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 十 章 百妙真经

作者:诸葛青云

上集书中说到袁天刚以一招“云龙翻爪”侵袭司空奇,只观他十指屈若钢钩,虚抱胸前,目光灿如冷电,把司空奇前后左右的三五寸周围,完全笼罩在威势以内! 

司空奇知道,假若袁天刚双掌一翻,自己便除了硬接,再无别策! 

尤其这等内家重手,在互相硬拚接之下,无法缓冲,必将立分强弱,伤了和气!司空奇遂委屈万分地,及时施展了一式灵妙无停的“万劫逃”身法,贴地平飞,并颇为不满的沉声叫道:“袁老人家,世上事决不能不教而诛,你若再如此无理相逼,却莫怪司空奇要放肆了!” 

袁天刚冷笑不答,真气微提,身形凌空一仰,竟自收住下扑之势,向后倒翻七八尺远!

这样一来,恰好迎上司空奇的贴地平飞,袁天刚暴吼起处,双掌齐翻,宛如神龙天侠—艇,向司空奇猛然下击! 

司空奇知道这是“神龙倒吸水,鹏翼巧垂云”的上乘绝招,根本不容两躲,遂也只得施展“凌波耀浪,金鲤跳龙门”的身段,右足足尖点地,身形猛然一翻,双掌握足神功,对着袁天刚的来势,飞迎而上! 

四只手掌一合,在力量上讲来,倒是秋色平分,袁天刚被震得斜飞出五尺,司空奇则被震得就势翻出三步! 

但双方均是一流高手,自然彼此心头雪亮,知道已分了强弱! 

因为袁天刚是蓄势凌空击下占了便宜,司空奇是仓卒翻掌上迎,有点吃亏,结果既然持平,司空奇的功力修为,自比袁天刚略高半筹左右! 

在司空青的意料之中,袁天刚必将立即发动一次更凌厉的袭击! 

故而,他丝毫不敢怠慢地,赶紧巍立如山,凝神待敌! 

谁知事情大出意料,袁天刚斜飞五尺,身形落地以后,竟对司空奇一抱拳,含笑说道:“司空老弟,多谢你了!” 

司空奇真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愕然问道:“袁老人家,你这葫芦之中究竟卖的什么葯?能否对司空奇明白见教?” 

袁天刚哈哈一笑,扬眉说道:“司空老弟,你大概有些不知,我袁天刚生平有桩怪癖,就是无论何等深仇,均只向其下手一次,倘若未能如愿,便决不再加报复!” 

司空奇点头叹道:“一击不中,便即远飏。袁老人家这种性格,正是古侠客一流人物!”

袁天刚手指刚刚筑好那座坟头,厉声狂笑说道:“司空老弟你看,这一杯黄土之内,掩埋了多少冤魂?我对那‘九幽妖魂’宇文悲,委实慾食其肉而寝其皮,才甘心!但又有上述怪癖,遂不得不设法度清敌我武功,以求在一发即中,有十成十把握的情况之下,再复出手!” 

司空奇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说道:“这样说来,袁老人家适才向司空奇攻击之举,莫非是一种模仿作用,想测验你自己……”

袁天刚不等司空奇说完,便接口说道:“司空老弟猜得不错,我因你‘金手书生’,位列‘武林四绝’之一,在功力方面,定与‘九幽妖魂’宇文悲相去不远,若能和你斗上几招,也就可以知道我扑杀‘九幽妖魂’宇文悲时,要不要先作一番准备?” 

司空奇神情委婉地含笑说道:“我认为若能多一份准备,便可多一份收获,袁老人家还是把那‘九幽妖魂’宇文悲,看得稍重一些较好!” 

袁天刚目闪神光,点头说道:“我已从老弟身上,试出‘武林四绝’决非易与,又发现了自己沉湎美酒,功力荒疏!故而已决意利用一段时间,先把以前所学,仔细整理整理,然后再去寻那‘九幽妖魂’宇文悲的晦气!” 

司空奇微笑道:“常言道:‘有备无患’,袁老人家既能如此虚心,则司空奇可以断定那宇文悲必将在你手下遭受到应得报应!” 

袁天刚叹息一声说道:“司空老弟,你既已了解我的心意,则对于袁天刚方才冒犯之事,或可曲为谅解?因为我若蛮不讲理,逼得你勃然大怒,拿出真正功夫来,刚才根本无法获得理想中的测验效果!” 

