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水寨》

第八章

作者:应天鱼

“他娘的明明有!”

燕怀仙定下神来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叶带刀兴奋的咒骂。

地底伸手不见五指,阴气凛冽,令燕怀仙直打哆嗦。抬头一看,刚刚才坑下自己的洞口,又已密闭得连丝缝儿都不剩。

“糟了!等下怎么出去?”燕怀仙思忖未已,又听叶带刀急声道:“五郎,你掉下来没有?”

燕怀仙一边答应,一边挨近过去。叶带刀耳语道:“还掉下来了什么人?”

燕怀仙不想说:“该掉下来的都掉下来了。”却终于忍在舌尖上没出口。

只闻大树咕咕哝哝的骂道:“这算那门子的邪道?喂,有没有人听见我说话?叶带刀,你他娘的装哑巴!这是那里?”愈说愈大声,语尾居然微微发起抖来。

叶带刀硬是不答。燕怀仙立在他身边,但只听得他喉管里发出极细极细,强力压抑的笑声,竟似还得意万分。

却闻枯木和尚没好气的道:“穷嚷个什么劲儿?闭嘴!”大树“哈”地缓过一口大气,喘息着道:“好兄弟,原来你也在!好兄弟,谢天谢地,吓死我了!”

枯木骂道:“别他娘这么没出息!只不过掉在个洞里罢了,又没有要死人?”一股止不住的忧虑焦躁,却令隔着老远的燕怀仙用鼻子闻都闻得着。

大树道:“也是,我倒忘了,咱们地面上还有人在呢,一定会想办法把咱们弄出去……”

枯木和尚又呸一口。“你当史斌人马是吃白菜长大的?恐怕早把咱们带来的西夏武士杀光了!”

大树沉默半晌,声音又开始大发其抖:“我不要被关在这里!我……就算出去让史斌他们杀死,也比被关在这里好得多……”

枯木吼道:“史斌为什么要让我们出去?他不会先把我们饿死,再轻轻松松的进来拿刀?”话还没讲究,大树道长竟已哭了出来。

枯木道:“怪只怪那姓夏的这回却怎地没带女真骑兵一起来?就算落在女真人手里也好得多……”大树哭道:“他把刀弄丢了,结义兄弟斡离不又已死了,他在金国那还吃得开?这回多半是拚死以求将功赎罪……我看我们完了!怎么会陷在这种鬼地方?怎么死也不让我们死得舒服一点……”

叶带刀忍不住笑道:“我记得你们两个从小就怕黑,怕被关在小屋子里,不料这么老了,却还改不掉这毛病?”又道:“你们两个尽在背后搞我的鬼,想不到也有今天吧?”

大树忙哀恳着道:“大师兄,‘大夏龙雀’刀身上的花纹,你应该记得清楚,这个鬼洞的出口在那里?”

叶带刀笑道:“想要出去?没那么简单,你们倒先说给我听听,你们为何要投靠西夏?”

大树唉道:“还说这些作什?”枯木却冷笑一声:“身处如此乱世,谁不想趁机捞点便宜?你这一问未免可笑。”

只闻另一边夏紫袍的声音忽然冷冷响起:“师父‘战神’孟起蛟若还活着,你们两个想必也难逃他毒手。”

叶带刀阴森森的道:“师父当年没把你一刀砍死,真是一件大憾事。”

夏紫袍道:“如果我没记错,那一刀分明是你砍的。”语音出奇平静,燕怀仙却听得心中一惊:“原来他脸上那道刀疤是师父的杰作。”

叶带刀悠悠道:“这又有什么差别?反正是师父的意思。”

夏紫袍愈发平静,平静得整个地洞里都充满了寒意。“强姦我老婆,难道也是师父的意思?”

燕怀仙又吃一惊,透骨般发起冷来。只听夏夜星失声道:“真的么?爹,他……”

夏紫袍道:“在那些汉人眼里,忠义双全、名满江湖的‘流星飞龙’,其实只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叶带刀冷冷一哼,并不答腔,燕怀仙却又听见了压抑在他喉管里的细微笑声。

夏紫袍嗓音冷漠,像在叙述一个与己无干的故事:“我们师兄弟四人一同习艺于‘战神’孟起蛟,说句老实话,师父当年最喜欢我,因为我功夫学得最快最好……”

叶带刀冷笑道:“他把一路‘金刚绵刀’全传给了你,咱们却只能学他娘的二流刀法。”

