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 一 章 西厢较技

作者:诸葛青云

一面紫旗,一面黑旗,一面黄旗! 

这三面旗儿,是插在“太行山五丁峡”的一片小山坡上。 

紫旗上绣有一条生翅蜈蚣,黑旗上绣有一截手指,黄旗上则绣有一支巨笔! 

在插有三面旗儿的峭壁之下,陈设着一只巨锅,锅下干柴毕剥,火光熊熊,锅中沸油滚滚,油香四溢。 

锅口有圆桌面般大小,足可煮下一个人呢! 

围着这只巨锅,坐有三人,一个是中年黄衣秀士,一个是黄袍老道,另一个则是瘦削枯干的紫衣老叟! 

那黄衣秀士首先自腰间解下一只油包,包中取出两颗血迹未干的新鲜的人心,投入那沸滚的油锅之内! 

紫衣老叟嗅了一嗅由于油炸人心所发出的异香气,目注黄衣秀士,轩眉含笑问道:“鲍三弟,在你‘铁笔黄巢’鲍玉书身边,所取出的人心,必然不是寻常人物所有。” 

鲍玉书狂笑说道:“尤大哥,你是北六省绿林道的副总瓢把子,‘飞天蜈蚣’尤洪六字震江湖,总该听说过‘鲁中双龙、沂山二侠’吧!” 

尤洪听得微吃一惊,指着锅中人心,失声说道:“这两颗人心竟是‘天罡剑’萧楠,‘玉面哪吒’岳吟风所有的么?” 

“铁笔黄巢”鲍玉书点头微笑答道:“小弟在这太行山内,巧遇‘天罡剑’萧楠,‘玉面哪吒’岳吟风,险些遭他们的毒手!但终于是我夺命笔中的‘追魂三绝’杀死这既号‘沂山双侠’,又称‘鲁中双龙’的两个对头,并取两颗人心,带来给尤大哥、朝元二哥用酒!”

黑袍道人静静听完“铁笔黄巢”鲍玉书所说,不禁面带重忧地回头问道:“鲍三弟,你杀死这‘鲁中双龙’之际,有没有被其他人物看见?”

鲍玉书摇头答道:“当时并无人在场,二哥问此则甚?难道凭你‘黑煞真人’朝元子的名头,还怕哪一个不成?” 

“黑煞真人”朝元子闻言,方透了一口长气,说道:“幸亏无人看到,否则鲍三弟这场祸事,可就闯大了!” 

“铁笔黄巢”鲍玉书不解问道:“二哥为何这样说法?萧楠与岳吟风一向狂傲自大,无甚同党友好,何况他们之师‘神剑天尊’万象函,又已逝世,纵或有人看见小弟杀了他们,也不会有甚滔天祸事。” 

“黑煞真人”朝元子冷笑一声,目注自己这位结盟三弟“铁笔黄巢”鲍玉书,神色沉重地缓缓问道:“鲍三弟,你知道当世武林中黑白两道的出类拔萃人物,共有多少?” 

鲍玉书扬眉笑道:“我们这‘中州三煞’,算不算得上一份?” 

朝元子摇头说道:“像我们这等武学造诣之人,为数太多,我问的是无论在名头功力方面,都比我们‘中州三煞’更高明的人物!” 

鲍玉书微笑说道:“更高明的人物,可就不太多了!黑道中计有南七省绿林总瓢把子‘不坏金刚神力活佛’达空大师,北五省绿林总瓢把子‘天香公主’杨白萍,关外绿林总瓢把子,‘三爪飞雕’刁振吉,以及‘五毒盟’中的五位兄弟!白道中计有‘武当’、‘少林’的两派掌门,‘四海穷神’游大坤、‘洞庭隐叟’顾龙庵,以及住在‘北天山’深处,不大出世的两名怪人而已!” 

朝元子冷然问道:“比这些黑白两道领袖,更高明的还有四个人呢?鲍三弟不会不知,怎地来曾说出?” 

鲍玉书微吃一惊问道:“二哥此话,是不是指‘雪山有魔女,南海有书生,江心有毒妇,地下有妖魂’等四句话儿?但‘碧目魔女’淳于琬,‘金手书生’司空奇,‘江心毒妇’欧阳美,‘九幽妖魂’宇文悲四人,却会和小弟所杀的‘天罡剑’萧楠,‘玉面哪吒’岳吟风,有何关系?” 

“黑煞真人”朝元子冷笑一声,缓缓说道:“鲍三弟,你方才所说的‘金手书生’司空奇,便是‘沂山二侠’之中,‘天罡剑’萧楠的姨母所生表弟!” 

