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 二 章 人分生死剑龙飞

作者:诸葛青云

群峰拱卫,此处参天! 

这是“太行山”脉中的主峰绝顶! 

“太行山”主峰,在山西晋城县甫,雄奇峭拔,顶端素少人踪,但近些日来,每逢月白风清之夕,却时现幢幢魅影! 

这些幢幢魅影,既非妖魔鬼怪,也非异兽山魈,只是一些功力不凡的武林人物,故从远远望去,仿佛举止轻捷,飘忽如魅!是“太行绝顶”之上,有甚么重要的武林集会么? 

不是!是以前偶在“太行绝顶”现出的淡宝气,如今不仅经常出现,且光气越来越浓,象征着有如甚异宝奇珍,即将出土。 

于是,这“太行绝顶”,便不寂寞了,四海群豪,均不辞千里地,纷纷赶至! 

这一夜,夜色初笼,“太行绝顶”之上,仿佛尚保持静寂,未出现那些飘忽人踪! 

但这只是远望,其实绝顶之巅,却早已有了两个人儿,在一片峰壁上,执笔作画! 

边两个人,仿佛一般高矮,一般胖瘦,并一般地身着黑色长袍!但年龄貌相,却有分别。一个是高颧削颚,五下来岁的微须老叟,另一个则是白净百皮,四十才过的中年汉子! 

如今,在壁间作画执笔的,是那中年汉子,他用一瓶色似人血的朱红液汁,在石壁上面了一个圆圈,圆圈中并画了一双五指箕张的血手! 

中年汉子刚把圆圈及圈中血手画完,那削颚老叟便向峰下倾耳一听,低声叫道:“四弟,峰下又有人来,我们且藏在一旁,看看来的是甚么人物?以及我兄妹的‘血手表记’,有无惊世之力?” 

中年汉子闻言,轻灵无比地微一飘身,便与老皇一同藏入大堆乱石之后! 

两盏热茶时分过后,“太行绝顶”又现人踪,跟上三条黑影! 

这三条黑影,是两僧一道,道人身量特商,约莫六尺有余,身着青色长袍,肩露剑柄!两位僧人则身量奇矮,仅有五尺左右,各披一件土黄僧衣,与那道人站在一处,恰好相映成趣! 

石后老叟及中年汉子,一看便知这两僧一道,是近年崛起江湖的黑道凶人,名叫“神力双僧”、“掣天一道”。 

道人从登“太行绝顶”,念了一声“无量佛”号,向站在自己身左的奇矮僧人笑道:“降龙大师,我们适才分明看到峰头宝气冲霄,奇光大盛,怎地人到此处,反而看不出任何进象了呢?” 

那法号降龙的奇矮僧人,扬眉怪笑说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至宝奇珍,决不会轻易到手,我与掣天道兄及伏虎师弟三人,且分头仔细搜索一番,看看有何值得注意之处……” 

他话犹未毕,那法号伏虎的奇矮僧人,突然发现了石壁以上所画的血圈血手表记,不禁失声叫道:“降龙师兄,掣天真人请看,这石壁上所画的赤红血圈,是不是‘五毒盟,中那五个怪物所留表记?” 

降龙大师及掣天真人循声注目,均不禁微吃一惊,眉头深蹙! 

伏虎大师道:“五毒盟兄妹,名头虽然极大,但究竟有多厉害,却未会过!这‘太行绝顶’藏宝,属于无主之物,人人均可搜寻,难道他们仅仅画了一个血圈,及一只血手,便不许其他人物插手了么?”

降龙大师及掣天真人,听完伏虎大师所说,互相看了一眼,尚未答盲,忽然听得有人怪声问道:“你们难道不服?” 

这怪声并非来自那老叟及中年汉子所藏身的乱石堆中,面是来自“太行绝顶”另一面的绝壁之下! 

降龙、伏虎二僧及掣天真人,因自觉功力不弱,颇想试会扛湖上平时轻易难见、享有大名的人物,遂互相略一示意,由掣天真人发话答道:“江湖闯荡,各凭艺业争雄,尊驾何人?请出一见!” 

绝壁以下之人,哼了一声,哈哈笑道:“好一个‘江湖闯荡,各凭艺业争雄’,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孤陋寡闻之辈,也配说这两句话么?” 

伏虎大师性情较暴,闻言之下,厉声叫道:“尊驾怎的只敢说话,不敢出头?神力双僧及掣天一道在此等待赐教!”

绝壁之下,语音转厉地,又突然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狞笑说道:“不识死话的小毛贼,你佛爷就等你这句话儿才好现身!如今,‘神力双僧’四字既已出口,若不赶紧叩头服输,改名易号,全身上下便连根整骨都保不住了!” 

