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英雄传》

第六回

作者:应天鱼

五战三胜少林连败两场

真空无生白莲二大使者

三人出得城外,一迳南行,路上不时可以看见身怀兵刃的江湖汉子匆匆朝南赶去,大约都是少林俗家子弟;武当因在襄城之南,故而一个道士也未碰著。

帅芙蓉、赫连锤既知铁蛋的“贱骨头神功”玄妙无比,便愈发抖擞精神,时时向铁蛋讨教,逮住会就拚命打坐、运气、练功,彷佛“时间”是他俩的死敌一般。

短短一程路,竟致走了五天整,直到大会当天上午方才赶抵襄城。

罢步入城门,就被邓佩派来的两名俗家弟子迎头接住,引领著穿城而过,来到南郊的一座大庄院,一问之下,才知此处乃是“中川大侠”陆挥戈的宅子。

陆挥戈不但将自己的庄院供作少林武当大会之用,且邀集了各路江湖耆宿来作公证人,益使这次大会显得隆重异常。

宅院内凡是有木柱的地方,都挂上了用红纸写的“以武会友”一类的条幅或对联儿,远远看去,竟像是新年到了一般。

庄客们个个神采飞扬、眉开眼笑,见了人打躬作揖,爷长爷短,“后头呢,您老!”

铁蛋师徒一脚一脚的往后直走,只见这庄院的规模甚是庞大,房舍一重按著一重,东一座假山、西一个鱼池,好像把三山五岳、七海九江全都缩小了尺寸硬搬进来一样。

铁蛋等人左弯右拐,头都绕昏了,才来到一个大水塘之前,只见岸边满植奇花异卉,芳香袭人,一座偌大凉亭建在水塘中央,左右各有一道九曲桥与陆地相通,右首桥头竖著一块牌子,上写“武当群侠由此进”,左首桥头也竖著一块,自是“少林俗家群豪由此进”。

棒水遥遥望去,凉亭内似乎已聚集了不少人,大约双方人马已来得差不多了。

铁蛋等人正要朝左首举步,忽闻身旁不远处传来一阵极难听的“呜哦”之声,接著鼻内便钻入一股酒腥馊气,掉眼一看,只见一名瘦长道士正弯著腰、掐著脖子,站在岸边呕吐,彷佛直想把胃脏翻出来刮一刮方才舒坦。

铁蛋不知他是喝醉了酒,却当他身患重病,忙走过去展臂扶助。

“来来来,树下歇歇,大概中了暑……”

那道士一翻迷蒙醉眼,嘻嘻一笑,伸手朝他光头上摸了摸。

“你这和尚不坏……真不坏……打什么打……”

铁蛋忙道:“不打不打,谁要打你?”

那道士又噗哧一笑,把些涎沫儿都喷到了铁蛋脸上,一边大点著头。

“对嘛,不打不打……”

正扯个不清,却见两名庄客气急败坏的向这边跑来,大声嚷道:“你这道人好不晓事!这些花草都是我们庄主从各地搜罗来的名贵品种,你怎么随便就把腌□东西往上面乱吐?”

铁蛋听了可不顺耳,瞪眼道:“那朵花不是吃粪长大的?花不嫌腌□,你们倒嫌腌□?”

那道士猛地一拍巴掌:“著哇……男儿有闷不轻吐,胸中块垒值千金……”

两名庄客不好发作,只得捂著鼻子,弯下腰去清除花丛问的秽物,不料这边还没有弄完,那边那道士又吐起来,气得那两人跳脚直嚷:“好个不懂规矩的道人!”

那道士哈哈大笑:“我李白怕李黑,活了一辈子就是不懂什么叫规矩!”

赫连锤不由一楞:“你的名字叫李白怕李黑?字儿真多嘛?”

帅芙蓉一旁笑道:“‘李白怕’大约是这位李黑仁兄的外号,意思是‘李白见了他都会怕’。”

“李白怕”李黑一挑大拇指:“吾兄真……解人也,论诗才,咱是半点也没有;不过这个论酒量嘛,嘿嘿,李白是啥么东西?半只嘴巴让他!”

正自吹嘘不休,忽闻凉亭那边一个严厉语声喝道:“李黑,你又撒泼?”

语尾方落,众人眼前一花,一名相貌清瞿的中年道士已一手抓住李黑衣领,“劈劈啪啪”正反刷了十几个耳光。

“‘聚义庄’岂是你随便放刁之地?就算‘中州大侠’陆老爷子不与你计较,咱们武当也丢不起这个脸!”