在各种刀法之中,软刀最是难练,威力也最大,燕怀仙又不禁想起夏紫袍与那黑衣怪人的刀路,心头微微一动。

夏紫袍道:“师父深知你天性深沉内敛,适合走内家路数,所以将‘一元心经’传给了你,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叶带刀又哼一声,不再多说。

夏紫袍续道:“我也知其它三人看得眼红,便处处让着他们。然后那年,你娘来了……”

燕怀仙只觉身旁叶带刀忽然发作出一阵剧烈*挛,沙声道:“你还说处处让着我们,萧七儿是我在路上救的,是我把她带回来的,结果你却抢了去!就因你是‘玉面郎君’,有一张漂亮的脸,七儿那个没有头脑的笨女人……”

夏紫袍连理都不理他,继续说道:“七儿兰心慧质,很得师父喜欢,我们虽然都知七儿是契丹人,却始终不敢向师父提起,生怕他华夷之心作祟……”

大树道长忽然叹了口气道:“当初若不收留她,以后也就生不出那么多事了。”

夏紫袍道:“七儿与我日久生情,私底下互订终身,不料那姓叶的畜生竟嫉妒得发狂,跑去跟师父说七儿是‘大辽’国派来卧底的姦细,已经诱使我背宋投辽,而且还想刺杀师父……”

夏夜星急道:“那孟起蛟的耳根子竟那么软?”

夏紫袍轻叹口气,道:“师父注重华夷之防,简直已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但师父的心思向来敏捷,照说应该不会被那畜生蒙蔽才是,然而师父在事情发生的那大半年内,却不知怎地,成天阴阳怪气,非常容易发怒,还没听完姓叶的胡言乱语,便即暴怒如狂,吩咐他们三个将我俩拿下,先用皮鞭打得遍体鳞伤,再在我脸上砍了一刀,然后整夜绑在柱子上……”

大树又忙道:“二师兄,这许多年来,我一想到此事,便深觉心中不安,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后来出家为道,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叶带刀恶笑道:“老三,你他娘的倒会装好人,那夜我若晚到一步,七儿那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可不被你先尝了去?”

燕怀仙脑中铿然轰鸣,万万想不到师父竟会做出这等无耻之事,更不料他此刻非但毫无悔意,反还得意洋洋。

只听“嗖嗖”两响风声划空而来,叶带刀和大树同时一低头,两颗石子猛撞在他们身后的石壁上。

大树忙道:“贤侄女,你莫听他胡说!”

黑暗中,燕怀仙虽然瞧不见夏夜星的面容,但从她那方向传来的无声悸动,却足令燕怀仙的心脏紧缩成一团。

夏紫袍淡淡道:“老三、老四,你们两个色迷迷的心思,我也早就晓得了,那夜你们皮鞭抽得手重,决不比姓叶的差。”

大树扯直了嗓门,尖声嚷嚷:“冤枉啊,二师兄!我……”“我”了一半就“我”不下去,却发出一声闷哼,原来是吃了枯木和尚狠狠一拐子。

夏紫袍又道:“好在我命不该绝,在天亮之前挣脱捆绑,救出了七儿,带着一身伤,逃出大宋国境。不料契丹人竟也仇视我俩,弄得我们无法容身,只好一路逃到白山黑水之地,反被女真人收留,七儿那时才发现竟怀了姓叶的恶种……”

夏夜星终于忍不住“啊”地惊叫出声。叶带刀似也没想到这个,全身电殛似的一震。

夏紫袍道:“兀典,你别多心,那不是你哥。你娘性子刚烈,怎会产下这个孽种?早就想法子把他弄掉了,却也搞得自己身体大伤……”

叶带刀尖厉的笑了一下。“就把她的命也算在我头上,谁叫她当初不跟我?”

夏紫袍平静的道:“二十年来,我没有一日忘记这笔帐。我之所以没去找你,是因为这许多年我一直在荒寒之地行猎,早已学会了‘忍耐’二字,如今我儿女都已长大,本也到了咱们作一了断的时候。”

叶带刀喉管里再发不出那种细微笑声,森然道:“刚才在城头上,你竟肯出手帮我对付他们两个,我就知道你心计之深,已决非从前那个没有头脑的小白脸了。”

夏紫袍哼道:“比起你来,我还差得远。”