语音未了,又是一声“阿弥陀佛”,佛号起处,便由绝壁之下,纵上一位身量中等,但却枯瘦不堪,手拉一根细细长杖的灰衣老僧! 

这灰衣老僧的身形一现,降龙、伏虎双僧,及掣天真人,不禁均觉愕然! 

因为一来从未听说:“五毒盟’兄妹之中,有这样一种老僧,二来弄不懂“神力双僧”四字,究竟犯了甚么莫大忌讳? 

灰衣老僧巍然卓立“太行绝顶”,并未理会面前的双僧一道,却目光微注石壁上的血圈血手,含笑问道:“五毒盟兄妹既留表记,不知是哪位来此?” 

老叟自石后率领中年汉子,一面缓步走出,一面向灰衣老僧,抱拳含笑道:“是老二‘毒鹫’龙化及老四‘毒狼’徐嘉,想不到多年未见的达空大师,也由‘仙霞岭九盘峰’远来这‘太行绝顶’!” 

“达空大师”四字入耳,降龙伏虎双僧,及那掣天真人,方自恍然大悟,井心头狂跳,脸色如土! 

他们恍然大悟的这看来毫不起眼的灰衣枯瘦老僧,竟是占据“仙霞岭九盘峰”的南七省绿林道总瓢把子,号称“不坏金刚神力活佛”的达空大师,怪不得他嫌降龙大师及伏虎大师的“神力双僧”外号,犯了忌讳! 

他们心头狂跳,是因为不仅“五毒盟”兄妹以内,来了“毒鹫”龙化,及“毒狼”徐嘉,再加上达空大师这样一位威震天南的绿林魁首!双方人数相等,以三对三,则自己所处形势,便成了极端不利!

达空大师又念了一声佛号,指着降龙、伏虎双僧及掣天真人,向“毒鹫”龙化,含笑问道:“龙二兄,这三个东西,轻视‘五毒盟’兄妹所留血圈、血手表记,应该怎样处置?”

“毒鹫“龙化向双僧一道,看了两眼,冷然答道:“死!死后化尸成血,配制毒葯!”

达空大师笑道:“贫僧因同是佛门弟子,想替这降龙大师及伏虎大师,同龙二兄讨个人情,不知龙二兄可否赏我一个薄面?” 

“毒鹫”龙化早就知道达空大师心意,遂点头笑道:“大师何必客气?这两个秃……东西,但由大师处置便了!” 

达空大师闻言,遂向降龙大师伏虎大师笑道:“你们听见没有?你们沾了三宝弟子便宜,还有一条活路!这位三清门下的掣天真人,却是死定了呢!” 

掣天真人听对方所说言语过分骄狂,根本来把自己看在眼内,不禁怒吭一声,狂笑说道:“死的未必是我?难道你们就不许死么?” 

一面发话,一面发动突袭,左手道袍大袖抖处,飞起一片黑雾,罩向达空大师,右手则凝足自己颇为得意的“巨灵掌”力,照准“毒鹫”龙化、“毒狼’徐嘉,劈空击去! 

在他以为降龙,伏虎双僧,与自己交称莫逆,定然随同出耳,合力夹攻,或许会于出人意料之下,有所救护,倘若能就此除去这当世武林中的三位恶煞凶神,岂不轰动江湖,声威大振?

哪知降龙、伏虎双僧,估于情势不妙及敌方声势太高,竟来了个袖手旁蔑,坐看成败!

首先是达空大师张口一吹,罡风拂处,拂散了那片以“黑葯毒砂”所化成的漫天黑雾!

继面是“毒鹫”龙化神出一只直虹右手,用奇热掌风,硬接他宛若骇浪惊涛般的“巨灵掌”力! 

“毒狼”徐嘉,面色阴沉地,向他悄然弹指,所发何物?竟难看清,只见三缕极细银芒,一闪即没! 

掣天真人挨了“毒鹫”龙化的一记“五毒血手”,胳膊间已受极重内伤,哪里还能闪避“毒狼”徐嘉所发,几近无声无形的“化骨狼毛?”

他被这三根“化骨狼毛”打中以后,仿佛竟是见血封喉,喊不出声,只是老面涨出凶厉神色,紧咬牙关,全身颤抖! 

抖了仅约半盏茶时,便即“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从眼、耳、口、鼻等七窍之中,大量流出黑血,把个硕大身躯,缩成十一二岁的孩童大小! 

