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十八章 苦心报德

作者:诸葛青云

围观群众以内,知道于天士威名之人,并不甚多,故而司空奇话音了后,只有几人互相低语,未曾引起了太强烈的反应! 

司空奇旋又笑道:“我再来介绍我自己,我复姓司空,单名一个‘奇’字,在当代武林中,有个‘金手书生’外号!” 

“金手书生”四字方出,围观群众立时莫不交头接耳地起了一片“嗡嗡”惊讶声息。 

其间,并听到有人在低吟那:“雪山有魔女,南海有书生、江心有毒妇、地下有妖魂”等四句歌谣。 

司空奇待众人议论渐息,复含笑说道:“因为我与于大侠的外号之中,均有一个‘手’字,遂起了谁是‘天下第一高手’的意气争执,如今按照武林向例,各尽所能,放手一搏,以彼此间的胜负输赢,高低强弱而定‘天下第一手’的荣号谁属?” 

众人听完司空奇所说,知道有场大大热闹可看,遂纷纷鼓掌,响起了一片如雷采声! 

“冰川圣手”于天士听了司空奇的这番话儿,不禁越发怒火高腾! 

【此处缺一页】 

司空奇是在圈外,飘荡旋回,于天士是在内圈,目光盯住司空奇,跟随他慢慢转动! 

换句话说同空奇是想制敌机先,以快打慢! 

于天士想以逸待劳,以静制动! 

相持片刻,司空奇一声微笑,踏中宫,抢洪门,向于天士双掌连环拍出! 

他这动作够快,但于天士的动作更快,在司空奇双掌刚刚发出之际,空中业已幻起了于天士的飘飘掌影! 

于天士不是打算以静制敌的么?他的动作,怎会比司空奇更快? 

这就是内家高手所讲究的“敌不动,我不动,敌慾动,我先动”,并非一味迟缓,甘落下风! 

四只手掌相接之下,这两位武林奇客心中,一忧一喜! 

忧的是“金手书生”司空奇,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他在这四掌一合之下,发现“冰川圣手”于天士的内力真气方面,决不弱于自己! 

忧的既是司空奇,则喜的自然便是于天士! 

于天士发觉自己内力修为,虽不弱于司空奇之上,只是一个平衡局面。 

既是平衡,却何喜之有? 

因为于天士练有一种独门神功,名叫“愚公移山”!这种功力,是善于持久作战,故而除非遇上比自己强得太多的绝世高人,否则缠战到了相当时分后,局面必会一步步地渐入佳境! 

于天士一来恃仗自己有此特长,二来又见司空奇所运用 

【此处缺一页】 

地,把自己发招攻出的脉门扣住! 

于天士眼珠一动,故意撤招稍慢,让司空奇扣住自己手腕! 

但就在对方指尖沾肤,内劲未吐的一刹那间,于天士一式“巧换阴阳”,手臂软若灵蛇,从司空奇指下滑脱,乘势一翻一搭,便以其人之道,转制其人之身,反用三指把司空奇的脉门扣住! 

司空奇俊脸通红,“呀”了—声,于天士便松开手指,含笑说道:“司空大侠,这场拳掌之斗,可以适可而止。我们再换上玄功比赛吧?” 

司空奇退后两步,一双俊眼之中,神光炯炯地,盯住这位“冰川圣手”于天士的脸上,默不作声! 

于天士被他看得有些担忧起来,皱眉问道:“司空大侠,你这样看我则甚?” 

司空奇冷笑说道:“于天士,你不必假义,司空奇不领你这份空头人情,第一阵虽然失手,却在第二阵上,仍有机会平反败局的呢!” 

于天士听了司空奇这几句话儿,几乎连肺气炸,心想早若知道这厮如此不识好歹,何必手下留情?适才只消三指猛一运功加劲,岂不把对方的整条右臂,完全废掉? 

念方至此,司空奇已发出一阵震天狂笑,目光电掠四外观战之人,朗声说道:“大丈夫光明磊落,适才我略微疏神大意,在掌法上输给‘冰川圣手’于天士一招,他只要能在第二阵的玄功比赛之下,与我战成和局,便可赢得‘天下第—手’的光荣称号!” 

于天士满腹恶气地,不耐叫道:“司空奇,这场比斗,是你我二人私事,不必对旁人交代,还是赶快举行第二阵玄功之赛!” 

