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十七章 东海寻仇

作者:诸葛青云

孙秀说完,遂把那柄“沉香寒铁斧”取出,向淳于琬递去。 

这种动作,不会引人起疑,淳于琬自然擅过那柄“沉香寒铁斧”,仔细察观! 

孙秀既是调情老手,心计更狡毒异常,他已知对于淳于琬有所企图之事,必属缓缓而来,慾速不达! 

故面他在“第三宾馆”之中,恨不得立即巫襄好合,如今却平心静气地不露出一丝猴急之状! 

淳于琬自然识货,一看便知那柄“沉香寒铁斧”,是罕世珍奇之物,遂“咦”了一声说道:“这柄斧儿,着实不错,奇哥哥是从哪里弄得来的?” 

一面说话,一面挥斧向身边—块巨石之上,轻轻斫去! 

“叮”的一声,巨石应斧而碎,星雨纷飞,火光四射,充分显示出“沉香寒铁斧”的锋芒之利! 

孙秀听她问起宝斧来处,只好随口答道:“这是我在‘武夷山’中,无心获得!” 

淳于琬递还宝斧含笑说道:“奇哥哥,我获得宝斧在前,你获得宝斧在后,真可谓无独有偶的了!” 

孙秀接过“沉香寒铁斧”,趁机笑道:“琬妹,你把你的宝斧,给我看看!” 

淳于琬虽觉得司空奇早就看过自己的“五丁神斧”,但仍不在意地便慾伸手取斧! 

蓦然间,听得“挑花圣女”姚悟非,暗运“传音入密”神功,向自己耳边说道:“琬妹莫要错过机会,且借那‘五丁神斧’盘他一盘!” 

淳于琬被姚悟非一语提醒,暂未取斧,目注孙秀,扬眉笑道:“奇哥哥,你猜猜看,我所获得的,是柄甚么斧儿?”

这是明知故问,对方若属真正的司空奇,自然毫不思索地,应声作答,并会诧声反问淳于琬,为何这样说话? 

但如今这位“金手书生”司空奇,只是“玉面天魔”孙秀所扮假货,自然会被问得发怔!

这一发怔,不啻是露了马脚,淳于琬双眉微挑,杀心暗起! 

孙秀总算还有捷才,不过仅仅怔了片刻,便以一副怡然自若神情,含笑说道:“琬妹怎么来考我,你所获得那斧儿,不是‘五丁神斧’么?” 

这也算孙秀聪明,他想淳于琬对于寻常斧儿,决不重视,遂把“武林双宝”斧中的另一柄“五丁神斧”说出,试上一试! 

冒打冒碰地,虽被他碰个正着,却未减少淳于琬的疑心,因真司空奇早就见过“五丁神斧”,决不应该自己问得怔了片刻! 

她眼珠微转,娇笑说道:“奇哥哥,你猜得丝毫不错,但你虽猜得是‘五丁神斧’,大概却决猜不出我这‘五丁神斧’,也是得自‘武夷山’呢!” 

边又是一个陷阱,但孙秀却无法防范地,自投陷阱,含笑说道:“哦!原来琬妹这柄‘五丁神斧’,也是在‘武夷山’中获得,倒真算得奇巧无比!” 

淳于琬听到此处,业已可以断定姚悟非所料是千真万确之事,眼前这位“金手书生”司空奇,决非真货! 

她一丝冷笑,刚现腮边,孙秀又复不知进退地,涎着脸儿笑道:“琬妹,你且把这柄‘五丁神斧’给我看看好么?” 

淳于琬伸手取斧,一面扬眉笑道:“奇哥哥,你再猜猜我这柄‘五丁神斧’,是单锋?还是双锋?” 

淳于琬因已决心下手,处置这名冒充“金手书生”司空奇的婬徒,但又恐万一有错,故而再加上一道盘问! 

孙秀此时也知冒用“金手书生”身份,婬辱“碧目魔女”淳于琬之事,不易如愿,遂退而求其次,想把“五丁神斧”骗过手来,则“武林双宝斧’同归自己,也算得上是极为惬意之事! 

聪明人的毛病,往往舍自作聪明,孙秀听得淳于琬叫他猜测“五丁神斧”是单锋,抑是双锋?竟毫不考虑地,应声答道:“这还用猜,‘五丁神斧’是双锋!” 

孙秀这样答覆之意,是因淳于琬既然问,则这“五丁神斧”,定与一般斧儿形状有异!一般斧儿均是单锋,故而孙秀“斧是双锋”之语,便告脱口猜出! 

淳于琬一声冷笑,扬眉叫道:“奇哥哥,你猜错了,应该受罚!我就罚你尝尝这‘五丁神斧’,是何滋味?” 