这几句话儿,听得鲍玉书全身一颤,面如死灰地,呆了片刻以后,方自苦笑说道:“小弟想不到‘天罡剑’萧楠竟会是‘金手书生’司空奇的表兄,但还算万幸,小弟在杀萧楠与岳吟风之时,决无第三人在场!只要我们不声张此事……” 

朝元子面色如霜地,摇手截断鲍玉书的话头,皱眉苦笑道:“鲍三弟,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以你这身功力,慢说独斗‘鲁中双龙’,就算—个对一个,也决非‘天罡剑’萧楠,‘玉面哪吒’岳吟风的对手!” 

鲍玉书愧然说道:“二哥所料不错,但方才已说明,萧楠与岳吟风,是死在我那双‘夺命笔’中的‘追魂三绝’以下!” 

朝元子叹息一声说道:“鲍三弟的夺命笔中的‘追魂三绝’除了‘追魂毒烟’与‘追魂毒雨’或许发后无踪,不留痕迹以外,关于萧楠和岳吟风身上所中‘追魂毒钉’,可全数起回来了么?” 

鲍玉书“哎呀”一声,垂头无语! 

朝元子继续叹道:“萧楠与岳吟风尸身上既留有‘追魂毒针’只消稍有江湖经验之人,一验便知是你‘铁笔黄巢’鲍玉书的杰作!何况由于人心被挖一举,更会联想到我们这一年一聚,每聚必然大煮活人,或是油炸人心,以大快朵颐的‘中州三煞’身上!” 

“铁笔黄巢”鲍玉书忽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电地,扬眉狂笑说道:“常言道: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打!杀死一个‘金手书生’司空奇的表兄,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来来来,我们且大嚼这‘鲁中双龙’人心,等到聚会散后,鲍玉书便向江湖扬言,是我‘铁笔黄巢’杀害了‘天罡剑’与‘玉面哪吒’,好汉做事好汉当,让‘金手书生’,单独向我寻仇,决不致连累尤大哥,及朝元二哥头上!” 

说完,拿起锅旁特制长长竹箸,在沸油以内,挟起一颗人心,用刀切开,蘸些酱醋,便即送入口中大嚼! 

“飞天蜈蚣”尤洪一面也自津津有味大嚼人心,一面却向“铁笔黄巢”鲍玉书含笑说道:“鲍三弟,你何必说出些如此气语,‘中州三煞’既然义结金兰,一盟在地,便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岂会见你闯了大祸,便怕受累之理?你朝元二哥告知你‘天罡剑’萧楠与‘金手书生’司空奇,是姨表兄弟一事,无非要你提高警觉,彼此细商万一‘金手书生’司空奇得讯寻仇之际,如此应付才是妥策之意!你怎么反面对你二哥有此误会了呢?” 

“铁笔黄巢”鲍玉书闻言,连忙赧然起立,向“黑煞真人”朝元子,长揖谢罪! 

朝元子微笑说道:“金手书生司空奇虽然厉害,但他生平踪迹,向在南海一带,纵或得讯寻仇,也必有相当时日!你我弟兄只要计议周密,对他固难力敌,或可智取?” 

“飞天蜈蚣”尤洪,微笑说道:“朝元二弟,你一向足智多谋,关于应付‘金手书生’司空奇之事,便由你负责筹划!必要时,我还可赶回‘秦山大寨’,请总瓢把子‘天香公主’杨白萍亲自出手相助!” 

朝元子苦笑说道:“倘若只是‘金手书生’司空奇一人,倒还较易应付!但我还风闻……” 

话犹未了,脸色突变,用手中长长竹箸,在那煮人锅中,轻挟了一只长约三寸的黄金人手! 

这只“黄金人手”的表记,在“煮人锅”中出现,等于是说那位使四海八荒恶煞凶魔,闻名丧胆的“金手书生”司空奇,业已到了这太行山五丁峡的左近! 

绝世强仇既到,一切阴谋毒计,均已不及安排,遂使“飞天蜈蚣”尤洪、“黑煞真人”朝元子,“铁笔黄巢”鲍玉书等“中州三煞”,一齐胆战心惊地,站起身子,均自双掌设胸,张惶四顾! 

首先是插在石壁上的一面紫旗,突然齐腰折断,飘落在“煮人锅”内! 

然后便在这片峭壁顶端,传下一阵宛若凤啸龙吟,清越无比的长啸! 

“飞天蜈蚣”尤洪、“黑煞真人”朝元子、“铁笔黄巢”鲍玉书等,一齐循啸抬头,只见峭壁顶端,有位俊逸无比的白衣书生,正自负手而立,衣袂飘飘,似慾乘风仙去。 

白衣书生见“中州三煞”抬头仰视自己,遂手指着身着黄色儒衫的鲍玉书问道:“你就是‘铁笔黄巢’鲍玉书吗?” 

