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英雄传》

第二回

作者:应天鱼

什么如尚?大盗魔佛!

何方道士?武当快剑!

三人回到祠堂,铁蛋又拉开嗓门大叫:“回来啦!”

怕痒鬼、狐狸、好哭鬼、石头、雪球、厌物齐地惊醒,气冲冲的骂道:“穷咋唬了一夜!从前在寺里就爱夜猫子捉鬼,跑到外面来却还是一样!”

定睛看时,又怪问:“怎么又多了一个?”

铁蛋笑道:“这是我的二徒弟,也就是那采花贼。”

怕痒鬼无喜笑道:“铁蛋真有办法,再出去绕一圈,恐怕连徒孙都有了。”

铁蛋摸摸头道:“师父岂是容易当的?弄得一头臊哩。”

六个小尚便纷纷凑上来闻,一嗅之下,众皆掩鼻:“唉哟,什么怪味?”

狐狸笑道:“这可成了臭头朱洪武了。”

无哀瞠目道:“这话我已听你说了五、六遍,却还不知是什么东西。”

狐狸自恃见多识广,以往在寺中常用这些外面世界的见闻来吊师兄弟的胃口,由此所得到的好处,便也如同名山古刹的功德箱一般,经常叫他吃不完兜著走。

但此刻这招却不管用了,铁蛋只一扭头,向帅芙蓉道:“臭头朱洪武是什么意思?”

帅芙蓉笑道:“他是本朝的开国君主。”

众和尚便都点头“哦哦”不迭。

铁蛋又问:“现在还是他吗?”

帅芙蓉道:“现在是永乐万岁爷了,洪武爷爷的儿子。”

众和尚又“哦哦”连声,再不把狐狸放在眼中。

无怒心中有气,冲著帅芙蓉道:“你这贼是个什么玩意儿?”

帅芙蓉似乎也看他不顺眼,脱口答道:“和你一样的玩意儿。”

无怒暴跳如雷:“你敢骂我们和尚是贼?也不怕遭天谴?”

帅芙蓉冷笑道:“休说和尚就……”

讲了一半便打住了,却从喉管里发出几声轻笑。

狐狸还想再争,无喜却咧开胖嘴,呵欠道:“睡吧,晏了。”

无恶没好气的说:“早就晏了,吵吵吵,吵一晚!”

众和尚就又躺回去睡,狐狸没辙儿,强忍怒气也睡下了,却一伸腿把那破供桌踢出老远。

铁蛋躺在冷冰冰的地上,翻来滚去就是睡不著,只得悄悄拉起两个徒弟瞎扯蛋。

赫连锤道:“刚才只说了一半,还不知师祖是怎么被人杀的?”

铁蛋摇摇头,长声一叹:“真是说来话长。”

理了理思路,道:“就从天竺僧开始说吧。”

赫连锤的眼睛又楞了:“天竹是什么东西?”

帅芙蓉笑道:“师兄有所不知,天竺乃一番邦,譬如匈奴、鞑靼。”

赫连锤冷哼一声。

“你小子倒见闻广博嘛!”

帅芙蓉拱拱手道:“不敢不敢,在下还颇识得几个字,家祖、家父都曾中过探花。”

赫连锤不由大“噗”一下。

“只你是采花。”

铁蛋摆摆手,道:“中土佛教本发源于天竺……”

赫连锤又咋唬起来:“佛教竟是从外面来的?呸呸呸!我还以为是我们汉人发明的咧!”

帅芙蓉笑道:“师兄有所不知,中土的东西从外面来的多著呢,譬如胡瓜、胡琴、番茄,甚至唐朝皇帝。就拿你说吧,你用的那两柄金瓜锤,就不是汉人发明的……”

赫连锤怒道:“狗屁!”

帅芙蓉又道:“,还有呢,你这‘赫连’之姓,也是匈奴人传来的。”

赫连锤简直鼻子都要喷火了,几想上前拚命,铁蛋忍不住道:“到底听是不听?”

两人忙道:“听听听。”

铁蛋便道:“天竺与中土原本相安无事,彼此也常相往来,但我佛势力在天竺日渐式微,中土却大为盛行,于是便有一班番僧起了不良之念,想来中土霸占立脚点,复兴原始佛教……”

帅芙蓉道:“可是小乘?”

铁蛋看了他一眼,道:“正是。”

赫连锤又楞怔怔的问:“什么大剩小剩?”

帅芙蓉道:“师兄有所不知……”

铁蛋忙截下话头:“六十年前,天竺僧就曾对我们少林发动过一次攻势,结果大败亏输而回……”

帅芙蓉抚掌道:“天竺番僧一向只会坐在菩提树下打瞌睡,那懂什么武术?”

