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英雄传》

第三回

作者:应天鱼

九子娘娘果然会生子

漂亮小妞专爱揍男人

如此一步一顿的走到“九子娘娘庙”,只见那庙山门造得巍峨非常,门口立著一对金童玉女石雕,巧笑情兮,眉目生姿,却不晓得是从那块净土来的。

迈入山门,迎面便是大殿,上供“九子娘娘”圣像,倒也宝相尊严,只是来往僧侣都有点狮虎模样,横眉竖目的看人。

雪球暗叫奇怪,忖道:“这些师父怎地如此凶恶?全不似咱们少林师父。”

拜毕神像,再往后走,只见殿后一条石板路,两旁各有一排石造房屋,形状甚是古怪,正不知有何用途。

再穿过第二进“注生娘娘”大殿,后面一个偏院,专供挂单和尚起居,铁蛋等师兄弟就正坐在木屋前晒太阳。

怕痒鬼无喜一瞧他进来,便嘻著嘴笑道:“这不是来了?还怕人会搞丢哩。”

厌物无恶立刻呸道:“我看他是被那妖怪迷住了,却等在半山腰送她下山。”

雪球脸又一红,急忙分辩:“我那看见什么妖怪?”

狐狸笑道:“哦,妖怪竟没下山?那我们找她去!”

说著便慾起身。

雪球忙嚷:“她……她……她从另外一条路下去了。”

好哭鬼无哀搭下眼角,摇了摇头:“那妖怪,说漂亮倒真漂亮,可惜……可惜是个妖怪。”

铁蛋斜身倚在门边,噗出一响屁也似的声音,失笑道:“漂亮什么喔?我看她却像块冰,一点人味儿也没有。那天再遇见她,我可是连话都不愿意跟她讲一句。”

正扯得没完没了,忽见一个胖大和尚行将过来,把他们七个瞟了一眼,恶声恶气的道:“本寺规矩,挂单和尚入夜后即不得出房,违者重罚。你们知不知道?”

狐狸无怒见铁蛋面上泛起怒气,忙递个眼色,必恭必敬的答道:“不劳师父费心,小僧自理会得。”

那和尚嗯了一声,正待往内举步,却听庙口传来一阵喧哗,仿佛有不少人涌至。

胖大和尚面露喜色,整整僧袍迎了出去。

铁蛋一扯狐狸,悄声道:“这庙甚是古怪,你发觉没有?”

狐狸瞅他一眼,鼻中喷出两管冷气:“我早知你那姓帅的二徒弟不是个好东西,把我们诓来此处摸瞎打鬼,他却躲在一边偷笑。”

铁蛋自是不信,红胀起脖子就要争辩,狐狸一摆手道:“且先不管他。”

朝那胖大和尚的背影努了努嘴:“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招?”

拉著众师兄弟一脚一脚的跟在后面。

那和尚立刻皱起雨道浓眉,回身一顿乱赶,铁蛋等人便只得躲在配殿后探头偷看,只见一大群仆役、婢女、老妈子,乱轰轰的簇拥著两顶小轿停在庙前。

一名老管家模样的人上前与胖大和尚说了几句话,胖大和尚连连点头,指挥小沙弥开了侧门,让进轿子,一行人迳奔大殿后面的两排石室。

那老管家似是已经来过,直奔右首第二间,推开石门进去看了看,重又出来,招呼仆役进屋布置。

婢女已打起小轿的帘子,迎下两名妇女,铁蛋等人隔得远,看不真切,但见先头的一个臃肿肥胖,动作迟缓,大的四十左右,后面那个却粉颈低垂,体态轻盈,显然才只二十出头。

铁蛋低声道:“却是什么把戏,妖怪来住尚庙?”

狐狸沉吟了一会儿:“这庙供的是九子娘娘,那两位大嫂当然是为了求子而来。”

铁蛋等人没一个搞得懂“子”是如何得来,却又不好问,瞪著眼睛往下看。

只见一干仆役将石室打扫干净,搬人琳琳琅琅各种器皿用具,甚至炉子、锅子都随身带了来。

无喜笑道:“恐怕要住上好多天哩。”

又见那中年妇人领著年轻少妇到正殿参拜了一回神像,便把少妇送入石室。

老管家前后忙乱一阵,诸事妥当,中年妇女又指手划脚的骂了一顿人,留下几个婢女、老妈子,才登上小轿,领著家人喳喳呼呼的走了,胖大和尚与众小沙弥也各自散去。

铁蛋等七个这才转过配殿,跑到石室前后一瞧,却如同两排坟墓,连个窗户也没,石门亦关得甚是严密,恐怕蚂蚁都爬不进去。

铁蛋搔头道:“不知几间住得有人?”

