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水寨》

第三章

作者:应天鱼

金国西路军围攻太原府已逾四个月,附近寿阳、榆次等处早都残破不堪。燕怀仙眼见距离粘罕中军所在一日近似一日,心中直如火烧一般,夜里翻来覆去,只苦于找不到机会下手。

一日半夜正辗转反侧,忽见棚外走过一名哨兵,一颗大头垂得低低的,彷佛脖项支撑不住似的。燕怀仙只觉这身影好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但知事有蹊跷,轻轻滚出棚外,蹑足跟在那人身后,只见他东晃晃,西荡荡,鬼头鬼脑的到处乱瞟,那有半点放哨巡更的模样?遇见别的哨兵便粗着嗓子胡乱咕噜几句应付,居然也没引起别人疑心。从头到尾砓踅了一遍,将身一闪,闪到营盘之外,径朝东首小树林奔去。

燕怀仙一声不响的紧跟在后,入得林中,方才欺身向前,一把抓向那人后颈,嘴里喝道:“好大的胆子,哨路哨到人家的营盘里来了?”

那人反应却快,头也不回,反掌切向燕怀仙手腕,扭腰飞腿,直踢敌人胸腹要害。

脸庞微微侧过,燕怀仙这才瞧清他原来就是日前遇见的平定军偏校岳飞。

燕怀仙手腕倏沉,在他腰间轻轻一拨,右足跟着向外一顶,立把他掀了个大跟头,边自笑道:“马上数你称雄,地下却还得输我一着。”

岳飞楞瞪着细长眼睛,把他上下一看,见他并无恶意,翻身爬起,问道:“兄台可是那面带刀疤之人的徒弟?”

燕怀仙暗赞他心思又快又密,把自己潜伏金军中的意图说了一遍,岳飞喜道:“原来如此,咱倒可助你一臂之力。”

燕怀仙心忖:“这家伙豪爽得很,真是吾辈中人。”嘴上笑道:“岳兄近身搏击之术也颇有章法,想必曾得高人指点?”

岳飞脸上一红,道:“差你差得多了。家师周侗曾学得几路少林拳法,咱只是胡乱跟着学学罢了。”

忽闻林内夜枭咕咕鸣叫,两人生怕金兵惊动,连忙同时将身一低。燕怀仙伸手在地上乱摸,边道:“那姓夏的本领高强,明抢暗偷俱无把握,幸好……”

岳飞道:“幸好什么?”

夜枭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燕怀仙道:“看我打这鸟。”举起刚从地下捡来的石头。岳飞道:“那鸟干何事?”

燕怀仙笑道:“那鸟有九颗头,便打碎一颗也不妨什么。”“嗖”地一下把石头向林中打去,只听“唉哟”一声,却是人的声音,紧接着一条黑影没命扑来,按住燕怀仙便搥,边叫道:“你丢你老子怎地?”

燕怀仙抱头笑道:“二哥,别嚷嚷,闹醒了金兵可没戏唱了。”

来人正是“太行八侠”排行第二的“九头鸟”桑仲,看了岳飞一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唱个大喏,岳飞连忙还礼不迭。

燕怀仙道:“你们几个作何勾当去了?直搅到现在才来!再晚一天,大家干瞪眼吧。”

桑仲唉道:“别提了。本来嘛,一过‘九龙关’便知你们要走那条路,偏那泼李三吹牛,说他地势熟,有快捷方式可抄,结果一抄就抄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若非咱们拚了老命赶,赶到明年都还赶不来呢。”

燕怀仙见他满身灰土,料非虚言,便不再多说。桑仲又撮chún作了几声夜猫子叫,但见左右黑影晃动,松鼠般跳出五、六个人来。燕怀仙把他们和岳飞一一引见,大家俱各行礼,唯有那“火哪咤”杨太上下瞅了岳飞的大头一眼,竟不理睬。

燕怀仙道:“金兵队中有一高人护刀,本领恐怕不下于师父。咱们须得好生计议,此番若失手,以后再无机会了。”

桑仲略一沉吟,当即生出一席计较,岳飞自去牵马取枪,余人也四下散开,桑仲却穿上岳飞脱下的金兵衣裳,和燕怀仙并肩潜入营盘,来到大帐之后。桑仲偷偷掀开帐脚向内窥视,燕怀仙这些日子已说得一口颇为流利的金语,拉开嗓门吼叫起来:“宋军来袭营啦!大家快起!”