降龙、伏虎双僧看得好不胆战心惊!方自暗念“阿弥陀佛”之际,“毒鹫”龙化忽从身边取出一只玉瓶,及一根特制吸管! 

厩来就在这展眼之间,掣天真人业已骨肉全消,变作了一堆衣服,一些毛发,及浸泡着衣服毛发的一摊紫黑血水! 

龙化用吸管取黑水,装入瓶中,等玉瓶满后,便塞好瓶塞,揣入怀内,向达空大师含笑说道:“达空大师,一道已除,双僧犹在,我弟兄献丑已毕,要看你的了!” 

达空大师转头,向降龙、伏虎双僧,缓缓问道:“你们用的是甚么兵刃?” 

降龙大师不得不答,只好应声说道:“贫僧用‘降龙圈”,我师弟用‘伏虎环’!” 

达空大师笑道:“如今有两个办法,我都说将出来,由你们随意选上一个,来解决今夜之事!” 

降龙大师点头说道:“大师请讲,我弟兄愿闻高论!” 

达空大师演淡笑道:“第一个办法是,你们只要把‘降龙圈’及‘伏虎环’,放在地上,并跪下三拜,宣誓从此不称‘神力双僧’,便可安然离开这‘太行绝顶’,我保证绝不动手,连‘五毒盟’中的龙老二及徐老四,也不会伤损你们半点皮肉!” 

降龙、伏虎是最近崛起的黑道恶僧,更因横行东西,不属南北绿林总寨统辖,哪里肯去尽颜面? 

达空大师见状笑道:“你们既然不同意这第一项和平解决的办法,则第二项办法;祈有一战!但我总会给你们相当便宜就是!” 

伏虎大师厉声问道:“甚么便宜?” 

达空大师笑道:“我们只打一招,我以这根神杖,旌展‘泰山压顶’下击,你们分用‘降龙圈’及‘伏虎环’,施展‘日月双擎’,合力上迎……” 

话犹未了,降龙大师便接口冷笑道:“你用甚么招术?随你自己!但我们用甚么招术?却怎能由你规定?” 

达空大师笑嘻嘻地答道:“规定有规定的好处,我们均以神力自负,这一招‘泰山压顶’对‘日月双擎’,便是双方较力! 

何况只要你们能合力接得住我这当头一击,我不仅立即折断禅杖,脱去袈裟,把‘不坏金刚神力活佛’名号,分送给你们两位,并连南七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也让给你们做呢!”

伏虎大师一来见达空大师人既枯瘦,所用禅杖又不粗巨,二来自恃勇力,暗忖自己与降龙大师两人,合力施为,哪里会接不住这瘦和尚细细禅杖的当头一击?遂在闻言之后,狞笑连声说道:“这个法儿倒好,但不知你是否说话算数?” 

达空大师双目一翻,纵声狂笑说道:“无知鼠辈,竟连你家佛爷一向金口玉言,都不知道,足见是井蛙之类,哪堪一击?为了使你们有个想点,及死得心安起见,我便先给你们一个凭证也好!” 

话完,取出一面上烙七个紫黑圆圈的方形竹牌,凌空抛与“毒鹫”龙化,并朗声笑道:“龙老二,请你作个见证,他们只要合力接我一杖,你便把这面‘七环竹令’交给他们,让他们统率南七省的绿林人物!” 

“毒鹫”龙化脸上现出一丝一闪即逝的奇异笑容,接过那面“七环竹令”,仔细看了两眼,便自举在手内! 

事到如今,降龙、伏虎双僧只有各探僧袍,撤取兵刃!“呛啷啷”一阵生铁交鸣,降龙大师手执一只上铸龙头龙尾龙爪龙鳞,看来极为粗巨沉重的“降龙圈”,伏虎大师手执一只上铸虎头虎尾虎爪虎牙的“伏虎环’并肩巍立,足下站稳子午桩,凝神待敌! 

达空大师则举起手中那根细细禅杖,似乎漫不经意地,向降龙、伏虎双僧,当头击下!

招式虽是“泰山压顶’,但禅杖既细,来势又极缓慢轻飘,哪里有丝毫岳颓山崩的威势?

但降龙、伏虎双僧,自从目睹掣天真人惨死之后,业已深知对方这几位黑道魔煞,绝非浪得虚名,心中早存戒意! 

如今,虽觉两个合力,足可硬接一招!虽觉对方杖细势缓,远非意料之威!但仍丝毫不敢怠慢,各自全力施为:“降龙圈”、“伏虎环”交叉井举,一式“日月双擎”往上迎去!

达空大师不愧身为南七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有“不坏金刚神力活佛”之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人分生死剑龙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