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十三章 幕阜山中

作者:诸葛青云

关于“碧目魔女”淳于魂,在这“碧云窝”内,对着她爹爹十戒大师所留诗句,黯然神伤,深悔当面错过机缘之事,暂时按下,且说那位担心她有甚险厄,因而失约,正在到处寻她的“金手书生”司空奇! 

司空奇在“北斗神君”屠永庆所居幽谷之中,等到四月初四的午正时分,见约期已过半日,淳于琬犹未到来,不禁大为担忧地,向屠永庆告别,并说明万一淳于琬在自己走后赶到,彼此便于一个多月后的“小孤山四绝争尊大会”之上相会。 

出得幽谷,司空奇顿感茫然! 

他本是以为爱妻可能遇险羁身,想去接应,但一出幽谷之后,却不知应该走向东西南北?

司空奇略一踌躇,竟向“盘蛇峡”口走去。 

他采取这种步骤,是希望尚能遇见“四海穷神”游大坤等一干好友,彼此多点商量! 

但自从四月韧一,司空奇追赶“九幽妖魂”宇文悲去后,距今业已三日有余,“盘蛇峡”中,哪里还看得见丝毫人影! 

司空奇怅然之下,引吭高歌,以排泄郁积胸间的一腔烦闷! 

放歌正酣,突然一声“阿弥陀佛”佛号起处,从“盘蛇峡”口,走进一位灰衣僧人。 

司空奇见这位灰衣僧人,年岁虽已在五十上下,但仪表修伟,宛如古月苍松,知非寻常,因此时已值深夜,遂一抱双拳,含笑说道:“大师夜游山,雅兴不浅,可惜如今时方初四,碧空皓月,仅现一痕,否则蟾光普照,奇彩流辉之下,这‘幕阜山’的风峦峰壑,还要美呢!” 

灰衣僧人合掌当胸,向司空奇略一还礼,微笑说道:“施主说得极是,但新月夜山与满月夜山各有其不同的情趣,故而老衲是但慾晨昏皆看海,不论朔望爱游山呢!” 

司空奇点头笑道:“大师爱海耽山,足见胸襟间一片自然灵机,已绝尘俗!” 

灰衣僧人念了一声佛号,摇头笑道:“此身本在尘俗之中,却如何绝得尘俗?若能做到身上有尘,心上无尘,便不是僧人是佛祖了!”

司空奇觉得这位灰衣僧人的谈吐之间,离奇脱俗,别寓禅机,越发知是有道高僧,恭身笑道:“大师禅机精绝,在下钦佩万分,可否见示法号上下?” 

灰衣僧人微笑答道:“贫僧十戒,施主怎样称谓?” 

司空奇因淳于琬失约,“北斗神君”屠永庆未悉他们是恩爱夫妻,不曾细告淳于琬的身世来历,故不知眼前这位灰衣僧人“十戒大师”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遂含笑说道:“在下复姓司空,单名—个‘奇’字!” 

十戒大师“哦”了一声笑道:“难怪司空施主真有这等迥异尘俗的根骨风神,原来竟是名满乾坤的武林大侠‘金手书生’,贫僧多有失敬!” 

说完,又对司空奇合十当胸,深施一礼! 

司空奇慌忙长揖相还,愧然笑道:“大师分明是武林前辈,得道高僧,如此谬赞,并如此谦礼,岂不要愧煞司空奇了?” 

十戒大师摇手笑道:“司空施主无须过说,我不是敬你威震环宇的旷世神功,而是敬你‘金手书生’正直不邪的光明侠誉!”

司空奇含笑说道:“大师皈依三宝,潜心般若,怎么还知道在下的一点微名?”

十戒大师笑道:“贫僧刚才业已说过,此身既在尘俗以内,如何绝得尘俗?芒鞋破衲,托钵江湖,云游于三山五岳之间,对于‘雪山有魔女,南海有书生,江心有毒妇,地下有妖魂’的歌谣,自然听得耳熟!”

司空奇听十戒大师提起“雪山有魔女”等四句歌谣,忽然心中一动,含笑问道:“大师是初来‘幕阜山’,还是在此游览已久?”

十戒大师笑道:“贫僧业已在这‘幕阜山’中,闲游了两日光阴。” 

司空奇又复问道:“这两日之中,大师可曾遇见过什么岔哏人,或岔眼之事?” 

十戒大师微笑说道:“岔眼之事,毫无所见,至于不同流俗之人,到还见着几个,但不知司空施主问的是何等人物?” 