铁蛋道:“结果上个月,天竺番僧却又下了一封挑战书给长老,署名‘天竺国师昙摩罗迦’,说是要与咱们少林决战……”

赫连锤一拍膝盖。

“好大的胆子!”

铁蛋点头道:“我们虽然也是这么想,但也不敢掉以轻心。到了那天,长老、都寺、监寺、座元、首座、典座、维那、堂主、藏主、钟头、火头、浴头、菜头……”

赫连锤咧嘴道:“有没有浑头?”

铁蛋白了他一眼,帅芙蓉便一拱他,道:“却是你。”

铁蛋续道:“总之寺里精锐尽出,一千三百多人列阵以待……”

帅芙蓉暗忖:“少林武术冠天下,任何一人都可独当一面,这一千三百多人合在一起,恐怕连泰山都推得倒。”

眼前似乎浮起当日少林僧众列队堂前的景象,心头不由一阵莫名激动。

只听铁蛋道:“等不多久,就见三十多个天竺番僧走进山门。我排在后面,根本看不见,只好爬在师父肩膀上看,只见那昙摩罗迦蛇眼鹰鼻,皮肤黑黑的,人瘦瘦的,头上包著一大困白布,好笑得紧。长老先跟他说话,两人一应一答,没什么意思,我也没听进去,反正讲来讲去,讲不对路,两边就派人对起阵来。我们这边是‘达摩堂’堂主方觉师伯,他们那边是一个使两面铙钹的瘦长番憎……”

赫连锤道:“‘达摩堂’堂主的武功当然是高的。”

铁蛋点头道:“第一阵自不能输人。果然,两边一上手,强弱之势立见,大家都估计方觉师伯十招之内必能胜敌,不料那番僧眼看著要败,却忽然听见一声尖锐的笛音,方觉师伯便不知怎地手脚一缓,反被那番僧击中……”

帅芙蓉皱眉讶道:“竟有这等怪事?”

赫连锤却心忖:“怕是打不过人家,却编出一番鬼话来骗人。”

铁蛋摇摇头道:“我们直到现在还想不出原因。第二阵派出的藏主方玄师伯和第三阵的监寺灵识师祖,也都碰到同样的情形。长老见势不对,只得命方戒师伯出马……”

帅芙蓉暗道:“方戒杀胚人称‘北刀’,若连他都斗不过天竺番僧,咱们中土可是完蛋定了。”

铁蛋道:“方戒师伯并不持刀,往场中一站,果然气势不同,恍若韦驮尊者下凡一般。众番僧你推我让,搅了半天才派出一个手持降魔杵的大块头,犹犹豫豫的走出来,还没站稳哩,我们的眼睛就忽然一花,再看时,降魔杵已到了方戒师伯手中……”

帅芙蓉不禁叹道:“‘杀生和尚’的确名不虚传!”

铁蛋续道:“那番僧可吓坏了,颜面也不顾,掉头就跑回阵中,惹得我们都笑起来,只见方戒师伯双手轻轻一拗,那根手臂粗细的降魔杵就变成了个罗圈儿。但我们的喝采才刚出口,就听那笛音又吹响起来……”

帅芙蓉道:“‘杀生和尚’想必不怕?”

铁蛋摇摇头,又一叹气。

“第一声笛音响起,方戒师伯只摇了两摇,当时我们都以为天竺番僧的鬼蜮伎俩不管用了,岂料笛音一声尖似一声,方戒师伯额头上的汗珠竟一滴滴的冒出来。长老正想派人救援,却听笛音猛地一声爆响,方戒师伯终于支持不住,嘴里喷出一股鲜血,向后栽倒下去……”

赫连锤这才服气:“连‘杀生和尚’都逃不过这鬼一样的笛音,可见事有蹊跷。”

铁蛋道:“长老无计可施,只好摧动‘十八罗汉大阵’,结果只听笛音不断,师伯师叔师兄师弟便躺了一地。”

赫连锤舌头龇出几寸长:“一千三百多人却打不过人家三十多个,少林这回败到家了!”

铁蛋道:“当时大家也都这么想,咱们少林落得如此惨败,可说前所未有。但就在番僧得意非凡的时候,忽见一条人影大鹏鸟般向番僧阵中扑去,三拳两脚就撂倒了好几个……”

帅芙蓉道:“那笛音却没再响?”

铁蛋笑道:“那会没响,响得如同连珠炮一般。但那人却无动于衷,照样拳打脚踢,一眨眼就把番僧打倒了一半……”

帅芙蓉击掌道:“好身手!却不知此人是谁?”