鲍玉书无法推诿,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在下正是鲍玉书,尊驾有何见教?” 

白衣书生声冷如冰地,继续问道:“我闲游太行,发现我表哥‘天罡剑’萧楠,及‘玉面哪吒’岳吟风二人,被人惨挖心死,尸身上并曾中了不少‘追魂毒针’!这件事儿,是不是你所做的?” 

听了这番话,证明壁顶这位神清高华无比,相貌俊逸如仙的白衣秀士,果是‘金手书生’司空奇,鲍玉书只好一横心,狂笑说道:“尊驾如此说法,大概便是在当世武林中,颇负盛名的‘金手书生’司空奇了!鲍玉书敢作敢当,决不推托,萧楠、岳吟风等‘鲁中双龙’,是我亲手所杀!” 

司空奇冷冷“哼”了一声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既杀了‘鲁中双龙’,我便杀了你们这‘中州三煞’!” 

鲍玉书伸手入怀,把自己的得意兵刃“夺命笔”撤在手中,仰望“金手书生”司空奇厉声叫道:“司空奇,你且下来比划比划,‘中州三煞’未必便束手待毙!也许我们会把你煮在这‘煮人锅’内!” 

司空奇哂然说道:“尔等小贼,弹指即碎,我要杀死你们,还不是易于反掌折枝?但你们‘中州三煞’也算在江湖上闯荡过,小有名头,怎会尚不知道我‘金手书生’替天行道,或弹剑复仇时的一贯作法?” 

鲍玉书正待再问,朝元子却把他止住,用竹箸将那只小小金手翻转,使其掌心向上! 

金手一翻,只是在金手中指的第二截上,镌有—个红色的“三”字! 

朝元子见了这红色“三”字,面色忽宽,稽首当胸,向巍立壁墙的“金手书生”司空奇,朗声说道:“中州三煞遵命于三日后,在‘太行山阴风谷’的碧城道观之中,敬候司空奇朋友赐教。” 

话音甫落,一声冷笑起处,那位“金手书生”司空奇,便自失去踪迹。 

鲍玉书方待发问,朝元子业已指着那小小金手,微叹说道:“金手书生司空奇自恃艺冠乾坤,对于任何深仇大敌,从不当时下手,必然留给对方一些时辰,使其尽量准备,或是邀人助阵!” 

鲍玉书恍然说道:“原来这中指上所刻的红色‘三’字,便是给我们三日期限!” 

朝元子点头说道:“这个三字示给我们三日限期,但‘红色’却表示‘必死无赦’!”

鲍玉书听得毛骨悚然。遂问道:“这金手上所刻宇迹,在色泽上,还有甚么讲究?” 

朝元子应声答道:“这表示必死无赦!字迹若是黑色,表示尚可宽恕,勒令立刻改恶从善,黄色表示友善,到时必来相助!” 

“飞天螟蚣”向“黑煞真人”朝元子问道:“朝元二弟,你约那‘金手书生’三日后在碧城道观相斗,有无御敌妙策?” 

“因为仅仅三日限期,我想赶回‘泰山大寨’请总寨主杨白萍出手为助,已自不及!至于寻常友好,慢说毫无作用,而又大都怕这个‘金手书生’……” 

话方至此,身后有一个娇脆语音说道:“天香公主杨白萍算个甚么东西?她除了婬荡绝伦,不是‘金手书生’司空奇的百招之敌!” 

“中州三煞”闻言,俱皆大惊,只见在身后八九尺外,一位年约二十左右,容貌美艳,风神绝艳的长发绿衣少女。 

“飞天螟蚣”尤洪等人,一身武功,并非等闲。如今竟不知这长发绿衣少女,是怎样出现?从何而来?不禁相顾惊诧,各自深怀戒意! 

长发绿衣少女妙目凝光,看着“黑煞真人”朝元子脚下那小小金手,娇笑说道:“这只小小金手,铸造得颇精致可爱!” 

说完,玉指微伸,凌空一撮,那只体积虽小,分量却还不轻的“金手”表记,便从地上飞起,直投这长发绿衣少女手内。 

“飞天螟蚣”尤洪因身为北六省绿林道副总瓢把子,不能听任人家对总瓢把子“天香公主”杨白萍,出言侮辱,故虽明见这长发绿衣少女,凌空摄物,武学极高,却仍不得不一抱双拳,发话说道:“姑娘怎样称呼?‘天香公主’杨白萍领袖北六省绿林豪雄,不容人轻加侮辱!” 

长发绿衣少女一面把玩那只小小金手,一面柳眉微扬,娇笑说道:“我骂了杨白萍,你大可向她报告,叫她邀集北六省的绿林好手,向我兴师问罪!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西厢较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