司空奇问道:“你打算怎样赛法?” 

于天士傲然笑道:“世间无论何事,务须公平,第一阵既然是我获胜,第二阵的比赛方法,更应该由你选择!” 

司空奇目闪厉芒,扬眉说道:“好,这第二阵的比斗题目,就由我出,你既来自‘北极’,总练过‘冰魄神功’吧?” 

于天士点头说道:“当然练过,这是我最擅长的武学。” 

司空奇欣然色喜说道:“你承认是你最擅长的武学便好!” 

于天士莫名其妙地问道:“司空大侠此语何意?” 

司空奇傲气腾眉地,应声答道:“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我在这第二阵上,若不斗败你的拿手绝学,怎能雪得了第一阵失手之耻?” 

于天士失笑说道:“你想得倒颇不错,但若胜不了我的‘冰魄神功’,又便如何?” 

司空奇“哼”了一声说道:“胜不了时,便把‘天下第一手’的称号让你,自行苦参绝学,过上三年五载,再前往北极,与你决雌雄!” 

于天士点头笑道:“司空大使能有这种想法就好,我怕你在再度落败后,会羞愤大甚,起了短见!” 

司空奇连摇双手,狂笑说道:“于大侠尽管放心,司空奇仍不会如此愚蠢,我就算把‘天下第一手’称号输掉,却仍然是‘金手书生’,仍然名列‘武林四绝’的!” 

于天士听了司空奇这等说法,确实觉得这位名满天下的“金手书生”在性情方面,着实有与众不同之处! 

若说他气量宽宏,却偏偏忘却自己相救之恩,不接受订交弭争的一番好意,非苦自己互决雌雄不可!

若说他气量狭窄,却又把“名头”二字,看得极淡,仿佛纵将“天下第一手”的荣誉输掉,也一点无所谓的模样! 

于天士刚刚想到此处,司空奇已向第三宾馆中人,要来了一盆清水,放在地上,向于天士含笑问道:“于大侠,你能不能在距离三尺以外,运用‘冰魄神功’,使这盆清水,结成坚冰?” 

于天士笑道:“这有何难?” 

司空奇不等他往下再说,又接口笑道:“仅仅一盆清水,自然不难,但我却也在相对方向的距盆三尺以外,运用本身纯阳真火,煮冰成沸!”

于天土笑道:“这倒有趣,一个凝水为冰一个煮冰成沸,倒是比较玄功的绝妙办法!”

司空奇问道:“我们预定多少时间,这玄功,便算和局?” 

于天士笑道:“若由一人单独施为,转瞬便可,但两人用相反功力,对抗之下,必然略费时间,我们且以半个时辰为限如何?”

司空奇点头笑道:“好,就以半个时辰为限,请于大侠立即施为!” 

他一面说话,一面便在距离那盆清水的三尺以外,盘膝坐下。

于天士不敢怠慢也自在距离水盆三尺以外,百对司空奇坐下,施展“冰魄神功”!向那盆清水,连绵不断地,发出奇寒劲气! 

一开始,似乎是“金手书生”司空奇略占上风,那盆清水的水面之上,有几丝热气,袅袅浮起! 

于天士见状大惊,遂赶紧以十二成功力,全力施为,并在“冰魄神功”之外,更加上了自己独门秘练颇有心得的“北极真气”! 

这“北极真气”与“冰魄神功”配合施为以后,果然威力大大增强,立见奇效! 

先是水面上的几丝热气,消失不见,然后水面便渐凝起了一片薄冰! 

更厉害的是那位坐在距离于天士六尺以外的“金手书生”司空奇身上,都起了微微的抖颤! 

司空奇咬牙苦撑,但到了接近半个时辰之际,却无法禁受地长叹一声,颓然起立,立向那只水盆,举掌劈去! 

掌风到处,硬把那只水盆劈得四分五裂,盆中清水,果已通体成冰! 

于天士也缓缓站起身形,司空奇却向他一抱双拳,满面愧色地,苦笑说道:“于大侠绝技惊人,司空奇连败两阵,心服口服,从今后那‘天下第一手’的称号,便归你享有了!”

