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二十章 决斗小孤山

作者:诸葛青云

“师弟不必悲伤,你只要设法杀死‘江心毒妇’欧阳美,替我报仇便了。” 

“紫龙罗汉”钢牙挫处,点头说道:“小弟少时便与那欧阳美拚死一战。” 

“赤龙罗汉”摇头叹道:“拚死何用?欧阳美的一身武学,本就比我还高,你怎会是她对手?” 

“紫龙罗汉”听出师兄的言外之意,赶紧问道:“师兄是否有甚么特殊报仇妙策?” 

“赤龙罗汉”露出一种阴恻恻的得意笑容,未答‘紫龙罗汉”所问,反而向他问道:“师弟你总应诙知道我最拿手的是什么功力?” 

“紫龙罗汉”应声答道:“师兄除了‘赤龙神掌’以外,便属‘离明真气’的罡气之力,冠冕当今!” 

“赤龙罗汉”点头笑道:“我在被‘江心毒妇’欧阳美施展吸髓之术时,在真元将破的一刹那间,知道对方受了高人指教,蓄意报复、我性命已休,遂灵机一动。索性把生平所练‘离明真气’,一并聚入骨髓,那欧阳美采我骨髓后得意忘形,果然茫无所觉!” 

“紫龙罗汉”大喜说道:“这样说来,我只要用纯阳功力,向‘江心毒妇’欧阳美猛烈攻击,便可引得她内火自燃,归诸劫数了!” 

“赤龙罗汉”摇头说道:“师弟说得不对,外火愈强,内火愈静,故而绝不能用纯阳功力猛攻,必须袭以玄阴,才可诱发她体内所蕴内火,被我‘离明真气’焚成灰烬!” 

“紫龙罗汉”皱眉说道:“我们师兄中,所习均系纯阳功力……” 

“赤龙罗汉”接口说道:“故而,我不许你去与‘江心毒妇’欧阳美硬拚,少时见她,可说进得殿后,我已涅磐,细加察看,并无任何伤痕,向她追间死因。不论她如何饰词,均虚与委蛇,只消在‘小孤山’大会之上,替她拉个精于玄阴功力的厉害对手,便足够她消……消受……的……了!” 

“赤龙罗汉”说到后来,似乎气力将竭,业已有点语不成声。 

“紫龙罗汉”见状,知道不妙,赶紧含泪叫:“师兄……” 

但“师兄”二字才出,“赤龙罗汉”业已“咄”地一声,奄然萎化! 

“紫龙罗汉”咬牙拭泪,向师兄所遗法体,合掌三拜,便强忍伤心地,退出这名叫“极乐之天”的奇形圆殿。 

他刚刚走下盘旋如螺的白石阶梯,便有一名“天刑宫”中弟子,恭身说道:“欧阳宫主有请大师去往‘集贤台’上相叙。” 

紫龙罗汉不露声色地,微一点头,随同这名弟子,向那建筑精美的“集贤台”,缓缓走去, 

这时,“江心毒妇”欧阳美正与淳于琬在“集贤台”中,谈说马三龙冒打“九幽妖魂”宇文悲旗号之事。 

欧阳美命人去请“天香公主”杨白萍、“桃花圣女”姚悟非,来与淳于琬所扮宇文悲相见,但杨姚二女,却因事羁绊,尚未来到。 

如今,接待“紫龙罗汉”的那名“天刑宫”中弟子,进入‘集贤台”向欧阳美恭身禀道:“启禀宫主,‘西域八龙’中的紫龙罗汉,在‘集贤台’下求见。” 

欧阳美闻言,目光微瞥淳于琬,扬眉笑道:“宇文道友,这‘紫龙罗汉’是与你同舟前来,你们之间,是否有甚特殊渊源?……” 

话犹未了,淳于琬便摇手说道:“欧阳宫主,你猜错了,我和那西域僧人,是萍水相逢,彼此凑巧同舟,先前并未相识!” 

欧阳美笑道:“这样最好,否则我特便‘不看僧面看佛面’地,不得不对这西域野僧,客气一点!” 

淳于琬听出“江心毒妇”欧阳美的语气之中,似乎对于“西域八龙”,不太友善?不禁心内微愕,但却保持缄默,并未探问究竟。 

欧阳美回转头来,向那名“天刑宫”中弟子,扬眉笑道:“你去请紫龙大侠自行登台相见,就说我有远来贵客在座,不便分身迎接!” 

欧阳美之所以对“紫龙罗汉”如此冷淡,自然有其原因! 