骂著骂著,扦手又打。

那“李白怕”李黑显然知道挣扎、抗拒、讨饶全部无用,索性连头脸都不蒙。

任由对方夹头盖脑的乱打下来,嘴里却不住本嘟:“被狗打!被狗打!”

中年道士愈发愤怒,手下加劲,打得李黑双颊肿起老高,血水和著唾沫黏液自嘴角涔涔流下。

铁蛋一旁看不过去,伸手拦道:“他又有没怎么样,打几下也就够了……”

中年道士立刻转过头来,吹胡子瞪眼睛,一睑震怒之色。

插手过问别派门墙之内的纠纷,本是江湖大忌,铁蛋却丝毫不懂这个规矩。

中年道士只以为铁蛋有意蔑视武当,气得脸皮直抖,一个“单鞭”击向铁蛋胸口。

铁蛋见他来势缓慢无奇,而且轻飘飘的毫无力道,心内顿时有了轻敌之意:“人说武当多么厉害,原来竟是这等脓包拳法,”随手一拴,就想把对方摔个跟头,不料两手相交,却似拴在一团棉花上,全没著力之处。

中年道士左手手腕不知怎地一圈一转,铁蛋就觉自己手上的力气全数走偏,身子也跟著不由自主的歪到一边。

铁蛋生平从未碰过这种情况,一头雾水之余,连惊都来不及□,中年道士右掌发如闪电,早中铁蛋胸膛。

这一掌的力道竟不比“四天王”金刚奴差,直打得铁蛋仰面飞出七、八丈远,跌入一处花丛之中。

中年道士不禁连连冷笑:“少林弟子原来不过如此!”

凉亭内的人众早闻得外面吵嚷,都探出头来看。

见那道士一举手就打发掉一个少林和尚,右边的武当道士丛中立爆一片喝采,左边的俗家少林群豪却相顾失色,他们之中绝大部份人都已听说邓佩、吕孤帆请来了一位正宗少林高手,不料竟如此不济,自然大感泄气,进而窃窃私议起来:“‘摩云剑客’徐苍岩名列‘武当四剑’第二位,果然有两下子。”

“那个小矮冬瓜会是少林寺的吗?我看不像。”

“这种蹩脚货色当然不可能是少林寺的。我倒晓得他的来历,他爹是剃头师傅,他娘是搓汤圆的,所以才生出这么一个怪东西。”

“无影棒”邓佩和“小奉先”吕孤帆早已在凉亭之中,眼见刚才那一幕,不禁大为脸红,顾不得同伴们的冷嘲热讽,急步抢出亭外。

“摩云剑客”徐苍岩却早已转过身去,举步踏上右首的九曲桥。

但闻赫连锤笑道:“兀那道士,架还没打完就想开溜哇?”

徐苍岩半转过脸,发出比池水还要沁骨的冰凉语声:“谁还要打?你吗?”

赫连锤笑道:“我那打得过你?自然是那个小尚了。”

此言一出,亭内武当群道不禁爆笑如雷,徐苍岩也上不住飘起一丝揶揄笑意。

“他还能够站得起身,就……”

“就”怎么样,却再也说不出口,只听一阵“悉嗦”响动,小尚居然笑嘻嘻的从花丛中升起,面上神光益发灿然,掸掸身上尘土,宛若刚洗了个澡一般。

这下子轮到武当这边死寂如墓,少林俗家群豪却吼天吼地的哄闹开来:“让你们见识一下少林神功的玄妙!”

“我早就晓得这位小师父身怀绝技,深藏不露!”

“可笑那群武当道士,被人捉弄了个半死,却还在洋洋得意!”

“摩云剑客”徐苍岩即便是金丹吃昏了头,也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等怪事,一时间怔在当场,做了个把守桥头的石翁仲。

那“李白怕”李黑也惊讶得酒精全跑光了,痴望著铁蛋,肿烂的嘴巴半天都阖不拢。

帅芙蓉笑道:“师父,挨打挨得过瘾吧?”

铁蛋歪头想了想:“再用力点,可就更舒服了。”

邓佩、吕孤帆大喜过望。

跋下桥来迎接铁蛋入内。

铁蛋虽未受伤,却也被武当的玄奥拳法弄得震惊不已,便朝徐苍岩摆摆手道:“你厉害,不打啦!”

带著两个徒弟步上左首曲桥。

少林俗家群豪立刻争涌出来,把座九曲桥挤得满满的,一个比一个更大声的发话道:“小师父恁地轻易饶过那臭道士,未免太便宜了他!”

“今日之会,有小师父一个人就够啦,咱们连摇旗呐喊都够不上边呢。”

“小师父的爹定是金刚罗汉,小师父的娘定是瑶池圣母,才能生得小师父如此神勇盖世,万夫莫敌!”

