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 五 章 秘室奇情

作者:诸葛青云

司空奇目中一亮,扬眉问道:“你有什么妙计?” 

淳于琬含笑答道:“要想替我解毒,似乎应该先弄清楚那‘三日失魂丝’的毒力,是否真正只有‘晶茎七叶芝’能解?” 

司空奇皱眉说道:“根据‘天香公主’杨自萍所说,除了‘晶茎七叶芝’外,根本别无解葯!” 

淳于琬朱chún一撇,冷笑说道:“照我听你适才所告经过而言,那位‘天香公主’杨白萍分明阴刁无比,心机极深,你为什么相信她所说的定是真话?” 

司空奇苦笑说道:“这已经是我假扮‘峨嵋’蒙面道人,向杨白萍所探的背后之言,难道还有什么法儿,可以探悉真相?” 

淳于琬颇为得意地,扬眉笑道:“我有一条妙计,可探查出‘三日失魂丝’的奇毒,是否另有解救之法。” 

司空奇知道,近乎疯癫之人,不是白痴便是天才,其智慧往往还非常人可及!又惊又喜地,急急问道:“你有什么妙计?” 

淳于琬应声笑道:“这个还不简单?你连夜去把那具古琴上用‘三日失魂丝’蛇筋所制的琴弦偷来,井准备一点美酒,设法使明日来人也中奇毒,却看那‘天香公主’杨白萍,怎样处理,不就明白了么?” 

司空奇“哎呀”一声,愧然笑道:“这真是一条绝顶妙计,我怎么全未想到?……” 

语音至此略顿,忽又皱眉说道:“但我去‘泰山大寨’盗取‘三日失魂丝’蛇筋所制琴弦,岂不是把你一人,留在这秘洞之内?” 

淳于琬失笑说道:“留我一人在此,又有何妨?你未来此之前,我不就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么?” 

司空奇点头笑道:“我去一道也好,但你必须在此等候,不许出洞,也不许离开!” 

淳于琬神情乖顺地,微笑说道:“你尽管放心好了,这世界之上,只有你一人是我的朋友,我怎会不听你的话儿呢?” 

司空奇听她这样说法,遂颇为放心地,离开这鬼斧神工的秘密洞府,重向“泰山大寨”赶去! 

两地相距,本不甚远,加上“金手书生”司空奇那等宛如电掣星驰的绝世脚程,更是转眼即至! 

此时,夜深人静,天约三更,司空奇悄悄掩入“泰山大寨”,点倒一个值夜喽罗,逼问他那两具古琴的藏放所在? 

这喽罗虽被逼指点,司空奇寻得那两具古琴,但却不知哪一具古琴的琴弦,才是用“三日失魂丝”蛇筋所制? 

司空奇无可奈何,只得戴上鹿皮手套,把两具古琴上的琴弦,一齐取下,再复以二合一地,拧在一起! 

拧好琴弦,复盗了一葫芦美酒,司空奇便挟着那名喽罗,潜出“泰山大寨”! 

直到了三岐峰下,司空奇方把那名喽罗,点了晕穴,藏在茂草之中,使他非经过一昼夜,不会自行苏醒! 

因为他对于自己这种盗取“三日失魂丝”蛇筋,安排妙计之前,决不容“天香公主”杨白萍等人,在事前获得任何讯息! 

司空奇将请事安排妥当以后,便即转回秘洞,却谁知令人烦恼之事,又告发生! 

秘洞依旧,但那位失去记忆,功力虽存,精神恍惚,属于半疯状态中的“碧目魔女”淳于琬,业已鸿飞冥冥地,不知何往? 

司空奇这一急非同小可,几乎搜遍了整座秘洞,仍告芳踪渺渺,不见伊人! 

最后,他寻到秘洞主人埋骨的密室以内,却见室中那具卧榻,业已被人掀翻,榻下石地之上,植着一方高才尺许,上绣双龙,宝光闪闪的紫色玉碑,碑前地下,并溅有不少血迹!

司空奇恍然顿悟,这方上绣双龙的紫色玉碑,便是“紫衣罗刹”秦凌霄所急慾相寻的“紫龙碑”! 

秘洞主人曾在洞口壁上留言告知洞中有三件异宝,可凭缘遇找寻,但妄动“紫龙碑”者,却必酿奇祸! 

这留言是刻在暗处,自己天生夜眼,一望即知,但寻常人却须点起灯火,才可看见! 

看这洞中情况,定是淳于琬无意中发现“紫龙碑”,而不知禁忌地,撼动玉碑,遭了祸事! 

自己一时疏忽,忘了把这种禁忌,告知淳于琬,致使她惨遭祸变,岂不问心难安,悔恨慾死? 