她是认为“紫龙罗汉”进入“极乐之天”,与“赤龙罗汉”相见后,必已尽悉内情。 

彼此既为敌对,说不定“紫龙罗汉”在见了自己之后,立想替他师兄报仇,则自然不必再以客礼相待。 

“紫龙罗汉”何尝不懂“江心毒妇”欧阳美的这种心理,故在听得对方傲不出迎,更大迈迈地,命自己登台相见等语,却并不动怒,只把双眉略剔,便尽量按撩内心中仇火,独自走进“集贤台”内。 

欧阳美见他人巳登台,不便再冷然不理,遂站起身来,扬眉问道:“紫龙大师,你与令师兄赤龙大师,在‘极乐之天’相见了么?” 

“紫龙罗汉”合十当胸,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佛号,满面悲容地,缓缓答道:“贫僧进得‘极乐之宫’的‘镜殿’以内,我师兄‘赤龙罗汉’,业已圆寂化去!” 

欧阳美颇感意外地,“哦”了一声问道:“大师知不知道令师兄的死因?” 

“紫龙罗汉”遵守他师兄“赤龙罗汉”临终所嘱,又复念了一声佛号,佯作不知地,摇头答道:“贫僧细察师兄遗体,井未发现半点伤痕,敬请欧阳宫主,赐告其中原因,倘系遭人毒手,则贫僧不惜赴汤蹈火,也要设法替我师兄,报仇雪恨!” 

欧阳美闻言,果然觉得其中有机会可以利用,遂眼珠微转,装出一副悲戚神情,说道:“大师有所不知,令师兄‘赤龙罗汉’,光临‘小孤山’,欧阳美本奉为‘天刑宫’中贵客,谁知日前有人暗来此间,被令师兄发现,遂起争斗,结果竟中了那厮的无形阴掌,以致身受严重内伤,终告不治!” 

“紫龙罗汉”虽知这位“江心毒妇”说的全是一片谎言,却故意信以为真地,咬牙问道:“欧阳宫主,郡夜犯此间,伤我师兄之人是谁?” 

欧阳美不假思索地应声答道:“当世武林中,能伤令师兄的,能有几人?住就是极享盛誉的‘金手书生’司空奇!” 

淳于琬在旁边听得“江心毒妇”欧阳美竟如此含血喷人,挑拔嫁祸,不仅暗咬银牙,但为了刺探更多和更大机密起见,也未便邃加驳斥,以防败露行迹! 

“紫龙罗汉”佯作怒恨已极地,嗔目叫道:“好个‘金手书生’司空奇,我‘西域八龙宫’的师兄弟们,从此便与你誓不两立!” 

欧阳美一面令人为“紫龙罗汉”设座,一面娇笑说道:“不单大师们从此与司空奇誓不两立,更有人也恨透了这‘金手书生’,曾趁他与‘碧目魔女’淳于琬互相苟合之际,打了他们一把‘青磷霹雳弹’!” 

“互相苟合”四字,听得淳于琬耳根发热,几乎按捺不住地,立即变脸! 

但她为了顾全大局,只好再度强忍怒火地,扬眉笑道:“这把‘青磷霹雳弹’,打得极妙,但不知是何人杰作?” 

欧阳美含笑答道:“是我一位至交姊妹,曾经身为北六省绿林道总瓢把子的‘天香公主’杨白萍!” 

淳于琬双眉一挑,目中精芒如电地,慾言又止! 

“紫龙罗汉”问道:“杨公主的这一把‘青磷霹霹弹’,收到了什么样的效果?” 

欧阳美答道:“效果不错。‘金手书生’司空奇与‘碧目魔女’淳于琬的所居静室,全在‘青磷毒火’中化作劫灰,火中并有烧成黑炭的两具枯骨!” 

“紫龙罗汉”浓眉双蹙,长叹一声说道:“杨白萍公主此举,虽已替我师兄‘赤龙罗汉’抵仇,但却使贫僧含恨终生,无法手刃……” 

“江心毒妇”欧阳美听到此处,接口说道:“大师莫要失望,也许你还有机会。”

“紫龙罗汉”愕然问道:“欧阳宫主不是说司空奇与淳于琬夫妇,已被‘青磷毒火’,焚成枯骨,我哪里还有什么报仇雪恨的机会?” 

欧阳美嘴角微鼓,哂然说道:“因为我对此犹存疑惑,我不能信那样功力绝世的‘金手书生’和‘碧目魔女’,竟会就此同归劫数!” 

淳于琬暗骂对方眼光厉害,思虑周密,遂含笑问道:“欧阳宫主,既有枯骨为证,你怎么还会有这种猜疑想法?” 

欧阳美狞笑说道:“宇文道友,‘武林四绝’彼此齐名,假如换了你我在那静室之中,骤遭‘天香公主’杨白萍以‘青磷霹雳’突袭,会不会既未设法逃窜,又无丝毫响动,便比寻常人物还要轻轻易易地惨被烧成枯骨?” 