司空奇一来不知淳于琬容貌已复,二来不知她如今是甚么打扮?故而想了一想,方自说道:“在下找一位目光中微带碧绿色泽的年轻女子!” 

十戒大师失笑说道:“目光碧绿的年轻女子,莫非是‘碧目魔女’淳于琬么?” 

司空奇大喜说道:“正是,正是。大师见着她了么?” 

十戒大师摇头说道:“贫僧不曾见着什么目光碧绿的妙龄美女!” 

司空奇闻言,不禁满面失望神色! 

十戒大师笑道:“司空施主,你与‘碧目魔女’淳于琬是友是敌?” 

司空奇应声答道:“我们是彼此情分极深的同道至交好友!”  

十戒大师看他一眼,扬眉问道:“贫僧闻得江湖传言‘金手书生’司空奇,‘碧目魔女’淳于琬,及‘九幽妖魂’宇文悲等,已定于六月初一至初十之间,去往‘江心毒妇’欧阳美所居住‘小孤山天刑宫’中,举行‘四绝争尊大会’!” 

司空奇点头答道:“此事并非传言,我们在‘太行山’绝顶以上,确曾定过了这场约会!” 

十戒大师目光微转,继续问道:“司空施主,你既与淳于姑娘是至交好友,怎又互相定什么‘争尊’之约?……” 

司空奇不等十戒大师说完,便即接口说道:“大师有所不知,我与淳于姑娘,在太行绝顶定约之时,尚存敌意,但如今却已结为好友,可以彼此联合与欧阳美、宇文悲等,放手一搏的了!” 

十戒大师点头笑道:“贫僧云游四海,闻听人言,对‘金手书生’、‘碧目魔女’,有誊无毁,对‘江心毒妇’、‘九幽妖魂’有毁无誉,司空老弟能与淳于姑娘,同气相求,结为好友,确是一段武林佳话!” 

说到此处,忽然想起一事,向司空奇含笑说道:“司空老弟,贫僧在这‘幕阜山’中,虽未见着什么眼神发绿的‘碧目魔女’,却看见一位衣色翠绿的‘碧衫佳人’!” 

司空奇因淳于琬一向爱穿绿衣,故而同言之下,大为惊喜地问道:“大师所见的这位‘碧衫佳人’,是否身材极为曼妙,高度约在五尺三四?” 

十戒大师点头答道:“不错,贫僧是出家人,虽然不便形容此女姿色,却觉得她是能当得起‘绝代佳人’四字!” 

司空奇“呀”一声,扬眉叫道:“大师,你是在何处遇见这位碧衫佳人?” 

十戒大师想了一想说道:“是在一条风景清幽的山谷谷口!” 

司空奇急急问道:“大师还记不记得这条山谷的途径方向?” 

十戒大师点头笑道:“那条山谷,因景色绝幽,对我印象深刻,大概可以找到!但不知司空老弟为何如此关切,莫非那位碧衫佳人,又是你什么好友?” 

司空奇答道:“大师所说的碧衫佳人,就是‘碧目魔女’淳于琬!” 

十戒大师闻言,假乎颇感意外地“呀”了一声! 

司空奇长揖为礼,赔笑说道:“大师若肯屈驾,率领司空奇前往那幽谷一行,自然最好!否则便请把方向途径见告,司空奇也照样感激不尽!” 

十戒大师合掌低眉地,略一寻思,方似下丁什么重大决心般,毅然说道:“贫僧闲云野鹤,反正无事羁身,便奉陪司空老弟,走上一趟便了!” 

司空奇一面恭身称谢,一面暗想这位方外高僧,对于自己的称呼,已由“司空施主”改为“司空老弟”,似乎彼此间的关系,业告亲近不少! 

十戒大拜僧袍摆拂,首先飘身,但他刚刚走出三五步路,便把“金手书生”吓了一跳!

原来,十戒大师虽似随意举步,神态安详,所施展的却是极上乘的“天龙御风”身法!

司空奇知道这位方外高僧,是有点考较自己之意,遂剑眉微剔,着意施为! 

他把一身所学,施展到十一成左右,方与十戒大师,得能并肩同行! 

这种情形,自然使司空奇大为吃惊,因除非对方业已尽展十二成真力,自己尚可稍胜一筹以外,否则便落了下风,最少也是八两半斤地,难分轩轾! 

“金手书生”一向外和内傲,于当世武林之中,不作第二人想!如今居然在一位其名不见经传的十戒大师脚下,占不了甚么便宜?怎不令他深起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愧然之感!

