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英雄传》

第四回

作者:应天鱼

扮俩好偷入少林

小冤家再逢旅栈

踢踢踏踏下得山来,铁蛋等人早已没了踪影,一路无情无绪的走回洛阳城外“悦来客栈”,赫连锤又饱餐了一顿,倒头便睡。

帅芙蓉却在房里走来走去,走去走来,眉毛如同打了一个结儿,不住啧嘴□气。

赫连锤被他搅得睡不著,骂道:“你他奶奶的又在动什么心机?你这种人成天劳神,决计活不长命。”

帅芙蓉右手一捶左手手掌:“这不行。”

赫连锤道:“什么不行?”

帅芙蓉在床沿边上坐下,跷起腿:“好不容易才学了点少林皮毛,怎甘就此罢休?”

赫连锤冷笑连声:“那你想怎么办?跑去少林寺,叫那小秃驴再教你几手不成?”

帅芙蓉俊目一张,好像两颗宝石闪闪发光:“有何不可?少林寺又非龙潭虎穴,上次他们还不是说出来就出来了?”

沉吟片刻,又道:“再过四天便是地藏菩萨圣诞,届时寺内必定香客云集,咱们藉机混进寺去,游说那铁王八蛋一番。我看他爱玩得紧,兼且师仇未报,决计会想办法再溜出寺来。”

赫连锤尚犹豫不决,帅芙蓉又道:“若想成就大事业,不冒点险是不行的。你如果畏首畏尾,还不如早些回你的‘黑风寨’当大少爷去。”

赫连锤哈哈大笑:“就算老子吃不起你激,就这么办!”

两人兴兴头头的算过店钱,整装出发,一路游山玩水,好不悠哉,来到“登封”县城,恰七月二十九日傍晚。

城内客栈已被四方涌至的进香客住得满满的,连街道两旁的屋檐底下都壅塞著打地铺的人群,幸亏有些仁人善士在城外临时搭起了数十座竹棚,专供进香客安身。

赫连锤咋舌道:“信佛的人可真多!这些人如果为了什么事儿纠合在一起,恐怕连朝廷的十万大军都抵敌不过。”

帅芙蓉眼中忽然射出两道火炬也似的光采,冷笑道:“你才晓得?洪武爷爷当初是怎么起家的?”

赫连锤把双臂一伸,比了个持枪式。

“当然是靠常遇春起家的。”

帅芙蓉却不再多言,背著双手沿街东晃晃西凑凑,说也奇怪,到处都有人找他低声搭讪,好像回到了他自己的家乡一样。

赫连锤不由心道:“这小子究是什么来头?蹊跷得紧!”

在人堆里挨擦著吃完晚饭,两人便挤进一座稍微宽敞的竹棚之下,席地而卧。

天色尚未全黑,西方泛著霞彩,好似佛祖头顶上的宝光神芒。

帅芙蓉双臂枕头,望著那团即将被黑暗吞噬的光焰,脸上一片肃穆之色,嘴中喃喃念道:“末法时代无正法治化的王者,亦无正法住持的僧宝……”

赫连锤已习惯了他的诸多怪异举动,根本不去理他,抡起眼睛乱瞟棚内人众,看有没有不顺眼的家伙可供自己杀火,忽见五名和尚低头走入棚内,面容都颇沉重,像有什么心事,恰在他们身边不远处团团坐下,两名中年粗壮的分踞左右,另两名较为瘦弱的则一前一后,将剩下的那名眉清目秀、皮肤白晰的青年和尚围在中间。

赫连锤暗暗寻思:“这几天不管走去那里都会碰到和尚,怪不得运气一直不好。”

正想间,又见一人走进棚来,赫连锤忙把头一低,肘拐子猛拱帅芙蓉。

“看见了没有?‘展翅龙’单飞!”

帅芙蓉微仰起头,偷瞄了瞄,只见那“展翅龙”竟扮作一个庄稼汉子,浑身灰扑扑的,走起路来却仍是龙行虎步,八面生风,半点土气也无。

他四面扫了一眼,迳自走到另一边的角上去了。

帅芙蓉沉吟道:“这家伙又有什么图谋?那日在洛阳碰到他,便知‘金龙堡’日内必然有所举动。”

却见那五名和尚中的一个瘦弱和尚从包袱里取出一个馍馍,双手捧著,向青年和尚递了过去。

“陛……应文,再不吃东西,恐怕要饿坏了身子。”

语气竟甚是恭谨。

青年和尚皱了皱眉,一副翻胃恶心的模样,终还是伸手接过,啃了一口便放下了。

赫连锤低笑道:“这个和尚好娇贵,挑嘴哩。”

帅芙蓉面色丝毫不动,悠悠道:“当过四年皇帝,那有不挑嘴的道理?”

