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书生》

第 六 章 怪事迭现

作者:诸葛青云

这“司空大侠”四字才出,司空奇便摇手笑道:“鲁兄,彼此武林同源,请千万莫要这样客套地,用什么‘大侠’之称?江湖叔礼,年老为尊,你便叫我‘司空老弟’,如何?”

人有相当地位以后,越是能够谦和,便越是能显出身份,鲁松听了司空奇这番话儿,不禁双眉一扬,呵呵大笑说道:“司空老弟,你不仅身怀绝技,冠冕当今,竟连襟怀风度,也这等谦和瞻高,无怪举世英豪,在‘武林四异’之中,多半是独钦‘金手’的了!” 

司空奇此来之意,是因遍寻“碧目魔女”的下落不明,忽然想起自己曾见过她‘太行绝顶’所得的四幅藏珍图,其中第一幅上所展的葫芦形湖水,甚是像‘鄱阳湖’,何不赶去看看,或许淳于琬曾在该地? 

司空奇又复问道:“这‘金瓶岛’上是否有甚么藏宝传说?” 

他是委实不知底细,才这样动问,但“玄冰怪叟”鲁松与“绵掌”江楠,却以为司空奇是故意试探自己! 

江楠看了鲁松一眼,示童由鲁松作主答话,鲁松也觉得对于“金手书生”司空奇这等绝代奇客,是越开诚相对越好,最忌虚言搪塞,遂含笑答道:“据说这‘金瓶岛’的‘金瓶古洞’之中,藏有一只‘双耳金瓶’!” 

司空奇闻言,略一寻思,又自问道:“双耳金瓶?是不是上载昔年‘金江尊者’所擅‘金瓶三艺’的‘双耳金瓶’?” 

鲁松点头答道:“司空老弟猜得不错!” 

司空奇剑眉微掀,摇头笑道:“倘若只有一只‘双耳金瓶’,则并无太大价值!因为昔年‘金瓶尊者’,是把他的‘金瓶三艺’,用错综写法,分刻两瓶,非要双瓶并得,才能合参!如今纵费尽心力,从这‘金瓶古洞’中,寻得一只‘双耳金瓶’,但另一只‘双耳金瓶’却又海角天涯地,不知藏在何处?” 

鲁松与江楠二人,见“金手书生”司空奇居然知道“金瓶成双”秘密?不禁好生敬佩他学识渊博,但均闭口不言,不肯把江楠业已获得第一只“双耳全瓶”的事情说出! 

司空奇是能够聆音察理、鉴貌观色的玲珑剔透之人,他看出鲁松、江楠神情有异,遂先慾澄清自己立场地,扬眉笑道:“鲁兄、江兄,你们猜得出司空奇的来意么?” 

鲁松毫不犹疑地,应声答道:“无主宝物,人人可以有份,司空兄此来自然也是志在那只‘双耳金瓶’!” 

司空奇哈哈大笑说道:“慢说这洞中只有一只‘双耳金瓶’,便是双瓶全在,我也决无丝毫企图染指之念!” 

鲁松闻言,不禁讶然问道:“司空老弟,你既然不为寻取‘双耳金瓶’而来,却打探此事则甚?” 

司空奇含笑答道:“我是想查探查探来此寻宝之人,都是哪些人物?” 

鲁松扬眉笑道:“司空老弟的这项问题,可以分做业已来过,及尚未前来两部,鲁松对于尚未前来的,究竟是些甚么人物?自然无法预知,但对于业已来过的,却可以向司空老弟奉告!” 

司空奇大喜,连忙请教,江楠却向鲁松笑道:“鲁大哥,如今‘金瓶古洞’之内,业已无人,我们是否可以回洞细叙?” 

鲁松因知“金手书生”司空奇这等人物,从无虚言,既称决不觊觎“双耳金瓶”,便无须再加顾忌,遂点头同意,一面荡桨摧舟驶向“金瓶岛”,一面向司空奇笑道:“司空老弟,最早到达这‘金瓶古洞’之中的,便是江楠江枫昆仲!” 

司空奇看了江楠一眼,微笑道:“常言道‘先人为主’,江兄贤昆仲既然最先进入‘金瓶古洞’,便应该是‘双耳金瓶’的新主人!” 

江楠笑道:“多谢司空兄,但小弟只算是把那‘双耳金瓶’寻得一半,尚未完全到手!”

司空奇讶然问道:“江兄这寻得一半之语,却是怎样言释?” 

鲁松接口笑道:“司空老弟,只消到了‘金瓶古洞’之中,一看便知,我如今且把业已来过的武林人物,向你一一奉告!” 