于天士知道司空奇享誉中原,几乎从未遭过挫败,遂也心中略为不忍地,把神色放得极为缓和,含笑说道:“司空大侠不要难过,于天士久离‘北极’,归心似箭,彼此就此别过!我不仅不参与广聚群英的‘小孤山大会’,今后也决不会再向任何人提及今日之事,至于你是否在三五年后,驾临‘北极’?则请自行决定,于天士只希望下次相逢之际,我们能忘却嗔念,结为至交,倒是足以流传江湖的一桩佳话!” 

话音一了,身形疾腾,回转所居静室,取了行囊,果然立即转回‘北极’。 

司空奇见于天士一走,剑眉微扬,目光四扫! 

他目光这一四扫之下,脸上愧色突然尽退,苦笑全失,换了一副愉悦神采! 

原来,司空奇发现,久违的爱妻“碧目魔女”淳于琬,也在围观群众以内。 

淳于琬面颊上伤痕已愈,恢复了昔日容光,并还是以一种含蕴着极为安慰,极为赞佩,极为高兴的眼神,凝注自己! 

司空奇这一喜非同小可,正待上前招呼,围观人丛之中,忽又响起一阵满含讽刺意味的粗豪狂笑! 

司空奇一听便知这阵笑声是专对自己而发,遂剑眉微扬,循声看去! 

发笑人是个身材高大的红衣僧人,目光冷注司空奇,从嘴角间浮现了一种鄙薄笑意。 

司空奇礼貌谦和地,抱拳笑道:“大师是笑我么?” 

红衣僧人冷然答道:“除了你外,还有何人可笑?” 

司空奇“哦”了一声,扬眉问道:“在下倒要向大师请教一声,我有何可笑之处?” 

红衣僧人狂笑说道:“酒家久闻‘金手书生’之名,是当代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出群高手,谁知今日一见之下,竟是个大脓包……” 

司空奇不等红衣僧人说完,便即接口问道:“大师,这‘脓包’二字,是何含意?怎会加诸我的头上?” 

红衣僧人晒然说道:“你枉自欺世盗名,却在那稀松平常的于姓穷酸手下,连败两阵,难道还当不得‘脓包’二字么?” 

司空奇虽听出对方言语挖苦,却仍丝毫不怒,依旧笑吟吟地,抱拳笑道:“司空奇请教大师法号!” 

红衣僧人傲然答道:“酒家法号‘傲龙’,像你这等孤陋寡闻之人,恐怕还未听说过我的来历?” 

司空奇本来以为这红衣僧人,如此狂妄,定是“西域八龙宫”的八名红衣喇嘛之一,但听了他法号“傲龙”,并非“八龙宫”中人物,却又大感意外。 

就在此时,“桃花圣女”姚悟非忽然含笑说道:“傲龙大师,你不要以为司空大侠,不识你的来历,其实司空大侠,只是不屑言之而已!” 

傲龙大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目注姚悟非,发话问道:“这样说来,施主大概总知道洒家来历的了!” 

姚悟非笑道:“大师是在小南极一带,参禅炼功,因未入佛门,曾与‘西域八龙宫’中人物,结过深仇,遂自号‘傲龙’,此番前来‘小孤山’,也就想寻‘西域八龙’中的白龙喇嘛,报复十余年的一掌之恨!” 

傲龙大师见这身穿水靠的女子,竟能把自己来历,说得丝毫不错,正自大感惊奇之际,姚悟非又复笑道:“其实‘傲龙大师’四字,虽然世少人知,但提起你未入佛门前的‘血手屠夫’胡森之名,大概便无人不晓的了!” 

姚悟非这些话儿,含有深意,是对司空奇点破这傲龙大师来历,让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放手应付。 

司空奇一听这红衣僧人“傲龙大师”,原来就是当年极有名的绿林巨寇“血手屠夫”胡森,遂哈哈大笑说道:“胡当家的……” 

傲龙双目一瞪,打断司空奇的话头,厉声叱道:“司空奇,你怎么对我这么称呼?洒家九戒在头……” 

司空奇也不等他话完,便自狂笑说道:“你虽九戒在头,但却六根未净,故面我认为称呼你‘胡当家的’比称呼‘傲龙大师’,还要恰当一些!” 

“傲龙大师’怒道:“随你怎样叫我,你也是个欺世盛名的大大脓包!从此以后,还有何颜以‘金手书生’四字在武林之中立足!” 

司空奇扬眉笑道:“胡当家的,你要放明白些,常言道:‘强中更有强中手,能人背后有能人’,又道是:‘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苦心报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