司空奇正在伤神,但忽又转念,暗想其中显然还有蹊跷,因淳于琬倘已死去,尸身应该就在这密室之中,倘若只是受伤?则为何她不留在洞中,等待自己,却独自去往何处? 

这种矛盾事情,几乎搅乱了“金手书生”司空奇的神色!转瞬之间,曙光已透司空奇深知,“碧目魔女”淳于琬既告失踪,则一时半时之下,势必难于相寻,而“天香公主”杨白萍等人,却已即将到达! 

他权衡缓急,只得静摄心神,把“碧目魔女”淳于琬暂置度外,在这秘洞之中,略作布置! 

司空奇寻出那几只酒杯,斟潜美酒,放在石案之上,把石案放在密室当门,并伸指刻石为书,写了“英雄谁有胆,敢饮一杯无”?十个大字! 

写完字迹,他便带着那根不知何为“三日失魂丝”蛇筋,何为真正琴弦的拧合长绳,藏在秘洞入口处的沉沉暗影之中,并把那根长绳,一段段地,劈成六段! 

天到卯牌时分,蓦然听得“天香公主”杨白萍在洞外笑声叫道:“公孙兄、秦大姊快来,这不就是那方形洞穴么?” 

司空奇闻言,知道“辽东三杰”未来,并猜出杨白萍可能是请他们留守“泰山大寨”。

“紫衣罗刹”秦凌霄与“玉手书生”公孙昌,听得杨白萍这样一叫,均纵身赶过,到了秘洞口外! 

他们也觉得洞口的斧凿之痕太新,有些疑诧,但因自恃功力,也就未多理会地,一齐进入洞内! 

司空奇根据自己昨日所见,判断生性极为婬荡的“天香公主”杨白萍,必会和那相貌长得风流俊俏的“玉手书生”公孙昌,勾搭成姦! 

换句话说,就是杨白萍对于公孙昌,关怀更切! 

故而,司空奇拿定主意,要利用这位“玉手书生”公孙昌,来试探杨白萍知不知道除了“晶茎七叶芝”外,还有甚么其他法儿?能解除“三日失魂丝”的毒力! 

他天生夜眼,暗中视物,如同白昼,看清“天香公主”杨白萍在前,“紫衣罗刹”秦凌霄居中,“玉手书生”公孙昌殿后,三人鱼贯前行,摸索前进! 

他们因见洞口斧痕犹新,也恐洞中藏有敌人,会猝然加以袭击,故而不敢点燃火折于,倒给了司空奇一个绝好机会! 

司空奇艺高胆大,加以能暗中视物,遂乘着“玉手书生”公孙昌,走过自己身边之际,取丁一截两根拧合的琴弦,悄悄向公孙昌的手中塞去! 

“玉手书生”公孙昌哪里想得到还有一位不属于自己一群的“金手书生”司空奇在旁,他觉得有人向自己手中塞进一物,还以为是秦凌霄或杨白萍所为,竟毫不迟疑,接将过去,加以摸索! 

这截琴弦,均系由一根真正琴弦,及一根“三日失魂丝”蛇筋,合拧而成,公孙昌未戴鹿皮手套,一加摸索之下,自然便中了奇毒! 

司空奇所料不错,“天香公主”杨白萍生性极婬,她在昨夜之间,已与“玉手书生”公孙昌,携云握雨地,有了暖味情事! 

新欢伊始,杨白萍自然对公孙昌分外关心,何况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秘洞之中?杨白萍略为止步,让“紫衣罗刹”秦凌霄先行,自己则靠近公孙昌身旁,向他低声笑道:“公孙兄,你适才惊呼则甚?莫非有了甚么重要发现?” 

公孙昌起初以为是杨白萍递给自己甚么体己物件?如今听她这样一问,遂知道不是杨白萍所为,转而猜到秦凌霄的身上! 

他与秦凌霄虽然同来“泰山”,却被此结识未久,但荡女婬男一拍即合,也已有了肌肤之爱! 

秦凌霄虽风韵犹存,毕竟徐娘半老,哪里比得上“天香公主”杨白萍浓艳无比,全身都是魅力! 

故而,一到“泰山大寨”,公孙昌便在半夜中做了次偷嘴馋猫,但却防范秦凌霄妒海生波,仍把她蒙在鼓内! 

周旋二女,左右为难,如今,他又以为是秦凌霄有甚东西塞给自己,道也不便告知杨白萍,只好含糊其词答道:“杨公主,我不是有甚发现,只觉得这秘洞颇为深远,其中倘若设有机关埋伏,确属不易防范!” 