铁蛋道:“就是我师父方忏。”

赫连锤诧道:“还以为老秃……师祖只会开玩笑咧。”

铁蛋道:“那天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师父的武功,依我看,只怕比方戒师伯还高出一筹。这么一来,我们当然士气大振,没倒下的人都往前冲,但那笛音又响,便又倒了好多个,说也奇怪,师父硬是不倒,我们七个也都不觉有任何异样……”

帅芙蓉沉吟道:“这其中必有原因。”

铁蛋道:“我们七个也冲入番僧阵中乱打一气,师父已把那吹笛子的番侩打了个葫芦滚,连笛子都抢将过来……”

帅芙蓉道:“那笛子可有机关?”

铁蛋摇头道:“后来我们把那笛子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并未发现半点古怪,只就是一根很普通的笛子。”

赫连锤嚷道:“这可见鬼!”

铁蛋遁:“番僧被我们师徒七个打得落花流水,只得败退,不过临走前却还放下一句狠话,说是明年‘盂兰盆会’,必来讨回公道。”

帅芙蓉掐指一算:“‘盂兰盆会’乃七月十五,今天才七月二十四,还有一年差九天。不知这期间少林可想得出对策来破解那笛音?”

铁蛋重叹口气:“只怕很难,师父又已经死了……”

赫连锤道:“你们七个不是也不怕那笛音?”

铁蛋苦脸道:“不知道理何在,有何用处?连方戒师伯都破解不了……”

顿了顿,续道:“天竺番僧退后,众位师伯师叔师兄师弟便各自疗伤,结果发现伤势都并不重,只是有点走岔气的徵候,以致临阵无法对敌,稍微调养一阵,便都好转起来……”

帅芙蓉一拍脑袋:“怪怪怪!莫非真是天竺妖法?”

铁蛋道:“师父就当著大家说了几句话,不料竟把长老惹恼了,师父去某园做工一个月……”

帅芙蓉冷笑连连。

“千古以来,未有功高震主而能逍遥者也。”

铁蛋道:“长老已经八十多岁了,生起气来却吓人得紧,原木已经很突的额头显得更突,上面都是青筋,陷在眼窝里的眼睛也忽然大了起来,闪著蓝颜色的光……”

帅芙蓉心道:“少林住持却是这副怪异长相?”

铁蛋又道:“长老当众宣布师父的来历--这我也从未听师父说起过。长老说师父昔年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大盗,后来被人逼得无路可走,才投靠少林寺……”

帅芙蓉又一声冷哼:“早不说破,晚不说破,偏在这时候说破。你们那住持也真狠毒,非把人贬得无法翻身不可。”

赫连锤却笑道:“我就觉得方忏师祖有点强盗气。江湖上的大盗我差不多都晓得,却不知师祖昔年如何称呼?”

铁蛋道:“长老说师父昔年姓岳,名翎,江湖人称‘魔佛’。”

帅芙蓉一听之下,不由脸色大变,瞅了瞅铁蛋却不言语。

赫连锤也偏著头道:“‘魔佛’岳翎?好像听我老子提起过……”

铁蛋道:“师父出家已经十几年了,记得他的人恐怕已经不多。”

帅芙蓉又瞅他一眼,张口慾言,却听巷口传进一阵杂沓人声,潮涌般逼向祠堂,内中一人高声道:“就是这里,我看著他们走进去的。”

却是那振武镖局“夜路鬼”李盛的口音。

“好哇!点心来了!”

赫连锤虎地跳起,两臂乱伸一阵,就往门外闯。

无喜、无怒、无哀、无惧、无爱、无恶只闻得“点心”二字,便又从睡梦中醒转,唔呶道:“点心在那里?”

铁蛋一指门外,喝道:“跑得快的有得吃!”

六个家伙便争先恐后的涌出门来,一瞧,都傻住了。

铁蛋和帅芙蓉也随后跟出,只见对方黑压压的一大夥人,乱叫道:“赫连小贼是那个?”

赫连锤一拍胸脯:“就是老爷!”

却见“铁枪”杨泰越众而出,戟指骂道:“小贼,叫你别走,怎么躲到这里来当缩头乌龟?刚才对你客气,你偏不识相,这会可休怪我们无情。那天惹毛了老子,连你那什么‘黑风寨’都踩得稀巳烂!”

赫连锤勃然大怒?

抽出两柄大西瓜向杨泰冲去。

杨泰此番有恃无恐,凝立不动,赫连锤奔至近前,举锤砸下,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五指四开一阖,腕节屈向手心,竟是龙爪之势,直取连锤右腕。

赫连锤虽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