司空奇听袁天刚这样说法,遂插眉笑道:“袁老人家,我再提醒你一件事儿,就是‘九幽妖魂’宇文悲所擅长的一套‘游魂身法’快捷无俦,你务须防范他在见势不妙之下,来个逃之夭天,便不易再寻找的了!” 

袁天刚连连点头,便向司空奇复又抱拳为礼,长揖告辞互道珍重而别! 

司空奇目送袁天刚驰下“九华绝顶”,单独在这高峰顶上,略为徘徊,寻思自己怎样去找“碧目魔女”淳于瑰的下落,才比较获得头绪? 

蓦然间,这位“金手书生”司空奇想出了一种比较新鲜的奇妙方法,遂含笑扬眉地,飘然而去! 

武林中,又起了石破天惊的龙争虎斗! 

武林人物,传说纷纷! 

昔年以美艳驰名的“万妙夫人”鲍玉容与久未在武林露脸的“千手天尊”,在“幕皋山”中,一条名叫“盘蛇峡”的山谷之内,约斗七日!消息传开,武林震惊。 

他们约斗之故,是为了争夺一册旷古绝今的武林秘籍! 

这册“武林秘籍”,名叫“百妙真经”,在武林传闻已久,据说经上载有百种神奇武学,种种妙用无伦,但从来也未听得有谁能福缘深厚地寻获这册“百妙真经”,加以参研,因而艺出群雄,独霸宇内。 

如今,这册“百妙真经”竟在“庐山”的“大汉阳峰”绝顶,被“万妙夫人”鲍玉容及“千手天尊”通乾道长,同时发现! 

既然同时发现,势必争先恐后地,同时下手抢夺! 

于是,遂把好好的一册“百妙真经”撕成两半,抢到上半册之人,是“万妙夫人”鲍玉容,抢到下半册之人,是“千手天尊” 

通乾道长。 

本来,他们以为这“百妙真经”上,既然载有百种武林秘技,则每人到手半册能够获得五十种绝顶神功的修为锻炼之法,也就可以满足了。 

谁知各自分手,披书细读之下竟发现大谬不然,想法完全错误。

这“百妙真经”的记载方法,极为特殊,是一页页的参差错乱书写,除获得全书,才能慢慢推敲,演绎组合地,得窥全貌。 

其中只要缺少一页半页便使人茫然失措,无法贯通全篇,如今“万妙夫人”鲍玉容与“千手天尊”通乾道长,仅仅每人抢了半册到手,岂非等于废物? 

故而他们约在“幕阜山盘蛇峡”中,相斗七日,胜负每日一计,用半册真经作为赌注,谁能在七日以内,获胜较高,谁就是整册“百妙真经”的主人。 

这桩讯息,本应极为秘密,但却不知怎会泄露出去?弄得有不少武林人物,纷纷知晓。

“万妙夫人”鲍玉容,“千手天尊”通乾道人,因各需准备,遂把相约日期,定在四月初一。 

但他们知道消息走漏以后,定有不少武林高手,会存觊觎地,赶来“幕阜山”坐观自己鹬蚌相争,而收毫不费力的渔人之利。

情势虽然不妙,但事成骑虎,已不便把这桩约斗取消,鲍玉容遂与通乾道长,商议出了一项变通性的新奇办法。 

他们索性公开,把四月初一以前,赶来“幕阜山盘蛇峡”内的武林高手,抽签分作两组,互相对抗,在分了胜负赢得整册“百妙真经”之后,便由这一组的组合人员,共同参究。 

四月初一清晨,已有七八个武林名手赶到,在“盘蛇峡” 

口,向通乾道长所派的役子之前,登记姓名,等侯分组。 

按他们规定,初一午正,是截止登记时间,嗣后再有外客,若强行进峡,即视为公敌,由峡内请人,共同下手,把他除掉。 

如今,业已登记七人是“福建少林寺”达摩院首座法善大师、“洞庭隐叟”顾龙庵、“四海穷神”游大坤、“毒狐”唐媚香、“红桃浪子”艾三江、“百粤飞鹰”包大空,以及一位多年未现身江湖的“红灯魔母”潘玉萍。 

这七位武林名手之中,以法善大师、“四海穷神”游大坤、“洞庭隐叟”顾龙庵等三人,算是白道人物,“毒狐”唐媚香、“百粤飞鹰”包大空、“红灯魔母”潘玉萍等三人,算是黑道凶抻。只有一位“红桃浪子”艾三江,双目早被仇家挖去,已成废人,却仍策杖,不避艰辛地赶到这“幕阜山盘蛇峡”口。 

转眼间,时将午正,仍不见有其他武林人物到来,遂只好就这七人之中,抽签分组。 

但就在这即将抽签之际,却发现了两点困难。 

第一点困难是倘若将黑道人物及白道人物抽在同一组内,彼此是否能够精诚合作? 

