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英雄传》

第一回

作者:应天鱼

      强盗杀人名正言顺

      婬贼采花理直气壮

近晚时分,位于“浴阳府”通衢大道上的“同庆酒搂”早已灯火通明,上上下下忙著张罗生意。

今天的光景颇透出几分古怪,店门口虽熙熙攘攘的簇拥著上百个人,店内却始终只有小猫两三只。

老掌柜的嘟著嘴儿坐在柜抬后面,不住把眼望向门外,眉毛时时弓得如同猫背相似。

他终于忍不住了,划著步子走到店门口,把臂一张,催大嗓门道:“各位乡亲,请让一让,想进敝店来的客人都进不来啦!”

挨挤在店前的人众却根本不理他,依旧伸长脖子去看那张贴在店前木牌上的告示。

老掌柜又用更大的声音呼喝了一遍,于是就有人不开心了,夹七夹八的发话道:“怎么的?捉拿人犯的告示也不准看哪?莫非这个采花贼就藏在你店里?”

有那生就刻薄嘴的更笑道:“说不定采花贼就是他哩。”

老掌柜可乐了,火鸡般咕咕笑了两声,痰火直在喉管中打转:“那儿的话,别被那些娘儿们采走就好喽。”

他转身蜇回店娌,不太灵光的耳朵并没听见夹在爆笑声中的:“还会有婆娘要采你呀?呸!”

他坐回柜抬后面,自顾自的偷笑一阵,忽又不知怎地一惊,狐瞅起眼来打量店内客人,仿佛他们之中就有那采花贼一般。

时辰尚早,一共只有两桌客人。

其中一桌坐著六个年不上二十的小尚,只见他们有胖有瘦、有高有矮、有黑有白,长相各异,唯独六个顶门发出同样的光来,把个酒楼照亮了大半边儿。

他们叫了一桌素菜,慢吞吞的吃喝著,六双眼睛却不时瞟来瞟去,好似一窝正在寻缝觅隙的老鼠。

另外一桌则独自坐了个半截铁塔似的黑小子,眉目间满塞一股粗野骠悍之气,身上的衣裳虽不见脏,却总让人觉得他浑身都是泥巴。

这家伙食量恁大,面前摊著一大片碗盘,好似当年宋公明大战童贯所排下的九宫八卦阵,他也不拿著,只用手乱抓,吃到兴起处,便把整个盘子端起来往嘴里刮。

老掌柜看在眼内,疑心便转移到这小子付不付得出帐来的问题上面去了。

正烦恼间,忽听门口一声暴喝:“让开让开!都挤在这里干鸟?”

老掌柜一转头,就见两名粗大汉子戟著双臂,排开门口人众走进店来。

老掌柜忙不迭堆下笑脸。

“杨镖头、李镖头,近日可好哇?”

这两人俱是洛阳府“振武镖局”的镖头,痘子脸的江湖人称“铁枪”杨泰,麻皮脸的唤做“夜路鬼”李盛。

他俩向掌柜打个招呼,在黑小子隔桌上坐了,点过酒菜,便高谈阔论起来。

初始不过扯些镖局里的事儿,末了竟就扯到采花贼上面去了。

“铁枪”杨泰一拍桌子骂道:“这等婬贼若犯在大爷手里,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话还没说完,却听一个稚嫩声音道:“二师兄,银贼是什么啊?银子做的贼?”

杨、李二人不禁齐皱了皱眉,转头望去,发话者原来是那六个小尚中的一个,长得chún红齿日,圆圆胖胖,好似一球用雪花滚成的丸子。

被称做“二师兄”的干瘪和尚赶紧把头一低,不耐道:“莫问莫问!烦不烦哪?”

白嫩小尚却一定要问,而且愈问愈大声,搞得“二师兄”没咒念,忙夹了一筷子菜衔在嘴里,咕咕哝哝的说:“偷银子的贼啦!”

棒桌那黑小子不禁大哈一声,喷得满桌都是菜渣,忙用手抹了,又塞回嘴里去。

“夜路鬼”李盛也觉有趣,悄声向杨泰道:“这几个小尚呆得紧,却耍他们一耍。”

杨泰笑道:“休惹麻烦,咱们自喝酒。”

李盛还侍再说,忽闻一串又响又快、鞭炮也似的话声一路响进店来:“你们六个好不要脸,也不等我就先吃起来。师父说过做人要讲义气,你们跟师父学了那么多年,结果还是抵不过肚皮作怪!”