淳于琬闻言方知漏洞在此,遂点头笑道:“欧阳宫主思虑周密,灯微洞隐,经你这么一加分析,我也觉得其中有些问题!但是……” 

欧阳美见她语音忽顿,含笑问道:“但是什么?宇文道友怎不说将下去?” 

淳于琬笑道:“但‘金手书生’司空奇与‘碧目魔女’淳于琬,决非省油灯,他们若是未遭焚身之劫,会这样平平静静,忍气吞声,毫无报复举措么?” 

欧阳美目光一闪,点头说道:“宇文道友问得有理,我也正为此事担忧,因为越是这样平静无波,越是蕴藏了极大风险!” 

“紫龙罗汉”一旁插话说道:“贫僧但愿‘金手书生’司空奇,早早首来‘天刑宫’才好使贫僧早早了却替我师兄报仇之愿!” 

欧阳美见这“紫龙罗汉”竟深信自己随口乱编的嫁祸“金手书生”司空奇之语,不禁颇为得意地含笑说道:“大师不要性急,‘小孤山大会’已在眼前,此会主旨便在‘四绝争尊’,哪怕司空奇与淳于琬不在会上出现?” 

说到此处,侍从弟子报道:“杨公主与姚姑娘巳到‘集贤台’下!” 

欧阳美一面命请,一面向淳于瑰及“紫龙罗汉”,扬眉微笑说道:“宇文道友,紫龙大师,我替你们引介‘天香公主’杨白萍,及另外一位武林奇女!” 

淳于琬本极心悬“桃花圣女”姚悟非酌下落,故而听了侍从弟子所报“姚姑娘”三字,业已怦然心动,如今又听欧阳美这样说法,遂接口问道:“够得上被欧阳宫主,称为‘武林奇女’之人,业告不多,此人再复姓姚,莫非竟是‘南极双凶’中,‘桃花煞女’姚秀亭么?” 

欧阳美点头笑道:“宇文道友猜得不错,只可惜这位‘桃花煞女’如今因有特殊情事,已不愿以本来面目见人,否则她一颦一笑,均具勾魂摄魄的天姿国色,是个绝世罕睹的美人儿呢!” 

说话之间,“天香公主”杨白萍,与“桃花圣女”姚悟非,业已手携手儿,神情亲热地,走进“集贤台”内。 

欧阳美替双方引见之后,姚悟非与杨白萍均颇觉惊奇,想不到“九幽妖魂”宇文悲,竟闹了双包,而真正的宇文悲,更是一位红颜美妇? 

姚悟非因不知这所谓“真宇文悲”,仍是假货,并系“碧目魔女”淳于琬所扮,遂向她多看了几眼! 

淳于琬见状猜出姚惜非是故意设法与“天香公主”杨白萍,弃嫌修好,才因而接近“江心毒妇”欧阳美,刺探重要机密! 

同时,从她眼神之内,也知道这位“桃花圣女”姚姊姊,并未认出所谓“真宇文悲”竟是由自己装扮。 

淳于琬本想运用“蚁语传声’,向姚悟非说明身份,但因当着欧阳美等人,若是嘴皮微动,明眼一看便知,反会弄巧成拙,忮对方产生疑念,从而露出马脚! 

但若不找机会,把事实真相表明,又恐姚悟非有所误会,难免将自己当作敌方。 

她心中正在忧虑之际,却被一样东西,勾动灵机! 

这勾动淳于琬灵机的东西,就是姚悟非因心中好奇,而向她一再注目的两道眼神! 

淳于琬发觉姚悟非对自己一再流目注视之下,灵机忽动,遂乘着“江心毒妇”欧阳美,为“紫龙罗汉”及“天香公主”杨白萍,互相引介之时,从双眼以内,闪射出自己时常用来以魔制魔的独门绝艺“碧目魔光”!

姚悟非是机灵透顶之人,她蓦地发现这位“九幽妖魂”宇文悲的一双妙目之内,竟闪射出自己颇为熟悉的碧绿奇光,便神色一震,眉峰微皱! 

淳于琬知道她已注意,并已起疑,遂把嘴角微动,暗运“蚁语传声”功力,向姚悟非耳边,悄悄说道:“琬扮。” 

她不敢过分胆大,恐露马脚,故而所发“碧目魔光”,是一闪即隐,所发“蚁语传声”,也是才吐两字即收。 

但就这别人决未注意到的这桩极小暗示,已使姚悟非由惊面疑,由疑而悟地深深领会!

这时,欧阳美因恐杨白萍对“紫龙罗汉”存有敌意,遂用话暗点地,含笑说道:“杨二妹,‘紫龙大师’前往‘极乐之天’中,去见‘赤龙大师’之际,‘赤龙大师’已因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决斗小孤山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