赫连锤兀自没听懂他说些什么,还在那儿摸肚子、咂嘴巴,做出各种表情。

“他若不吃,干脆送给我吃算了,晚上正没吃饱……”

帅芙蓉哼道:“你胆子不小,敢夺君上嘴边食?”

赫连锤这才听出他话中有因,瞪眼道:“什么意思?”

帅芙蓉低声道:“那个‘应文’和尚便是建文太子。”

惊得赫连锤挺腰坐起:“你莫唬我!”

帅芙蓉忙竖指chún边:“噤声!天大事体休得随便嚷嚷!”

赫连锤重又躺下,抓耳搔腮,眼珠乱滚,兴奋得不得了。

“他跑来这里干什么?”

帅芙蓉道:“自是托庇于少林寺而来的。”

又道:“那两个瘦的必是叶希贤、杨应能,当年俱是朝中大员;那两个粗壮的则应该是‘少林’派出来接应的高手。”

赫连锤偷眼细瞧,果见太子左右两旁的中年和尚神完气足,目闪精光,显见内功浑厚,身负绝艺。

赫连锤至此不得不由衷佩服帅芙蓉:“小子,你知道的真多嘛?好像不管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的耳目。”

帅芙蓉淡淡一笑,并不答言,只十分用心的观察身周动静。

未几,天色黑暗下来,棚内人语渐稀、鼾声渐起,赫连锤受不了瞌睡虫的感染,一下子就睡熟了,帅芙蓉静听片刻,并无异状,便也松下心神,恍恍惚惚的在通往梦乡之路上徘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被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惊醒,睁目望去,黑暗中只依稀看见刀光闪熠,七、八条人影踪跳腾挪,拚斗得甚是激烈。

帅芙蓉一跃而起,藉著微弱星光凝神再看,只见五名蒙面汉子手持一式飞镰弯刀,将那两个少林和尚围在中间,连施杀手。

棚内人众俱皆惊醒,尖叫著向外奔逃。

帅芙蓉一扯兀自迷迷糊糊的赫连锤,也避到棚外。

赫连锤揉了揉睡眼,低问:“是‘飞镰堡’的人?”

帅芙蓉冷笑摇头:“只怕是‘展翅龙’单飞和‘金龙八将’中人假扮的吧?”

“飞镰堡”在“三堡”之中势居首位,门下徒众全使一种独门兵器,即铁链顶端系以镰刀状之利刃,能近攻、能远制,回旋自如,威力几达一丈方圆,江湖中人莫不谈之色变。

赫连锤细瞧那五名蒙面汉子,果然不像会使这种兵刃,根本弃铁链不用,只是手持镰刀猛劈猛砍,一派大刀阔斧的路数。

但这五人显然都是一流高手,纵使用上了不称手的兵器,依旧锐不可当,转瞬便劈中一名少林和尚的后背,顿时血流如注。

那和尚狂挥戒刀,将两名敌人迫退三步,嘶声道:“陛下快逃!”

建文太子和那两个朝臣却早惊呆了,一步也挪动不得。

赫连锤一旁看得忍耐不住,竟想冲入棚内助战,却被帅芙蓉伸手拦下。

“你想送死?光只一个单飞就够咱们两个呛的了。”

赫连锤定神想想,颇觉有理,便把救骂立功、列土封疆、剑履上殿、配享太庙…

等等念头,搁到与屁股齐高的地位,叉手静作壁上观。

只见棚内七人又走了十几招,原巳受伤的和尚稍一松缓,遭一把镰刀由后抢入,兜脖子一勾,整来脑袋便只剩得一层皮还留在颈腔上。

余下的那个和尚发疯般乱冲乱撞,彷佛砍伤了一名敌手,自己也被镰刀刈中左腿,禁不住单脚跪地,他却是强悍异常,将手中戒刀照当面敌人投掷过去,边吼:“陛下记住,他们不是飞……”

下面的话还未出口,三柄镰刀已同时搭上他顶门,硬生生的将头颅勾作三块。

那五人毫不停留,两个上前架起建文太子,另三个冲著叶、杨二人大声道:“冤有头,债有主,有本领的尽避来找咱们‘飞镰五雄’!”