公孙昌一面说话,一面却仍在思索,秦凌霄这塞到自己手中两根短短丝维似的东西,究属何物?她又复半途抽了回去,更是何意? 

他念犹未了,杨白萍娇笑说道:“公孙兄请看,前面已现光亮,大概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果然,再经两个转折,杨白萍等三人,便走出这段黑暗通道! 

秦凌霄目光四扫,失声笑道:“真想不到,这个地方有此妙景!” 

杨白萍仔细地打量了这一切! 

公孙昌皱眉说道:“此处景色虽佳,究竟有甚么秘密所在?” 

杨白萍忽然目闪奇光,指着一块玲珑巨石说道:“玲珑怪石之下,是一个巨大地穴!”

原来,司空奇因慾诱他们进入密室,遂特意移开巨石,使石下地穴现出! 

公孙昌为了要在杨白萍、秦凌霄面前,表示英雄气概,遂首先闪身纵过,以掌凝功,护住当胸,缓步沿着石阶,走下地穴! 

杨自萍与秦凌霄也随在公孙昌身后,凝神四顾,防范有甚不测突变? 

下完石阶,公孙昌又不禁“咦”了一声,看见一间密室的当门之处,摆着一张石桌,桌上并放了几杯美酒! 

他走到桌前,见桌上有人用内家指力,刻出了十个字儿,写的是:“英雄谁有胆?敢饮—杯无!” 

公孙昌双眉高挑,端起一杯美酒,以鼻微嗅,并用舌尖略为辨味,便自一倾而尽! 

杨白萍见状,慾待阻止,业已不及,遂向公孙昌柳眉深蹙地,微嗔说道:“公孙兄,你怎么这样莽撞?这种酒儿,其中必有蹊跷,哪里能够……” 

公孙昌不等她话完,便自指着石桌上的“英雄谁有胆?敢饮一杯无”的字儿,纵声狂笑说道:“杨公主请看这十个字儿,公孙昌倘若连喝一杯的胆量,都告没有,我还闯的甚么江湖?会的甚么四海八荒的英雄豪杰?” 

杨白萍闻言,对他白了一眼,秦凌霄却含笑说道:“杨公主不要替他担心,他眼睛极尖,鼻子板灵,一条舌更是妙用无穷,我相信酒中定然毫无花样!” 

杨白萍仍不放心地,也自端起一杯美酒,抽出银簪,插入试验,见确实其中无毒,方嫣然一笑地,与秦凌霄、公孙昌,越过石桌,进入密室! 

这时,地上血渍,已被司空奇拭去,室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便是那座石坟,及那座上刻双龙的紫色玉碑! 

杨白萍只对石坟瞥了一眼,便指着那座宝光闪闪的紫色玉碑,向秦凌霄扬眉笑道:“秦大姊,这座上刘双龙的紫色玉碑,大概就是你自边荒远来,竭慾相寻的‘紫龙碑’了?” 

察凌霄满面喜色地点头笑道:“不惜,这座‘紫龙碑’,关系我全族太重,今蒙杨公主引导寻获,真叫秦凌霄不知怎样对你表示感谢才好?” 

杨白萍笑道:“秦大姊对小妹已有解除‘五阴绝脉’的救命深恩,哪里还用得着说甚么感谢之语?但这座‘紫龙碑’,除了玉质颇佳,雕工极细以外,尚具何种妙用?为何对于贵族关系甚重?秦大姊能否见告?使杨白萍长点见识!” 

秦凌霄慾言又止地面露难色,苦笑说道:“这是我族中一桩重大秘密,族人均立誓,不告外人,杨公主请恕我秦凌霄有违尊命!” 

杨白萍听她这样说法,自也不便相强逼问,遂微笑说道: 

“既然秦大姊有些隐衷,杨白萍自然不便追问,我且替你把这‘紫龙碑’取出,让秦大姊带回南荒便了!” 

她一面发话,一面便向那座紫色玉碑走去。 

秦凌霄急急叫道:“杨公主,切莫动手!” 

杨白萍停步转身,面带不悦神色说道:“秦大姊放心,杨白萍尚不知道这‘紫龙碑’有何妙用?不至于舍起趁火打劫的觊觎之念!”

秦凌霄连摇双手,含笑说道:“杨公主请莫多心,我叫你不要动手之意,是因这‘紫龙碑’中,设有颇为厉害的埋伏机关,外人倘若不知底细,难免会在猝不及防之下,误受伤损!” 

杨白萍闻盲,方知自己过分多疑,不禁觉得脸上讪讪地,有点不好意思! 

秦凌霄走到那座“紫龙碑”前,指着碑上所荆双龙的一对凸出龙眼,向杨白萍微笑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秘室奇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