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十五章 立地成圣

作者:诸葛青云

姚秀亭赧然叫道:“我怎么配?我往日声名,那等狼藉,如今形貌,这样狰狞……” 

淳于琬不等姚秀亭再往下说,便自接口笑道:“若在往日,淳于琬对姊姊委实不敢高攀,但在今日,却又恐高攀不上!因为你往日容颜美面心不净,今日形骸丑面心不污……” 

姚秀亭听到此处,摇手叫道:“不行,不行,我还有一桩对你生惭,于心有咎之事!”

淳于琬愕然问道:“姚姊姊一心既明,怎会还对我生惭?” 

姚秀亭嗫嗫嚅嚅地,赧然说道:“淳于琬姑娘,难道忘了我适才曾问你认识不认识‘金手书生’司空奇么?” 

这句话儿,倒把淳于琬问得着实吃了一惊,目注姚秀亭,愕然问道:“姚姊姊,你提起‘金手书生’司空奇则甚?难道你和他……” 

姚秀亭知道淳于琬有所误会,赶紧加以解释地,含笑道:“淳于琬姑娘不要误会,我与司空大侠之间,一清二白,无甚苟且,但因知道他是你的丈夫,今后却无颜与他相见而已!”

淳于琬也是玲珑剔透之人,闻言之下,一面心中顿宽,一百却灵机忽动地,扬眉问道:“听姚姊姊这样说法,莫非你最近曾与司空奇见面么?” 

姚秀亭失笑答道:“岂但最近,并还就是在这间废寺大殿之中!” 

淳于琬心中微跳,“呀”了一声问道:“她的人呢?我竹因事失散,我正在到处找他!”

姚秀亭赧然说道:“如今恐怕不好找了,但‘小孤山大会’,为期不远!你们总可在‘江心毒妇欧阳美’的‘天刑官’中见面!” 

说完以后,便羞惭颇甚地,把先前各事,向淳于琬丝毫无隐地叙述一遍。 

淳于琬静静听完,方明就里,遂走到殿上指着庭院中那具已被“青磷毒火’,烧成焦炭般的尸骨,含笑说道:“因为这具尸体,业已烧成焦炭,否则我早就认出他是‘玉手书生’公孙昌!” 

姚秀亭笑道:“淳于琬姑娘,你怎会这样凑巧地,适时赶到,把我从水中救起?” 

淳于琬微笑答道:“我和司空奇失散之故,也可以说是被‘玉手书生’公孙昌、及‘天香公主’杨白萍所害!最近因寻他不着,只好静待‘小孤山大会’,彼此重逢,但四月初一之期,将到未到,令人等得心烦,遂就便一游‘武夷’,藉开襟抱!” 

姚秀亭笑道:“原来淳于琬姑娘是闲游过此,恰巧遇上!” 

淳于琬向她看了一眼,含笑说道:“我因喜爱夜景正在前面峰脚徘徊眺览,突见一道火虹,从这庙中飞起,一闪即逝!” 

姚秀享知道那就是自己全身着火,飞投庙外池塘之际,如今想起当时的惊险情状,仍不禁心神微慑! 

淳于琬继续笑道:“我眼力极强,远远望见火虹中似乎裹着一个赤躶火人,遂好奇颇甚地,急忙赶来,看个究竟!” 

姚秀亭长叹一声说道:“若不是淳于琬姑娘及时赶来,对我援手,姚秀亭早化异物,真所谓深恩大德,不敢言谢的了!” 

淳于琬笑道:“姚姊姊不必谢我,这大概是你前生曾有积善,今生恶孽,也不失深,才会鬼使神差地,在那等万死一生的情况之下,被我救得性命!因为除了我身边带有‘雪莲’所制的专克火毒灵葯以外,换了旁人,纵或把你从水中救起,也续命无方呢!” 

姚秀亭正在感慨,淳于琬又向她含笑说道:“姚姊姊,你一向啸傲南荒,这次怎么也到中原地带?” 

姚秀亭微笑说道:“有人传言,‘金手书生’司空奇、‘碧目魔女’淳于琬、‘江心毒妇’欧阳美,‘九幽妖魂’宇文悲这‘武林四绝’,将于四月初一至初十之间,在‘小孤山’天刑宫中举行一场‘四绝争尊大会’!” 

淳于琬点头笑道:“这场大会,是由‘江心毒妇’欧阳美所发起,我们不得不应邀参加而已!” 

姚秀亭道:“这桩讯息,既然传遍八荒,遂有不少自负艺高之人,认为何必仅限于‘四绝争尊’,应该改成一个‘万派争尊大会’!于是南北东西的牛鬼蛇神,便纷纷群聚中原!”