两人忽然同时沉默下来,燕怀仙却没觉着丝毫杀气,彷佛他俩都已睡着了一般。

“唯有当老狼的牙齿啮入猎物身体之时,对方才会惊觉它竟是个活物吧?”燕怀仙这么想着,彷佛也被感染了似的,连动都不动。余人竟也都不敢吭气,地洞内寂静得跟个坟墓一样。

一场猎与被猎的生死之斗,在全然静止浑沌,几近昏睡的状态下默默进行,只偶尔传出几声大树道长绝望的啜泣。

时间与空间,在生命里首度显得如此不重要,本该是老僧入定,圣哲悟道的时刻,众人却笼罩在一片死亡阴影之下,然而恍惚间,死亡竟似也已不那么重要了。

枯木和尚逐渐头脑钝重,耳目迷蒙,几乎就将沉沉睡去,肋间却挨了兀自抽抽噎噎的大树道人一拐子,倏地惊醒过来,不由暗叫:“邪门!险些被人猎走了!”连忙收慑心神,拚命思索破解目前困境之法。

“到底是帮夏紫袍呢,还是帮叶带刀?”第一个浮上脑海的问题,便令他发了好一回怔。“叶带刀虽然本领比不上夏紫袍,但他老谋深算,着实难缠,再加上那个燕五郎就更扎手了,还是应该先帮姓夏的干掉姓叶的再说。”

转念又忖:“不对,咱们要的是刀,夏紫袍也要刀;叶带刀却不要刀,只要宝藏。应该先帮姓叶的干掉姓夏的才是!”

东想西想,想得脑袋都痛了,却忽听大树道人苦着声音道:“二师兄,你刚才说师父孟起蛟后来变得阴阳怪气,喜怒无常,这我倒想起来了。”

夏紫袍不知他突然提起这事作什,根本不去理他。

大树自顾自的接道:“你可晓得师父是怎么死的?就在你逃走后不到一个月,师父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其实老早已有迹象,只是还没发作出来罢了,算你倒霉,正好撞着他将要发病之时--想起他第一次发病的情形,才怕人呢,大家正好好的围着桌子吃饭,他却忽然从灶里挑起一块火炭,死命按在老四头上,只听得‘滋滋’声响,白烟乱冒,烤肉的香味直钻入鼻,再定眼看时,老四的顶门已秃了一大块……”

夏紫袍道:“难怪老四后来当了和尚。”佑木哼道:“我还算好的咧,老三被他一脚踢中下阴,也只好出家啦--算是他那夜想要强暴七儿的报应。”

大树干咳一声,续道:“只有大师见机得早,远远站在一边看戏呢。从那以后,咱们看见师父就躲,不料他那怪病愈来愈严重,甚至时发妄想,一忽儿以为自己是狄青,南征北讨扫荡蛮夷,凯旋回朝加官进爵;一忽儿又以为自己是扬令公,其败被困,粮尽援绝--死的那天便是如此,吶喊着冲到山上,望着对面山头,说那是‘李陵碑’,纵身一跳,一头撞去,整个人便摔落万丈深谷……”

夏紫袍显然并未听过此事,不禁“哎”了一声。

大树道:“后来我仔细想想,师父得这怪病也不是没来由的。师父不是将‘一元心法’传给了大师兄吗?大师兄内功一向练得勤,当然深知‘一元神功’的窍门。在你还没被师父赶走之前,我就经常在半夜里看见大师兄蹑手蹑脚的从师父闭关练功之处走出……”

叶带刀轻笑道:“老三,说话可不能无凭无据。”大树嚷道:“当然有凭有据!”

枯木冷哼道:“师父练功之处,就在七儿卧房旁边,老三经常半夜起床,在那附近溜达,看月亮、听虫鸣、对着花朵树木呢喃自语,自非不可思议之事。”

大树又忙干咳一声,道:“大家都是会家子,本不用我多说,修练内功最怕走岔了气,修练到紧要关头,更对身外之事浑然不觉,若有人在旁暗动手脚,那非走火入魔不可!大师兄素知‘一元心法’关节,当然算得出师父何时会进入恍惚状态,他再偷偷摸摸的溜进去搞鬼……”

叶带刀笑道:“你这全是乱猜嘛!你可曾亲眼见了来?”大树哼道:“这你可想不到了,我是亲耳听师父自己说的!”

叶带刀怒道:“放屁……”大树已径自接道:“就在师父临死前三天,难得清明了一下,把我叫去,跟我说他练岔了‘一元神功’,这些日子苦不堪言,时昏时醒,醒来时不知昏去时做了些什么事,昏去时又不知清醒时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时我心想:‘师父这可不变成两个人啦?’只不敢提他一忽儿狄青,一忽儿扬令公的妄想。后来师父又跟我说,他也怀疑是大师兄在暗地里搞的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虎山水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