铁蛋好不容易才穿过人丛,走入亭内,又被“中川大侠”陆挥戈领著一群担任此次大会公证人的江湖耆宿团团围住,左一声“小师父”,右一声“小师父”,叫得好不亲热。

铁蛋从小生长在名山古刹之中,一向清净惯了,今日一战成名,大出锋头,并使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真想就地掘个洞,逃到十万八千里外躲藏起来。

只听一个长得颇像屠夫的老头儿吊高嗓门道:“这位小师父的‘般若神功’已有八成火候。当年空玄大师在二十来岁时就把‘般若神功’修足十成火候,致被当时少林长老天净大师誉为不世出的奇才。由此看来,这位小师父也是极为难得的了。”

发话者乃是“慧眼”王元叔。

此人在江南一带大大有名,据说一身武功已到神鬼难测的地步,尤擅品评当代人物,一字褒贬,往往可使江湖后进的际遇判若云泥,因此他一说话,大家便都倾耳细听,发出同意的“唔唔”之声。

不料另一名面颊恍若两块烂猪肉,偏又修饰得跟少年纨胯子弟一样的老头儿立刻哼哼笑道:“王老师傅这回可看走眼了,修习‘般若神功’之人有一特徵,就是脸上会透出紫中带红的颜色,当年空玄大师被人称做‘紫面尊者’,便因此故。这位小师父的脸皮却是黑里透红,当然不曾修习过‘般若神功’……”

此人名唤“万事通”丁昭宁,向以通晓天下武术著称,曾在“峨嵋金顶”向川蜀道上的豪杰分析天下各派武术之优劣,而名噪当世,因此他一发言,立刻又有不少人“嗯嗯”附和。

“慧眼”王元叔抖动肉嘟嘟的厚嘴chún,颇为不屑的“哈”了一声,道:“丁老师傅正好犯了瞎子摸象的毛病。须知精气神三者充塞人身,乃无形无体之物,怎会有固定颜色可言,若只因空玄大师脸色透紫,便一杆子打尽天下苍生,岂不可笑?丁老师傅如果也去修习‘般若神功’,脸色说不定会红中发绿呢!”

众位江湖耆宿不禁大笑出声。

“万事通”丁昭宁老脸发胀,搽过粉的烂肉面颊几乎都快流出浆来,眨了眨睫毛已然掉光的眼睛就待争辩,却听一个尖里尖气的声音道:“不对不对,你们两个说的都不对!”

众人转目望去,只见这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却是名震边陲、对各种邪门外道最有研究的“一阳子”吴性谈。

他瞅了瞅铁蛋,摇头晃脑的道:“此乃藏边‘七毒门’独创的‘吸功大法’,练成之后,非但不畏敌手掌力摧击,还可将对方的真力吸为己用,并乘机把毒质注入对方体内,使对方在三日之内干精枯髓、七窍流血而死,端的是阴狠歹毒无比!”

众人间言不由一阵騒动,争相向后退去,以免中毒,私自纷纷猜测这个小尚怎会与天底下最邪恶的“七毒门”搭上关系。

还有一些人竟偷眼去瞟那已然走回凉亭左面的“摩云剑客”徐苍岩,看他是不是已被“吸功大法”伤了内腑。

但闻一个苍老嘹亮的声音道:“吴师父的判断可能有误,这位小师父练的决非‘吸功大法’。”

原来是主人“中州大侠”陆挥戈开口了,于是立刻就有十几个人同时点头。

“当然不是,少林子弟怎会修习那种邪魔内功?”

陆挥戈慢条斯理的续道:“究竟是何护身内功,居然禁得起武当徐二侠当胸一掌,老汉可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顿了顿,转眼直视铁蛋,又道:“小师父若不见外,可否让大伙儿增长一些见识?”

铁蛋一直傻楞楞的听著那些老头子争来议去,心里除了觉得有点滑稽之外,倒没想到别的,骤吃陆挥戈这么一问,竟尔结结巴巴答不上话。

赫连锤赶紧在旁抢道:“我师父练的这功夫,可有一个古怪名目,唤做‘贱骨头神功’。”

众位耆宿都没想到竟会有这么一个怪词儿冒出来,不由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万事通”丁昭宁却“嗯”了一声,道:“我早就猜到小师父练的可能正是这门神功,但因实在太过冷僻,所以才未明言。”

“贱骨头神功”本是赫连锤胡诌出来的词儿,不料听“万事通”丁昭宁之言,世上竟彷佛真有这门功夫,赫连锤不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少林英雄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