李盛低笑道:“没听说和尚也讲究义气的,他们那师父可也是妙人一个。”

杨泰举目望去,只见一名黝黑脸膛上生了双晶亮大眼睛的小尚,好像一步一跳的走人店门。

他身量虽不高大,却长得异常结实,胸臂如同小约一般,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一股彷佛永无歇止的活力。

杨泰暗吃一惊,低声道:“这个小师父底子恁厚,别是‘少林寺’的?”

李盛皱眉道:“少林清规严谨,五百僧兵禁卫森严,怎会随便把这七个浑头放出来玩?”

却听那白嫩小尚唤道:“铁蛋,快来吃,这儿的豆腐比寺里好吃多了。”

另一个长得好像弥勒佛的小胖和尚也嘻著嘴,笑道:“好吃好吃,统统都比寺里好吃。”

“铁蛋”小尚闻得此言,简直连命都不要了,虎狼般抢来坐下,也不管谁的筷子一把抓了,舞得个风雨不透,其余六人便都只剩摇头的份儿。

被抢去筷子的那个大块头和尚,气冲冲的想要夺回吃饭家伙,却遭“铁蛋”顺手一记筷根,凿得顶门红了一大块。

铁蛋兀自比划著说:“石头,吃饭的时候少惹我。”

一个眉眼鼻嘴全长在一起的小尚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愤愤道:“你们两个成天斗来斗去,真是一对讨厌鬼!”

铁蛋笑道:“谁叫他以前老欺负我?以前是鸡蛋碰石头,现在可是铁蛋砸石头。这就叫业报!”

另一名苦瓜脸型的小尚,眼角往下一搭,唉声叹气“说:“好啦,别吵了,铁蛋,你那边怎么样?”

铁蛋大挥一下手:“没化……”

他“著”字没出口,脚就被二师兄在桌底踩了一下,他便连忙改口,向店外一指:“嗯,那个……什么采花贼……”

他本是随口说说,但一说到这三个字,不由得蹙眉认真想了想:“奇怪,这‘外面’”规矩好怪,采花也犯法?

,咱们寺里高兴怎么采就怎么采,从来也没人管过。

“李盛便向杨泰使了个眼色,大声道:“这个采花贼呀,偶尔当当,滋味可真不赖。怎么说呢?。男人采花本就是人生至乐……”

他眉飞色舞的说到这里,却听隔桌黑小子一巳掌拍在桌面上,同时大哼了一声。

李盛打往话头,斜睨过去,只见那小子正瞪起两粒牛睾丸似的眼睛,怒气勃发的瞪著自己。

李盛天生一副好惹事的性格,又喝了点酒,目睹此状反而说得更加起劲:“那只猫儿不偷腥,那个男人不采花?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采花的都不算男人。想当年老子采遍大江南北,啊炳,简直把骨头都采空了,拿把榔头敲敲,还会‘咚咚咚’的响哩……”

黑小子似是按捺不住,虎地蹬开椅子站起,就如平地冒出了棵大树,只一步就走到李盛面前,用那赛胜铙钹的嗓门道:“相好的,莫非你真采过花?”

李盛立把眼一眯、嘴一噘,慢吞吞的说:“你老子爱采不采,干你屁事?”

杨泰忙一扯他,向黑小子拱手笑道:“我这个夥伴就是爱开玩笑,你别当真。咱们一向规规矩矩的在镖局里讨生活,何曾采过什么狗屁花?”

他这话软中带硬,点明了自己是镖师,若非皮痒就休来招惹。

不料那黑小子却“哦”了一声。

“原来是保镖的。”

言下颇有不屑之意。

这下轮到李盛火大了。

“保镖的又怎么样?。你这小子他奶奶……”

斑低打量了对方一眼。

“不要以为大爷我不晓得你在耍些什么把戏。瞧你土里穷气的,一定是身上没钱付帐,所以想挑起场乱子,好趁乱一走了之,对不对?”

此言一出,黑小子倒没如何,反而是那七个小尚像被冷手在光头顶上摸了一把,齐打个寒噤,匆匆低下头去,连颈根子都红将起来。

只听黑小子冷笑道:“没钱的恐怕是你自己。”

李盛立从腰间摸出一大锭银子,朝桌上一敲。

“你看过这个没有?够买十头像你这样的猪、。”

老掌柜见不是势,忙赶过来哈腰作揖,两下相劝。

李盛一摆手,道:“掌柜的,我是为你好哇,这小子等下如果付不出钱,胡闹一通溜了怎么办?”