十戒大师心中也颇为惊叹,暗忖自己昔年以“南斗秀士”之名,威震环宇,除去“碧目仙子”南宫秀,“修罗仙子”南宫琬,及“北斗神君”屠永庆等差堪比拟以外,几乎举世无敌。如今,居然被这位“金手书生”司空奇,勉力颉顽,可见得长江后浪推前浪,尘世新人换旧人,真所谓武林代有英雄出,各领风騒数十年了。 

到了“修罗仙子”南宫琬所居的那条幽谷谷口,十戒大师便向司空奇合掌当胸,一声佛号说道:“司空老弟,贫僧适才就在此地,与那碧衫少女相遇!老弟既认为她可能就是“碧目魔女”淳于琬,就请入内再找便了!” 

司空奇恭身笑道:“大师法驾何往?” 

十戒大师笑道:“贫僧还不是芒鞋竹杖,到处云游,领略些天地间的自然妙趣!” 

司空奇笑道:“大师是旷世高僧,既无急事在身,何不与晚辈一同进谷,让淳于姑娘一亲謦颏,结段缘法?” 

十戒大师知道“碧目仙子”南宫秀,归入佛门,化身为澄心庵主“苦冰神尼”,也知道“苦冰神尼”的唯一弟子“碧目魔女”淳于琬,便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估起初不肯再沾尘缘,故慾别去,但听了司空奇这样一劝,心想适才未曾对爱女注意打量,好在父虽识女,女不识父,便随同司空奇进谷,看看这颗掌上明珠出落得什么光景?也未见得便坠魔障? 

想到此处,点头笑道:“好,司空老弟既然这等说法,贫僧便随你同去见这位淳于姑娘!” 

司空奇大喜,恭身一揖,礼让十戒大师先行进谷! 

十戒大师看出这位“金手书生”,仿佛与爱女情分甚深,遂也不再和他多作客套地微摆僧袍,飘身而入! 

两人入谷以后,找不着淳于琬的踪影,方知她业已离去。 

司空奇不禁双眉深蹙,满面怅惘神色! 

十戒大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笑道:“司空老弟,你不要把人生离合,看得这等重法,慾合先离,不离不合,离莫大悲,合莫过乐,由如今到六月初一的‘四绝争尊大会’不过月余光景,难道你司……”

司空奇赧然接口说道:“大师会意错了,晚辈不是为了与淳于姑娘晚聚一月有余,有所惆怅,只是深恐她遇上什么险厄而已!” 

十戒大师笑道:“江湖间寸寸皆是险峻,步步皆伏风波,既然游侠其间,灾危险厄,便应视若寻常,只消素行仁义,种福心田,也就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了!” 

司空奇听了十戒大师这样一说,遂把心情放开,抬头回眺谷中景色。

他目光一扫之下,看见碧云窝中的镌壁诗句,剑眉微扬,朗声吟道:“劫海情天悟彻因,廿年旧事早成尘,贪嗔爱慾皆抛却,十戒菩提清净身!” 

念完“哦”了一声,目注十戒大师,含笑问道:“好个十戒菩提清净身,这壁土所镌诗句,莫非是大师留题?” 

十戒大师因看出司空奇与爱女淳于琬情意甚厚,心中已动择婿之念,遂点头笑道:“正是贫僧留题,司空老弟倘若有兴,不妨也和上一首,可为此间胜景,格外生色!” 

十戒大师要司空奇和诗之童,是固这位‘金手书生’在武学方酉,业已有所显露,确实卓越不凡,遂想再看他文才方面的造诣情况。 

司空奇闻言,一式“长剑穿云”,飘身纵上“碧云窝”,伸指镌石,在十戒大师的原诗之旁,和了一首! 

他镌的二十八个字儿是:“遇合由来有夙因,横刀狂啸傲风尘,行仁行义诛群丑,莫负昂藏七尺身!” 

十戒大师见司空奇镌的一笔龙飞凤舞的米南宫草书,不禁连连点头,含笑说道:“司空老弟这句‘遇合由来有夙因’说得不错,尘世万缘,无非前定,合时拿得起,离时放得下,才是不粘不脱的英雄肝胆,我们风萍一聚,缘法已满,请从此辞!” 

说完,合十一礼,便自转身离去! 

司空奇忙从碧云窝中,飘身纵落,高声叫道:“大师留步!” 

十戒大师止步回身,含笑问道:“司空老弟还有何事见教?”  

司空奇扬屑笑道:“今期缘纵满,他日会何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幕阜山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