剎那间,盔甲碰撞、兵刃互击、咿呀怪叫,各种响动如同沸水一般在各个帐棚内喧腾开来。桑仲伏在帐下,只见那夏紫袍一跃而起--刀却连睡觉时都还抱在怀中--掀开帐门就往外冲。

但听得“必剥”声响,猛然一下,四面火头窜起,桑仲抖手就是一支袖箭,直射夏紫袍背心,同时掣出流星锤着地滚去。

夏紫袍何等功夫,竟未被这阵騒动搅乱耳目,身躯一偏闪过袖箭,不及拔刀,连着刀鞘朝下一递,却正封掉桑仲狠命一击。

燕怀仙紧跟着扑向帐棚另一边,想先擒住完颜亮,不料一扑却扑了个空。原来完颜亮旁的不行,鬼机智倒有一点,睡梦中听得异响连连,不问发生何事,毯子一裹,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

桑仲的算盘本慾以完颜亮为人质,纵不能逼夏紫袍交出宝刀,好歹也能稍稍遏止大队金兵的冲杀,此刻眼见这步棋既已落空,便只得硬干,一柄流星锤上三下四,没头没脑只顾打去。夏紫袍一时之间竟被他弄得手忙脚乱,翻身跳出帐外。

只见营盘四周火光烛天,马嘶蹄震,喧天价响--却是梁兴等人摸黑杀死看守马匹的金兵,赶散马群,又放起火来。两百多名金兵从梦中惊醒,只不知有多少兵马杀到,赤足躶身,乱跑乱撞。正慌乱间,又见一名宋将跃马横枪,在火光中泼刺刺直抢入来,见人便挑,逢营便踹,犹若狂风扫乱云,一阵卷杀。

夏紫袍急怒攻心,反手拔出“大夏龙雀”神刀,但闻一缕清音响彻夜空,耀目光华直入天际,恍若银瀑反悬,星河倒挂,火光月晕尽皆失色。

桑仲只觉眼中一花,手上跟着一轻,连忙滚出丈外,垂眼看去,原来偌大一个流星锤锤头已只剩下了半个。夏紫袍跨步上前,神刀再展,照准桑仲头顶劈落。

却见两条人影左右扑来,一斧双刀夹击而上,正是“泼虎”李宝和“翻江豹子”张荣。

桑仲叫道:“小心那刀!”丢开流星锤,双手齐扬,七、八枝袖箭连珠射出。

燕怀仙绕着帐棚寻了一圈,硬是不见完颜亮踪迹,心中正自焦急,转眼却见夏日雷、夏夜星兄妹两人站在帐外观看,当即触动灵机,三两步窜了过去。

夏夜星才说了句:“燕五,怎么回事?”已被燕怀仙反扭住手臂,小孩儿般提将起来。

夏日雷吃了一惊,叫道:“你干什么?”想要来救,燕怀仙早倒纵出去,把夏夜星高高举起,喝道:“夏紫袍,你要女儿还是要宝刀?”

夏夜星直至此刻方知这“燕五”原来是个卧底的姦细,不禁又气又恼,嚷嚷:“燕五,你不要脸!”心中一阵委屈,“哇”地哭了出来。

夏紫袍见女儿被擒,愈发暴怒,神刀飞砍,将桑、李、张三人迫开,兀鹰也似直扑燕怀仙而来。

燕怀仙往旁一闪,飞脚踢翻一名正慾偷袭的金兵,顺手抢过刀来,横在夏夜星的脖子上。“你再不丢刀,看我把你女儿一刀两段!”

夏紫袍双目尽赤,刀疤扭曲跳动,仍然步步紧逼,眼中射出疯狂的光芒,厉吼道:“你们这些该死的汉人!你们逼死了我老婆,现在又要杀我的女儿,你们这些该死的混帐王八蛋!”

燕怀仙见他神色狰狞,语音凄厉已极,心头猛然一震,横架着的刀也不由垂了下去。

只闻“嗖嗖”风响,桑仲又从背后射出几支袖箭,夏紫袍终究心神错乱,手脚稍慢了一点,竟被一支短箭射中右臂。夏紫袍狂吼不已,回过身来,却又听东首有人大喝一声“着”,疾风飙烈,吐火施鞭,横刺里一颗铁弹子早中夏紫袍握刀手腕。夏紫袍只觉奇痛钻心,再也禁受不住,手掌一松,神刀铿然落地,急伸左手捡时,一团黑影早从旁抢到,先一步抓住了刀柄。

夏紫袍反掌狠狠劈下,不料那人竟不要命,硬挺背脊挨了一记,仍然紧握神刀不放,窜出五、六丈远,方才站定,不顾背上疼痛,先自雀跃不已,连声大叫:“好刀!好宝刀!”正是那爱刀如命的“泼虎”李宝,左挥右斩,切豆腐一般将袭来的两柄骨朵削作数段,打声忽哨,当先朝营盘外闯去。

桑仲等人眼见刀已得手,那还有心恋战,纷纷窜出营盘。燕怀仙放下夏夜星,只见她早惊得呆了,心下顿觉自己此举实在卑鄙,不敢再抬眼觑她,只丢下句:“夏姑娘,得罪了。”翻身掠向树林。

火光中但见岳飞纵马从营侧闯出,完颜福寿舞刀相迎,两刃甫交,强弱立判,完颜福寿刀撒人倒,岳飞铁枪再振,直刺他咽喉。燕怀仙不暇多想,扑身向前,一掌拍在枪杆之上,枪尖险而又险的从完颜福寿喉头擦过,剌入地里。

岳飞不由楞了楞。燕怀仙忙道:“这人不是坏人,休伤他性命。”跳上岳飞马背,催他放开马足,奔入树林。

早有梁兴、桑仲二人殿后,一阵暗器、铁弹,射得金兵无法上前,远远听得夏紫袍厉喝道:“那打铁弹子的,叶带刀是你什么人?”