忽听背后一声暴喝:“鬼头鬼脑的存著什么心?”

铁蛋等人唬了一跳,忙扭头望去,只见那胖大和尚竟偷偷摸摸的回转来,恰把他们逮了个正著。

狐狸忙施一礼:“随便走走,却教师父动怒……”

胖和尚一面乱骂,一面挥手乱赶,边说:“这里专为良家妇女求子而设,防范自须严密,休说你们这些从外面快来的,连本寺僧人等闲都不准踏入一步!”

狐狸忙问:“却是怎么个求子法?”

胖和尚立刻圆瞪凶睛,喝道:“休要罗唆!再随便乱跑,当心我轰你们出去!”

铁蛋心中不快,直著脖子吼起来:“只不过吃你们几顿,住你们几宿,竟这般使脸色给人看?你这东西,丝毫不像佛门清净中人!”

胖和尚暴跳如雷,提起拳头就来打铁蛋,狐狸忙横身拦住,嘴里连串好话,铁蛋却在那边掳袖子、摩拳头,高叫:“你来!你来!”

早惊动寺内僧众,一个个杀气勃发的紧拢而上,摆出一派群殴态势,狐狸又连声道歉,把师兄弟全推进偏院房间,自己又出去向对方陪了半天小心,才总算把事情平伏,己弄得一头臭汗。

回房后,闩紧木门,抱怨道:“老七,老是这样莽莽撞撞的,怎么成得了事?”

铁蛋怒犹未息,跳脚大骂:“那群家伙全都不是好人,非要教训他们一顿不可!”

无恶也道:“从未见过这么多讨厌东西,大概天底下最讨厌的人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石头发颤道:“我们还是走了吧?这些虽然有吃有住,却总不如洛阳城。而且,一个个好凶喔……”

雪球却另有算计,抢道:“再叫我今晚去睡那破祠堂,我可不干。”

争论半日,并无头绪,己至傍晚时分,各人取出钵盂去饭堂风卷残云了一番,回至屋内便开始呵欠连天,那管三七二十一,倒在床上大睡起来。

唯有铁蛋竖起耳朵,静听外间动静,隔不多久,便闻得一人蹑足走近,“卡”地从外面把门反锁上了。

铁蛋暗笑:“还以为这间破房子是铜墙铁壁哩。”

又静坐月刻,却再听不见任何声息。

铁蛋暗忖:“那些家伙今晚决计要弄鬼。我若不撞破他们的把戏,却教人小觑了咱们少林寺。”

悄悄起身,见六个师兄全部睡得比猪只差一层,便也不叫醒他们,抵掌在房门上轻轻一按,就把整扇门卸将下来,潜身出屋,只见云遮月隐,殿宇全浸在一片昏黑之中。

铁蛋略一提气,皮球般只两跳,早跃过二进殿,落在石屋顶上,倾耳细听,仍无声响,心中正没主意,忽见半山腰间行来两条黑影,头顶一闪一闪的发著光,却是两个和尚。

铁蛋忙按低身子,纵下石屋,藏在殿角暗处,只听那两人一步高一步低的走入山门,迳奔后院,铁蛋便偷偷缀在他们身后。

但听其中一人道:“下午来的那个娘儿们可真标致,大师父、二师父、三师父这会儿一定都在养神了。”

另一个道:“今晚被他们三个一占,明晚大家再一抽签,说不定咱们竟排到四、五天后去哩。”

前一人哼道:“万一三位师父看上了眼,根本就轮不到我们。”

铁蛋虽听不懂什么轮来轮去,心中却已隐约猜出他们跟帅芙蓉干的是同一回事儿,不禁暗暗好笑:“一出寺门就尽碰到这种勾当,看样子世人好像皆喜此道。”

心中念转,脚下己行至第三进殿后,一条小径登上土丘直通僧房,两旁尽是荒草乱石,月亮突然埋入云堆,虫鸣蛙噪刹那间一齐打住,天地便仿佛陡然跌进地窖。

铁蛋立刻抢前几步,一拍左首和尚的肩膀。

“两位师兄请了。”

那两人耸然一惊,连忙转头,黑暗之中瞧不真切,便都凑上脸来:“你是谁呀?”

铁蛋笑道:“我是我呀!”

左首那人又死命一瞅,这下子可看清楚了,不自禁向后一跳,喝道:“你是今天来挂单的那七个里面的嘛?鬼鬼祟祟的跑出来干什么?”