淳于琬“哦”了一声,扬眉笑道:“这么说来,中原各界的武林人物不谈,仅仅边荒地带,就来了不少罕世高手?” 

姚秀亭道:“正是如此。” 

淳于琬问道“姚姊姊,你知道有哪些难缠人物,准备参与‘小孤山之会’?” 

姚秀亭应声答道:“据我所知,有与我并称‘南极双凶’的‘三尺阎罗’宋彦,一向在北极享名的‘冰川圣手’于天士……” 

淳于琬微吃一惊,岔口说道:“连‘冰川圣手’于天士,都远来中原了么?” 

姚秀亭叹道:“于天士性情高傲,此次是专为寻找司空奇,考较武学造诣,倒看‘冰川圣手’与‘金手书生’两人之中,谁可以称为‘天下第一手’?” 

淳于琬恍然笑道:“于天士也真是小气,竟为了一个‘手’字,便不辞万里迢迢地赶来淌这场血腥浑水。” 

姚秀亭笑道:“不仅南北两极,全有人到,便连西域东海方面,听说也有人来!” 

淳于琬霍然问道:“东海与西域方面的高明人物,大概是来自‘东海天魔屿’、‘西域八龙宫’了!” 

姚秀亭点头笑道:“淳于琬姑娘猜得不错,‘东海天魔宫’的‘玉面天魔’孙秀,带着他最得意的‘玄玄魔袋’亲来中原!‘西域八龙宫’则来了三条孽龙,你看即将开始的那场‘小孤山大会’是否会热闹到可怕的程度?” 

淳于琬秀眉双轩,傲然说道:“热闹是真,可怕来必,越是这样各方面豪俊荟萃一堂,才越是考验得出自己究竟有多高功力?” 

说到此处,从身边取出两样东西,递向姚秀亭,嫣然笑道:“姚姊姊,你因身被‘青磷毒火’烧得太重,敷我‘雪山圣葯’以后,伤热虽然无虞,但若想脱肤复原,却非等极长时日,或遇绝世机缘不可!眼前只好委屈一些,把边两件东西,穿戴起来,我们才好去赴那‘小孤山大会’呢!” 

姚秀亭接过一看,见是一身制作极精的鱼鳞水靠,及一副人皮面具。含笑说道:“天香公主杨白萍的这把火儿,是把怪火,虽把我全身外表,烧得乌焦巴弓,却把我脏腑心灵中的一切污秽,也烧得干干净净!姚秀亭如今已悟色空之旨,对于这副臭皮囊,任它丑怪无妨,似乎不必再加掩饰了呢?” 

淳于琬听出姚秀亭这番话儿,确是明心见性之旨,遂摇手笑道:“姚姊姊明心见性,着实可贺,但你连一头秀发,都被烧光,不仅看来不太顺眼,也会使‘天香公主’杨白萍的再路人,得意暗笑!故而依小妹之见,还是把这两件东西,穿戴起来,比较方便!” 

姚秀亭听得淳于琬这样劝说,遂从善如流地,把那套鱼鳞水靠穿好,并戴上人皮面具!

淳于琬笑道:“姚姊姊,你先陪我去取一样东西,然后我们同往‘小孤山天刑宫’中,参与盛会!” 

姚秀亭闻言,身形一纵,在这大殿横梁之上,取下三个长方形的包裹。 

淳于琬目光微注,尚未动向,姚秀亭已微笑说道:“这是多年苦练的一对‘桃花杖’,及百朵‘桃花镖’,既然前往‘小孤山’免不了要与一般牛鬼蛇神,较量较量,故而还是带在身边,便于取用!” 

淳于琬扬眉笑道:“姚姊姊的这种‘桃花杖’及‘桃花镖’,绝非寻常兵刃暗器,定然别具妙用!” 

姚秀亭点头笑道:“我本旁门左道人物,所用兵刃暗器,自也不登大雅之堂,但若用来以邪制邪,威力还真不小呢!” 

淳于琬与姚秀亭离开这座佛寺,一而北行,一面含笑叫道:“姚姊姊,你猜我要去取件甚么东西?” 

姚秀亭微笑说道:“千头万绪,毫无范围之下,却叫我如何猜法?” 

淳于琬问道:“姚姊姊知不知道有位业已金盆冼手、封剑闭门的绿林巨寇罗祖耀么?”

姚秀亭点了点头,含笑答道:“我知道这罗祖耀,他昔年是西陲大漠的独行大盗,善用各种火器。有‘霹雳火神’之号!” 

