷压低声音道:“你听说过‘大夏龙雀’神刀没有?”

燕怀仙冷不防心头猛震,忙答:“没有,那是个什么东西?”

夏日电面露失望之色。“我还以为你知道呢。这刀本藏在宋国宫中,却被我义父逼着交出……”

燕怀仙心想:“果真在他们的这里。”嘴上小心翼翼的道:“想必是把千年难得一见的宝刀。小主人何不向二太子要来看看?”

夏夜星笑道:“那有这么容易呀?这刀本是粘罕左副元帅想要的,但西路军却没能打到汴京,义父就只好替他要来啦--自己的东西弄掉了没关系,别人要的东西还不跟宝贝一样的收着哩。”

夏日雷悄声道:“刚才义父把迪古乃叫去嘀嘀咕咕了半天,恐怕跟刀有关……”

夏夜星一瞟燕怀仙,道:“万一义父要派人把刀送去给粘罕,你想不想跟去看看?”

燕怀仙忙道:“好哇……”

正说间,一阵迅雷也似的马蹄声倏然滚近,又倏然而止,帐外亲兵齐声呜哩哇啦的叫了起来,夏夜星喜道:“四太子来了!”一把掀开帐门。

燕怀仙就着营地火光凝神看去,只见一名体格魁梧,相貌凶猛,年纪三十不到的金国青年正大步走向中军大帐,天气虽冷,他头上却仍不戴帽,秃着顶门,甩着两条大辫子,活像一头北国极地的大熊,正是金国人称“四太子”的猛将兀朮。

燕怀仙在东京被围之时,就曾听说此人骁勇善战,每当两军杀得难分难解之际,便脱下头鍪,光着脑袋瓜子冲锋陷阵,百万军中来去自如,此刻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瞥眼却见夏氏兄妹俩并肩站在帐门口,满脸都是仰慕之色,又不禁心忖:“金人风习尚武,谁会打仗,谁便是好汉,一代给一代做榜样;咱们大宋却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兵卒如同罪犯一般,还要在脸上刺字,难怪每战皆溃。”

只见兀朮走入斡离不帐中之后,金兵的吶喊便如同被一柄利刃割断似的,戛然静止下来,只剩得营火摇晃,风行草吟。

夏日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山水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