黑小子一张脸气得铁青,往破布衫里一摸,掏出个碎花包包,也往桌上一摔,解开看时,却是十几颗比鸭蛋还大的夜明珠。

大夥儿的眼睛不由全都一直,嘴巳弯出想流口水的线条。

黑小子见状,一挺胸脯傲然道:“这算什么?。老实跟你讲,半座‘伏牛山’都是你爷爷的!”

杨泰、李盛脸色齐地一变,互望一眼,杨泰又拱拱手道:“敢间小兄弟如何称呼?”

黑小子冷笑道:“告诉你也不怕你掏掉我的卵。你老爷复姓赫连,单名一个锤字,江湖人称‘小熊’。”

扬泰脸色又是一变,说话却更客气了:“‘黑熊’赫连大刀寨主可是今尊?”

“小熊”赫连锤愈发得意。

“不错,他正是我那老不死的老子。”

杨泰便又把双手拱将起来。

“赫连寨主领袖群伦,威名远震,兄弟我早就佩服得很……”

赫连锤点头道:“那是当然。”

杨泰续道:“只恨兄弟我福薄,至今尚未能见过赫连寨主……”

赫连锤这会儿连尾巴都翘起来了。

“你们这些保镖的,他可没空见。”

杨泰说的本不过是场面话,好歹套个交情,日后也许能有个照应,不料这小子二五八万起来,愈往人头上骑,杨泰心下暗怒,便向夥伴递了个眼色。

“夜路鬼”李盛早已按捺不住,当下破口大骂:“入你个臭娘十八层皮!只不过是个土强盗,穷□些什么?”

赫连锤怒道:“强盗总比你这个采花贼好得多。老爷这次出山,就是为了要杀光你们这些江湖败类!”

这边吵得正凶,那边七个小尚却互挤一下眼,雪花丸子似的小尚便大声道:“强盗遇见贼,不打不分明,这场热闹可不能不看。”

铁蛋马上老气横秋的摇摇头。

“两个打一个,赫连黑熊才不会这么笨哩,等找来帮手再打不迟。”

听得杨泰肚里直皱眉。

“这几个出家人怎么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那个“二师兄”更把上chún噘得半天高,吟诗一般的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小人动口也动手,好汉嘛,是动手不动口。我看他们二个,废话讲了大半日,这场架当然是打不起来了。”

赫连锤听在耳里,无异耳内扎进了几百根针,老大不受用,立将双臂朝杨、李二人一伸,全身骨节“劈哩啪啦”暴响了一大串。

“像你们这种腌□货色,大爷他奶奶的从小打到大……”

李盛那忍受得了这种奚落,挺腰站起就待开打,老掌柜与跑堂人等赶忙来劝,赫连锤却拿出一颗夜明珠往桌上一摆,喝道:“东西打烂了都算我的!”

这边手放珠子,那边脚已踢了出去。

李盛见他势道来得凶猛,不敢硬接,将身往旁一闪,却待用手去托,不料赫连锤体躯虽大,身手可不怠慢,平踢的左脚忽然转向朝李盛颈间踢去,右拳也同时击往杨泰面门。

杨泰白脸唱不成,当然只有豁上了干,他江湖打滚多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攻敌要害,只见他上半身忽然向后一折,左掌直掏赫连锤下阴,右手也没间著,摸起一只盛烤鸭的大盘子就朝对方头顶摔去。

赫连锤身体只一个侧转,便闪过杨泰上下两击,左手同时一记肘拳撞向李盛胸部。

李盛刚刚躲过一脚,对方肘拳又到,避无可避之下,只得翻起双掌硬架,只听“啪”地一声大响,李盛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恰恰跌在七个小尚的桌子上。

铁蛋笑道:“赫连黑熊果然力大,一顿饭吃那么多,总算没有白吃。”

“二师兄”却向兄弟夥儿挤了个眼,假发一声猫喊,站起身来嚷嚷:“不得了!不得了!要出人命!我们快去报官!”

拔腿就往外走。

其余六个也乱轰轰的噪作一团,泥鳅般朝店外直溜。

杨泰正在气头上,将身一纵,直扑那为首的“二师兄”,当头一爪抓下,边喝道:“出家人恁地不要脸,白吃白喝不算,还要捣风弄火、挑拨是非?”

他这一爪乃聚数十年之修为,自是非同小可,不料那“二师兄”只轻轻一让,就叫对方抓了个空,尚有余裕回头笑道:“阿弥陀佛,咱们和尚不动口也不动手,是好汉的就休来欺负咱们。”

杨泰那肯就此甘休,又一掌击出。

“要走可以,饭钱留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