“太行八侠”的师父“流星飞龙”叶带刀当年以刀法、铁弹、轻功三项绝技打遍大江南北,未逢敌手,是以夏紫袍一眼认出铁弹子来历,并不让人觉得意外。

梁兴哈哈笑道:“正是俺师父。不甘心的只管上‘鹰愁峰’来讨刀。”

一行人转瞬奔出数里,见金兵未再追击,方才稍稍缓下脚步。

老大龚楫一直眉头深锁,此刻方道:“五哥,你刚刚说那姓夏的名叫什么来着?”

燕怀仙心神恍惚,夏夜星惊怒、委屈、愤恨、失望交集的眼神,一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随口便答:“夏夜星。”惹得众人喷笑不已。

桑仲道:“我的娘,才不过几天功夫--五郎,那女娃儿真有那么迷人,刚才何不干脆一把抓回来做压寨夫人?”

燕怀仙没好气的道:“休再提起!刚才真是鬼迷了心窍,为了一把鸟刀,竟胁迫人家小女孩儿,我姓燕的当真枉自为人了。”说时,懊恼不已。

众人纷纷劝慰,桑仲却笑道:“这有什么?两军交战,兵不厌诈,那还有空讲究这些妇人之仁?什么是侠?什么是义?嘴上说说罢了,节骨眼儿上不知权通达变,未免迂腐。”

岳飞也道:“敌人就是敌人,再无二般对待之法。”显然对燕怀仙刚才援救完颜福寿的举动,不甚满意。

燕怀仙终究无法释怀。“火哪咤”杨太恶着声气道:“兀那大头,咱五哥如何,那有你在旁啰噪的份儿?仔细你的鸟嘴!”

梁兴忙喝道:“老么,不得无礼!”

岳飞睁了睁细长眼睛,强自咽下一口气,竟不言语。

龚楫忙岔开话题:“我看那夏紫袍颇有点蹊跷,瞧他身手应不在师父之下,他那名字尤其古怪……”

李宝笑道:“好听得很嘛,有何古怪?”龚楫道:“你可知师父名字的由来?”梁兴道:“师父从小是个孤儿,被师祖一手抚养长大,名字也是师祖取的。”

龚楫道:“咱虽无缘得见师祖,但听师父说,师祖生平最遗憾自己一身本领,却未能立功边疆,横扫夷虏,故而以诗仙李白的诗句,为师父取名。”龚楫的祖父龚原曾任兵部侍郎,肚中自然比师兄弟多了好几卷书,只听他朗朗吟道:“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

李宝嚷道:“唉呀呀,师父果真入了诗了!嗯,横行青海夜带刀,比‘流星飞龙’叶带刀更有韵味。”又忙问:“下一句呢?”

龚楫微微一笑,道:“西屠石堡取紫袍。”

梁兴等人不禁面面相觑,作声不得。龚楫又道:“师祖当年共收了四个徒弟,师父是老大,但其它三个是谁,却从未听师父提过。”

燕怀仙猛然想起那夜枯木和尚、大树道长唤夏紫袍做“二师兄”,愈觉其中果有隐秘。

桑仲沉吟道:“说不定只是巧合而已……且说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

龚楫道:“哥舒便是唐朝大将哥舒翰。”李宝岔道:“听说师祖最恨番人,这哥舒翰不正是个番人?却拿咏他的诗给徒弟做名字。”

龚楫笑道:“师祖只恨生不能灭契丹,讨西夏,这哥舒翰是突厥人,不相干的。”

宋代边患颇重,北有大辽,西有西夏,故而一般武人俱有立功边塞之念。

李宝摇头道:“师祖若能活到今天,辽国已被金国所亡,契丹已没得好恨了,只能去恨女真。咱们汉人哪,今天这个番,明天那个番,要恨是永远恨不完的。”

龚楫不理他胡扯,续道:“哥舒翰于天宝年间任安西节度使,屡破吐蕃兵,控地数千里,西鄙人歌之曰:‘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吐蕃总杀尽,更筑两重濠。’……”

李宝又打岔道:“这歌儿没什道理,为何一定要夜带刀,白天难道就不能带刀?还好师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山水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