第二点困难是人数逢单,无法抽签,若是添上一人,或是减去一人,才好干均分配。 

那执役之人正感为难,“红桃浪子”艾三江忽然哈哈大笑说道:“老弟不要着急,我有办法。” 

“毒狐”唐媚香因这“红桃浪子”艾三江所炼“桃花戮神砂”、“桃花迷神网”,及“万劫桃花泉”等“桃花三煞”厉害无比,昔日“秃顶黄狼”彭一沛,便曾借了他的“桃花戮神砂”来寻自己报仇,若非巧为“碧目魔女”淳于琬撞破,自己真还险遭不测!故面深知艾三江厉害,遂一笑问道:“艾大哥,你有甚么办法?” 

“红桃浪子”艾三江怪笑说道:“我是盲目残废,无法在武林争雄,我自行退出,使你们六人可分做每组三位!” 

“红灯魔母”潘玉萍扬眉问道:“艾兄远道赶来,忽又退出,不是太吃亏么?” 

艾三江笑道:“我打算替你们作一名公证人,不论哪方得胜,只要把那‘百妙真经’读给我听上一遍,我便满足了。” 

“百妙真经”的经文极为颠倒凌乱,连细心参究,尚且难于领悟,倘若仅仅听上一遍,哪里会有甚么收获?故而,其余六位武林豪客,无人表示异议. 

“红桃浪子”艾三江听得无人反对,遂又笑道:“至于你们六位因立场关系,混合分组较难,我认为不必抽签,干脆以法善大师、“四海穷神”游大侠、“洞庭隐叟”顾老先生三人,作为一组,以“毒狐”唐姑娘、‘百粤飞鹰’包当家、“红灯魔母”潘老婆婆等三人,作为一组,不仅人数相同,功力强弱情形,也似乎可称公允!” 

“毒狐”唐媚香媚笑说道:“艾大哥,你这法儿虽好,但哪一组与“千手天尊”通乾道长合作?哪一组与‘万妙夫人’鲍玉容联手?不是仍要抽签儿,以作决……” 

“四海穷神”游大坤因“千手天尊”通乾道长与自己曾有一面之识,人又比那“万妙夫人”鲍玉容,来得正派,遂不待“毒狐”唐媚香话完,便自接口怪笑说道:“唐姑娘,这也不必抽签,你们一组与“万妙夫人”鲍玉容合作,我们一组与“千手天尊” 

通乾道长联手,不就解决了么?” 

“毒狐”唐媚香闻言,便向“百粤飞鹰”包大空、“红灯魔母”潘玉萍等二人,含笑问道:“包当家的与潘老婆婆你们对游老花子的这种说法有意见么?” 

“百粤飞鹰”包大空默默不语,“红灯魔母”潘玉萍却微笑说道:“这样也好,但我们不能一厢情愿,应该问问两位主人,是否赞同……” 

话犹未了,峡口执事弟子便向“红灯魔母”潘玉萍,恭身赔笑说道:“潘老婆婆不必为此担心,两位主人早有吩咐,说是不论如何分组,一概主随客便!” 

说完,便自引导群豪,进入这“盘蛇峡”内。 

峡名为“盘蛇”,地势自然极为盘旋曲折,但到了峡底,却成为一片方圆数十丈的袋形平原,倒是极理想的武林人物互相交手之地。 

左面的靠壁之处,均有十数个天然石礅,左面中央坐着一位黑纱垂脸,使人难窥貌相的灰衣女子,右面石礅中央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青袍道人。 

群豪虽然多未与“千手天尊”通乾道长,及“万妙夫人”鲍玉容相识,但眼前情势,却一眼即明,立时左右分组。 

“毒狐”唐媚香、“红灯魔母”潘玉萍、“百粤飞鹰”包大空等三人,走向左面,在“万妙夫人”鲍玉容的身边落座。 

“四海穷神”游大坤、法善大师、“洞庭隐叟”顾龙庵等三人,则走向右面壁下,与“千手天尊”通乾道人会合。 

只有那位自愿担任评判的“红桃浪子”艾三江,则由他徒儿陪同,走向这片平原中央,盘膝而坐。 

中方,左方,均无异状,只有走向右方的“四海穷神”游大坤,却蓦然足下微顿,口中“咦”了一声。 

原来,他发现那位自称“千手天尊”通乾道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百妙真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