语毕,打声忽哨,挟持著建文太子如飞般朝西南方向逸去。

赫连锤颔首笑道:“好个借刀杀人的王八蛋!识货的少林和尚己死,这两个老儿想必看不出什么道理,只当真是‘飞镰堡’干的哩。”

惊散的群众这才聚拢过来,围著面色发紫、呆若木鸡的叶、杨二人,七嘴八舌闹个不休。

赫连锤摇头道:“永乐爷爷和建文太子到底有何纠葛,我还是搞不清楚。”

帅芙蓉道:“洪武爷爷夺取天下之后,大封诸儿为王,各拥重兵。,建文太子是洪武爷爷的孙子,甫即帝位就阴忌诸王权重,用了齐泰、黄子澄的计谋,慾削藩权。永乐爷爷时为燕王,乃指齐、黄为姦臣,托词‘清君侧’,起兵南下,一仗打了三、四年,弄得老百姓死伤无数,叫苦连天,最后攻入应天府,不但把朝里忠臣、姦臣通通‘清’得一干二净,连皇帝都被他‘清’出官去,自己坐上了大位。”

赫连锤笑道:“叔叔打侄儿,这倒好玩!”

帅芙蓉望望身周无人,冷笑道:“朱臭头那个杀胚的子孙,会有什么好货?”

赫连锤万万想不到竟有人敢如此辱骂皇族,惊呆了好半晌,扯扯他袖管,低声道:“喂,小子,你还要不要命哪?”

帅芙蓉索性张狂到底:“你等著瞧吧,也许过不了多久,那群姓朱的就全部没命了!”

嘈乱半夜,帅芙蓉见天已将明,便和赫连锤朝少室山进发。

晨光中只见男男女女牵老携幼,从县城、竹棚中涌出,一齐汇流到通往嵩山的大路上,有的乘轿,有的坐车,还有三步一磕头、九步一烧香的,更有许多来自各州赊的香会,装扮成各种鬼神或传说中英雄豪杰的模样,花花绿绿,好不热闹。

帅芙蓉并不急著赶路,混在人堆里,一双眼睛东瞟西瞅,尽在年轻妇女脸上打转。

赫连锤笑道:“怎么,老毛病又犯了?”

帅芙蓉一本正经的皱起眉毛:“碰不得,看看总可以……”

正说间,忽见一骑马伴著一辆骡车从身边经过,马上一个年轻相公,车内一个年轻妇人,显是夫妻结伴进香来的。

帅芙蓉忙把头一低,闪闪躲躲的绕到赫连锤肩膀底下去藏。

赫连锤怪间:“干什么?”

帅芙蓉低声道:“那女的被我采过。”

赫连锤龇牙咧嘴的转目一望,却也忙把头一低,反绕至帅芙蓉身侧来躲。

帅芙蓉怪问:“干什么?”

赫连锤低声道:“那男的被我抢过。”

两人疑神疑鬼的来到少室山五*峰下,只见山路蜿蜒曲折,正是有名的“十八盘”,车轿都在此打住,香客俱步行登山,以示对少林古刹的尊敬。

两人加快脚步,抢越人群,不多时便来到山门前,只觉巍峨雄深,党莽悠旷,果不愧“天下第一寺”,两旁迎面立著一丈全高的四大天王塑像,门内二十多间木屋,大约就是五百僧兵日常起居之处,但今天众僧兵想必都各有职司,户户木屋门扉紧闭,衬著墙外古柏,显出一片宁谧祥和的气象。

向西行的数十丈便到大门,当头一块匾额,横书“少林寺”三个大字,笔力苍劲雄浑,一撇一捺都有若少林和尚的胳膊。

跨入大门便是前殿,上供弥勒佛相,含笑相迎,一副解尽天下忧烦的样子。

帅芙蓉居然异常虔敬的跪下去,“咚咚咚”连磕了九个响头,方才站起身来。

赫连锤暗暗好笑:“又在搞鬼!这等婬贼怎会信佛?”

穿过前殿,只见道旁树林中参差立著几十块石碑,中有唐太宗的“赐少林主教碑”、“唐皇嵩岳少林寺碑”,武则天的“大唐天后御制诗书碑”、“愿文碑”,王知敬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碑”,苏轼的“画梅碑”、“赞碑”,米芾的“第一山”刻石、蔡京的“面壁之塔”及赵孟□的“福裕碑”等,都是书法艺术的无上至宝。

赫连锤恰尿急,那管三七二十一,跑到“碑林”之中,解开裤裆,放了一地臊水,转眼瞧那帅芙蓉已走入“天王殿”里,急忙提著裤子赶上前去,却见他站在殿后,不住打量“天王殿”与“大雄宝殿”之间的一大片空地,嘴中喃喃道:“当日大战天竺番僧可能就在这里吧?”

赫连锤正想答言,忽闻身后“天王殿”两旁的钟楼、鼓楼同时发出鸣响,音量极宏,震耳不绝。

帅芙蓉暗道:“久闻少林铁钟重达一万一千斤,大鼓声彻三十里远近,果然不虚!”

香客眨眼便如蝗虫般涌进寺来,到处鬼捣,放眼望去,除了一颗颗人头之外,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

赫连锤本是个爱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