语音方落,玉腕忽翻,一片精芒斧影,带着呼然锐啸,便向“玉面天魔”孙秀的头顶劈落! 

孙秀的一身功力,原比淳于琬弱不许多,但如此猝出意外,却费实无法逃得出斧下分尸之厄! 

谁知‘运数”两宇,太以神奇,“玉面天魔”孙秀虽是万恶凶徒,但他“运数”未终,报应未到,居然舍鬼使神差地,幸逃大劫! 

常言道得好:“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但倒过来说,便成了“阎王注定五更死,谁敢三更把命亡?”

“玉面天魔”孙秀如今便属于后一种情况,仿佛是刚打三更,五更未到!

眼看他已被淳于琬一招“五丁劈山”的斧影罩住,即将分尸惨死之际,忽然从斜刺里,飞来一线玄光!

这线玄光的来势极快,其疾如电,向淳于琬所持“五丁神斧”的斧柄之上缠去! 

以淳于琬的手法之快,及功力之高,怎会让它轻轻缠上?但问题也在猝出不意,并正在全神发招,遂难仓促闪避! 

玄光似是线状之物,缠住“五丁神斧”的斧柄以后,便猛力往外一抖,想把斧儿夺出手去! 

但淳于琬虽闪避不开,却把持得住!

对方亦是绝顶高人,玄光一抖之力,何止千斤?但也只使“五丁神斧”的疾落之势,稍精一缓。 

就这稍稍一缓,已使“玉面天魔”孙秀死里逃生,幸脱大劫! 

孙秀在被“碧目魔女”淳于琬那招“五丁劈山”的神斧旋光,罩住身形之际,便知自己露了马脚,性命危殆! 

心内虽惊,但变生仓卒,闪避巳决来不及,只好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谁知玄光一线,救星从天外飞来,孙秀自然一面急闪身,左飘丈许,一百向玄光来处看去! 

原来这线玄光,是发自一个买戴雨笠身穿渔蓑清癯老者手内。 

这老者手中执着一根玄色钓竿,那线玄光,便是钓竿之上的玄色钓线! 

孙秀双眉微扬,再一侧目,又看见那位“桃花煞女”姚秀亭,也在一株大树之后,显身走出! 

这位“玉面天魔”,生性极为机警,一见自己业已落入四面楚歌之中,遂毫不迟疑,趁着身在江边,一式“寒凫戏水”,穿进了滔滔碧波以内! 

原来那位从淳于琬“五丁神斧”之下,救了“玉面天魔”孙秀性命的渔老者,正是“震泽双奇”之一的“无钩钓叟”鱼自乐! 

孙秀心中明白,这位“无钩钓叟”鱼自乐,把自己恨入骨髓!他是把自己误当作“金手书生”司空奇,才会施展他的“钓丝绝艺”,加以援救! 

少时,三曹对面之下,必会把自己的伪装身份揭开,则面面受敌,想逃万难,还不如仗着精绝水性,乘对方尚自有点糊里糊涂,未曾完全摸清底细之前,来个第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玉面天魔’这一纵身入水,果然把位“无钩钓叟”鱼自乐,弄得莫名其妙?

这位武林奇人,不认识“碧目魔女”淳于琬,确实是把“玉面天魔”孙秀误认成“金手书生”司空奇。 

他施展内家劲功,飞出钓丝,缠向“五丁神斧”之际,心中便有些疑惑,“金手书生”司空奇分明是位绝顶聪明的年轻俊彦,怎会失魂落魄般,被那绿衣少女的斧光,罩住全身,而告闪避不及? 

等到孙秀入水一逃,鱼自乐不禁皱眉,弄不懂这位位列“武林四绝”之一,威震八方的“金手书生”,为何徒负虚名,如此怯弱怕事?

孙秀既走,“碧目魔女”淳于琬自然把满腹怒气,都要向‘无钩钓叟”鱼自乐身上发泄。

这时,鱼自乐错愕一下,业已把缠斧钓丝,抖手收回,淳于琬柳眉微挑,冷然问道:“老人家为何平白出手,多管闲事,阻我除恶,是倚仗你武功超卓?还是知道那厮底细,与惟有甚深厚关系呢?” 

这几句话儿,问得确够尖酸厉害,鱼自乐探知理亏,只好赧然生惭地,赔笑说道:“请教姑娘的芳名上姓,适才几乎伤在你宝斧之下的那位老弟,不就是‘金手书生’司空奇么?”