说到此处,忽又目注淳于琬,愕然问道:“淳于琬姑娘,你要去找这位‘霹雳火神’罗祖耀则甚?他既已金盆洗手、封剑江湖,纵与你有甚前仇……” 

淳于琬摇了摇手,截断姚秀亭的话头,含笑说道:“姚姊姊,你猜错了,我与‘霹雳火神’罗祖耀不但无仇,昔日还在大漠之中,帮过他的忙呢!” 

淳于琬继续又笑道:“罗祖耀既已封剑,我怎会再邀他出山?何况他那点能耐,不配参与‘小孤山大会’,我只是想向他索取一些‘烈火散光丸’,以准备用而已!” 

姚秀亭“哦”了一声,微笑说道:“罗祖耀的‘烈火散光丸’,号称‘当世第一火器’,他也就是倚仗此物,才威震大漠,享名‘霹雳火神’,但不知淳于琬姑娘打算向他索讨‘烈火散光丸’之举,是用来对付谁呢?” 

淳于琬微笑答道:“姚姊姊怎么明知故问?我自然是用“烈火散光丸’,代替‘青磷霹雳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把那‘天香公主’杨白萍,烧得焦头烂额!” 

姚秀亭听得一面好生感激,一面连连摇手说道:“不必,不必,我不想报仇!因为若不是‘天香公主’杨白萍的那把火儿……” 

淳于琬扬眉一笑接口说道:“姚姊姊,你不想报仇,是占了一个‘善’字。我打抱不干,要给‘天香公主’杨白萍一个应得的报应,却是占了一个‘义’字,彼此立场不同,你又何必拦阻我替莽莽江湖,除了一大害呢?” 

姚秀亭听她这样说法,自然不好再拦,遂含笑问道:“那‘天香公主’,既与贤伉俪结下深仇,还敢前往‘小孤山’送死么?” 

淳于琬笑道:‘她一定前去,因为杨白萍与‘小孤山天刑宫’的主人,‘江心毒妇’欧阳美,颇有交情,她还想仗倚欧阳美的一些地利和条件,拔掉司空奇、淳于琬这两根眼中钉、肉中刺呢!” 

姚秀亭低头向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微笑说道:“淳于琬姑娘,我如今形貌既变,在‘小孤山大会’之上,似可不必再用‘桃花煞女’姚秀亭的名号!” 

淳于琬问道:“姊姊打算换用甚么新名号?” 

姚秀亭缓缓答道:“我就叫做姚悟非吧!” 

淳于琬抚手笑道:‘好,浪子回头金不换,荡妇回头能悟非,我再送姊姊一个美号,就叫‘桃花圣女’!” 

姚秀亭苦笑说道:“淳于琬姑娘,你可把我骂得苦了,我配称得起‘桃花圣女’四个字么?” 

淳于琬笑道:“怎么不配?常言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姚姊姊放下了色字头上的一把刮骨钢刀,怎幺不可以立地成圣?” 

姚秀亭微微一笑,不再多言,便与淳于琬两人赶去寻找那位“霹雳火神”罗祖耀! 

她们两人之事,暂时不提。且说那位幸逃脂粉魔劫的“金手书生”司空奇! 

司空奇自见“桃花煞女”姚秀亭提走“玉手书生”公孙昌的尸身以后,知道自己倘不趁此机会脱身,少时若等姚秀亭打发掉“天香公主’杨白萍,再度入殿纠缠,定然不堪消受!

想到此处,便立即轻轻站起身形! 

他此时因连用真气,硬把所中迷香毒力,逼得随同满身大汗,泄出体外!故而毒力虽解,元气方面却亏损异常,及待设法恢复,至少在三数日内,不宜与强敌苦斗! 

司空奇平生最恨这些不知羞耻的浪子妖姬,他何尝肯放过姚秀亭?但一来顾虑自己真元损耗太甚,二来又明知这位“桃花煞女”,定会参与“小孤山大会”,遂暂时容忍地,乘着姚 

秀亭、杨白萍两人答话之间,从大殿后窗悄悄溜走! 

他既然溜走,便不会在近处逗留,一口气奔出了十来里外,故而既未看见姚秀亭的满身火光,也未听见“青磷霹雳弹’爆发之时的连珠脆响! 

但这一来,却使‘金手书生”司空奇种下严重病因! 

因为他用真力逼毒,弄得全身大汗,内外衣服,宛如雨淋水湿一般。再加上连夜疾驰,山风如剪,自然感受风寒,病因深种! 

十来里疾驰以后,周身汗透衣衫,居然硬被山风吹干,司空奇遂觉得头重脚轻地,有点不大自在! 

他知道不妙,赶紧敲开一家山店,请店家烧了一碗姜汤,饮了几斤烈酒,要想祛风寒之气! 

换了常人,难免立即病倒,但司空奇却因体力特强,竟暂时遏住病象未曾发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立地成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