铁蛋挤眉弄眼的道:“跟你们一齐去采花哩。”

那两人脸色猛地一变,右首那人闷声不吭,当即出拳直捣铁蛋胸口,左首那人也喝道:“胡说什么?”

左掌一翻,狠掏铁蛋下阴。

铁蛋见这两人本领虽然平常,出招却毒辣至极,便也不留情,右手“伏虎拳”,左手“翻天印”,迳取对方破绽。

那两人功夫本差,又只道一击必中,根本来不及变招,一个被铁蛋以碎石之力劈中手臂,“喀喇”了一响,几乎痛昏过去,另一个则吃铁蛋当胸一掌,十字八叉的滚了几滚,烂泥般瘫痪在地。

铁蛋更不停手,抓起右边那个,捏住下颚往上一托,错开颚骨关节,那人的下巳便直掉到胸口,又一扭他肩膀、手肘,弄得两条手臂如同断竹相似;再叉起胯骨左右一分,双腿便也不听使唤;最后拦腰抱住向上一挺,把脊椎骨也分了家,这才双手一松,将那人抛在地下,简直如同一条软骨泥鳅,休说挪动半分,连嗯哼一声都不可得。

原来铁蛋生性粗鲁,老是学不会小巧的点穴功夫,师父方忏只好传他“一百八十八路拆骨手”,专拆对方关节,使之不能动弹,小至指掌,大至颈项,无不装卸自如。

左边那个早已心胆俱裂,张著嘴巴,竟忘了出声呼救。

铁蛋一脚踏住他胸脯,大龇出牙齿,恶狠狠的问:“你们到底搞些什么把戏?”

那人挣气儿道:“师父……饶命!你老问一句,小的答一句,决不敢有半字诳言。”

铁蛋道:“好!”

待要发间,却想不出该间些什么话,便道:“我不问你。你说一句,我听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颤声道:“小僧名唤悟净,只因父母双亡,从小就落发在此……”

铁蛋不耐道:“大凡和尚多半父母双亡,只我可也是如此,那还消说得?且说那大、二、三师父是什么东西?”

悟净道:“本寺原本只是寻常寺庙,五年前才被这三位师父霸占,从此尽吧些姦婬良家妇女的勾当。三位师父本为江洋大盗,号称‘追魂三煞’,占住此庙之后,才假扮成和尚……”

铁蛋连连点头:“一眼看上去就知不是好人。”

悟净又道:“三位师父赶走了原来的住持长老,便造起前面那两排石室……”

铁蛋岔问:“却有何作用?”

悟净道:“石室从外面看起来坚固异常,其实地下却有地道直通僧舍。”

铁蛋暗忖:“好家伙,倒没想到这一点。”

又听悟净道:“常有不孕妇女前来参拜神像,三位师父便诡称须住寺七日方得灵验,就有些妇女求子心切,信以为真,而住到寺里来。当然事先都会派人前来勘查,眼见石室分作两进,全都无窗,又只开一门,外间如有婢女、老妈子把守,内室的确虫豸难入,于是就放放心心的抬著轿子把少奶奶送人虎口……”

铁蛋不懂却有八成,只得“嗯”了一声,静侍对方往下说。

悟净又道:“不料当晚三位师父就从地道进入内室,将妇女予以姦婬。妇女顾及名节,多半不敢声张;再者……咳咳,师父久居荒山,自然那个……”

铁蛋瞪眼道:“那个什么?”

悟净忙道:“没有什么……有些妇女回家之后,果然有孕,本寺声名便愈传愈广,远近妇女都来求子,三位师父应接不暇,有时就差遣小僧等人上阵应付……”

铁蛋愈听愈难僮,忙问:“地道入口在那里?”

悟净朝土丘上一指:“僧房西侧有一单间石屋即是。一拉如来右臂,地道入口就会现出……”

铁蛋点点头,俯身将他扯起,施出“拆骨手”如法炮制了一番,再将两人平平摆在一块大石之上,笑道:“别乱动,滚下来拗坏了背脊,我可不赔你。”

那两人张著鳄鱼也似的大嘴,只有眨巴眼睛的份儿。

铁蛋展开轻功,直奔土丘丘顶,只一个起落,就见前方隐隐透出一丝灯光。

铁蛋倒反吃一惊,赶紧压低腰肢,踮著脚,馋猫般挨近石屋,探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和尚正坐在茶壶前打盹。

身后一尊铜铸如来佛像,万分委屈的端坐于莲花座上。

铁蛋咳嗽几声,那和尚便惊醒过来,慌忙站直身子,诚惶诚恐的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人进来,他就走到门口,勾著眼睛乱瞄。

铁蛋早闪在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