淳于琬哼了一声,晒然说道:“司空奇怎么像他那样无耻,那样脓包?那厮只冒打‘金手书生,的旗号,想乱占……” 

她本来要说:“想乱占便宜”,但说到“占”字,便觉有些碍难,遂倏然而住,不曾使“便宜”二字出口! 

鱼自乐尚不明白地,扬眉问道:“姑娘怎不赐告芳名?你如何知道那人定是冒打‘金手书生’司空奇的旗号?” 

淳于琬冷然答道:“在下复姓淳于,单名一个‘琬’字,老人家知道我这个人么?” 

鱼自乐“哦”了—声,又向淳于琬打量几眼,点头笑道:“难怪姑娘随手一招‘五丁劈山’斧法,竟真有那高威力,原来便是位列‘武林四绝’,名震乾坤的‘碧目魔女’?” 

淳于琬淡然一笑,又说道:“金手书生’司空奇与我业已是夫妻关系,请问老人家,做妻子的难道还不知道她丈夫是真是假么?” 

这几句话儿,听在鱼自乐的耳中,委实惭愧万分,不知道应该向“碧目魔女”淳于琬,说些什么才好? 

淳于琬满腔怨气,亟须发泄,自然面罩严霜地向“无钩钓叟”鱼自乐,沉声问道:“老人家,那厮既敢扮作我丈夫形相,冒打‘金手书生’司空奇的旗号,便显示出我丈夫定然受其所制,身在危难之中!我正想把他擒住,逼问究竟,立即驰援我丈夫出险,却被卷人家施展内家绝技,来了手钓竿飞丝,使那恶贼,鸿飞冥冥,无从追询!淳于琬万般无奈,只好向老人家求教,这件事儿,应该怎样处理?” 

“无钩钓叟”鱼自乐的江湖经验,虽极老练,但对于这种完全被对方占住理由的事儿,却也不知如何处理是好? 

这时,“桃花圣女”姚悟非业已赶到近前,她因比淳于琬的年龄,大了许多,见识自然也更渊博,向鱼自乐所持钓竿上的无钩钓丝,略一注目,便含笑问道:“老人家一身渔翁打扮,所持钓竿,又复丝上无钩,莫非竟是多年高隐江湖,昔日号称‘震泽双奇’之一的‘无钩钓叟’鱼老前辈么?” 

鱼自乐点头说道:“姑娘猜得不错,老夫正是鱼自乐,但今日之事,却愧对淳于琬姑娘,不知应该怎样……” 

姚悟非不等鱼自乐话完,便向淳于琬笑道:“琬妹,这位老人家,既是前辈奇侠,加上任何人也想不到‘金手书生’会有真假之分,彼此事出误会,琬妹就不必再计较了吧!” 

淳于琬一来因知“无钩钓叟”鱼自乐,名头正大,二来又不便拂逆姚悟非的情面,遂微笑说道:“姚姊姊,我本来就不曾计较什么?我是在向鱼老人家请教如何追擒那厮,并援救司空奇善后之策呢!” 

鱼自乐听得越发觉得脸上发烧,两耳奇热! 

姚悟非皱眉说道:“事已致此,我们似乎只好分头在这江边一带,严加注视。因那厮水性再好,总不能横渡长江,或是像条鱼儿般,永远不出水换气吧?” 

淳于琬想了一想,点头说道:“姚姊姊说得对,我们如今也只好采取这种办法了!” 

说完,遂为姚悟非向“无钩钓叟”鱼自乐引介。 

鱼自乐听得面前穿水靠之人,就是“桃花煞女”姚秀亭,已颇惊奇,再听得“桃花煞女”姚秀亭业已改邪归正,变成了“桃花圣女”姚悟非,更觉惊奇慾绝! 

淳于琬来不及向“无钩钓叟”鱼自乐细说姚悟非的改邪归正经过,三人便分头在江边巡察! 

按照情理说来,孙秀入水以后,既无法横渡长江,多半顺水而逃,故而淳于琬遂自己巡察下游,请姚悟非巡察当地,上游一带,则由“无钩钓叟”鱼自乐,担任监视! 

他们三人,每人之间,相距约四五十丈,换句话说,就是这里许长短的一带江边,均在淳于琬,姚悟非,鱼自乐等的严密住视之下! 

除非“玉面天魔”孙秀能够横流长江,或能于这转瞬之间,往上游或下游进出里许,否则绝难遁形!定会把踪迹露在这三位武林奇侠眼内!

这三人之中,心中最急的,自然是“碧目魔女”淳于琬! 

她由于假司空奇的出现,意识到真司空奇的危殆,心中哪得不宛如刀绞油煎,柔肠寸折?

故而,才一决定了各人所勘察区域,淳于琬便飞也似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东海寻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