说到此事,话音略顿,看了江楠一眼,又向司空奇含笑道:“第二批来的是黑道人物‘贺兰三熊’,要想逞强抢夺,但却全都死在江老大的‘绵掌’神功之下!” 

江楠愧然笑道:“我那点功力,在司空兄这等绝世高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鲁松堪续笑道:“第三批人物,是‘五毒盟’兄妹的老大‘毒龟’雷耀宗,老三‘毒鹤’林寿,以及一个叫做钱老七的不知来历的党羽!” 

司空奇“哦”了一声说道:“五毒盟兄妹,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并不太容易打发,鲁兄江兄,是怎样使他们铩羽而去?” 

鲁松哈哈大笑道:“我们哪有这大能为?这桩事儿,倒是多承司空老弟之助!” 

司空奇闻言人即愕然,鲁松道把前后经过,详详细细地,向这位“金手书生”说了一遍。

这时,两只小舟,业已驶抵“金瓶岛”边,三人遂一齐飘身登岸,系好舟船,同向“金瓶古洞”走去。 

司空奇边行边笑道:“鲁兄江兄,你们让我看看那块瓶形怪石,也许司空奇可以略效微劳?代为破石取宝?” 

江楠听司空奇这样说法,自然欣喜非常地,抢先进入了“金瓶古洞”之中! 

但随即从洞中传出了江楠的一声惊叫! 

这“绵掌”江楠,昔日对“玄冰怪叟”鲁松曾有救命之德,故而鲁松对他极为关心!一听扛楠的惊叫之声,便一面暗聚“玄冰真气”护身,窜进“金瓶古洞”,一面高声道:“江老大,你怎么样了?” 

身形剐到洞口,便听得扛楠在洞中答话说道:“鲁大哥,你与司空兄快来,这‘金瓶古洞’之中出了怪事!” 

鲁松听江楠无恙,才放了心,双眉一展,笑声问道:“江老大,你可吓着我了!这‘金瓶古洞’以内,好端端地,会出了什么怪事?” 

话音方了,巳与司空奇一起转进洞中,只见江楠双眉紧蹙,茫然呆立着,苦笑叫道:“鲁大哥与司空兄,你们认为这世界之上,到底有没有鬼怪?” 

鲁松失笑地道:“江老大,你到底是见到什么事儿?竟如此大惊小怪地,乱发神经!”

江楠苦笑说道:“鲁大哥,我不是乱发神经,你难道还未曾发现这‘金瓶古洞’,少了些东西么?” 

鲁松闻言,方凝神注目地,向四周仔细察看,只见洞中一切依然,连“独臂飞熊”黄九通的遗尸,也仍然倚在壁间,但那块分量极沉的“瓶形金刚怪石”,却已不知何往地,无形无踪! 

鲁松有了这种发现之后,也不禁大声叫道:“怪事,怪事!” 

司空奇也被他们弄得好不奇怪起来?剑眉双蹙地,向鲁松及江楠,讶然问道:“鲁兄、江兄,你们为何均在大叫‘怪事’,小弟觉得这‘金瓶古洞’之内,平平静静……” 

江楠截断司空奇的话,接口说道:“司空兄,怎么不怪?那块分量极沉的‘瓶形金喇怪石’竟不翼而飞,失去踪迹!” 

司空奇“哦”一声说道:“怪石怎会自飞?定是被‘毒龟’雷耀宗,‘毒鹤’林寿兄弟,设法弄走了!” 

鲁松摆手说道:“不会,不会,我与江老大,始终驾舟隐在湖面水云中,凝神监视!‘金瓶古洞’以内,根本没有人来,‘毒龟’雷耀宗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未曾多做停留!何况那块‘瓶形金刚石’,不仅分量颇重,石身也不在小,哪有业已被他们弄走,我们却毫无觉察之理?” 

司空奇闻言之下,略作寻思便即向这石洞之中,目光四扫地,仔细察看! 

鲁松与江楠因知司空奇既能透视浓密水云,必具异乎寻常的惊人目力,遂不加惊扰地,静看他有无发现! 

司空奇扫视一周以后,忽然剑眉微挑,向鲁松、江楠二人,朗声狂笑说道:“鲁兄、江兄,‘瓶形怪石’决不会不翼而飞,故而,这‘金瓶古洞’之中,定然当真出了什么妖魔鬼怪!” 

江楠闻言一愕,鲁松却认为“金手书生”司空奇既然如此说话,定必另含用意!但自己一时不及推详,遂顺着他的话头,含笑问道:“司空老弟,你既威名震世,不知对这‘金瓶古洞’中的妖魔鬼怪,有无降伏之法?” 

司空奇点头笑道:“我自信还稍具降妖捉鬼之能,鲁兄要不要听听我的降妖妙策?” 

鲁松笑道:“司空老弟请讲,鲁松与江老大愿闻其详!” 

司空奇朗声狂笑说道:“无论是妖,是魔、是怪,均系纯阴之体!慾克纯阴,必用纯阳,我打算弄上大堆干柴草,在这‘金瓶古洞’之中,放上一把火!则洞中的妖魔鬼怪,定然禁不住大火燎薰,面告原形毕现!”

江楠忍不住地,诧声问道:“司空兄,你虽是绝代高明人物,但小弟对于你这种说法,却不敢赞同,哪有仅仅放起一把火儿,便能烧上妖魔鬼怪之理?” 

他话儿刚了,鲁松便怪笑道:“江老大,你何必对司空老弟所说的降妖捉怪妙策,发生怀疑?洞外干柴极多,我们每人抱上一堆,点起火儿岂非立可试出,灵验不灵验么?” 

江楠听他们二人,均持相同见解,自然不便再说,三人遂如计出洞,搜集干柴! 

鲁松见江楠仿佛一头闷气,遂向他含笑叫道:“江老大,你怎么突然糊涂起来?听不出司空老弟的弦外之音?” 

江楠愕然目注司空奇,司空奇便含笑解释说道:“我见洞壁四周的大小石隙颇多,可能另有秘密隐藏……” 

江楠不等司空奇说完,即摇头说道:“司空兄,不必多疑,‘五毒盟’中的鹤龟双凶,及那钱老七,均已离开,无人藏在洞内!” 

司空奇微笑问道:“江兄,在你进入‘金瓶古洞’以后,虽然无人藏匿,但万一有比你来的更早之人……” 

江楠听得越发连连摇手,截断司空奇的话头说道:“司空兄这种推断,更不可能!因小弟到此已久,倘若另有人藏匿洞中?他对于渴饮饥餐,却是怎生解决?” 

司空奇微笑说道:“江兄错会我的意了,我不是猜疑人藏石缝之中,面是认为石缝中可能别有天地。” 

江楠愕然问道:“这别有天地之语,应该怎样解释?” 

司空奇说道:“金瓶尊者,既然在此清修,必是把这‘金瓶古洞’造得非常巧妙。” 

江楠说道:“我们全副心神,都放在设法弄开那块‘瓶形怪石’之上,根本就未细搜全洞,也不曾发现这‘金瓶古洞’,有甚么值得留连的特殊之处?” 

司空奇微笑说道:“表面既无奥妙,定然妙在暗中!但我们若加搜查,必甚费时费事,我遂作一桩有趣假设!” 

鲁松怪笑问道:“司空老弟,你作了一桩甚么有趣假设?” 

司空奇哈哈笑道:“我因那块‘瓶形怪石’,决不会不翼而飞,遂假设另有一人,藏在洞中秘处,乘着‘毒龟’雷耀宗等人退走,鲁兄江兄尚未返来的一段空隙光阴,把那‘瓶形怪石’搬入秘密所在!” 

江楠听得深以为然地,点头赞道:“司空兄毕竟高明,分析得头头是道!障了这种假设以外,对于那块‘瓶形怪石’的突然失踪之事,根本无法解释!” 

司空奇剑眉微皱,继续说道:“我这桩假设,既有相当成立理由,我遂施展‘传音入密’功力,在洞中高声宣称,要采取火燎烟薰之举,惩治鬼怪。” 

鲁松抚掌狂笑说道:“妙极、妙极,我如今方知道司空老弟此语,是虚声恫吓之意,打算把那藏在暗处之人,吓将出来!” 

司空奇点头笑道:“再秘密的藏处,定然透气!再高明的人物,也禁不住火燎烟薰!小弟胆敢断言,纵今吓不出人,亦必吓得出石!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再进‘金瓶古洞’之际,根本用不着举火燃柴,不是洞中有位怪人,正在等待,便是那块‘瓶形金刚怪石’,仍归还原位!” 

江楠虽知司空奇所断各语,均有相当根据,但因他说得过于活灵活现,遂抱起所搜集的一大堆干柴,抢先往‘金瓶古洞’之中驰去! 

世间事奇巧无伦,江楠适才是第一个抢先进洞,如今也第一个抢先进洞! 

他适才进洞后,发出一声惊叫,他如今进洞后,也发出一声惊叫! 

司空奇与鲁松两人,身形如电地,随后赶进“金瓶古洞”,只见江楠手指壁角暗处,向司空奇长叹说道:“司空兄,你料事如神,那……那只‘瓶形金刚怪石’,业已真归还原处了!” 

司空奇目光一注,面色散变说道:“此事真出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怪事迭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手书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